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那时的醉脸春融 正文 二十三 酒馆说岳

江狼财俊 收藏 1 20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3.html[/size][/URL] 那天早上,我带着一种无比轻松的心情上教室上课了。 王一丹,这个号称校园第一霸的家伙终于在我面前败下阵了,以后,岳嫣就可以心无顾忌地和我交往啦。 这样想着,我的脸上就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微笑。 下了第二节课课间的时候,不经意往窗口一瞥,看到了两个清秀的身影,其中一个正是岳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3.html


她先是一呆,认出了我,笑笑说“是真巧啊,哦,今晚有些功课没有做完,所以迟了一些。”

“你们的功课挺重的呢。”

“可不,今天还有两科作业呢,还得带书回宿舍看。”说着,扬了扬左肩头,肩下面是一个宽大的书包。

“嗬!你的书包喂得挺饱的。你准备吃饭了吗?”

“准备了,你呢,你吃过了没?”她露出甜甜的微笑。

“还没呢,一起吧。”

“好啊。”她很轻快地说,转身想往食堂方向走。

我说:“今天就不去食堂了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哦——”她止住了脚步,回头看我,顺从地答。

于是,我带她来到我和莫云中经常喝酒的小酒楼,挑了一张邻窗的桌子坐下。

服务员拿来菜单问我们吃什么,我就点了糖醋鱼。

然后把菜单递给岳嫣。

岳嫣接过菜单,低垂了眼皮,羞涩地嗫嚅了一句:谢谢。然后又随手点了几样小菜。

等菜的时候,我关切地问:“既然功课这么重,那你还经常去图书馆借书籍看啊?”

“没有影响的呀,宿舍有时太吵,我不喜欢,就一个人看看文学书籍,挺好的。”

“你喜爱看谁的书?”

“不定的,村上春树的看了不少,梁凤仪和余秋雨的也看过几本,不过,从文学角度出发,我比较喜欢池莉,方芳这两个女作家。你呢,有特别喜欢的吗?”

菜已经上来了,我一边帮服务员码好碗盘一边回答她:“纯文学的我喜欢刘恒、刘震云,不过,还是比较喜欢读哲学史学方面的书籍。”说到这儿,停下来装作很认真的说:“近来我对《宋史》里的《岳飞传》特别认真研究呢。”

“是真的吗?那我可要认真的考考你哦。”她的脸有一丝胭红掠过,盈盈地笑着。

“边吃边考,我保证拿满分。”我捉起筷子,示意她吃。

她夹了一快肉,却不吃,说:“关于岳飞的死,是一直以来人们争论最多的话题,你怎么看?”

“高宗赵构和秦桧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奸帝奸相二人组,岳飞遇上了他们,不死也难。”我夹起了一块肉,说。

“嗯,详细说说看。”

“宋高宗和秦桧狼狈为奸,合谋杀害岳飞,但主谋是宋高宗。”

“宋高宗有非杀岳飞不可的动机吗?

“赵构要杀岳飞的动机大概有如下几个,”我板着指头:“第一, 岳飞劝高宗立储,武将言宗庙事 ,深犯当时的政治忌讳,这使得当时宋高宗就动了杀机;”

“第二, 淮西军变、苗刘事变使赵构对军头十分不放心,正所谓‘君疑臣臣必死’。”

“第三, 岳飞成日言恢复要迎返二帝,若钦宗迎回来了,赵构自己往哪里摆!所以,赵构终于下了杀心。”

岳嫣很认真的听我说完,然后发表她的看法:“我觉得现代流行的高宗谋杀岳飞之说不成立。”

我微微一笑,静听她解释。

“你说的第一点,武将言宗庙事,这只是清朝的大忌。在宋朝,嗯,你看,名相韩琦牵头议立了两位皇帝,得到的是皇室的感激而不是忌讳。”

她呷了一小口汤,抿了抿嘴,继续说:“孝宗朝的宰相史浩也是因为议立太子得了到高宗的很高的评价。岳飞作为一品少保,如果在这个重大问题上选择了逃避,他反而会受到鄙视。所以说,岳飞之死和这件事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可是……”我挠了挠头皮,终于没有说。

岳嫣笑了笑,见我不说,就接着说:“你说的第二点,因为宋高宗担心岳飞在军中坐大,所以惨遭杀害。事实上,当时岳飞的军权远远不如童贯、张浚,甚至同时代的张俊、韩世忠。所以,这也不是被杀原因。”

“唔,第三点,岳飞力主迎返二帝招致杀身之祸,理由是高宗担心大哥回来后会夺去自己的位子。可是,这仅仅只是一种推测。宋朝的组织结构非常完善,不但宋,后来的明清两朝,宫廷夺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抗议,抗议。”我打断她:“宫廷夺位,明英宗的‘夺门之变’就是例子。嗯,明英宗从瓦剌归来,可以说就是宋钦宗归来的现实版。”

岳嫣微微一笑:“早知道你会这样说。注意了,‘夺门之变’并不是明英宗推翻景泰帝重返皇位的,而是在景泰帝驾崩后没有子嗣的情况下自然继承了皇位。所谓的‘夺门之变’完全是宦官曹吉祥和武将石亨为了贪图拥立之功,骗取明英宗下的一脚臭棋。”

我想了想,对此无话可说。

岳嫣雪白的脸上闪过一丝得色,继续说:“所以,钦宗的归来并不会威胁到高宗的皇位,即使钦宗有夺位的心思,也没人响应,你想想,绍兴十年,南宋朝廷已经全是高宗自己提拔起来的人了,而其中最重要的一支嫡系部队恰恰就是岳飞。你能想象高宗会莫名其妙的自断膀臂,杀掉这样一位心腹爱将吗?”

“是哦,严格说起来,高宗认识岳飞,是在靖康之难时的相州,一个是康王,一个是小卒。”

“对啊,就是从那时起,岳飞就已经是高宗的人了。而且,高唱‘迎回二圣’的并不止于岳飞,而是整个宋廷,尤其是宋高宗自己。你想过没有?宋钦宗留在北方对宋高宗威胁更大,金人随时可以扶植钦宗在北方建立另外一个宋廷,两个宋朝南北对峙,谁是正统的,谁是非法的,麻烦大了去了。”

看着她侃侃而谈,我有些错愕,反问:“秦桧不是在情急之下对何铸说过‘此上意也!’吗?这怎么解释?”

岳嫣摇了摇头:“这不用解释,这完全是秦桧情急之下的推诿之词。”

顿了顿,可能是觉得这个回答说服力不足,于是补充说:“岳飞下狱后很多人找秦桧争辩,而不是找高宗,这就很说明将岳飞下狱的是秦桧而非高宗。在宋朝,相权是可以制约君权的,秦桧党羽多,背后又有金国力挺,以至于高宗每次面见秦桧时都要在靴中藏匕首防身,可见秦桧对他是有挟持之势的。如果秦桧通过递一张小纸条就可以在狱中杀死岳飞的记载属实,我觉得,这就是他和宋高宗争权的表现。秦桧势力太大,又缺乏证据,所以宋高宗事后也无法追究他,只能吃哑巴亏。”

一个下午,关于岳飞,我们谈了许多。

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心里暗暗喜欢的同时,又多了许多敬慕。

从小酒店出来的时候,才七点多钟,可是冬天黑得快,抬望眼,已经一轮圆月在天了。

我们对着夜空深呼吸,然后相视一笑。

笑过之后,岳嫣突然问:“你笑什么?”

我没料到她会这么一问,一时不知所措,说:“嗯,让我想一想,刚才为什么笑……”

岳嫣抿嘴笑着:“这还要想呀?”

“当然了……啊,有了,刚才笑的理由是——凜凜大英雄,传唱千古;皎皎美少女,就在眼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