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飞将军 正文 第十四章 打虎少年跟师父走了

13519614509 收藏 8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2.html[/size][/URL]    不说卧虎山庄的百姓惊慌失措,单说新来的这支队伍。不一会儿,大家就感到纳了闷了,人马并未进村,而是就地安营扎寨,而且为首一位将官还径直来到村民中间,一团和气,满脸带笑说:   “各位乡邻,末将乃是刘知远刘大帅麾下,官拜参军,外号叫郭雀儿,真名郭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2.html






不说卧虎山庄的百姓惊慌失措,单说新来的这支队伍。不一会儿,大家就感到纳了闷了,人马并未进村,而是就地安营扎寨,而且为首一位将官还径直来到村民中间,一团和气,满脸带笑说:


“各位乡邻,末将乃是刘知远刘大帅麾下,官拜参军,外号叫郭雀儿,真名郭威的便是。今天我奉我主将之命,前去讨伐番鞑,路过宝庄,如有骚扰,万请海涵”



村民人等这才知道是汉家的军队来了,大家遂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向郭威郭雀儿叙说了一遍。郭威不信,说:


“一个十岁的娃娃能伏虎?”


村人齐说:“将军不信,那张虎皮昨日还在场边树杆上挂着,昨夜被番兵抢去了。”


郭威身后有一员小将,年方十四五岁,生得眉清目秀,双手抱拳,上前参道:


“姑父切莫小看了那个娃娃,没听说英雄出少年吗?况且此村偏僻荒凉,村民孤陋寡闻,因而人心忠厚善良,决非无事生非,编造慌言之辈。那个娃娃也必是有些来历,不同凡响,如为我用,再授他些武功,将来定是有用之才。”


说话者姓柴名荣,本是郭威的内侄,人性敦厚,聪明而又机智。郭雀儿甚是喜爱,常常带在身边,别看他人小,行军布阵还真少不了这个娃娃呢。


郭威说:“侄儿所言极是,只是不知他们父子如今逃往何处,我们到哪里寻找?”


柴荣道:“他们父子老小,还带个妇人,行动多有不便,相去必不很远。我们多派些人手,马步并行,随后跟去,或许能找到。”


郭威应允,遂派侄儿柴荣,挑了百十个精悍马兵步卒,往百姓指引的方向打马快速追去。


未几,果见前头人喊马嘶,尘土飞扬,柴荣率队急忙上前去看时。只见七八十个番兵正围住一少年,傍边尚有一老翁模样的人和一妇人蹲在道旁龟缩着身子索索发抖。


只见那少年,面如重枣,英气飒然,长发披肩,声若猿啼,面对众番兵,毫无惧色,一会儿马上,一会马下,跳跃飞腾,好半天众番兵竟奈何他不得。柴荣不用猜测,心想那娃娃定是打虎少年无疑了,急往后一挥手,百十个汉兵如猛虎般扑向番虏队里。


东方兆和番兵头儿一个小娃尚且搞不定,斜剌里又杀出一支生力军,寡不敌众,丢下十几具尸体,没命地往北跑了。


柴荣双手扶起惊慌失措的刘际遇,微笑言道:“老爷爷,番兵已被我等打退,你不要惊慌害怕。”


老刘终于缓过精神,感激涕零道:“谢谢将军搭救,小子当没齿不忘大恩。将军万不可称我为老爷爷,那个小儿乃是我儿,我才不过三十岁的人,你叫我爷爷如何担当得起?”


柴荣见说,急忙改口道:“大叔,我们是刘知远将军的部下,路过此处。”


刘际遇是秀才出身,知道北朝有个刘知远,当初石敬塘投敌卖国,割让燕云十六州给契丹,他曾竭力反对。这个人爱民如子,是个好官,手下将士必也错不了,遂忙呼小儿过来给柴荣磕头答谢救命之恩。柴荣不受,单膝着地,道:


“好兄弟,你刚才巧迎番兵,以一当数十,喜煞哥哥我了。莫如我们哥俩结拜了吧?咱们以后一同打番贼去。”


刘继尧不知何为结拜,拿眼去瞅父亲,刘际遇点头道:


“我儿快快拜了哥哥!”


少年人欢快地叫声“哥哥”,又重新跪倒在地。柴荣是个仁义之人,岂肯白占便宜,也随之跪倒,俩人抱在一起,放声大笑。


柴荣让小兵滕出两匹马,刘际遇和妇人各乘一匹,少年人和柴荣合骑一匹,正要打马归去,突然从不远处的小山坡上飘然而至一位老道,身穿道服,头戴道帽,粗布皂袜,足蹬草编麻鞋。仙风道骨,衣冠楚楚,一看便知,此人必是得道的高人。老道含笑说:


“柴荣小子,我已在此观望多时,岂能让你轻易得手,拐走我的收山之徒。”


柴荣深施一礼,恭恭敬敬答道:“老道长,您未见我国土为番虏占去大半,我大汉子民生灵涂炭,如涉水火。之前人说我这小弟曾打虎除害,我姑父郭威命我找到这位小弟,再授他些本事,将来和我一道帮姑父扫灭番辽,以安天下。不知道长师父尊姓大名,到此何干?”


老道说:“吾乃是华山道尊阵抟是也,偷窥小继尧已有些时日。今我欲收他为徒,带入山中,少说五年多至八载之后还你,不知少将军意下如何呀?”


柴荣大喜,道:“这是好事,小将岂有不肯之理?少年之父刘大叔也在此间,请道长再询问他的意见如何?”


刘际遇从马上跳下,一躬到地,稽首道:“道爷请了。”


陈老道合手还礼,说:“刘秀才这多年受苦许多,终也是苦尽甘来,适才我和小柴将军已经讲好,要把你儿带入深山随我学艺,数年之后仍旧归还于你。让他学成正果,为国出力,不知秀才肯否?”


刘际遇大喜过往,又施一礼,谢道:“悉听道爷尊便。”


老道说:“既如此,你和妇人仍回你们卧虎山庄,谅必鞑子兵不会再来犯了。你夫妻二人在家好好度日,静候佳音就是。”


小继尧趴地下给父亲母亲磕了两个响头,又和柴荣互相叩别,这才转身跟着老道长远远地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