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三百三十八章:谍影初现


卫富贵刚向委员长发完电报,一出门就被黑子和愣子联手拦住。

见两人面色焦急,卫富贵问他们何事,结果被两个人神秘兮兮地拉去个僻静的地方说话。

看两人这幅摸样,卫富贵心怀疑问这两个人怎么混到一起去了。但还是跟着两人来到偏院里一间安静的房间里。

进得屋来,黑子小心地看了看屋外有没有外人,这才关上房门。

见门关上,愣子一开口就让卫富贵一惊“张特派员出事了!”

“那个张特派员?”卫富贵不敢相信,添足地多问了一句

“就是新编第四军的张特派员。”

“怎么回事?”卫富贵的眼神一下凌厉起来,忽然想起数日前,日军刚在非交战区进行完扫荡后,张特派员向自己告辞,说日军这次扫荡,布克党在该地区包括商丘城里的力量损失严重,因此他要紧急赶往商丘一带。

“难道他在商丘出事了?!”卫富贵不由脱口而出。

未等愣子再说,黑子插话进来“老大,是!不过问题不光如此,张特派员出事时,紧急让他们布克党在商丘潜伏的一个通信员,专门给您送来了一份情报。”

说着黑子就将一个信封递了过来。卫富贵一看信封已经开了封,信皮写着卫富贵司令收,瞅着样子显然内容两人都看过了,顿时心头就开始不爽。心说专门给老子的信,你们两个未经我同意就敢翻动,还把老子放在眼里不?!于是就想骂人。

倒是愣子心眼快,一见卫富贵脸色变化,不等卫富贵发飙,立即开口解释“卫司令,布克党发出的密信,即便我不开封检查,也会有其他人来查。我们这也是按军令行事。并不是专门针对您。”

卫富贵强忍怒火,心说现在事急,不跟你计较,等晚点…….哼!

卫富贵打开信封,只见里面又装着一份信件,好像是封旧信。卫富贵抽出这封旧信一瞅,不由奇怪起来,这封信尽然是自己写的,是上次在郑州发动上次战役前,写的那封给那个孝子旅团长的决斗信。记得上次那个该死的旅团长见了这封信撒腿就跑,还让自己奇怪了好一阵。

卫富贵从信封中抽出信瓤一看,果然就是自己的笔迹。

——这还奇了,张特派员咋弄到这东西了?还当紧急情报送了回来?

卫富贵不由疑惑地看向面前两人。

愣子冷笑一声“司令,这封信,是您之前在郑州写给日本人的吧?”


“是呀!”


“我们记得,当时接信的那个旅团,收到您的这封信没有多久,就扭头立刻逃跑。”


“恩!”卫富贵点了点头!


愣子从卫富贵手里要过这封信,“司令,您不是做我们情报这行的,有些东西,您可能不清楚。这封信表面看没有什么,但是上面却大有文章”愣子说着,就将卫富贵亲笔的这封信的信封拿到卫富贵面前“您看这四个角上”

卫富贵拿到眼前一看,就见信封的有三个角上,各被人用蘸着蓝墨水的东西划出了几个道道。卫富贵拿着信封不断地变化着角度看着这些个极小又及不显眼的道道

“这个是什么划上去?”


黑子旁边接口到“我看,象指甲”

“你们的意思这是有人故意做的符号?”

“是!”

卫富贵忽然有所明悟,“能知道什么意思么?”

“不清楚,除非能拿到这些符号对应的密码本。”


卫富贵皱着眉,在屋里急急地走了几个来回“你们的意思是说……”

卫富贵停下脚盯着两人,两人同时点了点头,愣子回到“是的,队伍里有奸细!而且很可能就在司令部里。”

“会不会是那天那个刺客?”

“不太可能,您写完这封信,是由江处长把信交给机要处的一名军官代管,随后这封信是由黑子专门找人来送的信。以那个刺客马夫的身份,没有可能接触到这封信的。”


此时的卫富贵全然明白了两人如此谨慎跟自己谈话的目的。

卫富贵脸色阴沉,一挥手“去我办公室里说。你们两个马上把江处长和那天保管信件和送信的人都给我找来。”

卫富贵扭头出了屋子,刚出房间就回头吩咐两人“此事就先不要声张。”

两人点了点头

“哎!对了!刚才忘了问,张特派员怎么了?”

三人一边走,愣子和黑子就你一言我一语地把事情说了个大概。

原来那天,张特派员得到消息,商丘和非交战区布克党的各类势力,在日军的扫荡中损失惨重,为此张特派员急匆匆赶往商丘,去联系、收拢残余力量。

三天后,张特派员化妆潜入商丘城。让人高兴地找到了一个幸存下来的联络点。里面还有四名同志在,包括布克党在商丘城的总负责人。

张特派员一到,就从这个商丘总负责人手里,拿到了这封信。说是数日前,面对日本人的疯狂清剿,城内有一组人擅自行动进行报复,六人六枪,在一个街口,伏击了日军一辆军用小汽车。打死了 车内三名日本人。同时缴获了一份满是文件的公事包。

没想到这可捅了马蜂窝,满城地日本人一下疯狂起来,全城戒严,挨家搜查。

这几个人拿着公事包,回去找到个懂日语的一翻译。这才知道几个人这次干掉可能是日军情报系统的高级官员。里面的东西都不是一般的情报资料。

于是这包资料被立即上缴到商丘总负责人手里。

这个干情报出身的老手,随即就在混在这堆资料里的这封信上发现了不对劲。

但是,没有料到,在日军疯狂的搜捕下,那几个擅自行动的人员里,当天就有人被捕,随即在日本特务的严刑下,同组数人遭到出卖。


当张特派员进城拿到这封信时,布克党在商丘的情报网的最后部分,几乎因此遭到灭顶的损失。

听了相关人员对这份信上所反应信息的说明,张特派员顿时就知不好。立即叫来一人,让把这封信紧急送到省城卫富贵处。

结果没想到人还没有离开,日本人就杀上门来。

根据刚到司令部的这名通信员说——最后,张特派员和另两名同志毅然留下来,掩护自己和另一名同志携带情报翻后墙突围。

在他的记忆中,只有持续不断十几分钟激烈的交火声,在夜色里久久不散!


卫富贵听罢,心情极其沉重,前两天愣子专门知会过自己,军统在商丘城内的人,在叛变的前军统同僚的协助下,被日本特务机关连根拔起。几乎不剩一人。

如今连布克党的人也被清理干净。张老弟是生是死?自己已然是全无办法!


卫富贵阴着脸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让玉森在办公室外加派一道岗。这才坐在那里想着心事。心中不由的有些丧气。

自从自己接任第二集团军司令以来,与日军交手数月,一直都打的十分不顺。全然没有以前在内战时的畅快淋漓劲。


自己利用老蒋挖堤引起的大洪水,临机应变胜了人家日本人一头。动点小聪明要挟日军不敢强攻自己的防区。

但是除此以外呢?!

日本人不仅国力强盛,战力强劲。

在正面交手的几乎各个环节,都强过自己不是一点。

——后勤补给、战略战术的制定运用及变化……妈的!连特务都在自己的部队里事先安插了不少。人家的这心机和下的功夫,那可不是强自己一点半点!

自己只在这一仗的战术过程中有心打无备。占了日本人点便宜。

但是在国家的战略层面,日本人则是多少年的有心对付我们只顾埋头安内的无备呀!


卫富贵正在感慨,就听门口,愣子和江蕊的报告声响起。

两人带着一个年轻的少校军官进来,冲卫富贵一起敬礼。

卫富贵略微示意了下,指着桌上的那封信,冲那个少校军官说,“这封信,你看是不是上次江处长交给你保管的?”

那军官上前拿起信,仔细看了遍,点了点头。

“信角上的墨水划痕,你拿到时有么?”


那军官仔细看了下,又思付半天,很为难地说“记不清了。当时没有太关注这个。”


“你拿到手后,谁还碰过这信?”


“没有!这封信我拿到手,就一直装在身上,没有离开过,一个半小时后,负责送信的人,直接从我手中拿走的。之间没有任何人碰过这信。”


“你肯定?”


“我肯定!”


卫富贵一转头,冲江蕊问到“你呢?我写完可是先交给你的。”

江蕊立正回复“我的答案跟他一样,在我手上没有人接触过这信,而且我当时也没有注意是否这信角有标记。”

卫富贵看着几人心中,满是狐疑。机要处的环节如果没有出问题,难道是送信人那边?

从机要处人手里拿到信,到送到城外日军手里,这里的环节可多,如果按黑子刚才说的,标识信息的人冒暴露的风险,直接在信封上标识符号,可见显得当时的紧急和匆忙,很可能是没有资格碰这信的人,找了个什么机会,匆匆地办了这事。

看来把送信人找来,问一问当天他拿到信后见过谁,就能大致确定出目标来。


屋子里一下寂静下来,卫富贵独自思索,没有再理面前三人。三个人就只能干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半天,忽然就听门口急促地脚步声,转眼黑子匆匆地奔了进来,脸色发青,一进门就报告“司令,送信的人,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