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七回 风流雅士错讹断云路 醉酒豪客病急乱投医 第七回(6)客随主便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七回(6)客随主便 常建军的担心不是多余的。现在的外国鬼子精的很。很多洋鬼子一进入到中国大陆境内就轰轰烈烈地打着下出口订单的旗号到处找关系看厂,看了东家看西家,谈了西家谈东家,实际上只是在做先期的市场考察。他吃着你、喝着你,等他自己找准了目标,一不留神就会让他把你给踹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七回(6)客随主便


常建军的担心不是多余的。现在的外国鬼子精的很。很多洋鬼子一进入到中国大陆境内就轰轰烈烈地打着下出口订单的旗号到处找关系看厂,看了东家看西家,谈了西家谈东家,实际上只是在做先期的市场考察。他吃着你、喝着你,等他自己找准了目标,一不留神就会让他把你给踹到一边去,一点良心也不讲。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过河拆桥”、“过桥抽板”和“吃孙喝孙不谢孙”!柳云涛当年在外贸公司总经理任上时,就曾被南韩鬼子踹过,至今思想起来都感到有些窝囊。

还有些洋鬼子在做了充分的市场考察之后就玩起了“借力打力”的戏法,用东家的优惠条件压西家;反过来又用西家的优惠条件去压东家;自己从中坐收渔利。他们虽然可能不知道“鹬蚌相争,渔人得利”这八个字怎么去写,却往往能把这一成语的精妙义理在实践中发挥的淋漓尽致,从而使善良的中国商人大吃其亏,大上其当。等到真正的出口订单下到你的手中时,可能已成为一块“鸡肋”了。让你弃之可惜。食之又无味儿!

不过,说句公道话,之所以这种现象屡屡发生,这也不能全怪那些精明的洋鬼子。我们中国人有些臭毛病,就是为了自己本单位的一点私利,往往“钻头不顾腚!”这其中有些历史的原因,也有些现实的因素。在过去各个外贸公司都有创收外汇的指标任务,赚钱多少不重要,不完成上级下达的创收外汇的指标就好像是犯了什么“天条”!现而今,外贸出口又有出口退税一说,由于经济利益的驱动,使大家趋之若骛,往往为了做成出口业务,对前来下订单的洋鬼子百般逢迎,有求必应;而在自己的内部阵营里则你争我夺,互相倾轧。这就给了那些精明的洋鬼子商人以浑水摸鱼的可乘之机。

听人讲,中国商人到日本市场去询价,人家日本鬼子就象是结成统一战线一样,产品报价千人一面,众口一词。你若是三次询价后再不下单,就会把你给列入黑名单。你再想到日本市场上去瞎忽悠,就不会再有人搭理你了。中国人若也能这样齐心,当年就不会让日本鬼子打进咱们中国来了。

无怪乎有人讲:“中国人一个人是一条龙,十个人就变成了一条虫。”而小日本则是“一个人是一条虫,十个人就变成了一条龙”了。众人拾柴火焰高,团结起来力量大,这是三岁小孩子都懂的人间大道理,可一到做起来,有些人就全然不记得了。

其实对外做生意,这种分寸也很难把握。你让人家考察生产基地,怕人家给抄了后路;可你不让人家去考察生产基地,这“隔山买老牛”的事,又怎么让人家把订单下给你呢!

面对常建军的质疑,柳云涛分析道:“常老弟言之有理。对于此类事情我也曾有过切肤之痛。不过,咱们都是搞外贸的,按着国际贸易的操作惯例,既然客户提出了这种要求,我们若不答应,那客户不到生产基地去实地考察,不了解生产厂家的生产能力,是很难下决心下订单的。而对于我们一方来讲,人家人都过来了,我们也没有摆到桌面上的理由去拒绝人家。更何况我们承诺在先,现在突然变卦,弄不好会引起大的误会来!”

又分析道:“从目前的现实情况看,交阳和蒲城这两个供货厂家都没有自营进出口权,对外结汇均不能直接操作。他们要做出口,即使不找我们,也得找其他外贸公司去代理,直接去做是做不通的。我们所担心的事情确实是个实际问题;但是,我们别无选择。我觉的我们在实地考察这件事上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常建军虽然对带日本客户到生产基地考察有所顾虑,但也觉得阻止客户到生产基地考察有悖常理,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两全齐美的办法。经过几个人反复讨论,决定在日本客户到来之后先由常建军代表外贸公司出面挡一挡驾,然后根据商务洽谈的实际进展情况再行安排。中心目的还是要牢牢的把客户粘住,不能让客户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给溜走了。

临到末了,常建军用他那蒲扇大的右手捋着已经净化的光秃秃的头顶,似笑非笑的瞅了瞅柳云涛,用戏谑的口吻诮道:“云涛兄,这个假洋鬼子可是您的亲戚,他和这次前来的真鬼子可是一路,能不能拢得住就全看您老兄的了!”

柳云涛笑看着他那副调皮的样子,反唇相谑:“那更得看你这个‘八路军’的本事了!”


龙永泰一行因误机临时改变了行程,没有遇到其他意外的变故,于次日上午十一点半便顺利地赶到了东海大厦。一行人来在惠达公司的外间办公室,柳云涛便将在公司迎候的杜民生、常建军、欧阳荣、葛忠、吴忠信等人一一给日本客人做了引荐。龙永泰用日语翻译过后,又用汉语向在场各位把松尾先生和吉田分别做了介绍。

常建军一反常态,收起了他那顽皮的习性,他礼让日本客人落座之后,又笑容可掬地向龙永泰、松尾先生和吉田征询道:“请问,三位是喝茶还是喝咖啡?”

“茶,喝茶!他们二位也是习惯喝中国茶的!”龙永泰言笑自若地解释着。他先前已来过武汉一次,和大家相熟,应酬起来显得特别自然。

阮丽把早已准备好的上好的西湖龙井送了上来。她轻轻地把茶水、茶具分放到各位客人的面前,然后便悄然退回到屋里去了。

松尾先生黎黑的脸上肌肉抖动了两下,献出一副甜甜的笑容,突然用生硬的中国话说道:“谢谢!”吉田也礼貌的点了点头。

大家初次见面,又非一族,一时间都显的有些矜持。稍稍品了一回茶,柳云涛道:“永泰,你们三位刚到,长途旅行挺辛苦的。现在是先安排你们三位住下呀,还是先到餐厅用餐?这可马上就要十二点了。”

龙永泰用日语和松尾先生、吉田叽里咕噜地交换了一下意见,然后应道:“吃饭、住宿都不忙,再说,我们也得多少喘口气儿,还是先讲讲生意上的事情吧!”又问道:“我上次来武汉时交代做的新样品做好了吗?”

“做了,做了!”杜民生忙不迭的答应着,起身走到里间办公室把蒲城最新制作的“防水麻袋”样品拿了出来,顺手就送到了常建军的手中。

常建军接到手中,侧身抖搂开,在龙永泰、松尾、吉田三人面前晃了晃,笑呵呵地说道:“喏,这就是按要求订做的防水麻袋,麻布、白布都是用的新布,里外三新。又特意找了绞边机用白线封的边。”说着,把麻袋样品交到了龙永泰的手上。

龙永泰拎起麻袋样品看了看,又和松尾、吉田嘀咕了几句,从中抽出两条分别交给了松尾和吉田。三个人一边认真检查验看着,一边用日语叽里咕噜地交流着。因为在座各位都不晓的日语,所以谁也听不明白他们在讲说些什么。但从他们说话时的表情和语气中判断,他们三人对这次提供的样品基本上还是认可的。

又过了一会儿,三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龙永泰等松尾先生和吉田把样品看完,抬起头来面向着常建军说道:“样品的质量他们是满意的。我们这次前来主要目的就是要到生产基地去看一看,看看工厂的生产加工能力和企业的质量管理水平,这样才好让他们放心下订单。能不能尽快帮忙安排一下,我们下午去现场看一看?”

常建军笑道:“这件事要靠你们自己拿注意。按照常例,你们可以去生产基地去看,也可以不去看。因为直接供货的是我们外贸公司,只要样品封了样,即使你们不去生产基地看,我们也会负责到底的。到时候,为了保证产品质量,我们会派人去参加现场管理的。

如果你们不辞辛劳一定要去看一看,也未尝不可。我们可派人陪同你们一起去看。”他虽然心里并不情愿,可又不好推辞,只好把皮球给踢回去再等对方来射门。究竟这“门”射与不射,悉听尊便。

龙永泰又和松尾先生、吉田咕噜了一阵子,然后不无遗憾地说道:“实在抱歉,我们这次的行程安排的有些失误,松尾先生和吉田先生自打东京来时买的是往返的双程机票,昨天因为误机把原来的行程计划都给打乱了。

明天我们必须乘飞机返回青岛,要不时间就赶不及了。所以,今天我们只有一下午的时间可看,两个工厂都安排去看恐怕是来不及了。这次可以安排先去看一个,具体去看哪个就由你们安排吧。我们是客随主便。”说着,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常建军从坐着的沙发椅上侧过身来和杜明生、柳云涛悄声嘀咕了一会儿,然后断然说道:“从武汉到交阳去来回需要两天的时间,一下午的时间肯定是安排不过来的。咱们还是先到蒲城去看看吧。蒲城离得近些,今天晚上就可以赶回来。”

常建军说着话,又习惯地用蒲扇大的右手捋了捋他那前途光明的秃头顶,吩咐道:“吴总,你赶快给蒲城麻纺厂打电话确认一下,让工厂做好准备,咱们吃罢了午饭就安排出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