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崇禧到底是怎么死的???

626363286 收藏 2 3126
导读:1950年起,白崇禧只挂着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虚衔,该会主委是何应钦。在过去一段时间,何、白两人拍档,合作无间。现在则处境各异,待遇极不一样,例如何应钦可以出席“道德重整会”会议到美国去看看,而白崇禧则迄无此种幸运。自他入台以来,从未允许他离台寸步,其政治生活的处境,仅较张学良略微好一点。   1952年10月10日,国民党在台北召开第七次“全代会”。白崇禧的老同僚们除当选七届“中委”或“中常委”外,其余均推为中央评议委员。惟白崇禧被排除在外,白颇心向隅之感。国民党元老们为他抱不平。特推于右任、

1950年起,白崇禧只挂着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虚衔,该会主委是何应钦。在过去一段时间,何、白两人拍档,合作无间。现在则处境各异,待遇极不一样,例如何应钦可以出席“道德重整会”会议到美国去看看,而白崇禧则迄无此种幸运。自他入台以来,从未允许他离台寸步,其政治生活的处境,仅较张学良略微好一点。

1952年10月10日,国民党在台北召开第七次“全代会”。白崇禧的老同僚们除当选七届“中委”或“中常委”外,其余均推为中央评议委员。惟白崇禧被排除在外,白颇心向隅之感。国民党元老们为他抱不平。特推于右任、居正两人前往见蒋介石,要求设法补救。蒋介石听取于、居的意见后,沉吟了一下,即以决然的态度说:“健生,这个,这个,他的问题我知道。”话说到这里便再无下文。

在大陆时,白崇禧一直是中国回教协会理事长,并不是白笃信***教,而是蒋介石要他藉此来维系西北马家军。五十年代中期,约旦侯赛因国王在访问亚洲途中经过台北,专程邀请白崇禧访问中东。白氏祖先来自中东穆斯林,所以侯赛因此举并不离谱。但蒋介石不准白崇禧离开台湾,怕他一去不回。因此暗示回教协会改选。从此,白崇禧又失掉教会中的领导,他的处境更加困难了。不过,由于李宗仁还在美国,蒋介石还要利用白崇禧来牵制李宗仁,虽对白崇禧乘危逼宫非常嫉恨,但并没有立即公开处治,只是将白列为头号政治敏感人物,并给其取了个“老妹子”的代号,保密局在白崇禧公馆对面设了个派出所,对白的一举一动进行严密监视。

有一次,白崇禧跟一班朋友在一家咖啡店喝咖啡,临走时白将另外两桌客人的账也付了。白的朋友对此莫名其妙。白偷偷解释说:我看出他们是监视我的人,这个客我应该请。后来这件事传开来,那些不速之客承认那么多桌人中,确实只有这两桌是有监视任务的。

1952年,蒋经国派遣特工人员将白崇禧和薛岳两人的家进行了彻底搜查,连地板都被挖开检查了一番。当时白很生气,立即打电话责问蒋经国。蒋经国回答说:“健公,这并不是我的意思,你不信,打电话去问总统好了。”白又打电话问蒋介石,蒋介石回答说:“我知道这件事,不仅对你们两人如此,人人都应该这样来一次。”其实,别人都无此“待遇”。还有一次,白夫人马佩璋去香港,刚到机场,奉命盯梢的特工就对马说:“你的皮包里如果有信件,应该交出来由我们代你寄出,不应该由你带去。”马佩璋对此很生气,从包中取出信,随手撕毁,说不必麻烦你们了。

其后,蒋介石不知从哪里得到情报:白崇禧企图发展客家组织,再造势力。蒋介石岂容白氏东山再起,他迅速召见毛人凤,要立即查办。毛人凤得令后积极筹划暗杀行动。他先是收买了白崇禧的一名贴身副官。不久,这位副官提供消息:白崇禧要去花莲县寿丰山打猎。毛人凤当即派特务勘查现场环境,勘查者发现,有两条通往狩猎区的路,一条是只能步行登山的羊肠小道,一条是可乘人力轨道车登山的路。特务判断,年事已高的白崇禧只能以车代步,不可能走羊肠小道。于是,他们算准时间,将轨道车必经路上的一座木桥桥墩螺丝一一松开,特务们躲在远处树丛中静观白氏猎后下山。

傍晚,从高山背后出现两辆轨道车,陪同白氏一同打猎的寿丰乡乡长林意双父子乘车在前,白氏和副官乘车在后。当林意双所乘的轨道车行至桥面时,只听一声惨叫,车人一同坠入50米深的谷底。白氏和两名副官眼见前车有失,急煞车已来不及,说时迟那时快,一名副官用力将白氏推下去,白崇禧跌倒在地捡了一条命,但眼见另一名副官和林氏父子谷底冤尸,望望四周山野,他顿时明白了一切。

从此,白崇禧学乖了,他深居简出,特务们绞尽脑汁也无从下手。

1962年12月4日,白崇禧的妻子马佩璋病逝,白于逆境中痛失老伴,心灵所受的创伤不可言喻,遂终日寻欢作乐。

后来,特务们得知白崇禧常去中医协会理事长赖少魂家买补药,他们便给赖挂了一个电话,对赖说蒋“总统”要你多“照顾照顾”白将军,不管什么病,都得下重剂量。赖少魂哪敢不从。几个月后,白崇禧从药中得到补益,有返老还青春之错感,就和照顾他的护士张小姐热恋起来,使白氏在身体方面入不敷出。

1966年12月1日,张小姐又宿于白宅。第二天,日上三竿,副官见白先生还不起床,在室外连喊数声不见回音,破门而入一看,张小姐早已离去,白崇禧赤身裸体俯卧在床上气绝身亡。副官在给他穿白衣时,摇头叹息:“如今真是死在马上风了,先生成天喝药酒补阳,早知他身子会受不了的。”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