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龙啸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歼十出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2.html


火燕是整体性能超时代的战机,但并不是什么都超时代,毕竟还脱离不了现代技术。它的先进性主要体现在全隐形,超机动、超级武器上,而其雷达则是现代的,只是先进而已。而联军这个电战机群并没有受到我军电子战的最新武器微波增压器的攻击,实力完整,电磁攻击能力极为强大,即使是火燕具有反干扰能力,但在大量的电磁垃圾面前,火燕的反干扰能力瞬间被淹没。雷达无法锁定目标,武器自然就不能攻击。


火燕上的双电子载波通讯系统是不受干扰的,师长郑文发少将得知情况后,与没有出战的教官李国杰商议后命令三团立即采用“双高”突袭战术。


团长马丁利调整战术,命令 4架在高空巡航警戒,他带领 5架突袭,采用目视瞄准,电磁炮攻击。 6架火燕在距敌120公里处突然拔高,以垂直的角度直冲入20000米的高度后改平,战机的尾部爆出一团强劲的气流,火燕瞬间加速到 5马赫,也就是几秒的功夫,又突然改为垂直向下,速度已超过 6马赫,犹如一道闪电劈下。


速度太快了,几架联军的电战机毫无感觉就被电磁炮打爆了座舱。英国的两架“雷神哨兵”电子战机最惨,一架前舱被打爆,飞行员脑袋被炸碎了。后舱的武控官倒没有受伤,但所有的控制系统都失效了,就连他的弹射装置也被卡住了,他被死死的捆在座椅上,眼睁睁的看着失去动力的战机慢悠悠的滑入大海。临入水前,他发自内心的感叹道:“中国人太狠了吧,干嘛专打座舱啊,这是诚心不让我们跳伞啊,我……。”咕嘟一声,后面的话被海水灌了回去。接下来更惨了,沉入海底的“雷神哨兵”被一群鲨鱼围住,相中了他的脑袋四肢,于是又来了个五鱼分尸。


另一架就有趣啦。机头被炸掉了,座舱被大揭盖了,两位飞行员倒没有受伤,还幸运的被弹出了座舱,不幸运的是降落伞打不开,令人喊着救命往下掉。终于有人来救他们了,几架仓皇逃窜的EA-6B“徘徊者”把他俩撞进了进气道,直接把他们“救”到了西方的极乐世界。


其他几架被击落的电战机无不是被打爆了座舱的,可怜里面的飞行员要么被炸得细碎,要么被炸出了座舱,带着打不开的降落伞直勾勾的往下掉。


见“双高”突袭战术凑效,马丁利大喜过望,决定重蹈旧辙进行第二次突击。


此时经受过多次战争洗礼的联军经验与战术素质显露出来了,反应极快的与及时回撤的F-16护航机群结成了阵势,火燕的全隐形使他们的雷达毫无反应,他们便采取盲射战术,对所怀疑的方向发射几枚AIM-9X“响尾蛇”空空格斗导弹,用航炮织起密集的火网。


别说还真的奏效了,在 6架火燕的第二次突击中,一架火燕被击伤了,足有30公分长的翼尖被炮弹削掉,飞行姿态受到了影响,继续战斗不可能了,只得返航。


火燕被打伤,这让空二师师长郑文发心痛不已,气得他暴跳如雷,大骂团长马丁利无能。而台海前线指挥部得此消息更是大吃一惊。


此时的战场态势是:


我军对联军电战机群的攻击已经奏效,几十架电战机预警机被击落,电磁攻击已经惨败。联军、特别是美军一贯利用其先进电子战技术制造信息不对称,再肆意攻击,这次将要尝到失去电磁权的苦头。


J-10对其攻击机机群的打击已经在进行中,


突击航母编队的暴龙业已升空。


八国联军的战斗序列已被彻底打乱,我军已牢牢的控制了战场主动权。因此,总指挥刘飞根果断的命令火燕机群立即返航。并根据参谋长赵佶儒的建议,命令空五师升空12架火燕巡航,警戒联军F-22的偷袭。


空二师一团、二团带着丰硕的战果凯旋而归。沙封墨,高博天两位团长趾高气昂,狂傲的不可一世。高博天击落7架,5架-16加2架电战机,已是超额王牌,而沙封墨更厉害,击落9架,2架预警机加7架电战机。而且,他还把击落F-22的功劳让给了战友。但他离双料王牌只有一步之遥了。


而三团带着遗憾,团长马丁利倒是心情很坦然:“哼,这次失利不等于下次还失利,教训也能变为战果……。”


火燕战机打得有悲有喜,而J-10D机群却杀得痛快极了,用空12师师长那带有汉中口音的粗话说:“是真他娘的爽。”


空12师是空军首装J-10D战机的师,清一色的72架钛合金机身的J-10D摆在那里威风凛凛,不免让少将师长的简俊杰常常有些忘乎所以,就连提到美军的猛禽都会嘴一撇的鄙视道:“什么耶,那是只温室里养的鸡。”


早就心急火燎的盼着出击,简俊杰终于接到前指的命令:“全师起飞,攻击南线联军的400余架战斗轰炸机。”


大喜过望的简俊杰急忙下令起飞,采取以团为单位梯次升空,行进中编队的战术,20分钟后72架战机完成了战斗序列。此时我电战机部队已成功的夺取了电磁权,联军已陷入了“瞎、盲”之中,北线的电战机群已受到我火燕机群的攻击,联军已根本无法发现具有等离子隐形能力的J-10机群了。


这是中国空军首次大集群作战,兴奋的简俊杰难免要进行战前动员:


“各团注意,后娘总算把我们放出来了,谁他娘的打不好我就开了他。还有,我准备了一车华神公司的“玉浆牌”金品啤酒,各团出一个王牌,我就奖励10箱,没有王牌我就罚团长10箱。他娘的,八国联军给我们的王牌当靶子来了,弟兄们,使劲杀。”


简俊杰是个急性子,前指不下命令出战,他就骂前指是后娘,更有趣的是他和美军一样也拿华神公司的玉浆牌金品啤酒当奖品,这华神公司的产品也真成了人们心中的圣品。


台海前线指挥中心,大屏幕显示着我空军二个师的J-10D机群的升空集结情况。总指挥刘飞根和军委协调员兼顾问何剑枫紧盯着大屏幕,目睹着100多架J-10战机迅速完成编队,庞大的机群跃入万米高空利用等离子隐形的优势向联军的攻击机群杀去。而参谋长赵佶儒则不时的发布各种命令,忙得不亦乐乎。


6架空警-2000B预警指挥机为机群分配着攻击区域和攻击任务,6架空警-200则把具体的目标细节通过情报信息交换和共享,上传给空警-2000B协调指挥着各机群。同时将空中编队、集结情况通过战场通讯数据系统,实时显现在大屏幕上。


指挥中里,各种请示、回复声此起彼伏,J-10D机群的攻杀即将开始……。”


“汉中、汉中,你部距目标还有200公里,敌护航机群已被火燕战机缠住,可放心攻击。”空警-2000B传来了信息和命令:


“明白。”师长简俊杰回答道:“汉中”是空12师的出击代号,来自于简俊杰的口音。


在现代信息化战争条件下,空中战场的管制与指挥极为繁忙。敌我识别、数据传输、通信、导航与导引、数据显示与控制等等大量的信息需要处理,这些繁杂的工作均被预警机接过来了,空警2000B上的C4I系统可以轻松完成,而作为指挥员只须动动嘴即可。


简俊杰是师长不假,他现在轻松得竟亲自驾机参战了,他的座机是0081号。是空12师最后一架接收的加了料的战机,说白了就是具有强大的通讯指挥能力。


“各团注意,分配到的任务清楚了吗?”简俊杰的问话通过语音转换器变成数字通讯,出现在每个团长驾机的数字传输显示屏上。这也是开战前的电磁隐身。


“清楚。”各团长回答的简练。


“那就各自奔位,一分钟后开始攻击,以团为单位各自为战。”简俊杰的话音落地,万米高空中庞大的机群一分为三,向200公里外的敌机群扑去。


在台湾正东220公里处就是琉球群岛的西表岛,此时它的8000米上空黑压压的机群正在焦急的盘旋着。20分钟前,十几架E-2DF“超级鹰眼”和E-3"望楼"预警机早已给它们分配好了攻击任务,可却迟迟不下达攻击命令,因为中国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拟补了被撕开了口子的防空网,而且又突然冒出了强大的电子对抗力量,联军的电子战部队正在苦战。不过,电磁权似乎就要到手了,可空中机群的几位指挥官却老是扫视着燃油仪表,等待已消耗了三分之一燃油。


威特上校是美军第18战术航空团指挥官,他的48架F-15E鹰战斗轰炸机从嘉手纳基地起飞后已在此盘旋了十几圈了,此时他又盘旋到了外围,已不耐烦的他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信息显示屏,叹了口气刚要蹬舵转向,突然,尖利的雷达告警器的叫声吓了他一跳:


“啊不好,被锁定了。”他的雷达告警器红色标记显示,锁定他的导弹就在40公里开外,已进入了不可逃逸区。


“不,不可能,导弹是从哪冒出来的?”他大叫着想把信息传出去,而手脚与大脑不闲着,打出一串红外诱饵,蹬舵横滚,并瞬间加速到 2马赫,告警器那摄人魂魄的尖叫声嘎然而止。


流着冷汗,他还庆幸这么容易就解除了锁定。可他一看机群就明白了,足有几十架已方的战机在慌乱的规避中挡在了他的前面,切断了锁定信号。


此时数百架的大机群被突然而来的雷达告警声惊散,英国的“狂风”意大利的“美洲虎”等各国各型攻击机,一面拼命的后撤,一面启动各自的机载电子设备掩护自身。所有空中指挥官都拼命呼叫己方的电战机群进行电磁掩护,各种红外诱饵弹,锡箔条漫天飞舞。几架战机从锡箔条云团中穿过时,进气道吸进了大量的锡箔条,导致发动机受损,速度降至了浮力以下,飞行员不得不跳伞求生。不过,事后这些飞行员都暗自庆幸幸亏跳伞了,才没有被PL-18“死神”带走。


简俊杰的空12师的战术很简练,用远程导弹攻击,利用隐身能力高速接敌,在乘乱用PL-20格斗导弹进行二次攻击。三分钟不到,三个团72架战机共发射了142枚PL-18,为联军的攻击机机群送去了“死神”的问候。


最先受到PL-18空空导弹照顾的,是在西表岛上空东南角的英国空军,英国皇家第52“狂风”战斗轰炸机中队,第124“美洲虎”攻击机中队是英国在二战中战功显赫的英雄部队。南联盟、阿富汗以及伊拉克的上空都曾留下过他们的身影。作为追随美国的哈巴狗,英国为美国打仗可谓不遗余力。


具有伯爵头衔的希尔丁是第52“狂风”中队的中队长,也是英国参战的空军最高指挥官。


希尔丁相当的心高气傲,曾声称英国的第52.第124两个中队就可以踏平中国的台海。当然,之所以狂还和他是英国女王的亲戚有关,看不起中国是从小就打下的烙印。


挂满了AGM-158和激光制导炸弹的战机异常的笨重,这已是待命巡航的第三圈了,希尔丁等得心焦如碳。突然,机载告警器的尖叫令他打了个激凌,他还以为是意外,便把它关闭了。虽知它竟不知好歹的再次尖叫,希尔丁一惊,连忙打开雷达。他啊的惊叫,只见屏幕上密密麻麻的亮点正以罕见的速度飞来,是导弹。并且雷达的显示,正是他们这个区域,无疑,是他们被锁定了,而且还是中国的空空导弹,最让他难受的是,竟是起飞前才录入机载数据库的PL-18,那是中国最新的空空导弹,联军赋予的焯号“死神”。


俗话说善者不来,来者不善,情急之中,他打开通话器大声呼叫道:“我们被锁定了,是中国“死神”PL-18,快快,抛掉弹药,实施战术规避。于是在西表岛空域出现了100多战机“比赛”抛弹的一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