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如何区分日本人、中国人、韩国人?

最近,许多朋友都提到一个问题,他们问我:“妖精啊,日本人、中国人、韩国人的长相还真相似,如何来区分呢?”据说,西洋人只用眼睛很难区别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我在街上就能一眼认出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因为我有秘诀。


在国际机场的大厅里,看到各国的旅行团,我们来从中分辨出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吧。

比如,十个人的团队。一个人在说,其他人都在听着,不时笑而作答的,肯定是日本人;十个人中,八九个人都在大呼小叫的,是韩国人;五六个人在说,其他人一边听,一边四下里张望的,不用说,是中国人。

日本文化是集团主义的文化,日本人尤其重视集体优先的性格。他们服从集体,向集体妥协,希望把自己融入集体。为此,他们不惜牺牲自己的个性。所以,代表集体的一个人在说话,九个人洗耳恭听,即使有不同意见,也要先听,然后配合集体行动。即使说话的人不是代表,不喜欢强调自我主张的日本人,也会把话听完的。

韩国人,即使代表在说话,他们也要各抒己见。并且,即使在一个人说话也就行了的情况下,他们也要分别大声强调自己的主张,于是就变得吵吵闹闹的。与日本人集团主义文化类型恰恰相反的个人主义文化类型,使韩国人更具有个人主张优先的倾向。

中国人也属于“个人”型的文化,在强调自我主张上,比韩国人并不逊色。但是,比起韩国人,中国人有能够控制自己感情的“成熟”。中国人能够故意装糊涂,不断确认自己的位置,从而控制自己的个性,这就是“明哲保身”哲学。中国人不像韩国人那样耿直强烈地主张自我,而有不时装装傻的智慧。所以,五六个人说,其他人一边参加谈话(或装出参加的样子),一边环顾四周。

问题是环顾四周的行为。中国人无论到哪儿,都有环顾四周的习惯远在异国他乡,也是积习不改。

在日本的地铁里,我们可以经常看到这样的光景:日本人总是面无表情地打磕睡,默不作声;要是有人一上电车就四下张望,视线不在一个地方停留的话,他肯定是中国人。四下张望的动作,既不是好奇心使然,也不是在寻找什么。我分辨中国人的秘诀,就靠这个动作。同一次车上要是有韩国人的话,他们不会像日本人那么毫无表情,而会表情丰富。可是,韩国人不像中国人那样左顾右盼的。

在日本著述颇丰的中国作家孔健认为,中国人的左顾右盼的行为是出于骑马民族的习惯,即经常面临危险的环境、警惕四周的习惯的延续。可是,韩国人也是骑马民族的后裔,日本人从体质上看也是蒙古民族的后裔。如此理论的话,我觉得,其结论似乎有些牵强。我们必须从其他特征中寻找原因。

在水土极其恶劣的环境中维持贫困生活的中国人,很早以前就身受盗贼之苦,强盗横行时,并不以窃人财物为耻。窃者,须警惕四周,以防被捉拿归案;被窃者,亦须百倍警觉,以防祸从天降。“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于是,年年岁岁世世代代,就形成了极具中国特色的习惯。



三种不同的德行

在日本生活,就可以经常听到这样的话:“日本是狭小的岛国……”或“因为是有岛国德行的日本人……”在与外国人接触的时候,只有日本人才时时意识到本国的国土。

众所周知,一个国家的国民性和民族气质的形成是与这个国家的地理环境以及与此相关的历史有密不可分的关系的。如果我们说日本人有“岛国德行”的话,那么也可以说韩国是“半岛德行”,中国是“大陆德行”。而这三种德行则象征性地表现了这三个国家的国民性和民族气质。

我到日本留学后总是感觉到日本是那么狭小。日本人自己也经常挂在嘴边的“狭小”,不仅是地理学意义上的,也有心理上的封闭性,在历史中长期处于与外界隔绝没有交流的环境。由于都是同一民族同一气质的人们共同拥有同一性质的文化,所以对异文化时刻抱有一种警惕,心胸无法坦然相见,这种排他心理就是“岛国德行”的典型特征。

狭小的心理,其正面的表现,我们可以举出细致认真、精密准确等,日本人对工作的责任感和优良的产品??质量,还有新干线准确的停发车时刻,在世界上都首屈一指。无论做什么事都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精益求精,这是日本成为当今世界经济大国的根本保证。

但是,日本人总是生活在紧张的环境里,心里的那根弦始终绷得很紧,所以不信任他人是与生俱来的性格特征。“脸在笑,心在哭”,不愿让他人看透白己的内心,这也是“岛国德行”的一大特征。外国留学生批判“很难和日本人交朋友”,其根本原因也还是“岛国德行”。

日本人另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孤岛生活培养出来的对外国文化的极其强烈的好奇心。正如很多专家所指出的,日本一次也没有受过外来的侵略与征服的经验,才能够心无芥蒂地引进外国文明。在地缘条件上,日本与绝对强大的文明国家中国相距不远不近,更便于吸收中国文明,并进而创造出独特的日本文明。

日本人在旺盛的好奇心的驱动下,贪婪地吸取外国文化“好的东西”,巧妙地使其改良成本国的文化。从古代近代通过朝鲜半岛引进中国文化明治维新后引进西欧文化,现代引进美国文化,日本的文化发展史就是成功引进吸收外国文化的历史

所以,可以说日本文化是在历史上不断接受外国文明恩惠的“接受文化”,然而遗憾的是日本对世界的贡献,比他们接受的要少得多。

中国的“大陆德行”和日本的“岛国德行”形成鲜明对比。大地无限宽广,长江黄河浩浩荡荡,高山矗立仿佛天然屏障,长城万里犹如巨龙纵横……

与中国的广阔的疆域相符的是中国人大多具有大度、悠然自适、不拘泥于一时一事的性格特征。从古代起不断反复地与异族战斗、融合,至今已经使56个民族生活在同一国度。这种历史体验带来的是心灵的开放和无与伦比的耐久力。

中国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被称为中华文明,在东亚亦建立了无与伦比的华夏文明世界,所以一直有作为中央文化根据地的自豪感,大国优越意识极强。这种“大国意识”可以说是“大陆德行”的重要内容。绝对强大的中华文明,其影响不仅局限于朝鲜半岛和岛国日本,这种作为文化输出国的优越感,今天也还存在于中国人的心中。如果我们把日本文化界定为专门接受外国文化和中国文化影响的“接受文化”,那么,中国文化则是“给予文化”。中国人今天也还经常称日本为“小日本”,这就是大陆优越感使然。

韩国既不是大陆也不是岛国,她位于二者之间,担负着桥梁的作用,所以总是受到强大文明的侵入,这是宿命。

在这种宿命的关系里,半岛人总是按强大国家的脸色行事,在顺从和反抗的不断往复中培养了既不是“大陆德行”,也不同于“岛国德行”的“半岛德行”。总的说来,这种半岛德行,有心灵上的封闭性,也有在主张自我的同时控制自己的心理,可以说是“泪水与笑脸”同在。还有对大陆文化的自卑与对岛国文化的优越感。

大陆文明是“给予文化”,岛国文明是“接受文化”,半岛韩国则可以说是“接受、被索取文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