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七回 风流雅士错讹断云路 醉酒豪客病急乱投医 第七回(4)酒逢知己

bjunqing2008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七回(4)酒逢知己 这位国色天香的小姐姓梁,名叫梁玉红,和南宋名将韩世忠的夫人梁红玉是本家。她生于文化大革命结束的前两年。当时出生的孩子起名多以“红”为胜,所以起了个乳名叫小红。初上幼儿园学前班时需要有个学名,父亲就以“小”字的读音相谐给她取了个学名叫梁晓红。后来她上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七回(4)酒逢知己


这位国色天香的小姐姓梁,名叫梁玉红,和南宋名将韩世忠的夫人梁红玉是本家。她生于文化大革命结束的前两年。当时出生的孩子起名多以“红”为胜,所以起了个乳名叫小红。初上幼儿园学前班时需要有个学名,父亲就以“小”字的读音相谐给她取了个学名叫梁晓红。后来她上大学时觉的这个名字太土,又仰慕英烈夫人梁红玉的为人,就把梁红玉名字中的“红”、“玉”两字倒转过来,把自己的名字改叫了梁玉红。

梁玉红时已二十八岁。长的一米七零的高挑身材,不胖也不瘦,胸围、腰围、臀围之间的曲线优美流畅,特别富有性感的诱惑力。由于天生丽质,又保养得法,时下,她虽然早已跨过妙龄的门槛,色如霜雪的肌肤仍然光可照人。她生就一张鹅蛋脸,两只夺人魂魄的杏眼流光闪烁地镶在她秀美笔挺的鼻梁两边,鲜红细润的嘴唇喷薄着沁人的迷香。椭圆形下巴的曲线就象是由高手匠人用彩笔描上去的看着那么眩目可人。

知道有客人要来,梁玉红着意打扮了一番。她内着一件飞满蝴蝶的鹅黄底色,深开领的衬衣,外罩一件玫瑰紫色的西服,一条颜色鲜丽的牛仔裤自上而下遮蔽着她那修美的双腿。在她纤细的足下踏着一双尖尖的红色高根鞋。亭亭玉立,宛如仙子。在她敞开的西服里面,随着她呼吸吐纳,其胸腹间的蝴蝶翩然若飞,更使她骄美的面容身姿增添了无限迷人的神韵。

她翩然而至,前来相陪日本客人是以龙永泰女朋友和合资企业董事长特别助理的身份出席的,并不是现在随处可见的三陪女郎。她的出现令松尾和吉田两个东洋归鬼子称慕不已。面对梁玉红袅娜的身姿和娇美的面容,两个东洋鬼子的眼睛都给看直了,愣怔过后连连大叫OK! 。

梁玉红出身军人世家,祖父曾是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山东军区胶东独立团的一名机枪手。父亲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参军去了北京,在一位开国元帅身边当了十多年警卫干事,后渐次升职做了警卫营营长。母亲原来是胶东某县人民公社的妇联主任。

梁玉红出生于胶东半岛,在幼年时与母亲随军进了北京。她的高小、初中、高中都是在北京读的,严格的说来她应该算的上是一位北京姑娘。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她随着父亲转业回到了青岛,后考入青岛海洋大学。由于她面容娇艳,普通话讲的又地道,毕业后没有按她所学的财经专业进行分配,而是选送到地方电视台当了一名节目主持人。其间还被送到中央电视台培训过,有与著名主持人赵忠祥和倪萍的合影为证。

到了这个时候,姑娘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由于她家庭出身纯正,个人的容貌学识又好,工作位置又优越,便成了当地和外地“白马王子”一族追猎的目标。有高官贵胄的公子哥儿,有学富五车的硕士博士,有官场的青年才俊,有英俊潇洒的行伍军官,如追云瞻日一般蜂拥而至。其中还有他父亲的一位老部下千里迢迢自北京赶来,专程送来一尊小金佛,想以此博得她的芳心。可她圆睁着一双夺人魂魄的大杏眼挑来挑去一个也没挑中。

原来,她受北京一些新潮朋友的影响,早已把目光越过大洋投向了海外,发誓非得要跨出国境线出去尝尝洋荤嫁个洋鬼子或假洋鬼子不可。就这样挑来挑去的韶华已过,竟让时光把她给拖成了一位穷嫌富不要的老姑娘了。

不知是她的美色迷住了龙永泰,还是龙永泰的外商身份攫住了她的芳心。正当她和南韩的一位鳏夫打的火热的时候,龙永泰登陆青岛,没用上几个回合就把她给搞定了。一个月的时间不到,她就成了青岛东方花园里一栋花园别墅名不正言不顺的女主人,一位新兴合资企业董事长的特别助理。

直到梁玉红和龙永泰如胶似漆颠鸾倒凤的时节,远在日本孤岛上的海神贸易株式会社的社长、龙永泰的现职太太侯艳霞仍然毫发不知。她还在做着夫妻双双把家还,回大陆发财的千秋大梦呢!

“英雄难过美人关”!有丈夫花心如此,直叫那些誓死保卫爱情的女主人们欲哭无泪!


于主任和游总都是当地社会上的头面人物。于主任名叫于金声,取“金声玉振”之意,名字让人听来特别响亮。他是一九八二年国家******之后走台阶上来的知识分子干部。时下已年届五十,长的长身玉面,风流俊雅,一派儒者之风。

游总名叫游文昌,和当代济公游本昌只差了一个字。论年庚他比于主任稍大,高高瘦瘦的个子,白净脸,大眼睛。他是干企业供销出身,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就象是舌头上安了个弹簧似的,让人听来特别受用。

松尾先生这次来青岛是故地重游,在异国他乡与老友重逢相聚,格外高兴。于主任和游总与松尾先生相处日久,友情甚浓,又多次到日本去家里麻烦人家,投桃报李,礼当高敬;松尾先生和吉田是龙永泰自己请来的财神爷,他和梁玉红这对假凤虚凰作为东道,更宜厚待;龙小峰作为龙氏家族的后备军,在待机而动,使接风酒宴自打一开始就充满了幻幻玄机。

面对美味佳肴和故旧好友,又有国色天香相伴,松尾先生和吉田兴如捧火,情浓于中。一方是舍命相陪,一方是盛情难却;一方是甜言蜜语,一方是酣畅淋漓。一时间喝的风雷激荡,浪逐潮涌。又加上梁玉红的莺声燕语,游文昌的诙谐连珠,直搅得席间如翻江倒海,地动山摇。

接风酒宴自中午十二点开始一直呼呼拉拉喝到下午七点才告结束。三整箱原装的青岛啤酒被七个男女喝了个瓶干杯净。大家仍觉胜负未分,意犹未尽,又相邀到歌厅去唱歌续饮。乱糟糟你方唱罢我登场,意迷迷你方敬罢我再上,一直闹到夜阑更深才散场。

酒喝到了这个份上,松尾和吉田早已神志不清。于主任和游总也已喝的晕头转向。龙小峰虽然年轻力壮,血气方刚,因为要轮番向各位长辈敬酒,也喝的一塌糊涂。梁玉红美艳如花的脸上更是红云密布。唯有龙永泰尚自有几分清醒。他喝啤酒向来是千杯不醉的,说话也渐渐密了起来。好在酒店歌厅的酒不是免费的,不然,这些狂放的酒徒还不知要喝到什么年月才能兴尽!

“酒逢知己千杯少!”大和民族的嗜酒文化和大汉民族世代传承的太白遗风何其相似乃尔!

酒是醉人的,但不喝酒的人是永远不会醉的。事到临头,几位指挥方向盘的驾驶员全都成了救危扶难的英雄。他们各侍其主地把迷恋于酒乡的主人和客人全都给送到了各自该去的地方。

旧时战场纷争的硝烟早已散去,敌国双方的后人们开始的是一种全新的生活。


龙永泰是军人出身,又是个武林豪士,身体壮健,内功深湛,啤酒对他而言犹如白开水一般,只不过喝多了觉得肚子涨一点而已,排泄下去也就没事了。一下午又一晚上的酒场厮杀并未使他的精神产生任何的萎顿。次日晨曦初现,他又出现在自己花园别墅外小小的练武场上。

晨练是他自幼年从师习武以来日日不辍的功课,去到日本以后,在艰难的生存环境的挤压下,他依然如故。他把自己的技击功夫视做自己安身立命的根本,因此不敢有丝毫懈怠,一直把这良好的习惯保持了下来。

他先是走圈踩点的练了一套龙形八卦掌,继而又抽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伸缩宝剑练起了贾氏青萍剑。持剑在手,他立时凝神静气来了个起式‘猛虎负隅’,紧接着“迎风挥扇”、“金花落地”、“扫地金波”、“横扫千军”、“墨燕点水”、“拨草寻蛇”、“顺风扫叶”、“退步埋伏”、“凤凰点头”、“飞虹横江”,一式一式地练了下去,六套剑路三百七十三式一气呵成。

在宁静的晨光中,只见他起舞翩翩,剑似游龙,上下翻腾;舞到兴浓处,只见剑身的白光如瀑布一样飞溅飘洒,轻捷的身躯如博兔一样在剑光里卧影藏形,令人叫绝。最后一式“金人献剑”转为起手式“猛虎负隅”,嘎然而止。然后左手背剑又挺身站立当场,宛如一座铁塔屹立在平地上。海面露出的朝霞映照在他的脸上,映照得他格外英武潇洒。

贾氏青萍剑是当今传世招式最为繁复的剑术,也是技击性极强的剑术。其攻防招式虽然名称十分文雅,其实招不虚发,剑剑夺命。只可惜这种罕见的稀有剑种过去受门户之见束缚,一向慎秘概不外传,能得其全璧者寥若晨星。龙永泰虽然融会贯通地学全了全部套路,但对第六趟中的一式多练领悟并不透彻;不过,仅凭此技他平生已罕遇对手,在日本列岛更是称雄日久,令黑道浪人闻之丧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