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七章 祸起萧墙生内乱 同室操戈相煎急 第十七章(3)挑拨离间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第十七章(3)挑拨离间 殷墨翰见袁恩沛现出一副急不可耐的神情,笑道:“我看不如这样,咱们先去把‘赛半仙’请来一块合计合计,以答谢救命之恩的名义,让他领着您下午先去拜访拜访邹同义和吕景文二位。明天再安排个场面与贾相臣见个面,方便的话把杨芳楷等人也给请过来叙谈叙谈,这个人也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殷墨翰见袁恩沛现出一副急不可耐的神情,笑道:“我看不如这样,咱们先去把‘赛半仙’请来一块合计合计,以答谢救命之恩的名义,让他领着您下午先去拜访拜访邹同义和吕景文二位。明天再安排个场面与贾相臣见个面,方便的话再把杨芳楷等人也给请过来叙谈叙谈,这个人也是个人物。”

“至于这备办的礼物吗?”殷墨翰沉吟道,“就由我的柜上给安排好了,这么一点小事就不用再去麻烦鲁老爷子了!”他想顺水推舟地做个人情,好给自己铺一条后路,就大大方方地给承揽了下来。

袁恩沛来到新海,大子儿也没有带一个来,初期全靠着他老丈人这个大财东来扶持,虽然后来打着国民政府游击县长的名义搜刮了些钱物,手底下也并不宽裕。现在见到殷墨翰肯慷慨相助,大喜过望,连连致谢,并许诺大功告成坐镇新海以后再加倍奉还。

殷墨翰笑着谦辞道:“咱们是世谊之交,您老弟就不要见外了。我这就派人去把‘赛半仙’给找来,想办法先和邹同义和吕景文这两个实力派搭上关系,下面的戏就好唱了!”说着便喊人吩咐了下去。


“赛半仙”正在街头上卖卦,一听说殷墨翰有事相招,不敢怠慢,收了卦摊就跟着来到了殷府。

一见面,殷墨翰就迎上来介绍道:“袁先生,这位就是名满新海的‘赛半仙’皮爷!”又煞有介事地向“赛半仙”介绍道:“这位是咱们新海县的新任县长,袁恩沛袁先生!”

一听殷墨翰林介绍说面前之人是新任县长,“赛半仙”不知就里,又不便暴露自己的隐秘身份,赶忙拱手礼敬道:“幸会,幸会!不知道父母官召唤学生有何吩咐?”

袁恩沛端着架子说道:“我初来乍到,人地两生,要去拜访邹司令和吕司令等几个恩人,想烦先生给引个路,不知道先生方便不方便?”说着,便把在瓦官寨获救的事情简要地讲了一遍。

“赛半仙”笑道:“这是好事,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父母官有如此胸襟礼敬下民,正当其理;要我来做这个向导是给我的脸上贴金,学生自当效劳,还讲什么方便不方便,太客气了。什么时候去?”

殷墨翰笑道:“不忙,不忙!我让厨房准备了几样小菜,咱们陪着袁先生小酌几杯,等吃过了饭休息休息,再去不迟!”说着便吩咐下人摆置桌椅,把酒菜给送了上来。

三个人在书房里边喝边吃,边吃边谈,南天北地的乱侃了一通。席间,殷墨翰和袁恩沛又说起要“赛半仙”帮助拉拢邹同义、吕景文等人投效的事情,“赛半仙”满口应承。

酒足饭饱之后,又喝着茶说了些闲话,这才安排从人担着礼物,由“赛半仙”引路,一行人前呼后拥地奔向了邹同义的司令部。


“赛半仙”知道,虽然邹同义、吕景文二人在县政府大院里都设有自己的办公室,却并不常去。为了指挥部队方便,他们把司令部安置在了镇子西南的贾家染坊之内。

这里原来是阎康侯的伪军驻地,有宽大的院落,充裕的营房,也有精致的办公室和家具设施,经过装新以后,充作了部队的司令部。

一行人兴冲冲地来到司令部以后,不巧的是司令邹同义、副司令吕景文和副官处长吕信文三个主要领导人和孔冠奎都不在。负责司令部日常保卫工作的警卫排长邹若愚接待了他们。

邹若愚一听“赛半仙”介绍说是国民政府的新任县长驾到,还说是县长屈驾前来是为了拜访救命恩人;又见跟随的从人给带来了好几担礼物,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欢欢喜喜地把袁恩沛、“赛半仙”及从人都给请进了司令部会客室,亲自端茶敬烟,奉若神明。

寒暄过后,邹若愚抱歉道:“真是不巧,我们的邹司令和吕司令,还有我们的吕副官长都到演武场指挥大练兵去了,一个头领也不在,让县长一来就扑了个空,慢待了各位,实在是不好意思!”

又向“赛半仙”埋怨道:“皮爷您也真是不知道高低,县长来造访这么大的事情,您怎么也不事先给打个招呼哪?”

袁恩沛笑道:“邹排长不必介意,我这也是刚刚从外地赶过来的。因为我是初来乍到,不识门径,又早与皮先生有过一面之缘,所以才找到皮先生给做个引路人。皮先生也是刚刚得知我到来的,他哪里来得及事先给你们通报消息,莫要错怪了皮先生!要怪也只能怪我这次来的鲁莽!”说着,又干笑了两声。

邹若愚搓着手说道:“我看不如这样,你们几位在这儿喝着茶稍侯,我这就去演武场,去把邹司令、吕司令他们都给请回来,有大头领们在,才好和县长叙话呀!”说着,拔步就要朝门外走。

“不用,不用!”袁恩沛站起身来拦阻道,“不要这样,邹司令、吕司令他们组织大练兵是大事,怎么能够劳动他们回来见我呢?还是我去,去到演武场上见个面也是一样的。”

又道:“我今天过来,一来是想见见我的救命恩人,好当面答谢;二来也是想与你们各位好好探讨探讨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事情。这从今往后,抗日救国打鬼子、打汉奸是一等一的大事,不可以给他们添麻烦的。”

他一唱这样的高调,“赛半仙”马上跟着随声附和道:“袁县长说得对,与其大家在司令部坐等,不如一起去演武场给邹司令、吕司令他们助助威。也好让袁县长见识见识咱们抗日将士的英雄气象。”

邹若愚一见袁恩沛和“赛半仙”去演武场的兴致这么高,不宜违拗,便顺水推舟地说道:“那好吧,我这就陪诸位过去。”

又醒道:“袁县长是咱们这里的父母官,定然是要把抗日练兵当做首要的大事情,日后好指挥打仗喽!”引着众人出了司令部的大门向着演武场走去。


一路走着,袁恩沛向邹若愚打听起了邹同义、吕景文、吕信文、孔冠奎等人的情况,又问及部队的近期发展状况和现有编制。

聊着聊着,他突然挑逗性地向邹若愚发问道:“你们的邹司令和吕司令也真是,既然你们现在的军事实力这样强盛,自当在新海县坐领第一把交椅,为什么还要听任他人的驱使呢?”

“这个?”听袁恩沛这么突如其来地一问,邹若愚心中毫无准备,不知道如何作答才好,便敷衍道,“这都是该大头领们想得事情,这样的军机大事哪里轮得到我这样的小人物来说三道四呀。您来问我,我是说不清楚的。”

袁恩沛见邹若愚没有任何逆反之意,又故做惋惜地忽悠道:“照我来看,似你们这样的军事实力,在国军里足可以编制一个正规师了,你们的邹司令和吕司令的脖领上也早该镶上将星了!又比如像你这样的青年才俊,最低也该挂个少校军衔了!现在让泥腿子八路把你们给揽在怀里,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到什么时候才能够熬到个出头之日呀?”

他这是在投石问路,是想通过邹若愚个人的反映来把摸这支部队的脉搏。他见到了他所期望的结果。

邹若愚让他忽悠得有点心动,禁不住脱口说道:“要真是能够这样,那敢情好,可是似我们这样草莽出身的人,那敢奢望有这样的造化呀?我们当初跟着头领们出港来接受招安,就是要出来讨个出身的,抗日自然是要抗,谁不想有个光宗耀祖的名份哪!”

“不过,我们头领讲过,现在天下大乱,讲究得还是手中的实力,没有兵没有枪,说什么都是空话!”邹若愚时常跟着邹同义、吕景文等人议论时事,少不得听到些他们发些感慨,便竹桶倒豆子似地全都给抖搂了出来,“他们现在天天忙着练兵,还不就是想壮大军事实力,图个日后荣光嘛。”

袁恩沛听邹若愚这样说来,不禁心中大喜,又逗引道:“照你所见,我若是给你们两位司令请下国民政府的军事编制和任命来,你们的弟兄愿不愿意跟着我来干呀?要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现在咱们的国家还是国民政府的天下,当家作主的还是咱蒋委员长。跟着泥腿子八路瞎忽忽能有什么光明前途呀!”

邹若愚开心地笑道:“这有什么,人生在世,谁不想攀个高枝,不想出人头地呀?不过,这样的大事情,我说了是不算的,县长要是有意,等见了我们的大头领,去和他们说好了。我现在只是个小小的排长,人微言轻,要我去说,也不过是放屁添风罢了,起不了多大作用的!”

袁恩沛鼓励道:“英雄不在出身低,这有什么值得气馁的,更何况你现在虽然只是个警卫排长,你的亲叔叔可是大权在握的司令哪,这耳边风要是刮起来也是不得了的!年轻人,要有点朝气,要有远大的志向和信心吗!你若是能够出力促成此事,我是不会亏待你的。”他偷眼向邹若愚的脸上扫视着,想看出点希望的端倪。

邹若愚见到袁恩沛这样看重自己,不禁心里乐开了花,哧哧地笑道:“承蒙县长看得起我,这个耳边风我可以去吹吹,管用不管用,我可说不准!”他抬头一看,见已经来到了演武场西侧,便指着点将台上的几个人影说道:“诺,大头领们都在上面,咱们到台上去见个面吧!”


邹同义、吕景文、吕信文三人正在点将台上观摩战士们操练。在台下的演武场上,有练习射击投弹的,有舞刀弄枪的,也有徒手演练拳术的,还有练习跨越障碍的,一个个生龙活虎,练得热火朝天。在演武场东侧,还有三辆卡车在慢慢地蠕动,是辛景奇、丁俊尧、姚鸿江三人在教习新学员驾驶汽车。

自打小邹庄反击战胜利结束以后,他们把八辆能开动的卡车和两辆打坏的卡车都拉了回来,经过拆装维修,组成了一个运输班,天天教习演练,培养出十多个驾驶员,已经能够上路运行了。

袁恩沛站在点将台下,看个这个热烈的场面,大为惊叹,称赞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你们的邹司令和吕司令可真有办法,不仅精于训练部队,连汽车都给搞来了,够现代化的,一点不亚于咱们国军的正规部队呀!”

邹若愚笑道:“这都是从小鬼子手里夺来的,也没有什么稀罕。不过,汽车是有了,这汽油还是不太好搞,也就是摆个样子,不一定成什么大用的。”他眼见大家都已经走到了点将台下,便笑呵呵地招呼了一声,领着一行人从后台拾级而上,登上了点将台。

邹同义和吕景文、吕信文等人正指指点点地朝台下看着,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邹若愚等人的到来,待等到他们呼呼啦啦地一上台,这才回首相看。见到邹若愚身后还跟来了一大群人,除了“赛半仙”之外都是生面孔,不仅大为惊异。



——封官许愿为私情,挑拨离间太无行!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