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对“农民工挤占工人工作岗位”的驳斥

dakang 收藏 203 2271

首先要说的是,一个国家的公民,应该是平等的,所以,国家有义务、有必要为国民提供公平的工作岗位的竞争机会。

为什么会出现“农民工挤占了工人的工作岗位”这样的话呢?因为在中国,改革以前,工业岗位,尤其是国家的工业企业(其他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其实也一样)的岗位,是由非农业户口的居民笼统地说就是城市居民所垄断的,给予农民的机会少得可怜,而且,农民一旦获得这个机会,就会农转非,成为非农业户口,这在农民来说,可是一件跳龙(跳)门的大喜事,尤其是文革以后,城市产生了大量的待业青年,农村人口被招工进入城市的机会就更加的稀少。这样一来,“工人”一词,就变成了城市人中的工业劳动者的专称。

这里要说的是,中国的工业,最初的资金在很大比例上是通过工农业剪刀差获得的,也就是说,很大一部分工业,是用农民的血汗钱建立起来的。从这一点看来,农民是为中国的工业化做出了贡献的,而市民则垄断了着相对较高社会地位和较高收入的工业岗位。虽然改革前工人的收入也不高,但是,相对于更苦的农民,工人的生活还是要好得多。

改革开放以后,政策允许农民自由进城打工了。农民凭着自己的吃苦耐劳和不高的报酬,挤进了城市的劳务市场,干着城市人不愿干的脏乱差的苦活、累活。随着城市改革的展开,用工制度进一步放活,也陆续地涌现出了一批机制灵活劳务密集型的“血汗工厂”。虽然活累待遇低,但是对打工仔、打工妹们来说,在“血汗工厂”做工,还是要远远地好过在家务农,所以,这些城市人看不上的“血汗工厂”在农民工的劳动力红利之下发展了起来,一些机制比较灵活能的公有制企业也发展了起来。但是,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公有制的企业,由于产品跟不上时代、技术没有更新、管理者没有责任心、工人混大锅饭……等等种种原因,在市场经济中遇到了困难,亏损甚至停产、破产倒闭、被兼并,工人们就遇到了下岗等问题。

这时候,就有一些人开始怀疑改革,怀念改革前的国营集体大锅饭,甚至,将矛头对准了改革,开始抱怨一些机制灵活的企业的竞争,抱怨农民工对报酬、工作条件的低要求,认为是农民工挤占了工人的工作岗位,甚至认为,这是农民工和工人们的不平等竞争。

这就如美国工人,经济困难,不埋怨自己的政府,而来埋怨中国工人的标准太低——你以为就你们能,知道多赚钱,中国人就傻?农民就傻?不这么便宜,美国人会买中国的产品?城市企业会聘用农民工?低工资是不是要好过没工资呢?是啊,有人会说,可以提高文化素质,参与高技术产业的技术竞争,不是比那种出卖血汗的低层次竞争好得多?我承认,高附加值产业是好,能不好么?不那么累了,收入又高,谁不想啊?你以为中国人只喜欢做裤子不喜欢造空中客车呀?就你聪明?农民工干得了吗?接受更高的职业教育那是要经济基础滴!不用血汗完成原始积累,你以为能一步登天那!以文化技术参与竞争,是高层次!对于接受教育天生(这个天,就是该死的城乡二元化政策!)占优的城市人,是公平了,但是对农民工,公平又在哪里?

农民跟工人,是一个起跑线?如果一个城市人提出2000元的底薪,一个农民工提出1000元的底薪,企业聘用了农民工,这个城市人抱怨不公平,有没有道理呢?如果说这个城市人说:我在城市消费高,一个月没有2000我就过不下去,你农民在农村消费低,一个月500就够了,所以我们的起跑线不同,跟你竞争对我显失公平,你说他有没有道理?这就像有一个无赖说,我是吃惯了白面馒头的胃,要我和你那粗胃一样吃窝窝头对我显失公平——这不就是说我的胃天生比你高贵?

要说不公平,就要说以权谋私侵吞国有资产以垄断手法获取暴利等等等等的不公平,这才是我们应该讨论的。而不是什么农民工挤占了工人的工作岗位这样的屁话。

有人说城市和农村在生活水平以及对工作的要求上客观存在着客观上的差异,不应一概而论,所以没有必要要下岗职工向要求更低的农民看齐。我说,为什么不能一概而论呢?城市人又不是天生的高农民一等!

是的,我也承认现在的中国,已经有了社会阶层的分化,各阶层在收入、职业、生活等各方面,都有着比较明显的差别,这是一个不得不承认的客观存在。但是在种种的划分里面,唯有城乡差别,是改革前就遗留下来的,是改革前就实行的城乡二元化的体制所造成的。

阶层分化的现实存在性,并不能得出市民在生活上就不能和农民看齐的结论,因为这个现实存在是不合理的。一个富翁,他要说他在占有利益上是不能和他的工人看齐的,只能是他的利益是合理占有的情况之下,不是因为不合理侵占工人利益的情况之下。不能说他不合理占有利益的地位是社会的现实存在,所以在占有利益上就不用“合理”地和工人看齐。市民和农民阶层分化的现实存在,是基于不合理的城乡二元化政策造成的,所以这种现实存在也就是不合理的。在城乡二元化的政策之下,市民垄断了有着相对较高社会地位和较高收入的工业岗位的“利益”,农民被排除出国家工业岗位之外,但是仍然用剪刀差的方式补贴着自己不能染指的城市国营工业,这就是一种对农民利益的侵害,所以是不合理的。在不合理根据上得出的结论,自然也是不合理的。

城市底层工人虽然也没有合理地享受到改革带来的成果,但是相比农民,他们占有着源自改革前垄断有着相对较高社会地位和较高收入的工业岗位的“利益”。这是一种建立在不合理制度上的不合理的利益,而改革所给予农民的,就是一丁点分享这种利益的权利,就是从完全不允许你参与竞争工业岗位到允许你在仍然不合理的条件下参与有限度的竞争。如果说这种竞争给工人的垄断有着相对较高社会地位和较高收入的工业岗位的“利益”造成了一点点的损失的话,工人所损失的,也是他所拥有的不合理的利益,农民得到的,正是他早该得到的。请分清楚改革带来的利益和垄断有着相对较高社会地位和较高收入的工业岗位的“利益”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利益,前者的合理分享是工人应该得到的,后者则是工人在改革前通过不合理的城乡二元化制度取得的不合理利益,而工人分享这一利益却是改革后带来的合理权利。你以工人凭借着改革前不合理制度带来的阶层分化的现实存在性,来证明工人可以在生活上不能和农民看齐,就意味着,你认为,工人既应该在改革成就上分享应有的那部分,同时又不愿意让出自己在改革前所拥有的不合理利益,所以,就连农民在改革中获得的那一点点可怜的利益——进城打工的权利——你们都阻挡不愿意让他们实现。

农民合理地在改革中得到的改革成果之一,就是进城打工,和工人在仍然不平等的条件下分享国家工业企业有着相对较高社会地位和较高收入的工业岗位,而这,正是工人们在不合理制度下垄断了好多年的利益。这才是真正的平等权利!

农民只有在获得这种权利以后,才有可能在社会地位和生活上上,争取和市民看齐。你提出市民不能和农民看齐,就是坚持市民和农民在分享国家工业企业有着相对较高社会地位和较高收入的工业岗位上面的不平等地位!

农民连进城打工的权利都没有,国家工业企业的岗位又不容农民染指,请问,农民凭什么和同是这个国家国民的城市居民一样,享受到合理的改革开放的成果?

所以,这里的市民不能和农民看齐,其实质上,还是在有着相对较高社会地位和较高收入的工业岗位的“利益”上的看齐,其实质还是维护工人的垄断有着相对较高社会地位和较高收入的工业岗位的“利益”,也就维护工人在国有工业中的不平等特权,实质上就是维护城乡社会的不平等现实。

只有在阶层分化的现实存在是合理的情况下,市民可以说:我们不能和农民相比!而这句话中的不平等意味是那么的显而易见:市民是天生(就是城乡二元化制度这个“天”)的比农民高一个阶层的存在。这难道不是认为某些人高另一些人一等是合理的?

所以说,是农民工挤占了工人的工作岗位的说法,可休矣!国营企业的工人尤其是下岗工人们,要端正自己的认识,不是农民工挤占了你们的饭碗,而是别的原因,如我在前面说的,你们所在的工厂由于产品跟不上时代、技术没有更新、管理者没有责任心、工人混大锅饭……等等种种原因,但是,唯独不是农民工竞争的原因!农民工,只是获得了一小部分他自己早应该得到的权利,而且,农民工已经得到的,还远远没有他应该得到的多!


附记:看了版主加原创加精华解除精华解除原创的扯皮过程,大家相必就更明白我为什么很多时候在论及现当代史的时候,要使用另一个ID蓝色国王的用意了。中国最大的不公不是别的,正是城乡二元化制度造成的城乡不公,不敢正视这个最大的不公,奢谈什么社会的公平,都是扯淡!

本文内容于 2009-10-31 10:17:44 被dakan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