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海军战记 第三章 甲午魂 丰岛遇伏

巴顿战刀 收藏 1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2.html[/size][/URL] 两艘中国军舰7月23日抵达牙山,掩护运送清军的运兵船在朝鲜牙山登陆后,25日拂晓“济远”、“广乙”两舰起锚离牙山返航,早上7时,在朝鲜丰岛海面,遇上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吉野”、“浪速”、“秋津洲”这三艘以高航速和高射速为特征的军舰。 7时20分,第一游击队望见两舰,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2.html


两艘中国军舰7月23日抵达牙山,掩护运送清军的运兵船在朝鲜牙山登陆后,25日拂晓“济远”、“广乙”两舰起锚离牙山返航,早上7时,在朝鲜丰岛海面,遇上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吉野”、“浪速”、“秋津洲”这三艘以高航速和高射速为特征的军舰。

7时20分,第一游击队望见两舰,即时下战斗命令。

7时45分,第一游击队旗舰“吉野”首先开砲:这是日本在甲午战争不宣而战的开始。

7时52分,中国军舰随后还击,两军展开砲战。日本军舰在吨位、火炮、时速方面,较中国军舰占较大优势。福建船政局自制砲舰广乙企图逼近日本军舰发射鱼雷,在秋津洲、浪速压倒性的火力打击下受重伤,无法发射鱼雷,船身倾斜,人员伤亡惨重。30分钟左右即被重创,退出战场不久后触礁,残兵70余人自毁船只后登岸。

济远舰管带方伯谦与大副沈寿昌皆在舰桥上指挥,沈氏被日军击中,脑浆迸裂、血染方氏衣裳,二副柯建章腹部亦被日军砲弹贯穿,足可见当时战斗之惨烈。

8时10分,随着广乙退出战场,浪速号以时速22.5节向济远舰接近,济远舰向西转向,并发尾砲攻击。8时30分,济远舰全速向西撤退。日舰猛追。

此时载有第二波増援朝鲜清军并悬挂英国国旗的英国高升号商轮和满载军械的操江舰先后驶来。高升当时是由英国船长T. R. Galsworthy受清政府特许航行,船上有多名西方顾问和船员。

日军三舰见高升号与操江舰,立即以浪速拦截高升号,以秋津洲舰拦截操江舰,吉野号独自追击济远舰。

9时15分浪速发出信号勒令高升号“停轮”,逼迫高升将船只驶往日本,以船上官兵作为人质,船上清军官兵大为愤怒,因为此时中日双方尚未开战,怎可无故俘虏船上官兵?况且清军人数多于日军,所以希望以死抗之,便要求Galsworthy船长将船驶回大连或旅顺。而英国舰长认为运兵船根本无力与对方巡洋舰对抗,为了保全船员性命,只能投降日军。

日舰派出小艇与英籍船长交涉要求高升号随行不得单独行驶,但清军拒绝并要求再次要求英国船长驶回原出发港,日军要求欧洲人先离开船只,英国船长同意日军要求,但是中国军人拒绝英国船长离舰,交涉结束后小艇返回,“浪速”遂挂出信号“欧洲人立即离船”,高升号用信号回答“中国人不许我们离船”,“浪速”看到这一信号立即拉响汽笛并升起红色的进攻警告旗,英国船长和其他西方人士随即跳船。清军认为洋员系临阵脱逃,开枪射击西方人士。

两枚鱼雷呼啸而出,舷炮齐发,而日军则旋即发炮进攻,清军亦据船以步枪迎敌。下午1时“高升”号在剧烈的爆炸声中倾斜,沉没,日军竟用机枪扫射在海上漂浮的清军官兵,殉难者达七百余。英国船长和两位西方船员被日方挽救。下午2时操江舰被秋津洲追上,操江舰投降。

12时38分,吉野渐次逼近“济远”。“济远”发尾炮三发炮弹命中,“吉野”受伤转舵撤走。“济远”得以撤回威海。

方伯谦被评论为“逃离”,以及众多评论当时如果“济远”转舵使用主炮攻击“吉野”或者能救出运兵船“高升”和补给舰“操江”号等等的假设,论战斗实力,莫说济远一船敌三舰,就是一船敌一舰,济远也无法迎敌,因为济远时速才十五海浬,日方三舰时速皆超过十八海浬,日舰亦皆配有速射炮,为济远所无,最后三舰济远击伤其二而脱困,其实已属难得。

日本击沉英籍船只引发了轩然大波,李鸿章在雇佣英国船只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在得知战果之后老李心情很是复杂,他一方面对高升号700多士兵的生命感到痛心,一方面又有些窃喜,英国不可能如此袖手旁观的,如果英国人介入,那么这件事情就能够很快解决,在他的思维中,还是希望和平解决的。

英国提出了强烈的抗议,不过日本早有准备,日本事后根据现场“事实”,声称“高升”号当时被中国军人所劫持,被救起的英国船长和高级船员也证实了这一说法。

西方的法律讲求证据和真实的供词,而供词不是听取解释而是对事件细节的确认,由于此次的取证只是对高升号是否被中国军人劫持做确定,因此英国船长对自己要求离开船只而不被允许的确认,中国军人曾经威胁他如果他敢离开就打死他的威胁,以及他和船员跳水后确实听到了枪声。

因此事件的调查组织得出结论:

“高升”号属于英籍船只,但是事变之中船长被夺去职权和自由,船只被清军军官劫持;

“浪速”在日中两国开火后,向“高升”号行驶了“交战者”权利;

“高升”号船主与清政府订有契约,一旦开战该船即交付清政府。

不久英国报刊登出某大律师的文章,论证日本击沉“高升”号“无罪”。

是否有内部秘密协议不得而知,从战略、外交形势到对一个具体目标的打击,每一个借口设计无不极尽无耻的完美,英国论证日本的无罪并不是因为英国人多么具备法制精神,这也是一个同样无耻而且完美的借口,那就是英国和诸多欧洲国家从这一刻起认为,在亚洲海面上抗衡俄国的已经不再是中国,而应当是日本。

一般失败的时候中国人是不会反思的,他们会痛骂,这样就能得到平衡,痛骂洋人没有信用痛骂北洋舰队软弱无能,就象现在骂中国足球一样,除了会骂他们不知道还应该干别的什么事情。

5+1联盟打击海盗的行动几乎同时开始,整个舰队对待海盗的措施是“联合封控、立体突破、精确打击、逐岛围剿。”

加勒比海这片神秘的海域位于北美洲东南部,那里碧海蓝天,阳光明媚,海面水晶般清澈。17世纪的时候,这里更是欧洲大陆的商旅舰队到达美洲的必经之地,所以,当时的海盗活动非常猖獗,不仅攻击过往商人,甚至包括英国皇家舰队。未来开通巴拿马运河之后这里更是重要的海上枢纽地区。中、南美洲的锯齿形弯曲岸线,把这里分成几个主要水域: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沿岸外方的洪都拉斯湾;巴拿马近岸的莫斯基托湾;巴拿马和哥伦比亚边境的达连湾;委内瑞拉北部马拉开波湖口外的委内瑞拉湾;以及委内瑞拉和特立尼达岛之间的帕里亚湾。

骏鹏授意下的这次假装重病和丰塞卡元帅出兵加勒比是极少数人知道的秘密目的,其重要意义有四个,一是让麻痹日本,这样日本才能放手去挑衅和打击中国;二是实战练兵,目前自己的舰队没有经历过象样的海战,虽然军事演习每年都搞但是还是实战才能真正的提高;三是为未来的巴拿马运河通航区域输理通道,掌握这个咽喉地带;第四是借机向北美地区介入和增加力量。

北美和东亚的炮火同时想起,注定了这是不会平静的年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