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禁止穿睡衣上街吗?

枫蓝女孩 收藏 5 380
导读:该禁止穿睡衣上街吗?

现在北京已经深秋,敢穿睡衣上街的人不多了。遇到你也最好尽一个公民的责任,和安定医院打个电话:您那丢病人了吗?


但夏天的时候,经常见到很多人穿睡衣上街,见多了也就习惯了,其实看几遍《超人》,对男人内衣外穿也适应了,估计现在只有上街裸奔的人能惊着本人。


我接受并不表示认同。睡衣嘛,顾名思义是睡觉时穿的衣服,宽大而舒适,适用范围一般限于室内。但国人热情,好多人都自觉不把别人当外人,进而将睡衣穿到街头,让人觉得有些怪异和暧昧。仅此而已。


麻烦在于,除了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国人,世界上文明国家的公民普遍都没有穿睡衣上街的习惯,结果个别城市当家人便感到相当不好意思。比如,肩负世博会众任的上海便在羞愧难当之余,决定出手制止市民这一丢人行径。市政府对居民明令:“穿睡衣睡裤不能出门”。


上海目前还较温暖,从今年7月开始的大规模内衣劝阻行动仍在持续。典型场景是:小区文明着装劝导队每次都佩戴红绸带,衣着整齐地立在小区门口,看到有穿睡衣的居民要走出小区,志愿者便会上前劝阻。小区门口则树立醒目警示牌:“睡衣裤不出门,做个世博文明人”。


不料引发论战。支持者认为穿睡衣确实不符合国际礼仪,一定要维护城市国家脸面,但有人认为,如果政府连睡衣都管,社会的自由度就会降低。


我直接感受是:如果自己是一个热爱穿睡衣上街转悠的人,一定会裸奔抗议这个雷人规定。可惜我不是,我是也没那胆。绝大多数人也一样。但我觉得在公民自身素质没到位的时候,逼迫穿睡衣的同志回去换衣服并不能带来真正的文明和体面——这件事需要时间,更需要持之以恒的教化。甚至,我觉得,比呈现给世界一个人造的文明的城市更重要的任务是:告诉他们一个多元的、包容的、真实的中国。


兄弟在巴黎地铁里看到过脏兮兮的艺人卖唱和酒后裸奔的醉鬼,在纽约同样也目睹过衣衫不整的黑人在延街乞讨,但我没有得出这些城市不配办世界大型活动的结论。


记得北京办奥运的时候,我居住的小区周围各类小贩一夜之间人间蒸发,害得草民戒了好多天早点,而街头的乞丐消失得无影无踪——未来上海穿睡衣的群众也会这样的。最近我开车上路在路口等红灯时,身边经常有破衣烂衫的老人拍俺的车窗要钱,我并没有觉得北京因此变得不伟大和不WTO,反而感到政府的宽容、真诚和善良。真的,连真实的自己都不能接受的城市,怎么能真正接受世界呢?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突然从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广州传来了一个令我无比震惊的新闻:10月27日下午,广州市召开近期黄埔大道交通整治工作会,当记者问及“是否该提前公布道路临时封闭措施””时,参会的一位中年官员这样回答: “那么我是不是拉屎也要告诉你啊?臭不臭也要告诉你?” ——说心里话,相对于百姓穿睡衣上街,官员的这泡屎政府部门还真该管管。






本文内容于 2009-10-31 8:09:51 被枫蓝女孩编辑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