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 自强运动 第97节:孤拔舰队

平山大侠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97节:孤拔舰队 “集中兵力也好,分散兵力也罢。其实都是假象,都是为了主宰敌人的命运。我们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让北洋与南洋的舰队援闽。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把自己的兵力分散开来是绝对必须的!”——孤拔 7月1日,孤拔乘他的旗舰“巴雅”号,由香港至上海与原中国分舰队司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97节:孤拔舰队


“集中兵力也好,分散兵力也罢。其实都是假象,都是为了主宰敌人的命运。我们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让北洋与南洋的舰队援闽。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把自己的兵力分散开来是绝对必须的!”——孤拔


7月1日,孤拔乘他的旗舰“巴雅”号,由香港至上海与原中国分舰队司令官巴德诺会晤,两人就侵略战争的第二阶段,远东舰队海军战术问题,交换了意见和看法。

巴德诺不无忧虑地说:“司令官阁下,这仗可不好打,远东舰队统共只有35艘战舰,而大清国三洋海军加起来,数量大大超过我们,我们并没有多少把握战胜他们。况且我们是要进攻严密布防,易守难攻的马尾港!”

“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妙计。”

“计从何出?”

孤拔点燃雪茄烟,不紧不慢地问:“知道孙子吗?”

巴德诺摇摇头。

“孙子是中国一位伟大的兵圣”, 孤拔笑着说“他著有一本《孙子兵法》。他在书中说‘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故善动敌者,形之。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故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微乎微乎,至于无形;神乎神乎,至于无声。故能为敌之司命。’”

“说些什么呀?乱七八糟的。我一句也没有听懂!”

巴德诺不高兴地嘟囔着。

孤拔傲慢地哈哈大笑起来:“这是中国古老的典籍,用的是文言文,你怎么会懂!”

“你懂!那就请司令官阁下,翻译给我听听。”

巴德诺不服气地说。

“好,我就翻译给你听听。这段话的意思是:出乎敌人的意料之外,攻击敌人没有防备的地方。所以,善于调动敌人的人,只要以伪装示形于敌,敌人便会跟着跑。善于用兵的人,表现出的特点之一,便是能调动敌人,而不致被敌人所调动。而善于进攻的人,能做到使敌军不知道该在哪里加强防守。

隐微呀!隐微。隐微到以至于敌人,发现不了些许蛛丝马迹。神妙呀!神妙。神妙到以至于敌人察觉不到丝毫风吹草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为敌军命运的主宰!”

“唉呀!太神奇啦!太奥妙了!不愧是一位伟大的兵圣!”巴德诺拍着大腿,由衷地叫喊道“伪装、欺诈、示假于敌、声东击西。然而,我们怎样才能做到这些呢?要知道我们的对手,正是伟大兵圣的子孙那?!”

“来,我们好好计划一下。”孤拔将一张中国沿海地图铺开,指手画脚地说“巴德诺,请你说一下我方战舰的分布位置。”

“到现在为止,原中国分舰队战舰1艘泊吴淞口,3艘泊上海。4艘泊烟台。”

“东京湾分舰队呢?”

“还在日本海一带游弋。”

“立即电令利士比,让他迅速南下,与我们会合。”

“怎么?司令官阁下,是要将中国沿海一带的战舰,全部集中在台湾海峡吗?这……岂不是要暴露我们进攻马尾港的企图吗?”巴德诺不解地问。

“假做真时,真皆假!”孤拔自负地说“这一招,只不过是试探敌人的反应。我们集中兵力,正是为了分散敌人的兵力。也就是说,只有在敌人分散了兵力以后,我们才能相对有效地集中自己的兵力,才能做到有效地去进攻敌人。因此,首先要使敌人感到神秘莫测,诱导他们走上错误的途径,然后再把他们打个措手不及!”

“要是他们不予理睬呢?”

“那我们就分路出击,四处游击骚扰他们。”

“为什么又要分散兵力呢?这可不符合战术原则啊!”

“集中兵力也好,分散兵力也罢。其实都是假象,都是为了主宰敌人的命运。我们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让北洋与南洋的舰队援闽。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把自己的兵力分散开来是绝对必须的!”

大清朝沿海各省,密切地注视着法国舰队的一举一动,随时将法国舰队的动态上奏清廷。不过,朝廷并没有因此而调动北洋与广东的海军援闽。只是给浙江颁旨,要他们赴援。

孤拔见此,立即下令法舰加大了对中国沿海的袭扰力度。

1884年7月7日,孤拔正在加紧战备的时侯,法国海军部及殖民部部长又发来了命令: “你接此电后,即向马尾港派出军舰并根据政府的命令,予以占领。从现在起,应阻止(中国)在该地构筑任何防御工事、重新布置水雷以及其军舰的出入。”

但是孤拔并没有立即执行这一命令,他认为时机还不成熟,他还在指挥他的舰队,在中国沿海一带进行袭扰战。

7月9日,两江总督曾国荃上奏:“上海共有法舰6艘,随后又来2艘大兵轮,其1中艘泊吴淞口外,小轮有4艘,并雇有4人为长江引水员。”

言中之意很明显,即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海防形势严峻,我不伸手要援助就不错了,叫我援闽,那是万万不能的!

7月13日,法国海军部及殖民部部长再次电令: “向福州和基隆派出你所有可以调遣的舰只,因为我们打算如果最后通牒被拒绝,便将这两个港口作为抵押品。”

这便是法国政府的“据地为质”的侵略政策。

法国军舰连续不断地在中国沿海一带,不仅大张旗鼓地进行大量的欺敌行动,而且目标主要锁定在三个区域,南洋的基隆、福州,浙江的上海、吴淞口,北洋的烟台,进行骚扰和威胁。

孤拔的战略部署果然见效,使得沿海各督抚们,摸不清法国海军的战略意图,只知道不停地向朝廷发急报,要求朝廷急调战舰驰援。而朝廷也被各地警报弄得头昏眼花,况且法舰已经近在咫尺的烟台活动,巴不得南洋与广东海军来援,更不可能在这关键时刻,抽调北洋军舰去南下援闽。

7月17日曾国荃再次奏报:“法舰到处游弋,欲由吴淞口上犯长江”,“法来三桅大兵轮船,一支泊吴淞炮台之前,料必另有续到之船。”

意思是江浙海防吃紧,保留了求援的后手。

7月19日,丁汝昌上奏称:“法国兵舰将由上海到烟台会操。”

这样,便为李鸿章尔后拒绝调遣北洋军舰南下援闽,埋下了伏笔。

7月23日,浙江巡抚刘秉璋奏称:“廿一日(7月13日)有法国兵舰赴定海,入口探知,升桅测望良久而去”。浙江只有2艘小兵轮,万分单薄,又叠奉严旨戒备,所以法舰虽已经离去,他仍心有余悸,在奏折中说:“浙防设有疏虞,咎将谁执?”。

拒绝了清廷的援闽旨令,而且理由是绝对充分有据的。

江南无舰可调,清廷只好让李鸿章单独调舰援闽,7月25日李鸿章以“烟台口外有3艘法船,每日生火作欲动之势”为由拒绝。

其实,对法国的战略意图,李鸿章也不是稀里糊涂、懵懵懂懂,但是他有他的难处。在李鸿章所想,海战最好是不要打起来,所以他并不主张调舰援闽,他认为最好是不要去刺激法国人,避免战争从陆地上延伸到海洋上。在他心自中,大清朝最大的忧患不是西方列强,而是正在迅速崛起的东洋小日本。因此,他认为: “各省海防,兵单饷匮,水师未成,未可与欧洲强国轻言战事……若与法人开衅,彼必分遣兵船,扰我沿海各口,顾此失彼,尤与根本大局有妨。一时战胜,未必历久不败; 一处战胜,未必各口皆守。”所以,他宁愿忍气吞声,在外交谈判中,那怕是吃一点亏,也不愿开罪法国,扩大中法之间的战事,而使大清朝的战略形势,处于腹背受敌的不利境地。他主张: 中法战争只有会商解决才是“息事宁人,经久之计”。此其一。

况且他觉得南洋海军实力并不比北洋差,若论马江形势与陆岸防守设施,总体上看,还要略胜北洋一筹。因为北洋海军担负的海防任务太重,从山东半岛的南端——青岛,沿海岸线往北,依次有威海、烟台、大沽、旅顺等海防要地,海岸线绵长、要塞分散、距离遥远、陆岸防守设施——各处炮台,还在施工中,防御能力十分薄弱,而北洋海军那几艘少得可怜的军舰,根本不敷使用,此其二。

南洋、北洋孰重孰轻,任谁都掂量得出来。北洋肩负保卫京畿的重责,倘若法舰真的孤注一掷,进攻大沽,重演火烧圆明园的惨剧,他李鸿章担当得起吗?!

李鸿章感到自已好像是一个夜间行脚人,推着一辆沉重的车子,刚刚走上一个陡坡,前有虎,后有狼,怎么办?真是顾此失彼,头痛欲裂,此其三。

也不是没有办法,李鸿章曾鼓动朝廷调广东海军就近北上驰援。但是精得鬼似的广东佬,就是不松口,并以种种理由推托、搪塞,还振振有词地说,切记鸦片战争就是首先在广东打起来的!

“唉!”现在情形不一样了,若是大哥李翰章还在两广总督的位置上,一定会助他一臂之力,为他排忧解难,一切难题都会迎刃而解的。

久历军戎的李鸿章对中法战争的形势看得很清楚,眼下法国陆军在安南势如破竹的兵锋,已经得到有效地遏制,法军正处在进退维谷的窘境之中。虽然交战的两军尚在僵持,但是形势明显有利于清军。

在这种情势下,法国海军还敢发动海战嘛?!须知,法国的战略是陆海军协同作战,南北夹击。陆军失利,海军必然处在观望之中。就算是法国海军跃跃欲试,以求一逞,妄图在海战中捞到那怕一根稻草,可是福州当面又有多少军舰可以用于海战呢?

法国舰队分散游击,分别在基隆、福州、上海、吴淞口、烟台等地袭扰,根本就没有集中兵力,对福州形成作战的态势。退一万步来说,法国海军真的进攻福州,福建海军既使不能大获全胜,自保应该是绰绰有余的。李鸿章抱着侥幸的心理,此其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