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草好汉拔 正文 第六章 回颖暗笑:名门闺秀不假,七步之才就有假了(4)

一道行人我最穷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



半个月后,爷爷坐在门口。一个老人走过来,走着走着,一头栽倒,死了。爷爷上去试了试鼻息,说:“无常了。”二林撩开老人衣服,看看,说:“透亮了,饿透亮了。肚皮薄得像纸一样,五脏六腑看得见。”爷爷慢慢地说:“我也快饿透亮儿了。”


大水慢慢退了。冬天也来了。生活更苦了。村民们从泡倒的房子里往外搬砖,盖小房。妈妈和龙环拿着笤帚扫院子。妈妈老望着枣树发呆。龙环问:“你老看看还扫哪?”妈妈自顾自地说:“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八个,九个,嗯,九个人,九个苹果,正好。”龙环迷茫地问:“嘛正好啊?”妈妈用手指着说:“你看枣树上结的那九个大苹果,正好够九个人吃。”龙环害怕了:“你老别吓我。”妈妈明白过来了,苦笑一下,说:“饿迷糊了,这可真成了奔着柳树要枣吃了。”


龙环问:“你老说还扫哪?”妈妈懒地说话了:“看着扫吧。动弹动弹就忘了饿了。”妈妈拾起苕帚,又产生了幻觉。她看见笤帚上长出了高粱穗儿,一个,俩,仨,四啊,五啊,六啊七啊,八个,九啊。正好,九个人一人一个。


奶奶含羞抱愧地走进来,打开褡裢,拿出几块窝头,几块碎饼子。福名和姐姐尖叫起来:“吃的!”妈妈问:“你老(尊称)跑门去了?”奶奶叹口气说:“老脸啊,七老八十了,倒要了饭!”妈妈问:“你老在哪要来的饭?”奶奶连连摆手:“别问了。”妈妈再看看枣树,不长苹果了,再看看笤帚,不长高粱了。她说:“明天咱都去……”


好人缺吃少穿,坏人倒撑的五脊六兽。刘俊臣衣锦还乡,马弁把鸡鸭鱼肉摆了一院子。仁和村的头面人物都出来迎接。乡绅心惊胆战地说:“各位好汉……啊,说错了,刘司令荣归故里,咱仁和村出了个将军,咱们……刘司令员的……军队是……”他擦汗,慌不择言:“人真多啊。”刘俊臣大笑:“各位邻居,我刘俊臣混出个人样出来了。大家伙敞开了吃。老子今后一定照顾老邻旧居。我以后绝不会白着大家。大家伙敞开了吃。”刘俊臣一动筷子,众人也赶紧动筷子。


刘俊臣说:“我手下的皇协军眼下正缺人手,穆民老少想当兵的,上我这来,我破格提拔。”话音刚落,穆民老少们都低下头,谁也不言声了。


刘俊臣的大哥在地里干活。有人来喊他赴宴,他头也不抬。刘俊臣的大哥长得个矮。别人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小人国”。来人说:“‘小人国’大哥,开席了。全村就你没去。”小人国闷声闷气地说:“俺不去。俺上不上桌子,摆不上席。”来人拽着他的衣襟说:“求你了,‘小人国’大哥。你是刘司令的亲大哥。你不去不好啊。”小人国说:“俺去了,准劝他守‘伊马尼(信仰)’得‘舍西代’,一旦‘路哈’离身,‘无常’了,别得不了众人‘口唤’,掉‘剁死海’里。”


来人说:“你真别去了。你别到那来个武建章哭殿,大家伙都得跟着吃瓜络。全得‘路哈’离身,当场就得‘舍西代’。”


小人国长得小,可为人不错,后来这些年,一直不肯沾兄弟的光。自己蔫着头,种自己的地,服侍自己的庄稼。别人说他傻,他就傻乎乎地冲人家一笑。别人说他不如自己的弟弟有出息。他就说:“俺不想有出息。俺摁着头,当正南把北的乡巴佬。”


有喜欢往上爬的人,千方百计哄刘俊臣欢气。于是,仁和村改了名儿,不叫仁和村了。改太高深的名字,又怕刘俊臣听不懂,就改叫出官屯。出了一个当官的嘛,这可是个荣耀的事。顶到解放以后,大家一合计,出官屯出的是个大卖国贼官。谁也荣耀不起来了,就又改回原来的名字,仁和村。


回城的路上,刘俊臣暴跳如雷:“我一说让他们参军,他们就都低下脑袋装孙子。全村都到场,独缺我大哥一个。气死我了!气死我了!”王铡刀捋胳膊网袖子,说:“铡他几个,出出气。”刘俊臣一晃大脑袋,说:“不行!我得顾全我在家乡的名望。王铡刀!”王铡刀立刻打了个立正:“有!”刘俊臣杀气腾腾地说:“带点儿人,去趟盐山,铡几十口子给我散散心。”


唐绍安气喘吁吁赶来:“刘将军,留步。”刘俊臣满脸不悦,问:“老兄有嘛事?”唐绍安说:“程将军的一个排,在盐山被救国军围住了。”刘俊臣皱着眉头说:“救国军?哪又冒出个救国军?”他还不知道呢,没收他白面儿﹑卖他小轿车的,正是这支救国军。刘俊臣说:“野菜盘子杂草丛,懒得理他。”唐绍安心急如焚:“程将军的满州挺进师已入山东,不便回师。还望刘将军前去……”


刘俊臣不耐烦地一摆手:“不理他!老子这两天忙着呢。老子还得打李炸肺呢。”唐绍安目瞪口呆:“李炸肺不也是皇协军吗?”刘俊臣怒眼圆睁:“老子就打他个皇协军!沧州皇协军只许我这一家,不许另开分店。”唐绍安大惊失色:“皇协军打皇协军!”


刘俊臣带兵攻打李炸肺。刘、李两支伪军撕斗在一起。匪性十足的伪军杀红了眼。李炸肺大骂:“他姥娘的,刘部队跟疯了一样。”李炸肺很快抵挡不住,一路狂奔,逃到王祥庄子。李炸肺四门紧闭,缩在里面,挨揍。


王祥据说是古代的大孝子,大冬天寒天雪地的,脱了褂子,当“膀爷”,趴在冰面上,找鲤鱼。王祥庄子就是王祥的老家旧地。李炸肺不出来。刘俊臣就像大孝子王祥一样,站在冰河上,耐心地等。就这样,李匪军趴在墙头,目光哀怨,若隐若现。刘匪军坐在冰上,忠于职守,不离不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