[原创]亿通独家:我们不能忘记了国家的宪政原则

亿通 收藏 2 45
导读:从山西的“煤”到上海的“鱼”再到重庆的“黑”

亿通独家:我们不能忘记了国家的宪政原则

——从山西的“煤”到上海的“鱼”再到重庆的“黑”


中国是一个不断出现新鲜事物的国家,这是好事。但有心的读者不难发现,在最近网上炒得轰轰烈烈的几回事,一是山西的煤老板问题,二是上海的钓鱼执法问题,三是重庆的打黑问题,我都没有撰文表达我的个人看法,似乎这与一个以原创作为自己风格的网民不符。是不是我太不敏感了?不是的。

于是,有一些关注我的网友不断给我发来短信,希望我对这些问题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并且说他们“很希望看到我对这些问题的看法”。谢谢关心我的网友,其实,我是一句话:“没有什么好说的”。

今天,我写这样的一个帖子,也是盛情之下,无法推辞,也就在太太强行关闭网络的间隙(为了我按时休息),趁夜写下这样一个帖子来回应网友的一种关心,也就这三件事来说说我个人的看法。


先来说说山西的“煤”。

截止目前为止,在山西的11个市煤矿重组整合方案,已经全部审定完毕了,重组整合煤矿企业协议签订率达到了97.9%,这是不小的功绩。我们看到,在重组整合后保留的1053处矿井中,国有办矿占到了19%,民营办矿占到了28%,以股份制为主要形式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办矿则占到了53%。山西省的煤炭行业形成了以股份制企业为主要形式,国有、民营并存的办矿格局。民营企业作为接管主体的比例高达了30%,真所谓是“三分天下还依然有其一”。

这些年山西的个体煤老板可谓是风光无限了,真是再造了“山西帮”富可敌国的旧貌新颜。坐罕马的是他们,买高档别墅的是他们,娶多个老婆生多个孩子的是他们,为了办矿获取矿产资源行郁送礼害官的是他们,甚至,为了剥夺资源组建黑社会类型的“狗仔队”的还是他们。但我欣喜的是,山西此次大面积的煤矿整合,从本质上来说完成了一次“国进民退”,也是国家资本对民间资本的一种彻底征服,其主要的战术手段既有行政的也有市场的。有许多精英派或者精英派把持的媒体急跳跳地跑出来喊冤,说这其实是一种不公平的“行政干扰和管制”,认为这是权力对权利的“绝对压倒”。面对这种声音,其实我们还是应当多一个脑子,当批评和质疑声过后,我冷静地思考过“权利主张”和“市场法则”这样两个概念,或者说我亿通是一个赞同权利主张和市场法则的人,但当我仔细考察山西的煤老板后,我发现,有相当一部分被驱逐出场的“煤老板”,其实也不需要喊冤,难道你们的财产权利就真的是那么地合法那么地合乎道义?我看未必!

我们要规避那种“空谈权利”的乱相,因为这种乱相其实在中国已经存在已久。当一小部分人在空谈自己权利要得到保障的时候,却往往忽略了大部分人的权利需要得到保障。同样是一块山地,同样是一块地下的矿藏,按国家法律是属于国家所有的,哪怕是集体所有,也应当是人民大众人人都有享有的权力,凭什么就你们可以雇上一帮“打手”送礼几个贪官就充当了“先富起来的人”?就可以将人民和国家的所属权的煤归为个人的“合法所得”呢?这不是中国的乱相又是什么?

我们万万不可以以煤老板自己的权利之神圣和市场法则之价值来不断替他们的主张进行辩护,无论有多少冤屈,比起那些眼睁睁地望着自己的矿业被你们活活剥夺的农民和村民来说,有谁,同情或理解过那么多眼巴巴的普通村民的眼神呢?在这一点上,那些自由主义和市场派人士的问题,其根本性在于他们的主张已经在现实中被完全扭曲,变成了事实上的去损害弱势群体利益的理论工具,当然他们完全没有勇气敢去承认这一点,所以他们被社会大众特别是底层的大众所抛弃是完全不可避免的。因为他们从根本上将屁股坐歪了。中国今天的某些自由主义和市场派人士是缺乏草根情怀的,也算是虚伪到家的一群人,我这样说,并不代表我个人的文明程度不高,并且我能够理直气壮地说,虽然我也做过行政官员,做过个体老板,甚至时不时地在博客在网上在报刊发表我的个人看法,也会有人想听我说话想知道我的个人主张,但我同你们完全就不坐在一条船上。


再来说说上海的“鱼”。

上海的“钓鱼执法”事件,热闹了好一阵子。

我没有说话。

没有说话并不代表我没有想法,因为,哪怕是我个人有想法,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谁都不要抵赖,上海的“钓鱼执法”是客观存在的,如果我们无视这种存在,是片面的不科学的。我说不要抵赖,是因为其实上海的有关方面,万万不可忽视了老百姓的智商,如果抵赖了“钓鱼执法”这件事,那是很不地道的,拿我们老百姓开涮呢?作为政府机构,不可以这样的吧?

但是我仍然要说,谁都知道,上海滩的水是很深的。

作为一个网民,作为一个论者,是不是我们在愤怒声讨了上海的“钓鱼执法”后就不要思考些什么了?那么我亿通要触动一下网民的智慧,在上海,到底非法营运这档子事是不是存在?如果我们允许这种黑车运营现象的存在,是不是与我们国家的法律法令相符?在这样的一个问题上,如果我们允许大量的黑车在非法营运,是不是那些乘坐黑车的民众的根本利益就一定能够得到切实的保障?是不是在侵犯那些有正当营运资格在按章纳税缴费的人的合法权益?我想,我们的智商还不至于到是非不分的地步吧。

作为政府机构来说,“钓鱼执法”事件实属罪大恶极并且彻底显现了政府机关的一种无能。你完全可以根据有关条例光明正大地查处甚至处罚,为什么要落到“钓鱼执法”这种被人不齿的行径中去呢?亿通仔细想过,无非也有下列两种原因:一是罚款进个人腰包或者想罚款进小团体腰包,如果是这样,你一边在“执法”一边却在违法,良心与公理何在?二是在上海的营运市场上,根本就没有公平可言,那些普通的黑车司机是不是在办理营运证件时,遭到了意想不到的“难”?收取的费用是不是过高?这些恐怕不会是一点都不存在吧。

其实,我们真正需要关注的,是一个营运市场是否管理有序的问题,是一个依法经营的法律程序是否拥有的问题,是一个彻底保障乘坐人合法权益的保障问题,是一个彻底保障合法经营者合法权益的问题。但是,在媒体的炒作中,这些问题似乎都被我们给忽视了,这是十分可怜的。亿通今天说出这些来,仍然免不了要遭受网民的拍砖,但我不怕,因为,这才是我们需要真正关注的焦点。一个仅停留在个案上的争论不休,对依法治国依法治车没有好处,只会有坏处,我们切勿本末倒置。


最后来说说重庆的“黑”。

重庆打黑,我亿通更是有话要说。

打黑除恶,是党中央的重大部署,重庆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个直辖市,当然也就责无旁贷。

薄熙来同志作为重庆直辖市的党委书记,维护一方平安,是他的份内职责,是义不容辞的天职。如果他没有这样做,那才是一种真正的失职。他只是做了一个地方大员份内应该做的事,但我依然相信,没有发现暴露或者尚未打尽的重庆黑帮还是存在的。我们的网民去替薄书记叫好,我是完全赞成的,但我们真正需要关注的,是一个官员份内的职责,是他做了应该做的工作,所以,尽心尽职是好官,失职渎职才是真正的无能的有罪的恶官。

但是,当我们的网友热衷于歌颂重庆打黑的时候,却往往忽视了另外一种声音,那就是有些舆论在纠缠什么程序问题。十分可气的是,在中国有多少没有程序的事情,有多少应该被责问程序的地方,往往他们却视而不见,此刻却跳出来纠缠重庆的程序问题。这些纠缠者,是为了证明自己比别人更“进步”更“文明”?还是真正的别有用心?我亿通不得而知。而这一切,才是真正需要我们网民去擦亮眼睛密切关注的。

是不是我们依然还有些地方在打黑除恶的问题上力度不大?需要我们关注起来?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尤其在一件事情上炒来炒去,不如去从你身边的黑恶势力挖出来几个提供给打黑的公安部门显得更有意义,因为只有人民群众的发动,才能让黑恶势力无处藏身。我们不能一边对黑恶势力放任不管,一边又在埋怨执法机关对黑恶势力打击不力。打击黑恶势力,既是政府的责任,也是我们每一个民众的责任,大家同仇敌恺,黑恶势力才能无处藏身。这也是帮了政府的忙,忙了人民的忙,也帮了自己的忙。如果我们的网民都陷入一种思维定势当中,中国,还有救么?

结语: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背离了宪法的宗旨。

中国是一个“以公有制为主体、以多种经济成份为补充的社会主义国家”,这是我国的根本大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的,无论是一级政府还是一个具体的法人和公民,都必须在宪法的柜架下作为,切不可做了违宪的勾当。

对山西的“煤”整合说三道四的人,如果山西的煤产业,真正达到了民营运营比例高于国有和集体的比例,那才叫真正的违宪。这次山西调整产业结构,我依然更愿意去认为山西政府是在治乱中还给了宪政的一种正确的解读,别有用心的人似乎愿意看到违宪的操作,也不愿意回归到宪政的本身,这是多么地悲哀!

上海滩上的“鱼”,是在水清中摸出来的么?不是。水清则无鱼,如果水清也就不存在着“钓鱼执法”的问题。但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违宪的影子,什么时候才能够还公民真正的人身自由?上海的“钓鱼执法”再一次要求我们关注宪政的光辉,给每一个人真正的平等,而这种平等显然也包括那些钓过鱼和被钓鱼的人。

至于重庆的打黑就更是这样。保障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让他们确实生活在安定的社会生活当中,是宪法赋予各级政府和专政机关的责任,重庆打黑是依法行政的一个范例,需要我们吸收的教训也好,经验也罢,都不要脱离了宪政的原则和维护宪政之庄严的一种责任。

公元2009年10月30日晚写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