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资本论>>的延伸6:分析苏拉密所作<<毛泽东时代GDP估算>>

按标准的马列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来讲,或者是按《资本论》的理论来讲,老苏的这个文章是纯而又纯的外行的作品,不过老苏可是左顷很有名的理论家!轰了他可不得了啊!

让我来细细的分析一下他的这个作品,老苏写:1979年以前中国实行的是计划经济,计划经济是没有GDP的,有的是工农业生产总值。1985年以后,中国开始有GDP统计,并且追溯到1978年,于是我们看到的中国GDP数据,都是从1978年开始的。

在这里,老苏是讨论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价值的计算问题,老苏开宗名义就讲了是:>!那么毛泽东时代我们仅仅是从经济意义上去估量他所创造的价值吗?如果仅从这个意义上讲,老苏得出的结论是相当的搞笑的!相当相当搞笑的!老苏得出什么结论呢:新中国前30年的经济增长速度,按主流的说法是7.2%[09];我们就按这种说法进行分布:50年代(1950-1959)平均每年的GDP为 57.14万亿元;60年代(1960-1969)平均每年的GDP为114.24万亿元;70年代平均每年的GDP为228.48万亿元。

为什么这么讲呢?老苏是不懂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的!首先我先讲讲什么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我们前三十年建的水利工程,主要是靠人利来完成的,每一个水利工程少则几万人,多则十几万几十万人!而选进的发达国家这样的工程,最大的有几千人也就够了!因为他们使用的劳动工具不同,也就是先进国家使用的劳动工具劳动过程中的劳动效果更大,劳动生产力更高,那么几万人完成的产量只能折合成几千人的工作量,这是科学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算法,请问老苏,你的那个计算方法是什么地方出的?因此,如果这么计算,我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在一九七八年时很低是正常的!因为计算方法的异相天开,所以得出的结论是相当的荒诞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这个作品没有从政治经济学原理意义上站住脚!这是一个很失败的作品!所以我建议老苏把作品撤下来!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谈到了劳动生产力的问题,这是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之一!而老苏不懂得这个原理。

我们就此应当承认,毛泽东时代我国的劳动生产力是很低的!毛泽东同志也是承认这个道理的,为什么今天有人坐在家里就胡思乱想呢?所以我建议老苏坐在家里应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那么我们也就可以理解毛泽东时代为什么人们的工资水平低和生活水平低,这些水平低是劳动工具的效能低造成的。我们当时是一个“一穷二白”国家。建国时,全面机床只有几千台,所有的工业设备几乎都是引进的。即使是到了80年代初期,我所在的工厂,还是处于手工业工厂和机械化生产结合的阶段,要远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不承认这一点是不行的!

老苏那个计算方法,是劳动生产力的等值计算,这种等值计算,在任何经济学中都是不存在的,所以我讲他是个“纯而又纯的外行!”

从这个意义上讲,老苏是叫花子和龙王爷在比宝,怎么比怎么输!当然我不是在讲: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是科学技术可以极大的提高劳动生产力!

这只是这个文章中的一个缺点!还有很多的缺点我们要细细的分析。

第二,老苏为了强调毛泽东时代国民生产总值高于后三十年,这是,拿唯生产力打唯生产力论的错误!在前面我们分析了,政治经济学中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问题。仅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上,老苏已经犯了计算错误,实际上,那个问题还应当继续仔细分析。衡量毛泽东时代是不是先进的社会形态,不能仅从这个观点去分析问题。因为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还有许多观点和理论能应用到对“毛泽东时代”的分析。如果仅从生产工具去分析,那么“毛泽东时代”是不合格的社会主义!马克思在他的著作中指出,不是原话,我们衡量一个社会是不是选进,不能从他生产什么,也不能算生产多少,而要从那个社会劳动者所使用的生产工具来衡量。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衡量,那么无疑会得出前面的“不合格的社会主义!”的结论。而老苏就是想在这方面作文章。

是不是社会主义还要从:劳动人民的解放程度,也可以叫消除异化的程度,破除资产阶级法权的程度,还有其它指标来评价这个问题。也就是从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的角度来评价这个问题。。谈完成了多少水利工程等等硬指标,而不注意其它的指标,无疑的是进入了“唯生产力论”。唯物主义哲学告诉我们说: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社会意识,意识对物质具有一定的反作用。想用“毛泽东时代”的生产力水平否定现在的生产力水平无疑是错误的。如果“毛泽东时代”的生产力水平先进,那么,派出几个大型机器人“终结者之类”就可完成一个水利工程。至少可以派出更多的推土机之类的吧?但是当时这样的物质条件是不具备的。所以毛泽东同志才告诉大家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社会主义是等不来的。人拿着铁锹和镐头去工作显然是不能叫做先进!那都是几百年前的劳动工具了。

第三,不能讲那些水利工程都没有计算进国民生产总值里,这样讲是不科学的。

我摘录苏拉密的几句:毛泽东时代的工农业总产值不仅不包括以上各项不合理“产值”,而且还有一些巨大的建设项目,本应计入产值,但当时均未统计。比如,农田基本建设,是天字号第一大工程,是合理的固定资产投入,但群众的劳动却只能“记工分”。生产队的工分是多了,但工分并不扩大产值,因为农业产值统计的是粮食产量和其它农业收益,而农田基本建设的经济效益是长久体现的,要用百年甚至千年来度量。工分记多了就造成劳动日值贬值,有的生产队劳动日值才0.2元,这就是付出了大量的劳动,却没有即时的经济收入为工分“充值”的结果;但他们为后人留下了巨大的固定资产---旱涝保收的优质农田。还有国家工程周遍群众所进行的无收益协作劳动,也是靠生产队“记工分”。这就是“有产无值”现象。

苏拉密在这里的分析也是错误的!按政治经济学的原理,水利工程我们可以把这算进固定资本中,而固定资本正象苏拉密所讲:而农田基本建设的经济效益是长久体现的,要用百年甚至千年来度量。这就是说,不能一次性的计算进工农业的总产值中,而只能分期的转移到农业产品的结果中。也就是讲,只能是算到固定资产的折旧之中。也就是说,比如讲,建了这个水利工程粮食每亩增产200斤,原来亩产200斤,总的劳动效果就是400斤。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些水利工程的劳动结果是计算进当时的工农业总产值中了。只不过是分期计算进去的。再讲,参加劳动的农民计了“工分”,工分的结果是分到的粮食和其它物质产品的多少。这也计算进了国民收入之中。

如果从这个政治经济学关于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的计算来讲,当时的国民生产总值的计算是基本上正确的。因此苏拉密的结论就是错误的。

另外,办水利工程用的电、钢材、以及其它建筑材料都算作总产品计算进了工业产值中,怎么能讲:有产无值呢?这只不过是苏拉密不懂政治经济学的计算方法而以!


四\毛泽东时代的国民生产总值和人民的生活水平是比现在低,这个不能否定!改革开放确实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

如果否认了这个,就是历史唯心主义!谈到国民生产总值,左顷分子很多人都喜欢掩耳盗铃!毛泽东时代,有现在这么庞大的建筑业吗?人民大多住着平房;毛泽东时代,家家里面有电视和电话还有各种家电吗?没有;毛泽东时代有大规模的汽车产业吗?显然也没有;因此从物质生活水平来讲,毛泽东时代确实比现在差得很远!而这些庞大的建筑业、各种家电、大规模的汽车产业都是每天都在生产出更高的国民生产总值来的!

生活水平低还表现在工资低!这又要涉及到《资本论》中的一些原理。这就是工资的时代差异的问题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谈到了工资的国民差异问题,这里还可以引申出:一个国家内历史的工资的时代差异的问题。当年毛泽东时代的工资,仅够维持工人的生存问题,和现在比还远谈不上生活富裕。而这些问题都是复杂的经济学对比问题。我在这也只是初步的谈到。但是,总之毛泽东时代生活水平是比现在低。

但是,由于改革开放拉大了各阶级收入的差距,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这就直接引出了,无产阶级的绝对贫困化和相对贫困化的问题。我们要客观的分析这些问题。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知道左顷的苏拉密的那个文章是错误的认识的结果,是不懂政济经济学的原理的结果。

本文内容于 2009-10-31 13:01:32 被geming999999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