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奋斗在秦末 正文 第四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痞子刘邦?

江南一竖子 收藏 0 2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1.html[/size][/URL] 此时院中走进一个男人,头上戴着一顶竹皮编成的发冠。我注视着这个男人,相貌英俊,高鼻梁,佩戴着竹皮冠,这无疑就是刘邦了。他的相貌堂堂,倒不像史书上所记载的那样一眼看上去就是个流氓痞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痞子刘邦?反正有的是时间,不如慢慢了解。 史书上记载着刘邦发明了一种新式帽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1.html


此时院中走进一个男人,头上戴着一顶竹皮编成的发冠。我注视着这个男人,相貌英俊,高鼻梁,佩戴着竹皮冠,这无疑就是刘邦了。他的相貌堂堂,倒不像史书上所记载的那样一眼看上去就是个流氓痞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痞子刘邦?反正有的是时间,不如慢慢了解。

史书上记载着刘邦发明了一种新式帽子,直到成为贵人后还时常佩戴,时人称为“刘氏冠。”

刘邦注意着我,我也直视着他,我们两人似乎有一种默契至少第一印象他并不让我感到讨厌。



他的身后跟着几个人,面貌不同。一个人五大三粗,肩上背着一只死狗,手里提着一把尖刀,吓得我连忙闪在一边。

只见这人把死狗扔在地上,刘邦收回肆意看着我的眼光指着地上对吕雉说:“娘子,待会樊哙把狗肉洗好之后你就煮上吧。”

这就是樊哙吗?那个屠狗者中的英雄,刘邦的妹夫猛将舞阳侯樊哙吗?我注视着他,他洗着沾满血污的双手,冷冷得看着院中唯一陌生的我.


在刘邦赴鸿门宴最危急的时候冲进帐中,对着人人惧怕的大英雄项羽大声为沛公刘邦辩解的樊哙?被项羽也呼为壮士为之嗟叹的樊哙并赐予酒肉的樊哙?淮南王英布造反时,刘邦御驾亲征受了重伤,下诏群臣不得入宫觐见。

群臣都担心再这么下去会出现皇帝突然驾崩外面不知导致政权发生地震的情况发生,但皇上严令不得入宫,谁也没有办法只能干着急。对着枕着一个太监大腿睡着的刘邦说:“皇上,您创业的时候是多么英雄!现在天下已定,陛下伤得这么重,大臣们都很惊恐想要看到皇上安然无恙。皇上难道想和一个太监告别吗?难道皇上忘记秦国是如何亡于赵高之手了吗?”

这就是樊哙,一个与刘邦吕后亲密无间的猛将。我看着他,心想在刘邦带领着一帮囚徒躲藏在山中的时候,看来例如偷鸡摸狗诸如此类的事情一定是樊将军在做。


我拄剑而立,静静得看着另外几人。一个人面相和善,看不上是个忠厚老实的长者,这应该就是萧何了。

一人五大三粗,虎背熊腰,大声得和刘邦说着今天牢房又关进来几个交不起赋税的老百姓。这人想必就是曹参了?曹参在沛县起事前是沛的狱掾,相当于牢头。

看这两个人亲密得和刘邦说着什么,我感慨着萧何和曹参为什么一开始是那样的密友后来却为何因为功劳评定的问题闹得不欢而散呢?

我看着随同进入院中的四人中最后一个,这个人显得沉默寡言,但看得出来他和刘邦的关系是另外三个人所不可望其项背的。

看得出来,吕雉对其他三个人都是强颜欢笑,唯独真心欢迎卢绾的到来。或许在她的眼里,只有像卢绾这样从小和刘邦一起长大的朋友才靠得住吧。同年同月同日生,同村邻居,父辈和己辈都是好友,刘邦与卢绾的关系自然不是萧何他们所能比的。萧何等人虽然居功至伟也不过封候拜相,而卢绾却先被封为长安侯。长安侯是什么意思?别的侯多被封到关中以外的地区甚至是四川广西等地,但作为亲密好友的卢绾却被封到关中的长安为侯,可见关系非比寻常。

刘邦作为秦国一个平民时,卢绾便经常与他同进同出,亲如兄弟。刘邦在沛起义反秦,卢绾跟随起兵,刘邦被项羽封为汉王后卢绾被拜为将军,常常作为亲随。东出进攻项羽时卢绾作为太尉经常跟从刘邦,但很少有亲自上阵的机会。在刘邦的大臣中,只有樊哙等人可以随意进入他的卧室,衣服饮食方面受到的赏赐大臣们无法望其项背。萧何曹参张良等人不过是因为有才能被刘邦礼遇,至于亲近程度都不能与卢绾可比的。

这时我的形象是怎么样的呢?一身秦人打扮,手拄一柄长剑,冷冷得看着院中数人,仿佛我是空气可以随意得打量这些人。


这时几人都意识到院中有一个陌生人,刘邦走了过来,拱手行礼:“请问这位壮士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因何事来到我家?”

我脑中一片空白,这时我想起一个严重的事实,我忘记告诉秦始皇我叫什么。我对不起列祖列宗,对不起少了一个绝佳素材的太史公,对不起我自己。如果我当时想起来向秦始皇介绍自己,就算我明天就会被莫明其妙得触犯秦法身死异世或者哪天跟随刘邦作为一名小兵惨死沙场至少也有可能会被史家记下一笔。



如果当初我有向秦始皇介绍自己,或许多年以后,太史公司马迁应该会在秦始皇纪中这样写道:秦始皇末年,有一法家弟子为始皇携入宫中问计,生言秦乱将至,必分立诸侯与郡县并治方可保万世基业。始皇不用,生远遁,不知所踪,亦不知其为何处人也。

想到此处,我心里那叫一个悔啊。我发了半天呆,樊哙见状揪住我大骂道:“哪来的竖子,竟然敢不回答我刘大哥问话?刘大哥是此处亭长,再不回答是何地人氏来此做什么,我让曹兄把你抓进大牢让你尝尝秦国大刑的滋味.”

我用力推开樊哙,对着旁边冷眼旁观的刘邦拱手道:“刘大哥,在下听闻沛县刘季先生是位豪杰,曾经与魏公子无忌之门客张耳等人作为游侠同游天下声名远播于天下。在下不才只是鄣郡宣城县一小民江南,自小学得一身武艺,秦灭六国后便云游天下。在下慕刘大哥英名,特来投奔。”

刘邦似乎没有听说过这个地名,疑惑得看着我。我看着一边虎视眈眈的樊哙和同样迷惑的卢绾,指着萧何笑着说:“这位先生一定了解,看这气象便是饱读读书之人。”

萧何拱手道:“兄台过誉了。不过这个宣城县我倒是知道的,乃是泾水之畔名城。



曹参,你的牢里不是还缺一个狱卒嘛。

我明白了,大哥,明天就让这位兄弟过去吧。


吕雉走了出来,一手抱着年幼的未来鲁元公主刘乐一手拿着一个瓦罐走了出来,罐中盛放着刚刚煮熟的狗肉。她吃力得抱着孩子,也不见刘邦上去帮忙,眼看着手中的瓦罐就要掉下来,我忙接了过来放在院中的石桌上。

我跑进跑出跟着端出几道小菜,虽是素菜但经吕雉巧手制作色香味俱全,我感叹着未来国母竟然有着如此好的厨艺。看着身边不断忙活着的美人,手中接过美味的佳肴,感叹着世上还有如此神仙般的生活吗?我抹抹嘴边的口水,看到吕雉的眼神变得有点凶狠。

江兄弟,作为客人你这么不端得看着女主人似乎不太适合吧。

我接过她递过来的野菜,笑着说:嫂夫人不要误会,只是看到你如此贤惠又烧得一手好菜,不禁想到以后一定也是在此娶像夫人一样的一位女子为伴。


江兄弟,还没吃到怎么就说好吃呢?

我吃菜先闻味道看颜色,如果色香都不缺,一般来说像嫂夫人如此美貌贤惠的女子做出来的菜不至于太难吃。


厨房外一阵催促声,吕雉的俏脸飞红,轻声道:江兄弟倒是很会说话。好了,不要让他们等急了,快把这最后一道菜端出去吧。

我接过菜,轻声道:嫂夫人,其实刘大哥并不像你所想象得一般无用。终有一天,刘大哥会创一番事业,嫂子尽管放心。

我将最后一道菜搁在石桌上,刘邦从厨房中拿出来两壶酒,我忙起身想接,他将酒壶递给樊哙,把我按倒在石凳上。

江南贤弟,今天你是客,明天开始你去曹参兄那里做事,他会万事照顾你。


这是什么菜?

吕雉边为手中的大女儿刘乐一口口得喂着饭边说:江兄弟,这是一种叫不上名的野菜,有点苦吧。如果江兄弟不爱吃就多吃点狗肉吧,狗肉下酒最是爽口。

不苦不苦,嫂子。作为一个漂泊于天下无处为家的游侠来说,能够只有一面之缘便受到如此热情的礼遇,我还能有什么样的奢望呢?菜苦是因为它其中本身的性质,嫂子,过几天我教你几招去掉野菜苦味的妙招,也不枉兄长一家和众兄弟留我在此的盛意。

卢绾似乎对我有着很深的兴趣,从开始吃饭便一直看着我。这时他笑着说:“江兄弟果然是通才,竟然还会厨艺。来日我们众兄弟便可以尝尝江兄的美食了。”

我举起酒碗,道:“卢兄不要取笑,这些不过是我家乡一些食物不值得一提。来日如去我家乡,我当亲手捕几尾琴鱼制成鱼炙与诸位痛饮一场。”

萧何笑道:“鱼虽好吃,希望江兄不是专诸,太湖鱼炙那等美味可不是人人可以得享的。”

我放下手中箸(相当于今天的筷子),大笑道:“我素来以尝尽天下美食为乐,也略学得几道小菜。来日公事办完当做几道与诸位兄弟试吃。”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