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七回 风流雅士错讹断云路 醉酒豪客病急乱投医 第七回(5)乐极生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七回(5)乐极生悲


龙永泰晨练已毕,赶忙回屋收拾行装。他知道由青岛直飞武汉的班机起飞较早,而且出差赶点总是及早不及晚的好。为了不误此行,待匆匆收拾好行装后,便赶忙用电话把仍然在酒乡寻梦的松尾先生和吉田给吵了起来,然后驱车一同赶往机场。

到了机场后,一行三人先到售票处取了预定的飞机票,又到机场服务处交了机场费、领了登机牌。看看登机时间尚早,就在侯机楼的餐厅里找了个座位坐下,一边聊着天一边吃早点。

吉田初到青岛,看什么都觉得新鲜。吃过早点后便央请龙永泰做向导,领着他们二人在侯机楼内逛逛。其时,一来是所情难却,二来是离登机时间尚远,三个人在一起干坐着也没什么意思,龙永泰便欣然相从,领着二人在候机楼里转悠了起来。

青岛的机场和全国各地的机场一样,商店的规模虽然不大,名优商品还是满丰富的。特别是旅行用品和极具地方特色的工艺品更是花样繁多,琳琅满目。三个人谈笑风生,品头论足,甚为欢恰。看到有什么新鲜,这一老一少要问,龙永泰便给他们做解说翻译。最后,松尾先生看中了一个精致的公文包;吉田则买了一条鳄鱼皮的腰带。两个人一连喊着OK! 得意极了。

看着这一老一少兴高采烈的样子,又想到自己谋划多时的生意眼见的就要大功告成,龙永泰的心中也乐开了花。不想人在得意忘形的时候这时间就过得飞快,待等到龙永泰想到要登飞机的时候,时针已指向了九点半,离班机起飞只有一刻钟了。龙永泰心中一声惊叫,脑袋里随即嗡的一声炸裂开来,急的眼前顿时金星乱冒。

他赶忙招呼这玩兴正浓的松尾先生和吉田奔向剪票口。三个人手忙脚乱地一通折腾,待慌慌张张地赶到剪票口,剪票已然停止。此时此刻机场停机坪上的客机正开始慢慢地在跑道上滑行,三个人干楞楞地杵在了当场,都是“洋鬼子看戏,一齐傻了眼!”

龙永泰抖着三张崭新的飞机票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着,直急的团团转。机场管理人员见此情景,热情地凑上前来询问,当得知他们三位是日本客人,并着急要赶着到武汉赴约去谈生意时,无奈地摇摇头。随后便建议他们换乘隔日的班机前去。

其时,由青岛飞往武汉的班机只有周二和周四两个航班,而松尾先生和吉田自打日本过来就买好了双程的往返机票,计划行程已无法更改。这时间一错就错出了大娄子,但是飞机已经跃上蓝天,任是大罗金仙也追不回来了。真如是关云长大意失荆州,等到大错铸成已是追悔莫及无力回天了!

等到这三位真假东洋鬼子慢慢冷静下来,你瞅瞅我,我瞅瞅你,都现出一付无奈的苦相。

龙永泰这时的脑海里突然电光石火的一闪,想到远在千里之外的柳云涛可能接机已到机场,而且客户肯定是早已预约好了的,怎么能让一大帮人在那边干等着呢!于是他赶忙掏出手机给柳云涛拨通了电话。

“喂,是柳哥吗?您好,您现在在哪儿呀?”他的声音由于着急上火变的都有点嘶哑了。

只听柳云涛在电话上不紧不慢地应道:“啊,是永泰呀!我现在和杜总在一起,正在天河机场侯机大厅等着接你们呢!”

龙永泰虽然在电话里看不到柳云涛的音容笑貌,但仅从说话的语气就听得出柳云涛的高兴劲儿。越是这样龙永泰就越是着急,他赶忙大声的喊叫道:“哎呀柳哥呀!不行了,不行了!我们这里的飞机已经起飞了,我们这里已经误机了!”

他语无伦次地向柳云涛解释着,可是他越是着急要把事情讲明白就越是讲不明白。柳云涛则是越听越糊涂。

柳云涛从龙永泰说话的语气中已经感受到可能有什么意外事故发生,便在电话上提高嗓门大声问道:“永泰呀,你们不是早就已经赶到机场了吗?你刚到机场的时侯我们不是还通过电话吗?是怎么搞的,怎么又误机了?是不是班机延误了?”

十多年来,柳云涛经常乘飞机出差,飞来飞去的,航班延误的事情经常碰到,这种现象已是让人见怪不怪了。所以有好多境外来大陆的朋友开玩笑讲:“在大陆乘飞机,不正点起飞是正常的,正点起飞反而是不正常的!”这种批评说来可能有点言过其实,而实际上航班误点也算不得什么希奇事。所以柳云涛听来听去只当是飞机误点,并没有太着急当回事。

龙永泰冷静下来以后,在电话里一字一顿地说道:“哎呀,我的柳哥呀!我们三人因为今天太高兴了,玩的忘了时间,把登机的时间给错过了,没有登上飞机。现在我们这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您说怎么办呢?”

“什么‘怎么办’?”柳云涛终于把龙永泰讲的事情给弄明白了,嘴里嘟嘟囔囔地嚷着。又对着手机喊道:“现在湖北外贸的朋友已经约好了,还有参与给我们帮忙的朋友,还有我们公司的各位股东都在恭候着,你们来不了了,那让我们怎么办?”这时的柳云涛心如乱麻,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双方的手机都在开通着,彼此之间的呼吸都能听的清清楚楚,但是谁也再说不出一句话来。时间在一秒一秒地向前走着,几十秒的时间让人感觉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又过了一会儿,还是柳云涛率先打破了沉寂。他开口说道:“不然的话,你们坐火车过来行不行?如果你们能够赶上今天上午的火车,明天上午就能赶到,晚到一天到也没多大问题。只是坐火车时间太长,你们各位要辛苦一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你看怎样?”

这确实是个没有办法的办法。听着柳云涛有气无力的话语,龙永泰的思绪飞转,觉的已经别无选择,为了赶时间只有这样办了。于是应声答道:“那好,我马上找朋友打电话联系火车站,等买上票我再给您打电话吧。”说罢就挂了机。

紧接着,龙永泰先后给于金声和游文昌打通了电话,要他们帮忙搞到三张当天去武汉的火车卧铺票。为了赶时间,没有等到电话反馈,便赶紧驱车向火车站奔去。他不能坐失良机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没等赶到火车站,游文昌的反馈电话率先打了回来,说卧铺票已经搞到,买票的人已在火车站等侯。这时,龙永泰三人已经赶到了半路,他马上打电话向柳云涛报喜,并再三强调说火车于上午十一点五十分发车,在途时间二十三个小时,到明天上午十二点之前一准能赶到汉口火车站。

龙永泰在电话里和柳云涛叨叨了好半天,最后自言自嘲地说道:“唉!我们今天这一遭,真如同半夜里发异症,起了个早五更,赶了个晚集呀!”

柳云涛听了长舒一口气,大声道:“别再瞎叨叨了,赶快找游总把票拿到手安排上车吧。天无绝人之路,这下算是把我们全都给救了!”


一场虚惊过后,大家胸中悬着的一颗心终于从嗓子眼里落了下来。

次日上午,常建军、欧阳荣、吴忠信等人如约而至。曾经扮演蒲城麻纺厂法人代表的张厂长已经踪影全无,不知去向了。柳云涛和葛忠装得跟没事人似的,明知不问。吴忠信刚进惠达公司门口时悄悄红过一会儿脸,随即便恢复了常态。常建军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发生过什么故障,嘻嘻哈哈照常如旧。风暴既已隐去,就不必根究曾经在高空穿行过什么寒流了。生意场上的攻守进退,亦真亦幻,正是其夺人的魅力之所在。好一派其乐融融的祥和景象!

杜民生、柳云涛约他们前来,是准备共同商议日本客户来武汉后的接待考察事宜的。

随着“防水麻袋”出口业务的日益向纵深推进,常建军开始出现了一些活思想。当初在龙永泰第一次来武汉时,为了吸引日本客户早日下订单,他是对日本客户考察生产基地持赞成态度的;现在则开始有些担心起来,他担心一旦让日本客户和生产厂家直接接触上,稍有不慎就会给抄了后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