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七回 风流雅士错讹断云路 醉酒豪客病急乱投医 第七回(8)阴差阳错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七回(8)阴差阳错 柳云涛听着松尾先生的哭诉和龙永泰的翻译,觉得这件事情太也不可思议。据他自己的人生阅历和工作经验来测度,自改革开放以来,好多洋鬼子和假洋鬼子来到中国大陆,打着投资的旗号来骗我们中国老百姓的不少;还真没有听说过有洋鬼子和假洋鬼子来中国大陆经商而被骗的;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七回(8)阴差阳错


柳云涛听着松尾先生的哭诉和龙永泰的翻译,觉得这件事情太也不可思议。据他自己的人生阅历和工作经验来测度,自改革开放以来,好多洋鬼子和假洋鬼子来到中国大陆,打着投资的旗号来骗我们中国老百姓的不少;还真没有听说过有洋鬼子和假洋鬼子来中国大陆经商而被骗的;更闻所未闻有一百万美圆的进口设备会不翼而飞,而地方政府不闻不问的事情。

他疑疑惑惑地接过松尾先生拿出的名片验看。只见上面赫然分别印有某计委副主任的头衔、某广电局副局长的头衔、某企业厂长的头衔。名片上所印有的单位确实都是武汉市辖区的政府部门和企业单位。再仔细一看,名片上印有的电话号码都是四位数的,和现今武汉的电话号码相差了四位数。他一边看一边自语道:“这个名片可真是有了年数了!”

杜民生信以为真,为其大抱不平。他恳切地对松尾先生说道:“先生如果真有心想倒旧帐,只要有名片上的人在,我们是可以尽力帮忙的;我们可以帮忙去找现在在职的领导彻查此事,为先生讨个公道!”

松尾先生怒容满面,咬牙切齿地恨道:“骗子!骗子,全是骗子!”狠命地把三张名片叠在一起撕了个粉碎,一扬手把碎纸片全给摔在了地上,犹觉义愤难平!

虽然松尾先生讲的词真义切,言之凿凿,柳云涛依然半信半疑。他对龙永泰说道:“松尾先生真是奇遇。我们国家的地方经济秩序再乱,总不至于乱到这种程度吧!我在地方政府经济主管部门工作多年,接待的国外客商也不在少数,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样离奇的事情发生。地方政府怎么会对这件事情置之不理呢?这其中肯定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

龙永泰神情肃然地说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没有碰到的事不等于没有。松尾先生向来一言九鼎,决不会随便乱讲话的。我是宁可信其有,不愿信其无的!”

一场夜宴本来喝得兴高采烈的,经松尾先生这麽又哭又闹的一折腾,闹的大家的心里都是乱糟糟的;席间的气氛一变,全都拿酒撒开了酒疯。孰知就让松尾先生这麽阴错阳差地一闹,吸引着大家都忙于集中精力地去追本寻源评头论足,却令人遗憾地令各路神圣完全忽略了确认防水麻袋出口的正事,糊里糊涂地就把签合同下订单的事情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由此而埋下了惹祸的根苗!


现场考察大获成功。第二天上午把龙永泰、松尾、吉田三人匆匆送上返航青岛的飞机之后,杜民生、柳云涛、常建军、欧阳荣、葛忠等人便回到公司静侯着日本方面的佳音了:“现场考察大获成功,日本鬼子是怀里揣着蜜罐子走的,源源不断的防水麻袋出口订单还会等不来吗?”

坐在万米高空,踌躇满志的龙永泰一面怡然自得地品味着空中小姐送上来的可口可乐;一面在自己的心里美滋滋筹划着下一步的工作进程。他在心里自鸣得意地想着:“这一次防水麻袋出口业务大获成功,该我在日本朋友面前露露脸儿了!”在他看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扑面而来了:“该做得工作都已经做好了,难道顺风的火还烧不起来吗?”

由青岛转道飞回日本去的松尾先生和吉田两人,都胜券在握地自以为大事一定,更是铁了心的在“傻老婆等汉子”,专等着好事进门了!他们在想:“拉磨的毛驴已经给栓到了磨道上,只要不发生脱缰脱逃的意外变故,两万条防水麻袋的到港,那就只能够是老太太擤鼻涕——把里攥的事了!”

他们之所以个个都这样自信,都是各有各的理论根据的:在松尾、吉田二人武汉之行的印象之中,自蒲城麻纺厂归来的当天晚上,他们在八仙酒楼和大家一起吃饭喝酒时,便把发运防水样品的计划当场告诉了龙永泰,龙永泰也当场答应了下来。

而在龙永泰的印象中,他记得好像是大家当晚在八仙酒楼一起吃饭喝酒时,他就现炒现卖地把发运防水麻袋样品的事情转告了杜民生和柳云涛;发运防水麻袋样品的事情已经给搞得板上钉钉了。

可在柳云涛和杜民生的印象之中,因为松尾先生当时大闹夜宴,他们根本就没有听到龙永泰讲过要发运防水麻袋样品的事情;他们之所以欢欣鼓舞只不过是对防水麻袋的出口抱有诸多美好的期待而已。

而远在日本的侯艳霞则相当然地认为样品发货计划理应由松尾、吉田、龙永泰三人在武汉进行现场确认,自己是无法跨越海峡来多管闲事的;事情已然早早地就当面锣对面鼓地交代清楚了,难道在武汉发运防水麻袋样品还要她来批准吗?

然而,龙永泰、松尾、吉田三人在这次来去匆匆的武汉之行的过程中,实际上对发运防水麻袋的事情根本就没有落实到合同计划上;而令人可笑可悲可叹的是:在他们的扰攘纷乱的大脑皮层里竟然还个个都储有大功告成的信息资源!三国四方的各路神圣都是生意场上的高人,却因为思维程序的错乱闹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这样阴错阳差地一折腾,就折腾出大麻烦来了。

一个星期过后,看看计划进口的两万条防水麻袋样品的发运日期已近,还听不到龙永泰的消息,松尾和吉田便从日本打电话来青岛相询。他们坚持说,在武汉他们已经把发货计划向龙永泰交代过,十天之内必须要把发运的防水麻袋给运出蒲城。到现在只剩下三天了,按照合同约定,三天之内必须得把样品给发过来:一百多家营销网点正在等着新货上市呢!

在青岛,正忙于了理合资企业事务的龙永泰突然接到日本催促发货的电话传真,如梦方醒,慌了手脚。大惊之余,他才想起与远在千里之外的柳云涛打电话联系。不期柳云涛早已北上天津,去联系秘鲁进口鱼粉销售的事情去了。

龙永泰又把电话打到天津。柳云涛告诉他:上次他偕松尾先生和吉田一行到武汉,虽然在交流中曾谈及近期要出口一批防水麻袋样品到日本,但由于当时没有签署《购销合同》,连口头协议都没有约定,所以自打他们从武汉走后,无论惠达公司还是供货厂家都未做任何准备。都正在“傻老婆等汉子”似地在等着日本下定单的好消息呢!

复又向他解释说,在这种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要想在三天之内赶制出两万条防水麻袋样品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即使马上安排上机织布,没有个十天半月也是做不来的。并一再解释说,自己远在千里之外的天津,正在组织营销代表策划秘鲁进口鱼粉销售的工作,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回武汉去,让他直接打电话去找杜民生联系。

龙永泰听到柳云涛这样的回复,一下子就急懵了。此时此刻他还在自己的心中暗暗嘀咕:防水麻袋样品发货的事人家松尾先生和吉田都是明明和自己讲过了的;自己明明印象着在那天晚上喝酒的时侯也和杜、柳二人郑重其事地讲过的,怎么会是“连口头协议也没有一个”呢?

不过,印象归根结底只是个印象,又能说明问题呢!想想可能是酒后误事,让松尾先生给闹昏了头,心中懊恼不已。但是,预定出口样品的交期已近,满打满算总共只有三天三夜的时间可供驱使,要是不能按期发货便是违约,这在国际贸易的交易之中非同儿戏。人家已经交代明白的事情,也不能说自己喝酒喝忘了没有办;真若那样,自己的跟头就栽大了!

情急之下,龙永泰赶紧打电话找杜民生。他向杜民生强烈要求:可以从交阳麻纺厂发送原来积压的旧麻袋,以解燃眉之急。杜民生见事情已然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又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并主动表示说,发货时他可亲身去交阳帮帮忙。

“谢天谢地!总算是找到了一线生机!”龙永泰在自己的心底里暗自庆幸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