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巨浪2改裝後可打同步衛星

2009年10月28日出版的最新一期的《簡氏防務週刊》刊發丹肯-雷諾克斯(Duncan Lennox)撰寫的題為「保護衛星太空新競賽」的文章,文章稱一些國家正在尋求和發展反衛星武器和系統,以保護空基資產。文章說,中美俄美都擁有多種具體的反衛星方式,中國的新型DF-25和DF-31經過改造可以擔負反衛星角色,一旦需要,其射程可以覆蓋在靜止軌道運行的衛星,文章還引用消息說,新型JL-2潛射彈道導彈正被考慮作為一種可能的反衛星系統。


文章首先說,自從1959年美國進行了首次反衛星(ASAT)武器系統的實驗以來,這項工作發展延續下來,引發一些人對「太空武器化」可能性的擔憂。


早期的實驗中使用了各種各樣的發射載具擔當反衛星的角色,其中包括改動了的空空導彈(、地空導彈、中程彈道導彈(IRBM)和洲際彈道導彈(ICBM)、反彈道導彈(ABM)以及衛星運載火箭(SLV)。這就表明,反衛星武器可以通過改進現有的發射系統從而在短期內獲得發展,這也是任何太空條約起草和落實難以進行下去的一個關鍵因素。


簡氏文章說,從1985年開始,有關反衛星的實驗中止了一段時間。中國在2007年1月份進行了一次反衛星攔截試驗,據分析確信,中國採用了改進過的DF-21(或DF-25)中程彈道導彈或者改進過的KT-1火箭進行了這次測試,但實際採用的具體運載器型號還有待最終確定。中國反衛星測試的活動很快得到美國的跟進,2008年2月份,美國使用了改進過的標準-3(SM-3)型反彈道導彈攔截了一枚失控的美國衛星。


文章說,看起來,中國、俄羅斯和美國都擁有多種選擇,可以改變現存的反衛星方式併發展新的反衛星系統項目。中國的反衛星計劃被認為已經成為「863計劃」(Project 863)的一部分,這種說法在2003年由美國首次報道,報道稱,在2007年那次成功攔截衛星行動之前,還進行了三次測試。至於這三次較早的測試是計劃中的飛越測試還是並不成功的反衛星舉措,目前還不得而知。但據信,中國的新型DF-25中程彈道導彈和DF-31洲際彈道導彈可以經過改造擔負反衛星角色,一旦需要,這些導彈的射程可以覆蓋靜止軌道(GEO)運行的衛星。還有一則沒有核實確認的報道說,新型JL-2潛射彈道導彈(SLBM)正被考慮作為一種可能的反衛星系統。中國還正在發展KT-2和KT-2A衛星運載火箭,一旦需要,它們也可以轉化為反衛星系統。


簡氏文章接著說,有報道說,中國HQ-9和HQ-15型導彈項目(類似于俄羅斯的S-300,即SA-10和SA-20地空導彈系統)也可以進行改造並擔負反衛星任務,目標是低軌道(LEO)運行的衛星。然而,有人認為HQ-19地空導彈(類似于俄羅斯的S-400即SA-21地空導彈系統)項目很可能能夠當做一款反衛星系統使用。還有幾則美國的報道提到,中國正在測試一款地基鐳射器(GBL)用於對付自身的衛星和美國的衛星,它可以暫時致盲衛星或者事實上摧毀衛星上的光學部件,此外,地基鐳射器還可以用來讓一顆衛星精確顯形,以幫助確定這顆衛星的潛在用途,或者在對衛星發起攻擊之前,測量出衛星運行的精確軌道參數。有報道稱,中國的這種地基鐳射器被置於西北的天山山脈某處。


簡氏提到蘇聯的反衛星測試時說,蘇聯在1968年到1982年期間進行了大約20次反衛星測試,使用的是改進過的洲際彈道導彈和運載火箭。沒有得到證實的消息說,截止到1998年,俄羅斯聯邦還發展了可在空中發射的反衛星系統,使用的載體是改造過的R-33(AA-9)或R-37(AA-13)空空導彈,它們從升級型米格-31「獵狐犬」戰機上發射。


文章接著說,有報道說,截止到1999年,俄羅斯發展了「縴夫」(Burlak)運載火箭作為反衛星系統,還發展有能夠從改進型圖-160「海盜旗」戰略轟炸機上發射的反衛星系統。而「縴夫」火箭的設計中,第一級採用了衝壓式發動機,第二級則使用了液體燃料推進的火箭發動機。俄羅斯肯定具備將洲際導彈的、潛射彈道導彈和運載火箭改造為反衛星系統的能力,只要它這麼做,就能做到。


簡氏文章提到,在1985年到2008年期間,美國「抑制」了太空反衛星的測試工作,有證據表明,只要政治上的限制解除,美國有多個項目正在有助於提升這種能力。2008年美國使用改型SM-3反彈道導彈進行反衛星一事表明,美國具備在短期內將反彈道導彈改造為反衛星載具的能力,而據報道,這項工作在45天之內就能完成。美國還在發展衛星修復和為衛星重新加注燃料的能力,為此進行了一系列飛行測試,其中包括XS-10、XS-11、自動會合技術驗證(DART)飛船、「軌道快車」(Orbital Expres,一種維修衛星的太空機器人)和「微衛星技術試驗」(MiTEx)項目。2008年12月份,美國向靜止軌道發射了兩顆「微衛星技術試驗」衛星,以檢查和通報失靈的DSP-23彈道導彈早期預警衛星,此舉表明美國可能具備了在靜止軌道上檢查其他衛星或者對衛星發起攻擊的能力。此外,美國還有多種可以用於發展反衛星載具的選擇,比如地基攔截彈(GBI)、未經使用的此前的洲際彈道導彈的彈體、運載火箭、「飛馬座」空中發射運載火箭,或許還有戰區高空區域防禦(THAAD)系統採用的反彈道導彈。


簡氏文章分析說,在軌道運行的衛星有時確實會失靈或者失控,但有時要查清導致失靈的具體原因非常困難。導致失靈的因素可能有某個瑕疵的零部件、空間天氣異常、殘片的撞擊或者敵方的攻擊。


很多國家的防務系統正在計劃保護太空中的「關鍵財產」。此舉要求快速反應和全球覆蓋的太空態勢感知,還要有衛星自我防衛系統作為後盾。這或許包括識別出何時遭受威脅的能力以及機動動力、運用誘餌的能力,還要為大型衛星提供防衛裝備(例如槍、火箭或者榴彈等),或者在一個衛星群中配備武裝防護衛星。衛星或以類似殘片的外形誤導敵方,或者同一顆衛星能夠執行兩到三種其他任務,或者在一個衛星群中被配有備份衛星。一國還要具備快速反應衛星發射能力,以便替換在緊急情況下受損的衛星,還有人討論使用無人機(UAV)的選擇。一國還或許對敵方的衛星發射場地、聯合感測器和通訊系統發起攻擊。


簡氏的文章最後說,前方的路還遠非明晰可見。因其雙重用途的爭論說辭,看來,沒有辦法限制反衛星能力的發展,但卻可以達成協定防止在太空中進行事實上的衛星攔截實驗,防止太空垃圾進一步增多。其他國家或將向美國展現(反衛星能力),表明美國不能在太空搞獨霸。國際社會真正努力,達成相互諒解,能夠也應當這樣利用太空——為所有人謀利益。這樣的時代正在走近。


來源:環球時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