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二:内战又起 三二章 分道(三)

wangvct 收藏 21 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会议开始后,先是由第五军的邱军长总结了这一次作战的经验教训,再由胡从俊总结了整十一师的经验教训,在这场战斗中,整十一师所遭到的围攻兵力最少也是自身兵力的两倍以上,而在三十二团驻守的张凤集,敌我之间的兵力比达到了十比一,很显然,共军的目标是要全歼这个团。

“以上是敌我之间的兵力布署情况!”在说完实际的战况后,胡从俊又补充着道:“从以上的情况大家可以看出来,敌人的目标就是我们整十一师!刘伯承所部不过五六万人,在整个战场上他们的兵力与我们相比并不占多大的优势,但是他却能够轻易地阻击第五军那三四万人,独独把我们整十一师的一万多人围在当中,在兵力对比上已然达到了集中优势的兵力的目的,并把我们分割成几块,若不是我们整十一师的官兵们浴血奋战,其结果可想而知。在这里,我要说的是,这里虽然是刘伯承用兵高超,但是不可置疑的一点就是我们的作战指挥官的短视与无用!”他说着有意无意地看了对面的邱雨青一眼。

邱雨青的脸变得铁青,他当然知道胡从俊是在说自己,试想在这个龙凤的战场上,他身为军长,官职最大,也是这场战斗的实际指挥官,不管这场战斗的好坏,他当然首先要负起责任。

“这次战斗我确实是犯一些错误!”邱雨青终于开了口:“很显然,刘伯承早已经张了一个口袋等着你们整十一师往里面钻,我确实没有看出来,幸好从俊兄没有上当。呵呵,我们都不是神仙,不可能未卜先知!”

胡从俊却是一声冷笑,对着王司令悠悠地道:“钧座大概还没有忘记一个月前整三师的被歼吧?整三师与四十七师齐头并进,当时的情况与这次的情况极其相似,刘伯承也是用一小股兵力阻截了四十七师,而集中了绝对的优势兵力,把整三师全歼,这才过去几天?难道大家都忘记了吗?”

这一顿枪白,令邱雨青很是难堪,他的脸一阵白一阵红的,想要发作,却又发作不起来。

“从俊老弟先不要这么激动!呵呵,我知道你很是委屈,但我相信邱军长也并非有意如此,你还是听一听邱军长的解释吧!”王敬久笑着做着和事佬。

邱雨青点了点头,这才道:“整三师被歼,我们都很震动,在龙凤战场上,我们第五师最先遇敌,这个时候反应过来便有些晚了。当时在第五军与你们整十一师之间,还有一个十八旅的一个团,我让这个团向我这边靠拢,如果这个团能够配合第五军,从龙堌集侧背方向夹击的话,那么这个龙堌集应该早就拿下来了,你们十一师也不会被敌围攻了。可是却不知道为何,这个团长并没有听从我的命令!”

“是我命令那个团,不让他轻动的!”胡从俊冷冷地道:“邱军长只知道自己当面的敌人,却不知道,如果那个团一调开,那么十一师的师部只怕早就被共军端掉了!”

“原来是这样!”邱雨青点了点头,他其实在战后就想要处理这个团长,但是后来已经知道了其中的原因,这一次把这件事提出来,根本就是名知故问。

胡从俊却不无讽刺地道:“从陇海路一路杀来,我就听说共军中流行着一句话,叫做什么逢五不战!呵呵,龙堌集那边充其量只有敌人五六千人,他们的大部队准备着围歼我们整十一师,而邱军长如此的精锐之师上万之众,却被敌阻住如此多日,我胡某人实在是想不通呀!”

这一问,又将邱雨青问得尴尬以极,龙堌集之战,第五军的确受到了共军顽强的阻击,便是他使出浑身的解数,也无法突破对方的阵地,只也一直令他引以为恨,却又不愿意过多得摆到台面上来,说到底,那只能让别人笑话他无能。当下,对于胡从俊的咄咄逼人,邱雨青也不由得恼怒起来,没有好气地道:“胡师长,你也领兵这么多年,战场上的事怎么能够说得清楚?敌人如果是这般好打,那么还要把你们从武汉调过来干什么?”

“把我们调过来难道就是为了给你们第五军充当炮灰的吗?我越是给你发电报,请你赶快向我部靠拢,你却越是离得远!”胡从俊不由得站了起来,直接指责着邱雨青。

“你在打,难道我就没有在打吗?”邱雨青也是一肚子的火气,跟着站了起来,隔着桌子与胡从俊对阵。

“你打?哼!我看你是在打空气!”

“我们第五军这一仗也损失了两千多众,你却说我在打空气?”邱雨青不由得猛地拍响了桌子!

“你们两个人吵够了吗?”王司令也霍然站起来,嗓门扯得老高,这个平日里脾气温和人,在两个下属面前,也不由得动起了怒来。

邱雨青与胡从俊两个人这才觉出自己的失态,互相对望了一眼,还是一脸得怒气,只好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重新坐了下来。

王司令也重新落座,表情平缓了许多,语气却很重:“看看,看看你们两个人,成何体统?你们两个怎么说都是国军的少将中将,统领着千军万马,怎么和街头村夫一般无二,我看要不是中间隔着张桌子,你们两个人是不是都要撕打起来了!”

两个人都面带愧色地回望了王司令一眼,不再搭腔。

见到这两个人已经平息了怒火,王司令才长叹了一口气,对着胡从俊道:“胡师长,你也不要怪罪于邱军长,他当时确实也在打着,只是没有你那边这么急罢了!”

胡从俊看了邱雨青一眼,没有吭声。

邱雨青也平和了下来,向着他道:“是呀,我确实也是在打得紧!”

胡从俊悠悠地道:“就算我被共军吃掉了,只怕你也跑不了!”

邱雨青却不以为然,道:“笑话,我怎么可能看着你被敌人吃掉呢?这一次我是真得很抱歉,以后你看我的行动就是了!”

“一次就够了,我可不敢再来一次了!”胡从俊讥讽了一句。

王敬久生怕他们又吵抢起来,接口道:“好了好了!过去了的事,不要再提了,这样越说下去越是不好,你们两个要是再吵的话,我就只好去报告给薛主任了!”

“是,我们不吵了!”胡从俊不情愿地应了一声。

邱雨青也点了点头。

王司令这才笑了起来,对着两个人道:“以后你们两军在一起作战的时候,千万要注意友军的困难,要及时支援才是!”

胡从俊与邱雨青都连声说是。

但是,这一次会上,胡从俊与邱雨青已然出现了裂痕,两个人明面上还在称着兄道着弟,而从心里来说,已经互相不再信任了。

后面,又谈到了很多,胡从俊非常在意的是,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把他那个被打残的三十二团重新建立起来,要是用新兵来充实,不仅需要时间,而且在战力上来说肯定要打上折扣的,只怕没有个半年是上不了战场的。

王司令倒是替胡从俊想到了一个好的主意,他让邱雨青从第五军中抽出一个营来,给胡从俊,作为重建三十二团的基础。邱雨青虽然老大不愿意,但这个折中的方案,也算是他对胡从俊的一个补偿,最终还是答应了。

*********************

从陈楼村出来,谈到刚才与邱雨青的争吵,张贤却觉得没有必要,他对着胡从俊道:“师长,其实两军的配合,一直以为都是我们国军的一个软肋,相对于其他的部队来说,邱军长还算是好的了!”他是想起了常德,想起了衡阳。

胡从俊看了他一眼,告诉他:“我只是呕不过这口气!这个邱疯子,狂妄不说,还十分骄横,明明是他不对,他还要强词夺理,我就是要打一打他的气焰!”

张贤却是一声苦笑,对着他道:“师座,如此一来,只怕我们整十一师与他们第五军以后的合作就不会那么顺畅了!”

“那又怎么样?大不了我们与第五军分道扬镳!”胡从俊却不以为然。

张贤默然了,可以看出来,胡从俊已经对这个邱大胆产生了偏见。他很了解自己的这位师长,胡从俊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对自己的属下向来十分严厉,但是同时也赏罚分明,如果自己的部下真得出了什么事的话,他也会挺身而出,为他们挡上一面,很有忠义之气,他也是在国军中有了名的对自己的部下十分偏袒的一位将军;而在对外方面,虽然能征惯战,却总是保持着低调,不象张贤的另一个师长张林福那样张狂,也不象第五军的邱雨青这样骄横。而正因为胡从俊为人的谨慎与内向,再加上也有些自恃清高,所以在国军中,与其他将领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和他有交情的将军除了方青与罗达之外,张贤也想不出第三个人来,便是同为土木系其他将领们,也很少与他有过往来。郭万曾经点评过,说胡从俊是一个狡猾得赛过狐狸,而打起仗来却又勇猛得如同老虎的一个人。

当年在任免十八军军长的时候,便是作为土木系的老总陈诚,也曾在胡从俊与彭天广之间拿不定主意,陈长官知道胡从俊的能力,却又担心他的人际关系,若不是当时张贤的有意无意的话,只怕胡从俊也不可能如此得风光。张贤一直把这件事埋在心里,从来也没有向胡从俊透露过。那次只是因为胡从俊去国防部述职,陈长官想起当年的情景,无意中向胡从俊透露了出来,胡从俊才知道是张贤帮了自己的大忙,所以这也是他为何对张贤十分关照的一个原因。

胡从俊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对着张贤道:“对了,这次战斗后,我觉得你上一次在开封你跟我说的那三样问题,真是有用。第一就是不能低估共军,作战前宁愿谨慎行军,也不冒然突入,真得是很管用,这一次要不是我听从了你的建议,可能整十一师已经掉进了刘伯承的口代里!”

张贤莞尔地笑了一下,道:“师长谦虚了,其实还是师长指挥地好!”

胡从俊摆了摆手,又道:“你提的第二条,就是说在战术上不能墨守成规,呵呵,这一条我们也做得不错,学习他们共军的游击战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真得很管用,在战斗开始之前,便让共军吃够了苦头,要不是这样,我们只怕也撑不了这么久!”

张贤还是笑了一下,道:“这还是师长的功劳,我只是动动嘴皮,师长您才是真正实施到各部队里去的人!要不然,杨旅长那边也不会打得这么得好!”

胡从俊笑着指了指他,道:“张贤呀,别人拍我的马屁,我只当是在拍马屁;呵呵,你拍起马屁来,真得让我觉得很舒服呀!”

如此一说,连边上的那些参谋政工人员都笑了起来。

“你提的这最后一个建议我觉得必须要实施了!”胡从俊不无忧虑地道:“三团制的确是比如今一个旅的两团制在打仗上要好了许多,比如说这一次,十一旅如果手中有三个团,那么完全就可以拿出一个团来及早地增援你们三十二团,也就为会让你打得这么艰难!”

张贤点着头,看来,胡从俊也在这次战后思考了很多。

“两团制太过单薄了,只是怎么样我们才能够恢复到三团制呢?”胡从俊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恢复成三团,怎么也要上头来说了算的,并不是他这个整编师的师长可以作得了主的。

张贤想了想,对着他道:“师长,我看这样吧,咱们先把咱们的意见编制起来,然后条陈到国防部去,请求他们恢复我们整十一师的各旅三团制。我想在这件事上,国防部也要通过党代会和总统的批准,才能够成行的。不过,如今陈长官是参谋总长,我们只要和他谈下利弊,我想以陈总长的眼光,定然会支持我们的,只要得到了他的默许,我们就可以放手准备起来,让每个旅再加一个团。”

胡从俊拍起手来,大声地赞叹着:“好呀,张贤,就照你说的来做,我回去后马上向国防部写报告!”说着,说着,又不由得有些发愁:“我们三个旅,每个旅再增加一个团,那就是三个团,这三个团的武器装备也会不少,如今堪乱刚刚开始,各部队的武器装备都比较缺乏,只怕到末了还要我们自己来想办法!”

张贤却道:“师长好健忘呀,如今国防部的联勤总司令正是郭万参谋长,呵呵,这件事我去找他,肯定能够近水楼台先得月。另外,在当初更换美械的时候,虽然说换下来的国械一律都要送缴军政部,但是我知道师长还收有一些国械没有及时上缴,这个时候正好拿出来派上用场了!”

胡从俊楞了楞,指着他笑道:“张贤呀,你是不是老早之前就在惦记着我的这点家底,连我私藏的武器装备你都知道!”

张贤也笑了起来,告诉他:“师长,你真得忘记了?当初十八军军部从万县转到武汉的时候,最后是我过去收得尾!我们师那点家底,我早就了然于心了!”

胡从俊这才想起来,当初他确实是因为不放心别人,所以才让张贤这个心腹负责过一段十八军的内务,看来,张贤已经把十八军的所有家底当真得掌握了。

“对了,师长,我觉得这个时候应该再加上一条!”张贤对着胡从俊又道。

“加一条什么?”胡从俊问道。

张贤道:“这一次我们进攻的是共产党的根据地,难道师长没有发觉,共产党在政治宣传上很下了一番的功夫吗?这里的老百姓都被他们动员了起来,还把我们这些国家当成了入侵者。我想,我们侧重于军事进剿,而忽视对当地百姓的政治安抚的话,那么,只怕现在我们打下这片地方来,将来也保不住的,还有可能使人们国军陷入到老百姓的汪洋大海中去。如果真得那样的话,我们国军便有了灭顶之灾!”

胡从俊点了点头,自从进兵到鲁西南以来,他也发现了张贤所说的这种苗头,百姓才是国之根本,只有让百姓安居乐业,才可能安邦定国。当下对着张贤道:“你说得不错,那我也把这一条列陈在我的报告里去,只是不知道上峰能不能及时派来人员,把这里的百姓们动员起来!”

张贤也知道他的担忧是个问题,于是道:“我们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吧!”

“嗯!”胡从俊表示同意。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