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七回 风流雅士错讹断云路 醉酒豪客病急乱投医 第七回(7)走马观花

bjunqing2008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七回(7)走马观花 由于大家忙着谈生意上的事情,午饭吃的较晚,吃饭时又喝了点酒,出发时已是三点多钟了。临出发时,常建军见两辆轿车坐不下太多的人,就客气地向龙永泰解释说:“今天有日本客人,车上不能坐的太挤了,让杜总、柳总、吴总陪着你们去吧,我就不陪你们各位去了。到了蒲城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七回(7)走马观花


由于大家忙着谈生意上的事情,午饭吃的较晚,吃饭时又喝了点酒,出发时已是三点多钟了。临出发时,常建军见两辆轿车坐不下太多的人,就客气地向龙永泰解释说:“今天有日本客人,车上不能坐的太挤了,让杜总、柳总、吴总陪着你们去吧,我就不陪你们各位去了。到了蒲城让吴总给你们接洽安排吧!”

龙永泰笑笑说道:“没有问题,有杜总和柳哥陪我们就成了,您也是个忙人,咱们就两便吧。要是有时间,您帮忙我们先联系一下住宿的酒店吧,要条件好一点的,我们回来后也好早点休息休息。”

杜民生插言道:“我已经告诉葛总给安排了,回来后住香格里拉大酒店,五星级的,您就放心吧,管保会给您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常建军接口道:“那好,既然杜总已经给安排了,那您就放心好了!”

在一片欢愉的气氛中,常建军、欧阳荣、葛忠和阮丽等人把龙永泰等一行人送上了赶往蒲城的大道。


武汉是一个拥有一千七百多万人口的大都市,市内街道上车水马龙,非常拥挤。虽然不如北京塞车塞的那样厉害,但正值行车高峰,车速很难提的起来,挨挨挤挤地走了大半个小时才缓缓驶出市区。车行到市外大道上之后,又遇到沿途正在修路,车的速度始终提不起来。一路上行行站站,站站行行,及至到了蒲城麻纺厂已是掌灯时分。

在蒲城麻纺厂大门外,两辆轿车缓缓停了下来。等众人纷纷下车后,吴忠信第一走进工厂去联系。这时,紧闭着的大铁栅栏门缓缓被打了开来。立时间厂区内灯火辉煌,整个厂区各个角落的电灯都亮了起来。看来,工厂的主人早已做好了迎接日本客人的准备。

梁老先生领着一群人满脸佛笑地迎了出来,热情地邀请各位客人到楼上坐,说是楼上办公室里备好了热茶。吴忠信道:“不用了,来的时候沿途正在修路,路上走的很慢,晚上客人还着急赶着回去,就别耽搁时间了,还是领着我们抓紧时间到车间看看吧!”

吴忠信之所以这样推托,主要目的还在于避免主客双方的直接接触。不过,这道理从他的口中讲来,还满情满理。梁老先生听吴忠信这样讲,不好相强,赶忙头前带路,并招呼身边的人赶快去开车间和仓库的大门,好引导着客人进去参观。

一行人在梁老先生的引导下,顺着厂区甬道直向北走,先来到了生产车间的跟前。车间的大门面西而开,就开在车间西墙的房山上。打开车间大门以后,一行人鱼贯而入,首先进入的是布机车间。

一走进布机车间,在四周明亮的电灯照耀下,整个车间显得既宽阔宏大,又井井有条。一排排布机纵横有序地排列其间,就象是一支威武雄壮的军队布阵以待,在接受着统帅的检阅,真有点沙场秋点兵的气势。

大家东张西望地走过布机车间,由布机车间连通的小门向前直穿过去,是机器设备纵横交错的整理车间。小山似的麻线线砣码在车间空地的中央,柱顶而立,其顶端已接近高大厂房的屋顶,须仰视才可见其头尾。

由整理车间再向前行,进入的是纺纱车间。齐人高的纱机体态宽大,自南向北一字儿摆开,犹如一个正在行进中的军队方阵。再向前走是编条车间,只见齐胸高的、红的、黄的、绿的、蓝的塑料编桶齐刷刷地挤满了整个车间。用目细看,这些五颜六色的编桶如同众星捧月似地分别团团围绕在各个编条机的周围,势如烂漫的山花。

穿过编条车间又进入到梳麻车间,只见在高大宽阔的厂房里,四台高大威猛的梳麻机拔地接顶,位置均匀地分列其间,犹如四只吞云吐雾的巨兽正在跃跃欲奔。

走过这连锁式的阔大厂房,就觉的这一处处都各有洞天,直如进入到一个童话般的迷宫之中。一行人每进入到一个车间,梁老先生便指指点点地做一番讲解,龙永泰也指指点点地用日语向两位日本客人进行翻译。直高兴得松尾先生和吉田竖起大拇指大叫OK!见到松尾先生和吉田兴高采烈的样子,杜民生、柳云涛、吴忠信等人都是喜不自胜。

自梳麻车间的南门出到院子里以后,一行人又弯回来经过软麻车间转到仓库库房。大家在库房里围着排列整齐的成码成垛的库存麻袋、麻布、麻线、麻丝等各种麻纺制品,慢慢悠悠地转了一周。走在前面的龙永泰就随着梁老先生率先出了仓库大门。

这时,落在后面的松尾先生和吉田看到仓库的角落里堆放着一小堆防水麻袋的样品,就停住脚步站了下来,又俯下身子在里面翻着看。两个人指指划划地大声嚷嚷着,好像有了什么重大发现似的;可是抬起头来寻找龙永泰,却已不见了踪影。在场的人都听不懂他们二位讲的日本话,都愣在了当场。柳云涛情急之下赶快跑出仓库来把龙永泰喊了回去。龙永泰叽里咕噜地讲解翻译了一通大家才搞明白:原来,是他们二人在此处看到了有防水麻袋的样品,大感惊异,以为是给别的客户加工的产品。引得大家一阵嬉笑。

龙永泰大笑着向这两位东洋鬼子解释说在武汉先前看过的样品就是这个工厂做的。两人听后才恍然大悟地连连点头,大叫OK!继而三个真假东洋鬼子又围在一起大笑起来。

由于时间已晚,一行人参观完毕,便忙着开车向武汉回返。临出工厂大门送别的时候,蒲城麻纺一位个子不高、自称是总经理的中年男子,在喧声灯影中借着夜色的掩护,把一张名片偷偷地塞到了柳云涛的手中,此举令柳云涛大为惊喜,暗暗佩服这位总经理目光如炬,竟能在这么短时间的非正式接触中选准今后开启合作大门的“钥匙”。实在是令人叹服!

虽然这只是走马观花的一看,一行人中不管外行或是内行,印象并不是多么深刻,但工厂的生产规模和生产加工水平算是大致看明白了,对于购货商来讲这也足够了!

为了避开修路堵路的麻烦,在吴忠信的建议下,一行人乘车出了蒲城麻纺厂后没有沿原路回返,而是直接向东插去,绕道仙女市转奔武汉。

此时,已是夜静车稀,两辆黑色的奥迪轿车在平展的马路上如夜空中的流星,飞速向武汉方向驰去。


接近午夜时分,一行人赶到了位于汉口的香格里拉大酒店。由于晚饭大家都没得机会吃,杜民生便委派葛忠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对面的八仙酒楼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宴给大家接风。做生意都是靠话为钥匙酒为媒,眼见得生意就要做成,这小小的血本该舍还是得舍一点的!

自蒲城麻纺厂归来,大家的心情都特别振奋,个个踊跃,人人争先,都在心里打着一醉方休的牌。席间主客欢恰,酬酢交替,喝得特别尽兴。不想松尾先生喝到忘形之际竟出人意料地倒起了自己的小肠来,他从随身带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三张名片展示给大家传看,并讲起了他十多年前在武汉经历的一件伤心事:当年,他曾在武汉有过一次兴办合资企业失败的惨痛经历,由于合作伙伴选的不好,落了个鸡飞蛋打一场空!

龙永泰给翻译解释说,当时,松尾先生和武汉当地一家企业合资建厂,自日本进口了一百万美元的电子机械设备,可设备全部到厂入库后,竟在一夜之间被偷盗一空。松尾先生求天问地,四处磕头拜佛,地方政府部门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主持公道并帮助他收拾残局,害得他伤痕累累的铩羽而归。有十多年前的这次惨痛教训,这次若是没有龙永泰来牵头,又有亲戚朋友帮忙,就是说破了嘴皮子,松尾先生也不会再来武汉做生意了。

松尾先生痛心疾首诉说着,边说边由龙永泰把他所讲的惨痛经历翻译给大家听。说到伤心难堪之处,松尾先生声音哽咽着,涕泗横流。大家见他哭得伤心,也不管他听懂听不懂,都纷纷上来善言解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