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5.html




韩国、首都、汉城(Seoul,旧译“汉城”)地处朝鲜半岛中部,因位于汉江之北,古称“汉阳”。

14世纪末,朝鲜王朝定都汉阳后,改名为“汉城”。1945年朝鲜半岛光复后,汉城的英文名字按韩国语固有词发音用SEOUL标记,意为“首都”。

2005年,在当时李明博为市长的市政府推动下,汉城的中文译名由使用了600多年的“汉城”改为SEOUL的谐音“汉城”。

作为韩国首都,汉城是韩国政治、经济、文化和教育中心。以汉城为中心的“首都圈”面积仅占韩国总面积的12%,但韩国近5000万人口中的一半生活在“首都圈”内,韩国7成的国民生产总值也来自“首都圈”。

汉城地势北高南低,北汉山、道峰山等山脉为汉城构筑了一道天然屏障,也为汉城提供了天然的绿地和公园。韩国的第一大河——汉江自东向西穿城而过,把汉城分为江南和江北两部分。

20世纪七十年代,韩国在落后贫穷的基础上实现了经济的腾飞,被誉为“汉江奇迹”。以筹备1988年汉城(汉城)奥运会为契机,韩国对江南地区进行了大规模开发,兴建了完善的基础设施,使江南地区从农田一跃成为韩国最繁华的商业区和最昂贵的住宅区。

而奥运会带来的“奥林匹克效应”,更促使韩国经济在“汉江奇迹”的基础上开始新的飞跃,拉开了韩国经济由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由加工业向服务业升级转化的序幕,使韩国经济出现了连续十几年的高速增长。

2003年12月,韩国国会通过《新行政首都特别法》,决定将行政首都从汉城迁往中部地区。2004年8月,韩国政府最终确定并正式公布了新行政首都的地址,位于韩中部地区的燕歧—公州将成为新的行政首都。

韩国政府定于2007年7月在燕歧-公州动工建设新行政首都,在2020年和2030年分别形成拥有30万和50万人口的城市。

自2012年至2014年,韩国主要国家行政机关将迁往新行政首都。2004年10月,韩国宪法法院裁决,韩国国会2003年12月通过的《新行政首都特别法》违反宪法。韩国政府制订的将行政首都从汉城迁往中部地区的计划将因此被迫停止执行。

到了2018年,在韩国这事又被提起议程,但这个与我们无关,我们暂把他放在一边。

但我们至少可以知道汉城是一座高度发达而安逸的城市,然此时却出现了反战的浪潮与充满了不满的情绪,这显然与之本有的特点不和谐。

“我们要和平,反对战争。”,

“我们要和平,反对战争。”,

“我们要和平,反对战争。”,

汉城一处处商业街道上,一群群示威的韩国民众,前排示威者手里举着一副副用韩文写的标语,嘴里用韩语高喊着:“我们要和平,反对战争。”

在喊这口号时,后排的示威者,头上绑着一条将‘战争’二字打叉的白布。还时不时用他那紧握的拳头高举着并配高喊道:“我们和平,反对战争。”

这已经是自孟山基地失利以来的第二天,也第二次进行和平的反战示威。而且示威者好像越聚越多,有蔓延之势。

相对于汉城商业街道的热闹场面与浮躁心情,在青瓦台的高官们就要郁闷得多了。

“我不同意将崔明元将军撤职查办,孟山基地的被袭与失利,美方应该负主要责任。既然美方都没有叫人负责此事,我们为什么要对自己的官员进行撤职查办,这不等于承认这次的失利是韩方的错吗?”,姜在溪部长对崔明元进行了辩护,不同意韩相洙刚刚在会议中提出要对崔明元进行撤职查办的提案道。

对崔明元提前回国,是因为他看不惯代恩的种种傲慢行为与发动战争真正原因,姜在溪对此是知道的,韩相洙也是了解的。只是崔明元走得不是时候,被人拿来当替罪羊。有这想法的人当中当然包括他的顶头上司韩相洙。

“我也不同意这样做,这么做不但对我军士气是一种打击,同样也是我们自己对国家形象的一种损害。”,总理金中胜也不同意韩相洙的提案道。

“更为重要的是,这么大的一次战斗失利,只有我们一方来承担责任。不但在民众面前交待不了,就是经济与金融也承受不了。你没看我们这两天来的股市与金融开始不正常了吗,已经开始乱了。”,

在当今各种原因与事件都息息相关的生活中,一旦有大事发生,经济都是首当其冲的,作为经济部负责人的柳十中对这一点是清楚的,因此虽没有明显提出反对此提案,但从他的态度就能反映出来。

听了几个举足轻重的代表人物相继表态后,在一旁郁闷的韩相洙,在想:这帮人怎么对自己的提案不是反对,就是不同意,完全不能理解自己现在的难处。如果不让崔明元负这个责,除了自己这边无法向民众交待外,更无法向美国方面交待。就今天美国方面就已经来了两次电话,向自己施压,要交出‘责任人’。

韩相洙之所以对美国方面的压力无法承受,除了自身对西方畏惧外,更重要的是韩国对美国方面的依赖性比较强。不但经济依赖性强,就是军事也是完全掌握在美国人的手里。

这些不是姜在溪他们想不到,而是他们天生有着大韩民国的情结,自然而然产生了一种排美心理,认为朝鲜与韩国无法统一,就是因为美国早年划定三八线所造成的,因此才无所畏惧。

韩相洙想,如果激怒了美国,他们对朝鲜战争撒手不管,那怎么办?现在又确认中国插足了此事,到那时被灭国也是有可能的。

因此韩相洙为了平衡这两种利益,只能暂时采取一个折中的办法,这才道:“既然如此,那就让崔明元将军挂职待家吧。”

对韩相洙的这一折中提法,姜在溪等人也无话可说,只能暂时将就这样。

而这样的一个折中方案,在美国那里却变了味。美国各大媒体对此事给予了大量的报道与渲染。

报道上说:这次的孟山基地的失利是由韩国方面原因造成人的,对于作为美韩联军最高副指挥官,就临阵回国之事,便值得美韩两国追究。这里是否存在着军人操守的问题,也是深思。

对于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是西方媒体的强项。添油加醋、煽风点火、推波助澜也是西方媒体的价值所在。因此对他们这样的报道,世人大多一看而过或者嗅之以闻,以平常心看待。但对另一个人来说,却是无法承受的,致命的。那就是当事人——崔明元。

也因这件事,韩国国内的另一场风暴正在酝酿中。

***********************************************

如果战争只是政治外的一种高压手段,那么谈判就是政治外的一种温和手段。但他们目的是相通的,那就是通过这些手段,为自己国家甚至个人谋得最大的利益。然因此归根到底,战争只是无奈之举,是无法持久的,谈判才是最后的归宿。

中美两国在舆论方面针锋相对后的第三天,美韩在经过经济与军事的双重打击后,主动与中方接触。美国透过驻华大使,告知中方想与中国进行就解决俘虏问题的展开谈判。

中国方面对此的回应相当明确,即欢迎美方的这一决定,但对俘虏的谈判问题,中方坚持与朝鲜的和平与美韩联军退出朝鲜境内的问题一起谈。

对于中国坚持的这个原则,驻华大使说要请示白宫。又过了一天,驻华大使又来找中方的朝鲜问题谈判代表,表示可以考虑中国方面提出一篮子的问题解决方法,但仍试探性的提议可不可以先解决俘虏的问题。

其实双方都知道这是一种战争状态中的惯用手段,既边打边谈。一是为了表示双方有和平手段解决争端的诚意,为此能暂时平息一下国内的一些反战浪潮与不满情绪。

第二则是为将来的和谈之路打开大门,不至于以后大家战争维持不去了,再重启谈判。

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与气氛下,现在肯定是和谈不了,也和平不了,只是谈而不和,战争只能继续。只是换了另一种形式,由明战暗谈,为以后的明谈暗战铺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