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强宋 第二章 血泪掀开的新篇章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铁血强宋马甲 收藏 0 6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63.html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南唐是各个割据势力中相对最强大的一个,周世宗攻取淮南已经大大伤了他的元气。中主李璟崩后其子李煜继位,史称南唐后主,文学史上又称李后主。李后主没想过富国强兵抵御宋朝,而是百般讨好并大肆贿赂宋太祖和赵普等人,只求保证其割据江南的地位,这显然是很不现实的。开宝七年(公元974年),宋廷以宣徽南院使、义成军节度使曹彬为西南路行营马步军战棹都部署,山南东道节度使潘美为都监,颍州团练使曹翰为先锋都指挥使,率10万大军进讨南唐。

发兵前,宋太祖专门召集几位主将告诫:“城陷之日,慎无杀戮。设若困斗,则李煜一门,不可加害。”曹彬与李汉琼、田钦祚等将率水军从江陵(今湖北荆沙)顺江而下,潘美与曹翰、刘遇等率陆军继行。南唐的忠臣良将刘仁瞻、张彦卿都已故去,剩下一个林仁肇为宋太祖所忌惮。于是宋太祖略施小计,在东京营造了一座大庭院,在内室挂了一幅林仁肇画像,并悄悄告诉南唐使者说林将军已经归降大宋,这就是留给他的宅子。这种拙劣的小伎俩可能连净坛使者都很难骗得到,但李后主认为有画像作证,便杀了林仁肇,使宋军唯一的忌惮自动消失。这下宋军顺江东下,所向披靡,摧毁唐军所有水砦和战舰,只用一个月就兵临采石矶。

采石矶位于今安徽马鞍山,又名牛渚矶,与岳阳城陵矶、南京燕子矶并称为“长江三大矶”,均是突兀江中,绝壁临空,扼据大江要冲、水流湍急的险要之处,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采石矶是南唐国都金陵(今江苏南京)的水上屏障,凡欲从水路攻取金陵者,必先破此砦,当然这也是南唐重兵把守的战略要塞。由于采石矶确实易守难攻,唐军又精于水战,宋军一时也无法攻克,唐军渐渐有所懈怠,此时宋军的秘密武器出现了。

樊知古,原名樊若冰,本是南唐人士,但在南唐郁郁不得志,每天在采石矶钓鱼,实际上是在测绘当地的水文资料。虽然《孙子兵法》中有专门的《用间篇》,中国的军事家历来也很重视谍报工作,但在明太宗(永乐大帝朱棣)设立正规的特务情报部门之前,反间工作仍然是很原始的,所以他这种并不高明的间谍行动居然得逞。后来他带着这些重要情报资料投奔宋朝,并建议据此修建浮桥攻取采石矶。宋太祖采纳他的建议,授予舒州军事推官职务,带领工程部队在贵池(今安徽桐城)李阳河试造浮桥。宋军受阻于采石矶时,樊知古预制浮桥部件完成,来到采石矶开始正式工程作业。宋代以前长江中下游是修不起桥的,唐军在南岸看到宋军居然在长江天堑上搭造浮桥,哈哈大笑,认为曹彬是在儿戏,没有提高防备。但樊知古其实是根据采石矶的实际水文资料预制好的浮桥,此时只需移至采石矶以CKD方式组装既可,三天就搭造好。唐军发现为时已晚,宋军迅速通过浮桥,攻占采石矶。

随后宋军从水陆两路合围迅速包围金陵,这时李后主连忙派使臣向宋太祖求饶,答应只要退兵,可以给很多钱。宋太祖答了一句名言:“不须多言,江南有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可许他人鼾睡?”李后主终于断绝幻想,整军抵抗,当夜派数千军呐喊着杀出城外,却大败而回。宋军紧紧围住金陵,昼夜攻打,主将曹彬始终牢记宋太祖不可滥杀的戒律,每次攻城最急时都故意放缓,企望李后主能够主动投降,减少伤亡。最后城破之势已成,李后主还没投降,曹彬却突然称疾。众将士忙问何疾,曹彬道:“其实我身体没病,而是心病。我想起我军攻打四川时杀戮甚众,心里难受得很,恐怕金陵城破,你们又要杀戮,于心何忍啊!我这病用药是治不好的,只要你们诚心立誓,城破之时不妄杀一人,我自然就好了。”众将连忙焚香立誓决不妄杀,第二天曹彬的“病”就好了,第三天就破城。李后主带着文武百官来到曹彬军门前请罪投降,曹彬非常有礼貌地接待了他,南唐平定。

李后主此人做皇帝是渣级,做词人却是骨灰级,是宋词史上第一位大师。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认为:“花间派”虽然词句华丽,但却空洞无物,算是创造了宋词的骨架,而没有魂魄。而到李煜,词才开始进入意境,华丽的骨肉被赋予了深邃的灵魂,开启了光照千秋的宋词文学。所以,虽然李后主为人浮华,不勤政事,完全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但其在文学史上的崇高地位同样不容抹杀。

至此,大宋从占据中原出发,相继平定湖南各割据政权、四川的后蜀、广东的南汉、江南的南唐,西北领主折氏、李氏内附,福建的吴越国王钱俶、清源军节度使陈洪进等人势力微弱,一直归附于宋,后来太宗朝正式纳土,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割据势力北汉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