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那场战争 第二卷 所向披靡 四十四、营救战友

即雨即处 收藏 20 5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679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9.html


四十四、营救战友


二排被敌人压在结合部的射程之外。

没有炮火支援,没有火力压制,单凭十几条血肉之躯要想通过由高射机枪、重机枪、迫击炮组成的火力网谈何容易。

李森带人再次向前发起冲锋。

这一回,战士们匍匐在地,用通过低矮铁丝网动作一点点地向前挪移。

处于山坡低处的两挺机枪受到角度限制,子弹只能在战士们头上乱飞,却伤不到人。

越军毕意是散兵作战、山岳丛林战的老手。于是,他们也改变了打法,朝着二排前进方向开始发射冷炮。

“轰、轰”两发炮弹在攻击地域炸响。两名战士当场阵亡。

可不要小瞧了冷炮威力,它能在不慌不忙中,及时修正方向。不仅能打到巨石后面看不到的死角,也能轰击到前一个弹坑。只要被炮手瞄上,十有八九会像鬼神附体般地追着你跑。

作为一名技术高超炮手,在进行迫击炮发射时根本就不用炮架。两手握住炮管,双眼估侧距离,通过两臂伸曲掌握射击角度。即可以加快发射速度,又省掉了架设底座的麻烦。我们在电视剧中,常常能看到在山岳丛林作战的军人,有的只扛一根炮管,在丛林里蹿来蹿去,他们就是这样的人,仓促之间就能大打出手。

吴江龙听见头顶哨音响亮,判断出这是砸向自己的一发炮弹。感觉出来后,他先是一个纵跃,接着是连续翻滚。炮弹准确地在他原来趴着的位置上爆炸。

在二排向前冲击时,一名越军指挥官不停地用望远镜观察战斗态势。他看出在这伙人中有一个中国士兵非常活跃,每一次举枪都有一名越军被打中,所以他判断出吴江龙是最危险人物。

第一发炮弹被吴江龙躲过去后,接着又飞来第二发。

这名越军军官发现吴江龙躲过了第一发炮弹,也很佩服眼前这名中国军人。不过,佩服归佩服,但他还是一心要把吴江龙干掉。他在抬着右手比划的同时,嘴里还叽哩哇啦叫着,就跟日本鬼子挥动指挥刀喊的那个“牙给给”差不多。他指到哪,炮弹就炸到哪。炮弹算是跟吴江龙干上了,逃到哪,炸到哪。几乎到了寸步不离地步。

趴在另一处的李森看出了端倪,敌人这是跟吴江龙叫上劲了,不把他炸死誓不罢休。

“不行,这样下去,用不了几个会合,吴江龙就得被干掉。”李森想到这,喊过肖勇:“四班长,看见那个炮兵没有,带人过去,把他敲掉。”

肖勇带着一名机枪射击手躲开火力网,从山角处向上爬。隐藏在一块大石后,架起机枪向那炮手扫射。

敌炮手受到攻击后,转过炮管把炮弹朝着肖勇他们藏身的石头处轰炸。由于敌炮手转的仓促,距离判断不准确,飞过来的炮弹离肖勇还有四五米。仅管如此,飞起的碎石还是成片地落在两个人身上。

吴江龙见炮弹不再追逐自己,终于有了喘气时间。他快速地判断下形势,发现肖勇他们占的位置非常危险,知道喊他们下来已经来不急了,于是用目光向山上搜索。

他终于发现了那名敌炮手,于是举起枪,朝着炮手来了个短点射。

“哒哒、哒哒”

四声枪响后,那名敌炮手扔下炮筒摔倒在地上。


李森意识到,在此时,他们这些人无论如何也通不过敌人封锁线。只好带着全排退到山背处,手持电台话筒向史柱国报告。

“连长,敌人火力太猛,冲不过去。”

史柱国非常了解李森的勇敢,即然他说冲不过去,那肯定是受到了强大的阻击。

史柱国沉吟了一下,向李森下命令道:“白天不行,那就晚上。你们原地监视,决不能让敌人下山。”

“是”

李森在结合部处部置好警戒,专等天黑后再去营救。


被打散的炮指人员一部分牺牲,一部分撤回到400高地,还有五个活着的人隐藏在灌木丛中不敢出来。他们知道,只要露头被敌人发现,不被打死也可能被敌人俘虏。不如在此等待天黑,到那是再借住夜幕的遮盖,返回到自己人守护的400高地上。

山上敌人似乎从李森他们没命的攻击中看出了点什么。先是向灌木丛中扔了几发炮弹,然后又派出三个越军从山上据点下来,想前去看个究竟。

一个战士轻声喊:“排长,敌人从山上下来了。

李森抬眼向山上看。

三个越军借着半人高的蒿草掩护,隐蔽地向山下灌木丛接近。

“吴江龙,有没有把握把这几个龟儿子干掉?”李森向吴江龙发问。

吴江龙举起右手,伸直手臂,立起拇指向敌人方向测了测,然后说,“没问题。”

“好,那你就把这几个龟儿子收拾掉。”

吴江龙举起枪,扣动板击,随着啪地一声清脆枪响,刚刚露出脑袋的一个敌人报销了。剩下的两个赶紧低下身,蹲在草丛里半天不敢出来。

“对,就这么打,不让龟儿子下来。”

吴江龙这一开枪,山上敌人更加觉得不对劲了。敌人一边向李森他们开炮,一边向草丛中射击。


那几个蹲在草丛里的中国军人,看见敌人向这里射击,立即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任由子弹在头上乱飞。

这时,其中一人发现了左侧不远处有一个山洞,惊异之下,向那里爬去。

山洞接纳了这五名中国军人。虽然洞口狭窄,但里边还很宽敞,五个人只要是坐着,隐藏在里面还真不成问题。


准备下山的几个敌人,发现自己到不了灌木丛后,便返回到战壕处,向阵地上的越军指挥官报告了二排阻击他们情况。

综合这些情况,这名越军军官更加相信了自己的判断,他猜测到,在这片灌木丛中肯定藏有中国军人想要的东西。“既然双方都不能靠近,那咱们就谁也别要了。”越南军官作出这个决定后,便命令迫击炮把常规炮弹换成了燃烧炮弹。

随着两声撕烈空气的音响过后,灌木丛燃起了大火。爆炸后喷溅出的汽油洒到哪,哪里就会燃起一片大火。一时间,山坡上的火焰噼啪作响,漫延开来,吞食着一切可燃物体。

烈火带着浓烟很快包围了五名军人躲藏的山洞。


“奶奶的,龟儿子够损。”李森痛恨地骂道。

“排长,我过去把他们救出来。”吴江龙靠近李森说。

“呈什么能,要是能过去,老子早就过去了。”李森训斥道。

这时,在场的每一个中国军人哪一个不愤怒,哪一个不热血沸腾,只要有人点上一把火,这十几名中国军人就会拼着自己性命不要,也要冲上前去,他们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战友任由敌人肆虐、残害。但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他们躲不过敌人的火力网,根本就到不了军人们的藏身之处。想要强攻又没有强大火力配合。因此,他们只能忍,忍到攻击的最后时刻。

吴江龙虽然不言语了,但从他那骚动眼神中,李森还是看到了他的不安分。

“吴江龙,你小子给我听好了,”李森专门对吴江龙说,“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动。我可不想那几个没救出来,再搭上几个。”

然后,他又看了看围在身边的众人,大声问;“听见没有?”

“听见了。”战士们稀稀拉拉地回答,显然这不是他们的本意。

李森不得不近一步阐明自己想法,“在坚持一会,天黑后,你们跟我摸上去,到那会,有你们显摆机会。”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在经历短暂黄昏后,天空终于拉下了黑幕。

守卫384高地的越军,由于害怕我军借夜色发起攻击,便隔几分钟向山坡上打出一发照明弹。刺眼的亮光,由小变大,把银色光环一层层向外拉大,在它的笼罩下,山坡上的一切尽收眼底。

早已等的不耐烦了的这十几名中国军人,披着伪装渐渐向那片灌木匍匐前进。

为防止山上越军突然冲下山来截住退路,肖勇和另外两名战士被留在敌人可能下山的道路旁。

向前爬行的中国军人,借着照明弹亮光,不断地看到了那些被打死的中国军人尸体。

此时的战士们除了愤怒、痛恨,还能做些什么呢!他们想要把这些人带回去,但他们连身子都站不起来,这是根本不可能。

李森发现几名战士停下了,轻声地下命令说:“前进,快点前进。”

吴江龙在黑暗中,用枪托敲了下那个不知是恐惧还是悲伤,反正是停下不走的小战士屁股:“嘿,伙计,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说完,他继续朝李森爬过去。那个小战士也从后面跟了上来。

经过一段时间匍匐,前面终于出现了能够遮蔽到身体的灌木,到这时,战士们这才能站起身来。

李森开始分配任务:“吴江龙,你带两人向左。五班长,你带两人向右。其他人跟着我从中间走,都散开。如果有人掉队,注意以击石为号。”

战士们拉成一条线顺着灌木向前搜寻。

灌木丛散漫在沟谷中,漫延开来与山坡上的蒿草相连,如果借这这些植物掩护,很容易摸上山去。但时,这次二排的任务是找人,不是进攻。如果没有大部队的配合,他们这些人即使攻上去也不会起到多大作用。

吴江龙看着眼前的有利地形,开始打上了小算盘。

战士们正在向前走,突然发现前面有人影晃动。

“卧倒。”李森向部队发出命令。

战士们一个传一个,全都趴在地上。

过来的几人同样弯着腰,小心翼翼地向这里摸过来。

由于天太黑,即时是碰到对面,不仔细看也很难分辩出人的模样来,只能看出一个人的轮阔。

李森见五个人走近,向战士们喊了一声,“上。”

十几个战士呼地从地上跳起来,没等来人反抗,便把他们全都按倒在地上。

在这种危急时刻,在分不清敌我情况下,李森采取的这种措施应该说再恰当不过。是敌人就当俘虏,是自己人也不会受到伤害。

直到来人被制服后,李森才走上前问,“什么人?”

被按在地上的人听李森说的是中国话,知道是自己人来了。急忙应声,“我们是中国人。”

李森听见对方说的也是中国话,便让按着他的战士松开手。等那人站起来后,李森才看清了他身上的军装,“你们是炮指的?”

“对对,”那个人连忙向李森伸过手。

“还有其他人吗?”

那人在眼睛上抹了一把,“没了,就剩我们五个。”

这时,那几个被按在地上的人也都站了起来。

“即然这样,我们撤。”李森下命令。

吴江龙走过来,一拉李森衣袖,“排长,我跟你说点事。”

“说吧!什么事还神神秘秘的。”

“你过来”吴江龙把李森拉的稍远一点,说:“排长,我不想回去了,我想留在这。”

李森楞住了,“什么,你呆在这,你什么意思?”

吴江龙向眼前的大片草地一指,“排长你看,这里的地势多好。等大部队进攻时,我藏在这,敌人万万想不到,我会给他们来个突然袭击。”

“不行,不行,炮火可没个准,炸着你怎么办。”

“没事,没事,炸不到我。”

“不行。绝对不行。”两个人正在争执。炮指一名军人走过来说,“那边有个山洞,可以藏人。”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