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代皇太后制度看当朝的政治文化

huaji123p 收藏 2 653

我国自古男尊女卑,帝位一致都是由男性继承,女性是无法掌握到这支至高的权利。但是在某下情况之下,作为皇后的女性还是可以接触甚至是掌握这份权利。如子少母壮、娘家势力强大、皇帝智力低下等等。

汉朝时,皇帝为了稳定政治而多与大贵族通婚。而汉朝帝王短命,自然也就造成许多“幼主”。这样“子少母壮”的局面就形成了。成为皇后的女性依仗着自己的身份与娘家的势力,分离了皇帝的一部分权利。这便是“外戚政治”。汉朝比较有名的外戚有吕雉、窦猗房、王莽、何进。而我们在学过汉朝是不断实行中央集权的改革,从汉武帝设中朝、刺史到光武帝削弱三公九卿,加强尚书台权利。皇帝一个人的权利不断加强,外戚政治也就更加强大。汉武帝以窦氏为鉴赐死了钩弋夫人,然后汉武帝的继任者们却没有以此为戒。这应该和当时的人文思想较为柔和有关。

北魏前期时,皇后的优厚待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可谓是否极泰来。当时为了防止皇帝母系势力的夺权,在立太子前,先赐死其生母。这便是 “子贵母死”。根据魏书解释,“子贵母死”是遵循“汉典”(汉武帝杀钩戈夫人)。其实这是一个“循祖制”包装罢了。北魏初年的政治形势可以看做西汉初年的升级版本。当时贺兰、独孤、慕容等部落与拓跋部既为联盟,又世代为婚,成为君位传承中举足轻重的力量。当时北魏还未汉化,且汉后经过三国,人口减少98%。西晋短暂的恢复后,五胡乱华又使北方人几乎死绝。那时国人性命无保,何谈思想文化发展。 这几百年间使得中国的思想文化退步了很多。到了北魏,大混战结束,南北对峙开始。天下形式较为稳定。但是人才凋零,这使得北魏的汉化并向真正意义上“中华帝国“进发的速度减慢。所以也就无法确立一套父子传承的嫡庶长幼之序,储君的策立和登基往往有赖于母后和母族的强大,可谓“母强子立”。拓跋君长的妻族或母族也往往通过他们来控制拓跋部内大事,由于北族妇女没有礼教束缚和对其用权的制约,所以她们要直接把握朝政也比较容易。道武帝拓跋珪即位,即赖于母后及舅族的干预和支持,但到这时,这一传统已经成为北魏由部落联盟向传统的“中华帝国”转轨的负担。为了改变这种局面,道武帝先用战争手段强制离散母族贺兰部、妻族独孤部、祖母族慕容部等大部落,统一代北,再后来他先后逼死自己的母亲贺兰太后,赐死太子母刘皇后。从道武开始,“子贵母死”开始成为易代之际的惯例。

北魏经过一代英主太武帝拓跋焘的治理后,基本成为了一个传统意义上“中华帝国”。 当时已经不存在母后部族势力干政的可能,但是这种子贵母死的制度却被一些北魏的后妃所借用,杀死皇帝的生母已经完全变成了打击政敌的一种手段。而且这种规定也并不能防止太后临朝,因为皇帝的生母虽然死了,但还有其他皇太后和先皇帝的妃子可以控制政权。北魏著名的女性政治家冯太后就是如此控制献文帝和孝文帝的。孝文帝执政后便取消了“子贵母死“这一残酷的制度。由此看以看出北魏中后期,经过冯太后、孝文帝的汉化改革,北魏无论在政治上还是文化上都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中华帝国“。

北元魏 分东西 宇文周 与高齐 迨至隋,中国的民族融合达到最高潮。普六如坚(杨坚)开始时只是北周一个非常普通的贵族青年,而独孤伽罗(后来的文献皇后)却是北周大公独孤信(不但是隋文帝的岳父,还是唐太宗的太老爷)的掌上明珠,代北最大的闺阀。两个人可以算是自由恋爱。在婚礼上独孤伽罗要求普六如坚一生只爱她一个人,这句在今天听起来俗到不行情话,却是在我看来却是当时女权的最强音。后来普六如坚凭借独孤家族的势力建立的隋朝,改名杨坚。独孤伽罗也成了“二圣“,与隋文帝一起治理天下。由此我们可以看出隋唐经过民族大融合后,在思想文化上也与北方民族发生了思想文化的融合。民风变得开放,文化对女性的压迫也减少了。

朱元璋称帝后,立马氏为皇后,马氏就将宋代的家法汇编成册,让后妃们朝夕攻读。。同时明朝为防外戚专权,制定皇帝了选妃制度,所有的妃子基本都是平民出身。而且礼教经过程朱发展,对女性的迫害加大。妃子们也就更难以掌权。李太后就是个例子

但明朝的宦官专权可是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恶劣。而清朝却是既无外戚又无宦官的朝代(慈禧是很多机缘巧合之下产生的特例中的特例。咸丰本来是想效汉武帝杀钩戈夫人之法处死慈禧的)。这恐怕就是高度中央集权与封建礼教大盛的双重结果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