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发出的最后一道海军令

zf17117 收藏 5 472

南海诸岛,自古即是中国领土,辽阔的南中国海蕴藏着丰富的石油等自然资源,被成为第二个“中东”。也正因此,一些周边国家对我所属的南海诸岛始终虎视眈眈,妄图将历史的界碑偷偷替换,由此引发了人民海军水面舰艇部队第一次与外国海军的战斗......

为了挫败入侵者企图长期霸占我西沙群岛的阴谋,海军决定加强西沙巡逻兵力。1974年18日中午,猎潜艇281编队(由281、282艇组成)在大队长刘喜中、副政委张昭玉带领下,抵达永兴岛;晚22时30分,扫雷舰396编队(由396、389舰组成)在大队长左崇义、副政委杨富荣率领下,抵达晋卿岛锚地,与271编队会合。

18日夜间,编队又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这时,海指接到新的通报:对方4、16号舰已经到达永乐海域,有一个班的步兵强行登上我金银岛,24人强行登上我甘泉岛。海指分析,对方侵占我西沙岛屿的意图已经暴露,而对峙的双方都在增加兵力,明天的情况会更加紧张,也许,会有一场战斗发生。我们一定要执行军委指示,在任何时候不打第一枪,但也必须做好应对突发事变的战斗准备,随时准备回击武装挑衅。

19日清晨,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对方4艘军舰从广金岛西北和金银岛、羚羊礁以南,向琛航、广金两岛包抄而来。

此时,西渔705船载两个民兵排,正在407船协助下强登琛航、广金两岛。为了确保民兵顺利登岛,海指令271、396编队,高速向敌左路10号、16号舰接近。6时59分,对方军舰被我逼出中间警戒线。

7时40分,从对方4号舰放下的一艘橡皮舟,载着二十余名全副武装的对方士兵,偷偷向琛航岛划去。

他们刚刚爬上礁盘,冷不防从抗风洞林子里冲出一群中国民兵,直喊:“站住,不许动!”

一位黑瘦黑瘦的对方士兵举着一面旗帜,顺势插在礁盘上。民兵班长吴先锋一个箭步冲过去,拔下旗帜,一脚踩在脚下。

南越士兵见状,慌乱地爬上橡皮舟,拼命向4号舰靠去。

9时04分,对方4号舰后甲板小口径机枪“砰——”“砰——”打了两枪,方向不明。我艇立即发出信号:“你首先向我射击,我向你提出严重警告,一切后果由你负责!”4号舰不再接收我艇的信号,但可以清楚地看见一个军官摸样的人冲到后甲板,抽了打枪的士兵几个耳光。然后,4号舰的所有枪炮全部归零,以示无意。

9时34分,对方5号舰在前,4号舰在后,向外海撤退。271编队成单纵队尾随其后,逼其远离三岛。

10时21分,5号舰突然掉转过头来,与4号舰背向展开成战斗队形;同时10号舰、16号舰也向我396编队展开成战斗队形。海指发出战斗警报,命令两个编队占领阵位,准备战斗。

就在这时,5号舰高速朝我274艇冲来。

274艇艇长李福祥对政委冯松柏说:“小心,政委,敌人要下手了。”

“他们胆敢动武,咱们也不客气了。”冯松柏拿起驾驶台上的扩音器喊道:“这是中国领海,你们立即离开……”

5号舰的炮口已经对准了我艇驾驶台,可冯松柏一点也没有怯懦,仍在使劲儿地呼喊着……

“轰——”

5号舰上亮光一闪,首先开炮,一发炮弹击中274艇驾驶台,驾驶台顶盖当即被炸飞了一大半,政委冯松柏倒在了血泊中……

敌人动手了!海上指挥员魏鸣森立即下令:自卫反击!

被击中的我274艇毫不犹豫,全速向5号舰迎去。

“为政委报仇!瞄准敌舰指挥台,狠狠打!”李福祥艇长双眼喷着怒火,吼出战斗命令。

274艇猛烈的炮火铺天盖地倾泻过去,敌5号舰指挥台多处中弹,爆烟腾空而起,甲板上的敌人四散奔逃,火炮也哑巴了。

敌4号舰见状,转头前来救援。局部形势逆转,274艇被夹在敌4号舰和5号舰之间,情况危急。

李福祥艇长并不慌张,他驾艇一个急倒伡,从敌舰的夹击中倒了出来。

前主炮班长王俊明和装填手李如意密切配合,向4号舰连连开炮,4号舰招架不住,丢下5号舰拖着一股浓烟逃跑了。

5号舰更不敢招架,连忙转向西逃。

这时,389舰正和敌16号舰缠斗在一起,双方火炮互射,来来往往。

激战的关口,我389舰主炮突然不响了,舰长肖德万急得大喊:“刘占山,开炮,快开炮!”

原来是主炮出了故障,炮弹卡在炮膛里。

敌16号舰趁机全速逼了过来。

“都闪开!”刘占山大喊一声,只见他打开了炮闩,用双手将卡在炮膛中滚烫的炮弹拽了出来。

“轰!”重新装上炮弹的主炮,一炮命中16号舰的指挥台,敌人顿时乱成一片。

肖德万指挥389舰咬住敌16号舰,边冲边打。炮手梁昔伦右手虎口被弹片打穿,仍坚持用左手压弹;炊事员廖拾金全身多处负伤,仍将20多箱弹药送上炮位,甲板上留下他跑出的一条“血路”……

在20多分钟里,389舰向敌舰发射了2000多发炮弹。

战斗持续到10时24分,我274艇和389舰先后中弹受损,但官兵们依然同仇敌忾,猛冲猛打。此时的战场形势是:274、271两艇主要攻击敌4 号舰,牵制敌5号舰;而396舰和负伤的389舰则选定敌10号舰为主攻目标,集中舰上所有火力猛攻。我舰艇昂首冲向敌舰,由于双方相向运动,敌我距离迅速缩短,很快就出现了接舷搏斗的场面。389舰在舰长肖德万的率领下,甚至使用了舰上冲锋枪,甩开了手榴弹

敌10号舰立刻被我打得失去操纵能力,像个醉汉似地横冲直闯,舰艏一下子撞到389舰舰艉。顿时,汹涌的海水挤进后弹药舱,又流向主机舱。

主机面临着停伡的危险!身负重伤仍坚持运送弹药的给养员郭玉东,一见情况危急,连忙脱下身上的水兵服,裹在木塞上堵住洞口。

巨大的水压几次要将木塞顶进,郭玉东咬紧牙关,死死地用自己的身体顶住,直到牺牲,郭玉东的姿势也没有改变……

敌10号、16号舰见我389舰负伤,两次企图撞击我舰,我396舰见状,不顾一切,掉转方向迎击敌舰,掩护兄弟舰撤出战斗。

海上激战整整进行了1小时37分钟,敌4号、5号、16号舰相继被我击伤,它们丢下重伤的10号舰不管,向东南和西北方向逃窜。敌10号舰摇摇晃晃地朝羚羊礁方向行驶,试图逃跑。

10时42分,我多处受创的389舰,由于进水过多,舰体开始倾斜。

海指发来信号询问:“4号(389舰战斗序列),4号,情况怎样?”

389舰回答:“我舰操纵失灵,后舱大量进水,请求援救!”

“能否自航到琛航岛登滩?”

“可以。”

“396舰立即撤出战斗,保护389舰安全登滩!”

肖德万驾驶着389舰缓缓驶抵琛航岛。这时,舰上浓烟翻滚,弹药库随时有爆炸的危险。

附近的402、407渔轮,见到389舰起火,立即开了过来,准备帮助抢救。

“离开,渔船马上离开,军舰要爆炸了!”舰上的水兵大声呼喊。

渔民要求用渔轮在两舷把军舰架住,不使其倾覆。

肖德万没有答应,他用喇叭喊道:“谢谢渔民兄弟!军舰随时要爆炸,请你们马上离开!”

对准礁盘,389舰一个加速,终于“坐”在了琛航岛的浅滩上。

渔轮忙放下舢板,靠到舰旁。二十几个渔民顺着舷梯爬上甲板,和水兵们一起灭火,抢救伤员。

海指要求尽快把伤员运往永兴岛,渔民们用舢板先将伤员送上407船。船刚要起航,只见389舰的甲板上,一个人影晃了一下,一头栽进海里。

渔民潘正安、齐连吉几乎同时跳下海,奋力朝前游去,将落水的伤员救起。

伤员是舰上的主机班长梁任龄,战斗中受重伤昏迷。当他醒来时,发现机舱进水,连忙堵漏。后再次昏迷。抢滩后,舱里的海水将他泡醒。梁任龄艰难地爬出机舱,赤脚走过滚烫的甲板,掉进海里。幸好被渔民发现……

至此,我编队重伤敌舰4号,重创5号和16号,3艘敌舰已经逃向远处,而敌10号舰则被我围困,显然,我已控制了战场上的绝对优势。但是我方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274艇、389舰重伤,271艇、396舰轻伤,各舰艇弹药基本消耗尽。

11时32分,由刘喜中率领的生力军281编队,提前杀到晋卿航道。

16日下午,刘喜中接到率281、282艇组成281编队紧急赴西沙的命令。当时,282艇从西沙远航巡逻回来不久,正在码头上抢修压缩机。282艇准备去海上查明可疑船只。又赶上快过春节,一些老战士要复员返乡;一些干部家属临时来队,打算在部队过春节……

接到命令后,部队立即投入紧急备战备航。艇长谢从林刚刚从车站把妻子接到招待所,听说要去西沙执行任务,匆忙交待了几句,便往艇上跑。278艇副机电长李金生准备回老家探亲,托人好不容易买到了车票,因为282艇缺机电干部,领导征求他的意见,他二话没说,上了282艇。

军情急如火,编队紧急出航,到达三洲湾后,摆在前面有两条航线:一条远,风浪小;一条近,风浪大。为了抢时间,编队宁愿冒风险,决定走近路。当晚,风急浪高,海面上伸手不见五指。编队经过有名的风浪险区七洲洋时,艇艏数次被大浪埋住。

经过40多个小时、870多海里的奔袭,281编队终于在关键时刻出现在海战场上了。

魏鸣森立即命令:“迅速投入战斗!集中火力,将敌10号舰击沉!”

“281、282明白!”刘喜中一边回答,一边率两艘猎潜艇直扑10号舰。

敌10号舰是艘美国造的护卫舰,排水量650吨。此时,10号舰正歪歪斜斜向羚羊礁方向逃逸。

40分钟后,281编队追上了敌10号舰。与其右舷顺航向,距离550米。

“集中火力攻击,务必将其击沉!”魏鸣森再次下达命令。

“明白!”刘喜中回答。

敌10号舰,见我双艇紧追不舍,知道在劫难逃,首先开炮拦阻。

“开火,打——”刘喜中发出攻击命令。

暴雨般的炮弹落在10号舰上,第一次攻击,仅用了1分28秒,281编队便压住了敌10号舰的反击。

12时20分,281编队以右舷逆航向、距离300米、航速15节,对敌10号舰发动第二次攻击,两艇集火射击一分钟,敌10号舰机舱中弹起火。

10分钟后,281编队兜过头来,与敌舰右舷顺航向,在距离200米处发起第三次攻击。281艇第一群炮弹打出后,传来一声声巨响,敌舰弹药库爆炸,不久,敌舰右倾下沉……

14时52分,敌10号舰在距羚羊礁25公里处,沉入海底。

21时,海指收到广州军区来电:

参战部队和渔民,在捍卫我国领土主权的斗争中,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英勇顽强,一举击沉敌舰一艘,击伤三艘,给敌以沉重打击,特予表扬。望提高警惕,充分做好连续作战准备,随时歼灭再犯之敌,争取更大胜利!

20日晨,海南军区副司令员江海率653编队,运送陆军一个步兵连赶到战区。

9时35分,收复三岛的战斗打响了。

编队的舰炮由前沿向甘泉岛纵深有节奏地射击。两侧陆军在舰炮的火力支援和掩护下,乘坐冲锋舟向岛岸接近。

战斗只进行了5分钟,甘泉岛被我收复,并全歼守敌。

11时20分,收复被侵者非法占领多年的珊瑚岛。

13时30分,收复金银岛。

收复三岛,全歼守敌。俘虏49人,其中少校军官1名、尉官2名,还有1名美国人(美驻岘港领事馆联络官)。缴获15瓦电台2部、枪20余支。我人员无一伤亡。

西沙自卫反击战,我击沉敌舰1艘,击伤3艘,毙、伤敌人100余名,协同陆军登岛部队俘虏敌人49名。为了遮掩失败,南越军方当局谎称我“舰只数目由11艘增至14艘,包括4艘配有导向飞弹的驱逐舰”。还恶人先告状,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所谓中国侵略南越领土的控诉。但谎言掩盖不了真相,也无法改变西沙群岛属于中国的事实。

西沙自卫反击战是一场我方没有准备,被对方逼上来的遭遇战。我方虽处于劣势,但人民解放军和民兵协同作战,取得了胜利。这是人民海军水面舰艇部队第一次同外国海军作战。

1976年,毛泽东批准海军的报告,将团一级的西沙巡防区,提升为师一级的西沙群岛水警区。这是毛泽东生前发出的最后一道关于海军的命令。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