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一百四十七章 新的副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施特莱纳默默的看了霍夫曼一眼,就迈着缓慢的步伐离开了人群。

渐渐的,两个人走到了远离雷区的一处营房门前,施特莱纳停下脚步:“你是不是想和我谈谈关于汉斯的去留问题?”

“是的,”霍夫曼点了点头,“我很抱歉,施蒂尔没有和我打招呼就擅作主张,他的行为让弗莱舍尔丢尽了脸,对您的威望要造成了影响,如果您心里对此感到不愉快的话,那么我愿意代他接受惩罚。”

施特莱纳苦笑一声,道:“马克西米利安,你这个人可真会说话,一个在士兵们面前表现出极大勇气和智慧的军官,怎么可能会受到惩罚呢?我要是真那样做了,士兵们还不把我看成包庇小人的昏庸之辈吗。”

霍夫曼微微一笑,“我的统帅,原来您对弗莱舍尔上尉的看法居然和我们一致。”

施特莱纳摇着头说:“汉斯的确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贪婪好色,喜欢在背后打别人的小报告,可是他毕竟跟了我十几年,他对我的忠诚几乎到了让人难以理解的地步,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像是一对亲密无间的父子,每次只要一想到让他离开我,我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但您真正的身份是全体日耳曼将士的统帅!”霍夫曼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如果再让弗莱舍尔这样的人呆在您身边,军官们会怎么看?士兵会怎么想?想想吧,我的统帅,施蒂尔来到雅利安城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可是他对弗莱舍尔的厌恶程度已经不亚于那些在城内生活了许多年的人,如果任凭这种情形继续发展下去,那么谁还会愿意为一个信任昏庸之辈的统帅效命呢?”

霍夫曼的话一针见血,直接刺到了施特莱纳心中最担忧的地方!

“看来他的确不能留在我身边了,”施特莱纳已经没有了退路,“马克西米利安,我想委托你为汉斯找一个合适的地方锻炼自己的意志和能力,但是最后的决定由我亲自告诉他,在他和玛格达举行结婚典礼之前,任何人都不能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

“遵命。”霍夫曼点头道:“我会安排国防部副官处为您挑选新的副官,届时海军、空军和党卫军方面都将派遣得力的人员来到您的身边。”

“这件事情就由你来办理吧,我现在要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军事方面,对了,我刚才怎么没听到你提起陆军方面,难道他们不打算为我派来陆军副官吗?”

“呵呵,我的统帅,”霍夫曼笑着反问道:“您的新任陆军副官不就站在您的面前吗?”

“就站在我面前?”施特莱纳一惊,“你指的是罗森巴赫上尉吗!”

“除了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人更合适坐上这个位置。”霍夫曼目光中含着得意,“施蒂尔为人正直,富有主见,与以往元首身边那些从未上过战场的副官们相比,他具备丰富的作战经验,能够很好的向您提出正确的意见,让这样一位年轻有为的军官接替弗莱舍尔的职务,相信这也是大家希望看到的。”

“你真的愿意把他让给我吗?”施特莱纳多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可不要后悔呀。”

“看来您已经同意了我的请求,”霍夫曼说,“我的统帅,当年如果不是您把一个受人排挤的可怜虫带到雅利安城,并且给了他足够多的信任,那么他绝对不可能拥有今天的一切,单就您这份恩情来说,我就是把生命奉献给您都毫无怨言,何况是一个副官呢?”

“马克西米利安,”施特莱纳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不管别人怎么看待你,在我心里,你始终是我最好的助手,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谢谢您的信任。”霍夫曼躬身一礼,深蓝色的眼眸中满是感激之色。

施特莱纳一扫之前的郁闷,笑着挥手道:“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任何人,等到我带着齐楚雄完成此次巡视后,再向大家宣布。”

“您说什么!”霍夫曼的眼中突然出现了一丝愕然,“您打算带着他继续巡视?”

“没错,”施特莱纳说,“我准备让他多了解一些关于雅利安城的秘密,我要让他知道,我们完全有能力征服世界,所以他没有必要坚持自己的信念,只要他愿意加入我们的队伍,我将来一定会让他过上自由自在的富贵生活。”

“不行!这绝对不行!”霍夫曼着急的说:“我的统帅,我知道您很欣赏他,我也知道他是一位好医生,但是您不要忘了,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抵抗组织成员!如果您对他放松警惕,那么他就很有可能利用这种机会,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情,一旦这样的事情发生,那对帝国的未来将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所以我请求您一定要慎重!”

施特莱纳摆了摆手,否决了霍夫曼的警告,“这些事情我早就考虑过,但是我认为如果不能给他足够的信任,那么事情的结局肯定就会变得难以预测,所以我决定不对他保留任何秘密,我要让他从心里感受到我对他的关怀,我要让他知道,我是在把他当成朋友一样来对待,亲爱的马克西米利安,请你相信我,他并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在我的友情攻势下,他最终一定会投入我们的阵营。”

“您真的认为自己可以收买他的心吗?”霍夫曼的语气中投出了一丝无奈。

“我会成功的,”施特莱纳说,“他在集中营囚犯心目中的形象很高大,这一点我在那个犹太裁缝身上可以明显感觉到,你想啊,如果我们把他拉拢过来,然后再让他去劝说那些囚犯们安心为我们服务,这对稳定雅利安城的局势具有重要的意义,这难道不是我们共同追求的目标吗?”

“我的统帅,您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天真吗?”霍夫曼把双手一摊,“万一他要是不愿意这样做,那您该怎么办?”

“哼!”施特莱纳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马克西米利安!我会成功的!不信我们就走着瞧!”

霍夫曼听出施特莱纳已经动了气,他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既然您这么有自信,我也无话可说,但是有一点我要提醒您注意,在齐楚雄没有露出意志动摇的迹象之前,有两个地方绝对不能让他去!”

“你说吧,是哪两个地方?”施特莱纳问道。

“一个是集中营,而另一个地方就是魔王之谷!”霍夫曼答道。

“魔王之谷!”一听到这个恐怖的名字,施特莱纳脸上顿时浮现出痛苦难耐的神情,似乎这个名字勾起了深藏在他心中的悲伤记忆。

沉默良久后,施特莱纳终于默默的点了点头,同意了霍夫曼的建议。两个人没有就此展开更多的交流,双双一言不发的走回了等待的人群中。

“上校,”施特莱纳压住心中的忧郁,笑着迎上前来的克劳柏森问道:“请您为我揭晓答案吧,您究竟是怎么判断出地雷埋放的位置,并加以躲避的?”

“我认为罗森巴赫上尉比我更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克劳柏森是个聪明人,他已经从刚刚发生的事情里感觉到一桩即将发生的事情,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把出彩的机会让给了罗森巴赫。

施特莱纳对罗森巴赫投去欣赏的目光,“上尉,既然克劳柏森上校如此信任你,那么就由你来告诉我答案吧。”

“是!”罗森巴赫扬起头颅,以一种自豪中带着高傲的语气说:“我的统帅,我的答案很简单,那就是赫尔托克少尉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布雷!您瞧,虽然这片雷区里表面上看起来和一块普通的空地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仔细一看,您就能发现,所有埋有地雷的位置都有地面被翻动过的痕迹,那里的土壤颜色明显和周围的不一样,只要敌人稍加注意,就一定能发现这下面埋有地雷。”

“哦!”施特莱纳向雷区内望去,他发现果然就如罗森巴赫所言,凡是埋有地雷的地方,土壤颜色的确和周围有细微的差别,如果不是仔细观察的话,还真是不容易发现。

“埋放地雷是一门非常有讲究的艺术,”罗森巴赫继续解释道:“我们眼前的这片雷区模仿的是一处村落前的空地,要想在空地上布雷而不让敌军发现,就必须设置伪装和障碍物,例如把诸如自行车、皮箱、留声机、钟表、钱夹子、香烟和收音机之类的东西布置在地雷上面,只要敌人把这些物体稍微挪动一下,就会立刻发生爆炸,如此一来,敌人就会搞不清楚他们脚下到底埋有多少颗地雷,只能依靠工兵使用探雷器来排雷,我相信如果赫尔托克少尉照我说的办法去布置雷区,那么克劳柏森上校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贸然闯入!”

克劳柏森没有吭声,但是他眼中那道赞赏的目光却已告诉了人们答案。

施特莱纳的眼中露出了与克劳柏森一样的目光,“罗森巴赫上尉,看来马克西米利安挑选你做副官的确是一个英明的选择,要是眼下雅利安城内的每一个德国军官都能拥有像你这样的才干,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一支强大的军队就能再度出现在世人眼前。”

罗森巴赫唰的一下立正敬礼道:“我的统帅,我愿意为您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嗯,很好!”施特莱纳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转过脸去。

不过,他对弗莱舍尔的态度可没这么友好。

“汉斯!”施特莱纳铁青着脸说:“今天的事情都是你自找的!我给你讲过多少次,让你有空的时候要多参加一些军事训练,可是你从来没把我的话放在心里,现在好了,出这么大洋相,连我都替你感到丢人!”

弗莱舍尔缩着脖子,眼睛盯着地面,双腿不停打颤,吓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到弗莱舍尔那副胆怯的模样,施特莱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便不再理会他。

普吕格尔此时走到施特莱纳面前,激动地说:“我的统帅,感谢您把克劳柏森上校这样勇敢的军人派到我的师里来,我相信有了他的帮助,一个崭新的‘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师必将重新出现在世人眼前!”

施特莱纳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望着身前那一队队的士兵们,突然高声喊道:“党卫军的士兵们!虽然你们很多人对未来都感到迷茫,但是我相信你们不是一群任人宰割的绵羊,你们是一群真正的勇士,不管遇到多么大的困难也无法摧毁你们钢铁般的意志!帝国的未来将掌握在你们的手中!从现在起,我以帝国最高统帅和党卫队最高领袖的身份发布一道命令,你们要把全部的身心都投入到军事训练中,要用强有力的铁拳来捍卫党卫军的尊严,要让我们的敌人们明白,那支黑色的队伍是永远打不垮的!”

士兵们被施特莱纳激昂的语调感染,有的人情不自禁唱起了歌,刚开始,还只是几个人小声的唱,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歌声中,渐渐的,一股令人恐惧的声浪开始迎面扑来!

党卫队在前进,

道路畅通无阻!

突击纵队整装待命!

要去消灭专制,

开拓自由之路。

像我们父辈一样,

时刻准备作最后冲击!

死神是我们的战侣,

我们就是黑色的队伍!

施特莱纳带着激动的心情,与士兵们一起高唱这首歌,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了一桩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那位荷兰反法西斯抵抗组织的成员——齐楚雄,居然也在跟着这些士兵们一起歌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