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禁岛 正文 为了告别的重逢

人性禁岛 收藏 9 23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3.html


为了告别的重逢


当海鸟婉转的叫声再次浮响于我浅浅的睡梦时,微微的寒冷已将我冻醒。三个女人已伏在我身边熟睡。伊凉故意将自己的身体贴紧着我,她知道我夜里会感觉到寒冷,就把盖在自己身上的熊皮尽量包裹住我。

我深吸了一口岛上湿凉的空气,五脏六腑透出无限的清爽。四肢的神经和肌肉抽动几下,感觉身体又属于了自己。轻轻掀开熊皮,盖在睡梦中的伊凉身上,她白脂红膏的嘴唇,呢喃了几下,像是和梦中出现的亲人说话。

我慢慢站起身,来回走了两步,虽然头还有些晕,但现在总算恢复了能够握枪的力气。为了夜里的安全,池春早已从我的军靴里抽出匕首,砍断了悬吊下木门的那根单线麻藤,防止野豹夜里攀上洞顶来偷袭我们。

两把M25和莱福狙击步枪还留在洞里。池春她们爬上谷顶的时候,没来得及带上这些武器。四周弥漫着薄薄的晨雾,单纯使用肉眼,只能清晰观测到五十米范围内隐藏的危险。

院子内前几日虽有过厮杀,可变化不大。只是四周的树木经过丰沛雨水冲刷后,已变得异常葱郁。我在树林见过一次野豹,亲眼目睹了一个悍匪被活活咬死,当时那只野豹对我可是帮了很大的忙。

花豹的颜色,多属警戒色,只要它们趴伏在某棵大树的横枝上,或者矮灌木下,我都能轻易地辨别出来。

可肉眼搜索的范围毕竟非常有限,如果某只野豹隐蔽在百米远的地方,我就无从得知了。这些饥饿的豹子,一定把我们这几人锁定为攻击目标。它们虽是猫科动物,却具有狼的耐性和狡诈,很会制造一些让猎物放松警惕的假象。

岛上的大部分食肉野兽,这会儿觅食的欲望都很强烈。最要命的是林中匪徒的死尸很多,豹子和灰熊一旦吃到了人肉,捕食我们的可能性就会更大。

正是类似的原因,这群花豹才不约而同地寻到山洞前的院子附近,在嗅到人的气息之后,躁狂地顶撞院门,甚至精明到从水下潜进来。人吃人都会上瘾,更何况这些凶猛的野兽?

如果这几只野兽依旧潜伏在附近,伺机扑杀我们,我一定不会手软,必定竭尽全力射杀它们。

手上虽然有充足的热武器,子弹也能轻易穿透野豹的皮肉,可每想到野豹袭击悍匪那惨不忍睹的样子,我就不得不小心谨慎,提醒自己必须把这群凶猛的动物当成新的敌人。

抽回悬荡在谷壁上的麻藤,将它甩到洞口下面,我捡起脚下的两把冲锋枪,填满子弹,开始尝试着用一只手的力量滑到洞口。

双脚一落地,我就打开枪械的保险,使之能够随时向扑来的危险射击。这时的光线还不够明朗,洞内有些黑黢黢的。

从谷顶往下爬的时候,我的动作很轻,一是不想吵醒还睡着的三个女人,二是自己的身体还很虚弱,不能太过用力。还好,以我此时的身体状态,对付几只野豹倒是足够用的。

如果对手是人,那就会不可避免地出现搏杀。抵制野豹的关键,还是要把它射杀在远处,倘若给扑到近身,就没有胜利的机会了。

野豹的牙齿和爪子,能轻易撕开人的皮肉,这种撕开可不是皮外伤,而是致命的重伤。假如伤口再感染上细菌,无疑是雪上加霜,难逃一死。

我举着武器在洞里搜索了一边,找到了那两把狙击步枪,挂在自己身后,就到院子里查看木墙的牢固情况。其实,院门还是相当结实的,要不是下面有通畅的水坑,野豹是很难进来的。它们的爪子和牙齿,对木头的损害度,远在斧头和锯子之下。

院门的附近,有很多足够大的石头。由于我肩膀不宜过度用力,所以找来一根粗大的木杆儿,把二十多块儿大石全部橇进水坑,堵住了通道,防止那几只野豹耐不住食性,又钻进来闹事儿。

防御工事加牢之后,我来到小瀑布下面,木棍板已被瀑流冲击的很光滑。掀开罩在坑潭上的那扇木棍板,浮游在水面上的三四十条青黑色鳟鱼,立刻收起冒泡的嘴巴,甩动尾巴蓦地潜入潭底。

大家蟒皮袋子里的晒肉干儿,已吃得所剩无几。而这几条鳟鱼落在这里,会白白浪费掉。我把包围坑潭的石垒从最底层抽出一个缺口,让里面的积水迅猛倾泻出来。如果哪条鳟鱼混在水流中被冲出来,我会用握在手里的木棍猛砸它们的头,把它们抡个半死,收拾一条再等待下一条。

这些鳟鱼的命运和我们相反,我让它们死去是为了让大家能活下来。等会儿太阳高高升起后,我就要带着伊凉她们离开了,所以能带走的一定要尽量带走。

有几条鳟鱼的黑亮脑壳,因被木棍敲击得过重,晶亮的鱼眼和褐色鱼鳃都在渗血,它们半张开着嘴巴,迟迟不肯合拢,像个微笑的木偶。我知道这不是微笑,而是疼痛带来的痛苦,就像我肩膀的伤口给我带来痛苦一样。为了不使鳟鱼死前受太多的苦,我又用木棍狠砸几下,直到没有任何知觉。

我在洞里升起了火后,池春她们已经在洞顶上醒来。

“现在都下来吧,院子我已经堵好,野兽进不来了。”上面的女人见我恢复得很快,非常高兴。听见我她们下来,池春先把婴儿系在绳子上放下来,然后和伊凉一起把芦雅系上再放下来。

池春最后一个下来,快到洞口的时候,她突然脚下一滑,栽进我的怀里。我结实的双臂拖住她丰腴柔嫩的屁股,感觉到无限的温软,一个活生生的美人啊。

池春又惊又慌,忙用玉臂使劲儿勾住我的脖子,依依不舍地让双足站在岩石上。她见两个小丫头已进入洞内,猛得咬住我的嘴唇,把舌头强行送了进来。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池春显然压力很大,现在我这个强壮的大男人又平安地站在她面前,她忍不住心里的激动和喜悦,才对我如此的热切,急于释放她身体积攒的无限温情。

池春的嘴里还带着草药的味道,那热烫的舌头一和我接触,迅速滋生出很多水分,使我的大脑顿时感到一阵眩晕。她知道我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没有过分地和我纠缠,很快轻轻地推开我,扭动着娇软的身躯,也跑进了洞里。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