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一百四十六章 “稻草人”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我的神智很清醒,”罗森巴赫说,“但是我认为从我们两个人特殊的身份上来看,我们有必要亲自为士兵们解答他们的疑问,这样才能体现出我们与众不同的能力。”

霍夫曼微微一笑,他已经明白了罗森巴赫的用意,这位国防军上尉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出弗莱舍尔的洋相。他本来有心阻止罗森巴赫继续做下去,可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却使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是啊,”他望着施特莱纳,心中暗道:“统帅阁下身边的确需要一位更有能力的副官。”

弗莱舍尔这会满头冷汗,与罗森巴赫不同,他根本就没有上过战场,连如何防御地雷的基本常识都不懂,可是罗森巴赫的一句话却把他的后路堵得死死的,根本就不给他回绝的机会,他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一时之间,他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施特莱纳望着弗莱舍尔窘迫的样子,心里感到很是不悦,一方面他对弗莱舍尔胆怯的表现感到不满,而另一方面,他又对罗森巴赫冒失的举动感到生气,要知道弗莱舍尔从来没有上过战场,要是真在雷区里面发生意外,丢了性命不说,他自己的脸面也挂不住。

“罗森巴赫上尉,”施特莱纳板着脸说:“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虽然我知道你曾经在战场上立过战功,也有丰富的作战经验,但是拿生命做赌注的事情,我劝你还是慎重一点好。”

照理说,如果一名普通军官听到施特莱纳这番绵里藏针的警告,应该就会识趣的躲到一旁,但偏偏罗森巴赫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他不但没把施特莱纳的警告听进耳朵里,反而还做出了更为大胆的举动!

“我的统帅,生命是宝贵的,而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告诉士兵们如何在战场上保护好自己!”罗森巴赫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到弗莱舍尔身边,二话不说,就把他拽进了雷区!

“喂!你这个疯子!快放手!”弗莱舍尔吓得魂飞魄散,拼命挣扎,想要摆脱罗森巴赫那双铁钳般的手,可是罗森巴赫根本就不给他逃脱的机会,反而把他抓得更紧!

“胡闹!”施特莱纳气得浑身直颤,“他简直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的统帅,请您息怒,”霍夫曼凑到他耳边说:“放心吧,弗莱舍尔上尉不会有事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出事?汉斯从来没有上过战场,万一要是在雷区里发生意外,谁来负这个责任!”

“当然是我。”霍夫曼嘴边露出一丝胸有成竹的微笑。

“你?”施特莱纳惊讶的说。“马克西米利安,你真的可以确定他们不会发生意外吗?”

“罗森巴赫上尉是我亲自挑选出来的副官,他的能力如何,我心里最清楚,放心吧,我的统帅,就让这两个年轻人为我们展示一下各自面对困难时的表现吧。”

望着霍夫曼那一贯的微笑,施特莱纳也不好再问下去,他扭过头,看着正在雷区里转来转去的那两个人,眼中不由升起一丝焦虑的目光。

转眼之间,罗森巴赫就把弗莱舍尔拉到了雷区的中央,他这时才松开手,嘴边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弗莱舍尔上尉,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吧。”

惊魂未定的弗莱舍尔捂住自己咚咚直跳的胸口,“从这里开始!您想干什么?把我扔下不管吗?”

“呵呵,我可没说过要把您扔下不管,但是我认为您有足够的能力独自走出雷区,别忘了您是一位党卫军上尉,可别让那些站在雷区外面的党卫军弟兄们失望。”罗森巴赫话音未落,他的身形便已远离弗莱舍尔,“上尉,祝您好运!”

“喂!您别急着走,等等我!”弗莱舍尔看到罗森巴赫要扔下自己,顿时慌了神,他忘了脚下都是地雷,居然迈开步子就往外面跑!

“别乱跑!”赫尔托克见状不妙,急忙在雷区外大声的喊道:“您的脚下都是地雷,千万不要慌!”

“啊!”弗莱舍尔立刻刹住了逃跑的脚步,他畏惧的瞅着四周,可是却根本看不出来该往哪个方向走,他把脚往前伸了一步,可是却不敢落地,只好又缩了回来,他想退回自己原先站的地方,可是两条腿却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无论他怎么用力,始终都无法迈出一步。他就这样一直站在雷区里,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看起来活像是一个插在雷区里的稻草人。

站在雷区外的许多党卫军士兵们不住的摇头,他们都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弗莱舍尔根本就没有上过战场,瞧着他那副心惊胆战的模样,很多人都在想,“老天爷!统帅阁下的副官居然就是这副德行,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到这个位置上的?”

罗森巴赫此时已经安然无恙的走出了雷区,他走到克劳柏森身边,两人交换了一下会心的笑容,接着就一起好整以暇的观赏起弗莱舍尔那副狼狈的模样。

施特莱纳心里这会真是恨铁不成钢,他很早以前就要求弗莱舍尔多参加一些军事训练,尽可能提升自己的军事素养,可是这个汉诺威的酒馆侍者总是阳奉阴违,只要一有机会就跑出去寻花问柳,压根就没把他的苦心当回事。

“蠢猪!真是活该!”他恼怒的骂了一句。

站在一旁的霍夫曼微微一笑,他知道如果让弗莱舍尔就这么一直站在雷区里的话,那么施特莱纳的面子肯定挂不住,于是,他走到罗森巴赫身边,轻轻的一摆手,小声说道:“施蒂尔,去吧,别让弗莱舍尔继续出丑,我们要为统帅阁下保留一点颜面。”

“是!”罗森巴赫弯下腰,从地上拾起一堆小石子装在军装口袋里,接着就在众人的注视下走进了雷区。

罗森巴赫的步伐很轻松,他一边走还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小石子放在地上,雷区外的党卫军官兵们都好奇的猜测着他这种奇怪的举动,但是却都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不过,有两个人却已经看出了罗森巴赫这种怪异举动的真实含义,一个是赫尔托克,另一个是克劳柏森,前者目瞪口呆,后者面露赞许。

转眼之间,罗森巴赫就来到了弗莱舍尔面前,他从口袋里掏出手帕,递到弗莱舍尔面前,“上尉,您先擦把汗,接下来,我会告诉您如何离开这片雷区。”

弗莱舍尔这会只顾着赶快离开雷区,对罗森巴赫的嘲讽根本就不敢回应,他匆忙接过手帕,擦干头上的冷汗,惶恐不安的催促道:“请您赶快给我指条路吧,再这样站下去,我的神经会崩溃的。”

“哼!”罗森巴赫轻蔑的一笑,“别紧张,您只要躲开那些放有小石子的地方,就可以活着走出雷区。”

“太好了!谢谢!谢谢!”弗莱舍尔一面点头哈腰道谢,一面死死盯着地面,以一种比乌龟快不了多少的速度爬出了雷区。刚一来到施特莱纳面前,他就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是转瞬之间,他就不顾一切的蹦了起来,好像屁股下面真的碰到了一颗地雷一样,这种滑稽的举动顿时惹来一阵大笑。

弗莱舍尔羞愧的低下头,顾不上掸去军装上的泥土,就灰溜溜的躲到了施特莱纳身后。

罗森巴赫带着自信的笑容,来到赫尔托克面前,轻轻拍去手上的尘土,笑着说:“少尉,这片雷区里一共埋有一百三十五颗地雷,我已经在每一个埋雷的位置上都留下了记号,我想请你核实一下,看看我的判断是否正确。”

赫尔托克脸涨得通红,“上尉,您别拿我开心了,从您进入雷区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知道我布的地雷根本就躲不过您的眼睛。”

“好样的!”克劳柏森赞许的说:“罗森巴赫上尉,看来霍夫曼总理挑选你做副官的确没有看走眼。”

“谢谢您的夸奖,”罗森巴赫瞅了一眼躲在施特莱纳身后、满脸尴尬之色的弗莱舍尔,接着对克劳柏森说:“作为一名德国军官,我们必须在士兵们面前表现出足够的勇气和智慧,只有这样,他们才会从内心深处愿意跟着我们冲锋陷阵,万死不辞!”

“说的好!”施特莱纳不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他对罗森巴赫的表现非常满意,“马克西米利安,你可真有眼光,挑选了这样一位勇敢的军人做自己的副官,我要是你的话,就一定会看紧他,绝不让别人把他抢走。”

霍夫曼微笑着点头回应道:“施蒂尔是柏林军事学院的高材生,在西线和东线都有过作战经历,也是一位骑士勋章的获得者,从看到他的简历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心把他留在身边,帮助我处理一些军事上的问题,现在看来,这个决定还算正确。”

“呵,你太谦虚了,说真的,我还真有些嫉妒你,要是什么时候我身边也能拥有一位富有军事才干的副官那该有多好啊。”施特莱纳只顾着发感慨,却没有注意到身后弗莱舍尔那张愕然的面孔。

“该死的罗森巴赫!你让我在众人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等着瞧吧,早晚我会找机会收拾你的!”弗莱舍尔在心里咬牙切齿的发着毒誓。

霍夫曼一眼就看出了弗莱舍尔心中的想法,他微微一笑,“弗莱舍尔,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埋怨罗森巴赫上尉故意出你的洋相啊。”

弗莱舍尔慌忙用尴尬的笑容掩饰住内心的恼怒,“啊……没有的事……我只不过是很羡慕罗森巴赫上尉丰富的战场经验,我在想,要是我能够到部队里锻炼一段时间,说不定我也能像他那样从容镇定。”

“你应该得到这样的机会,”霍夫曼敏锐的抓住了弗莱舍尔的话柄,“统帅阁下一直很器重你,早就有提拔你担任重要职位的想法,不过你也知道,在我们的军队里,如果你不能展示出过人的能力,那么恐怕很难服众,所以我准备在你和玛格达成婚之后,就让你离开统帅阁下,到一些艰苦的岗位上去历练一下,这对你未来的发展将起到很大的帮助。”

“什么!让我离开统帅阁下!”弗莱舍尔不由张大了嘴,“不!不!我要是走了,那谁来照顾他的身体呢?”

“统帅阁下身边不是已经有了一位出色的保健医生吗?”霍夫曼反唇相讥道。

“齐医生的能力是出众,可是他了解统帅阁下的生活习惯吗?他知道该如何帮助统帅阁下解除烦恼吗?”

“你说的这些其实都不是一个副官该负责的事情,你不能总是把自己摆在仆人的角度上,一个合格的副官应该具备丰富的作战经验和军事理论,能够协助统帅阁下处理军事方面的问题,可是你在这方面显然缺乏经验,听我说,亲爱的弗莱舍尔,其实到下面去历练一下对你来说不是一件坏事,历史上的很多大人物都是从无名小卒做起的,只要你能够表现出足够的能力,我相信统帅阁下一定不会忘记你的。”

听到霍夫曼的话,弗莱舍尔心里急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施特莱纳。

施特莱纳默不作声扫了霍夫曼一眼,他知道霍夫曼是在通过这种方式催促自己下决心,把弗莱舍尔调往其他地方服役。虽然他自己曾经多次考虑过此事,但是只要弗莱舍尔在他面前发出苦苦的哀求,他的心总是硬不起来。

但是这次不同了,弗莱舍尔刚才在雷区里面的表现实在是太丢脸了,就连党卫军的士兵们都对他露出了鄙视的目光,如果继续把他留在身边,恐怕对自己的威信也会造成影响,毕竟谁会愿意为一个信任庸才的统帅卖命呢?

“汉斯要是走了,那该由谁来担任我的副官呢?”施特莱纳眼中划过一缕迷茫。这些年来,弗莱舍尔已经吃透了他的生活习惯,很多时候不用施特莱纳开口,只需要一个动作,或者一个眼神,弗莱舍尔就能心领神会,立刻把他想要的东西送到眼前。这些事情如果换了新人的话,恐怕很难做到和弗莱舍尔一模一样。

“我的统帅,我们能单独谈谈吗?”霍夫曼突然凑到了他身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