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舆论让不懂中国的战略专家劫持

sunsky2020 收藏 1 114

2009-10-31 00:21:11

中国从战略高度,及早解决中印边界纠纷会得到四大好处。

中评社香港10月31日电(作者 谭中)如果从微观及具体细节来看,中国和印度之间的疙瘩很多,并呈有增无减之势,正像水下鸭掌运动紧张依然如故。中印关系这种鸭子浮水式的状况是不理想的,有可能导致未来失控。我有两位从六十年代就熟识的印度朋友,现在都年已古稀,最近对中印关系发表了语重心长的言论。

印度著名政界“中国通”斯瓦密(Subramanian Swamy)六十年代从哈佛大学得到经济学博士学位又学了中文,回到印度后积极参加反国大党政府的政治活动,是当时印度右派中唯一赞成对华友好的政治活动家。1977年反对党胜选,1978年德赛总理派他到中国改善关系。1980年国大党英迪拉.甘地夫人重又执政,政府又请他于1981年访华,邓小平还接见了他。

斯瓦密最近在中国参加了国务院组织的一个国际学术会议后,于10月19日在印度发表声明说:“即使我们争取和中国保持友好关系,我们必须增强应付中国攻击的国防力量、使其现代化。印中两个庞大而迅速进步的国家应该创造一种新的国际秩序。我们在中印关系上应该有宏观的全球观点,而不是被微观的事件打乱步骤。”斯瓦密也警告印度同胞别“麻痹大意地低估中国对我们的伤害力量”,这话是针对那些主张和中国大打一仗的言论说的。

曾在国际经济机构任职的著名印度报人、资深作家与时事评论家普勒姆.尚卡.恰(Prem Shankar Jha)强烈主张印度政府不让达赖11月间访问边境争议焦点达旺。他说:“那些赞成达赖去访的人一点也不懂中国。中国虽然经济上很有成就,却是个本质上不安全的国家。”他说,“(印度)政府中有人认为这些人(赞成达赖去访的战略专家)疯了,会使我们陷入战争。”他由于不愿意看到1962年悲剧重演,出了三本关于中国的书,有《藏龙卧虎:中国和印度能占西方上风吗?》(Crouching Dragon, Hidden Tiger: Can China and India Dominate the West?)与6月新出的《控制住的乱局:中国奇迹的脆弱》(Managed Chaos: The Fragility of the Chinese Miracle)。

他说的“战略专家”中也包括曾在中国留学、原是国防战略研究所的、现任尼赫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东亚系主任谢刚Srikant Kondapalli。

我过去在印度时,学术界中国研究专家很有威信,有印度“中国通”戴辛格(Giri Deshingkar)(已过世)、白蜜雅(Mira Sinha Bhattacharjea)(已退休)、德施班(Govind Deshpande)(已退休)等人,我们在公众舆论中能起一种主导作用;可惜当前印度舆论却让一些不懂中国、醉心于“地缘政治范式”的战略专家所劫持。

南印度金奈市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拉姜(D S Rajan)看到了10月14日出版的《求是》杂志上周方银写的《如何看待中国的周边安全环境》文章说:“至少中国仍然有人在检讨中国对邻国的政策。他们似乎赞成(与邻国)合作战略、中国施展软实力,但同时坚持不损害本国(中国)战略威慑力量。”但他无法知道这种检讨“是否会导致北京改变方向”。他主张“印度应该继续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亲善政策’但同时保障自己的战略利益。”

印度应该自强、并且时刻注意维护本国的战略利益,这是无可非议的。除了少数别有用心的人以外,印度上层都像拉姜这样,希望和中国“亲善”,但怀疑中国可能对邻国扩张,使得恶意造谣中伤有广大市场,这就是问题的严重性所在。

我认为中印边界纠纷是一颗定时炸弹,不把它除掉将来会后患无穷,它有四大负面影响:

(1)它是中印不和睦的象征符号,使得中印友好的气氛无法培养起来。

(2)它使印度民情忘不了1962,像普勒姆.尚卡.恰那样极力主张对华友好的人,一想起当年中印战争就感到“羞辱”的痛苦。

(3)它直接助长藏独气焰,间接助长**气焰。

(4)它必然会使两国正常关系发展横生枝节。

反过来看,中国从战略高度及早解决中印边界纠纷也会得到四大好处::(1)证实中国对印度真诚友好,使反华宣传失去市场;(2)使中印关系揭开新的一页,治愈印度人心灵上的创伤;(3)大大减少军费开支以及对边防军年轻男女身体伤害;(4)藏独的气焰会一落千丈,**气焰也会大减,帮助中国多民族大家庭的统一、和睦、稳定。

从宏观、从人类文明进化、从中国与世界长远利益来看,由于中印边界纠纷解决、两国订立万年和平友好条约,人类40%不再同床异梦,就可以集中力量来共同开辟地理上和心理上的“通道”;两国人民在不久的将来就可以坐上从哈尔滨到印度“处女角”的直通火车旅游,两国可以合作展开科研揭开“香格里拉”的神秘面纱,可以更为有效地利用全球最丰富的淡水源泉发电、灌溉以及治理水旱之灾,可以大量利用风能、太阳能,可以提高气候预报、地震预报等能力,可以使地壳研究、生物研究更上一层楼,可以开发避暑旅游、登山运动,甚至每年举办一次“喜马拉雅奥运会”。

那时,喜马拉雅这地球的“第三极”就会辐射出政治上、经济上、社会上、文化上的极峰作用,回复到“腊玛古猿”猴子变人时代地球上生命最繁荣、生气最蓬勃的景象。别以为这些听起来好像海市蜃楼的幻想,从科学技术上完全可以实现。目前的问题在于人们思想闭塞、政治偏见太重,只要把这座思想上、政治上的高墙推倒,许多人间奇迹都会出现的。


(作者为著名旅美华人教授、印度问题专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