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 第一章 石破天惊 三十八 喝酒杀鬼子

无名之志 收藏 13 8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


岳进带着报务员陈杰,跟着陈勇马不停蹄地赶到宝华山,虽然一夜未眠,但热情高涨,个个精神抖擞。岳进驻马山岗,只见在群山中间有一条土路,约有3米来宽,能容两匹马并肩行走,蜿蜿蜒蜒伸向南京。陈勇下马,跑到岳进前面报告:“队长,我们已经赶到宝华山,仗怎么打,请指示。”

“陈勇,这是你的小队,你的仗,我现在是你的队员,该怎样打是你的事,你着手准备吧。”

“队长,咱指挥?不是关公前面舞大刀吗?”

“他奶奶的,你要是不会舞大刀,你这个小队长也该让让贤,让我来当,你看怎么样啊?”

“嘿嘿,我这不是跟您打哈哈嘛,队长,既然您考我,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岳进点点头,陈勇吩咐报务员汤旭,让各小组长集合,布置战斗任务。不一会连中辉、冷军、许龙、俞成才、孙全运、朱瑞、杨大龙、伍宇坤、吴沂青、秦旷才围在陈勇身边,陈勇指着地形向大家说道。

“你们看,这里山路崎岖狭窄,易守难攻,小鬼子从这里攻击镇江,重武器肯定过不了,一定是轻装骑兵。小鬼子也不是笨蛋,这里山路狭长,鬼子肯定会骑马单列快速通过,这样队列肯定会很长,不利于集中歼灭,而这样长的队列正好符合我们特种作战梯次作战,各各击破的战术要求,况且旅长也规定过,马是宝贝,要马不要人,这是咱旅的铁纪律。反正咱们今天有的是时间,耗也要把小鬼子耗死了。所以我们也拉长战线,来个遍地开花。”陈勇有意顿了顿,看了看岳进,只见岳进面带笑容,微微颔首,陈勇顿时来了精神。

“连中辉、冷军。”

“到。”

“你们两组是我队的最前沿,路两侧埋伏,阻敌东进,记住你们是封口的,你们封得越牢,全歼小鬼子就越成功,要是有一个小鬼子越过你们,跑到镇江去了,你们以后也就不要在我这里混了,咱可丢不起这个脸。”

“陈队,瞧你说的,咱还是不是特战队员了,放心,保管一根鬼子毛都飞不过去。”

“记住,不能伤马,马可是咱旅的宝贝。”

“知道嘞。”

“许龙、俞成才。”

“到。”

“看到那个转弯了吗?”

“看到了。”

“你们在那里埋伏,连中辉、冷军这边一打,你们那里肯定是个瓶塞,前面的要向后退,后面的要向前进,两股人马一对冲肯定会混乱,这可是的好机会,你们不要节省子弹,要让鬼子乱上加乱,鬼子一乱,也就是咱们割草的时候到了,记住要枪枪打在小鬼子的脑袋,从心理上彻底摧垮小鬼子。”

“是,咱就给小鬼子开一个火锅宴,保管够小鬼子喝一壶的,就怕他们吓得屁滚尿流的,来不及吃涮鬼子脑,哈哈。”

“好,我可看着呢,孙全运、朱瑞。”

“到。”

“你们相距孙全运和朱瑞200米处埋伏,当然喽,我和你们在一起。”

“什么,陈队,你不放心我们?岳老大还在这里呢,咱们请岳老大评评理,这可关系到咱兄弟们的面子,妈的,到这时候,还来这一手,可不要怪咱兄弟不拿你当小队长看。”孙全运和朱瑞撅着嘴喊道。

“那能呢,咱不是想过过枪瘾嘛,这个位置肯定有鬼子指挥官,岳老大在南京杀了个鬼子将军,咱也手痒痒,将军杀不到,好歹也弄个大佐中佐杀杀吧。”

“不行不行,这个位置是咱兄弟的,有好事也应该是咱兄弟的,您老就看在咱多年的情义上,就让咱开这一枪吧。”

“那好,这个位置就换换吧。”

“什么?陈勇,你这是官报私仇,岳老大,你可全看见了,你可得给咱一个公平啊。”

“好了,好了,你们就不要争了,换也不要换了,鬼子骑兵联队里,不止一个佐官,大的给陈勇,中等的嘛,你们就分分得了,瞧你们这点出息,为这点破事就吵嘴,还是小孩子啊。”

“还是老大圣明,唉,算了,算了,这年头啊,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瞧老弟说的。”陈勇坏笑着说,“还说老哥不想着你俩,全队最好的位置都留给你们,还说我不够哥们?”

不等孙全运、朱瑞再说什么,就叫来杨大龙、伍宇坤。

“你们是抄底的,小鬼子能不能全部关在山谷中全歼,就看你们的了,要是跑了一个鬼子,别说你们没面子,就连我也没面子。”陈勇挤挤眼睛,压低了声音,“岳老大可看着呢。”

“放心吧,咱动动小指头就能把小鬼子吓死。”

“陈勇,神经刀刀的干什么?你把我放在什么位置啊?”

“老大,这档子小事,还要您亲自操刀。”

“我现在可是你的兵,兵没有战斗任务还叫兵吗?”

“老大,您这不是寒碜我吗?出手也要讲个等级呀,您出手也得有个鬼子的将军做陪衬呀,不然,不对等啊。”

“行了,行了,我不会抢你的生意,不过,总不能看你们杀鬼子,让我闲着啊。”

“老大,我怎能让您闲着呀,您就登高望远吧,当年诸葛亮和刘备在川上喝着酒就把曹兵给办了,咱们虽比不上诸葛亮和刘备,小鬼子是什么东西啊。所以呀,咱打仗也要打出点境界来,我给老大准备了点酒和罐头,您就吃着喝着,看咱收拾小鬼子,这才是咱特战队打仗的境界。”

“你小子是鬼话连篇,咱能跟诸葛亮比?你小子是不是想把我抬到天上,再掉下来,好找不到你?”

“哪能呢,老大,您就当一回诸葛亮,好让小鬼子看看我们的威风,喝着酒就能收拾了鬼子。另外,我把仲世仁派给您,他给李刚学过相马术,马到了他手上,要多听话就多听话,旅长不是说过,马是咱旅的宝贝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和着你是想让我当你的弼马温啊。”

“哪能呢,您可是我们的老大,咱哪有那个胆,咱不是想让小鬼子看看吗?”

“好,那今天是诸葛亮也当,弼马温也当,我就登高喝酒,看你杀鬼子,顺便给你当孙猴子,怎么样?哈哈。”

那边岳进和陈勇打着哈哈,这边吴沂青、秦旷才就不愿意了,嘟囔着嘴说:“陈队,别人都有任务,怎么到了我们这里就哑火了,和着我们不是你的小组啊。”

“别的都能忘,哪敢忘了您们二位?好事全留给你们了。”

“嘿嘿,我说秦旷才,他妈的,全旅只有旅长和参谋长,他陈勇不敢开涮。得,今天岳老大都被他涮了,咱们只好给他当开心小菜了。”

“瞧你吴沂青说的,最美的差事都留给你们,从前到后游击作战,哪里鬼子多就朝哪里打,一咬就是一口油啊。”

“嘿嘿,我说吧,陈勇这小子,一贯是官报私仇,我说老秦,咱们最近好象没得罪他呀,怎么叫我们跑腿打游击,别的小组打正规狙击,这样也行,咱们就埋伏在他的左近,看到小鬼子军官就给他一枪,管他的,反正杀的都是小鬼子。”

“别价,别价,好歹咱也是个小队长,得占点便宜,对不?况且,咱都是弟兄们,老大都杀了个鬼子将官,咱如果不杀个鬼子大佐级的,不是丢了咱队的面子,别的都能丢,这面子可要紧,兄弟,你们说对不?”

“好好好,这次是你的,他妈的,小鬼子要是多来几个官就好了,老子一枪一个。”

“那你就封小鬼子官就是了。”

“好,老子给小鬼子都封个官,就叫死光光可好?哈哈”

“好,这个官封得好,哈哈。”

陈勇布置好任务,所有的队员依次三开,将自己伪装好,静静地等候鬼子。

繁通敬二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带领骑兵从马群出来后,不断催促部队快速前进。一路上,繁通敬二暗自庆幸,如果不是野种突然死了,联队长的位置他还坐不到呢,他想这是他立功升官的好机会,如果打下镇江,他这个中佐还不升为大佐?这可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要不然象他这样已过40岁的人,在军队里又没有什么背景的,熬到大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上次前任调离,他就想联队长的位置非他莫属,可来个野种,让他空忙了一阵。这次他可是临危受命,打完了这仗,还不是名正言顺?他越想越得意,不住的催促。当他赶到宝华,已是上午10点30了,他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下宝华山,暗自打了个寒战,这可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易守难攻,要是敌人在这里埋伏上一支部队,那可了不得,可时间紧迫,容不得他过多的考虑,他命令分为四队,每队间隔50米,单列快速通过。他让人见蠢驴带领第一队,自己和第三队出发,命令部队枪上膛,随时准备战斗。人见蠢驴带领第一队才转过山角,就看见前面300多米的山岗上,坐着两个穿军装的人,抽着烟,喝着酒。他一挥手,部队停下,他从望远镜里看到,两个人好象向他这里看了一眼,全然没把他放在眼里,仍在高谈阔论,而且吃的还是日本的罐头,就在他疑疑惑惑的时候,繁通敬二派人来问为什么停下,人见蠢驴一边让人警戒,一边派人向繁通敬二报告。繁通敬二听了以后不相信竟然有这样的事,他下马爬上高处,从望远镜里看到坐在山岗上的两个人,倒吸一口凉气,是什么人这样有恃无恐,前面肯定有埋伏,可就是有埋伏,他必须闯过去,他要去立功,要为他肩上的大佐军衔进攻,他拔出指挥刀大喊:“这是支那人的疑兵计,没有什么好怕的,支那人的首府不是被我们大日本皇军攻下了吗,还怕这两个人不成,杀死鸡鸡。”

就在他喊出最后一个字时,一粒子弹顺着他的指挥刀钻进了他的眉心,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脑袋里空荡荡的,瞬间又被坐在山岗上的两个人装满,这里也是,那里也是,从他眼前里闪过,从他的鼻尖上流过,淌进他的嘴里,又被他嘴里的血冲出,喷得眼前到处都是,“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大军临近还如此镇定的举杯饮酒,手都不抖一下,真后悔到支那来,这样的军队,这样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所有的皇军到支那来都是找死的”。带着这样的后悔,他一头栽在地上。

陈勇一枪把老鬼子送上了西天,山谷里的鬼子就被封在山谷里,前突不行,后退也不行,乱成一团,此起彼伏的枪声过后,就有许多鬼子从马上栽下来,一时间慌张的鬼子躲在这里也不是,躲在那里也有子弹,鬼子的马好象是听到了什么召唤,一个劲地把鬼子从马上掀下来,然后发疯似的向前跑去,把落在地上的鬼子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都踩成了稀巴烂。可怜小鬼子还没反应过来,连枪都不知道往哪儿打,就已经见了阎王。所有的不是被枪打死,就是被马踩死,趴着不是,躲在树后不是,装死不行,手中的枪成了烧火棍,不知道往那里放才是。陈勇这里放一枪,那里来个点射,看到鬼子毫无还手之力,打着打着就一点兴致都没有,于是,他提着枪,施展轻功,跑到岳进那里抢酒喝去了,一边喝一边骂:“他妈的,搞了半天才打死个中佐,没劲,没劲,老大,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呢,鬼子也太不是东西了,明知道老子想杀大佐,硬给我派个中佐来,您说气人不?还有,这么不经打的小鬼子派来干什么,本来兴致瞒高,这一搞,跟吃了苍蝇一样,快活也不是,高兴也不是,不谈了,不谈了,都怪今天咱运气不好,喝酒喝酒。”

“你小子积点嘴德吧,杀都杀了,还牢骚怪话一大堆,来来来,喝酒吃菜。”

“老大,是喝酒吃罐头。”

“就你小子话多,好好好,就吃罐头。”

“本来就是罐头,而且还是日本的,我看那个小鬼子头就是看到你吃他们的罐头,给活活气死,不愿跟我们打仗。”

“好好好,你怎么说怎么行,谁叫你打胜仗了呢。”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