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八十二章:黎明和阴云

王大三 收藏 0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678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栓子对林长安的话表示明白。

他告诉林长安,他们的一营长赵多多目前和周洁接触很密切,他猜测有可能是周洁在动员赵营长起义投奔八路军。

“一营是我们整个防卫团兵力最多,火力最强的营,全部卧牛山有三百五十多人,仅一营就有一百五十人,他们要是投了你们八路,那也要带上我啊,我可不想再给山猪烧饭了。”

林长安嘱咐栓子:“当然欢迎你和一营的弟兄能加入到八路军里来,但是在还成为事实的时候这些事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别在山寨里传播,当心被山猪和黄老扁知道大家都有麻烦了。”

“林长官,您放心,这个我明白的,我栓子虽说只是个做饭的火头军,但我的嘴严实着那。”


林长安返回老人坡营地后,把周洁的信交给了王兴隆和苏亚鹃。

看完周洁的信,两人都很兴奋。

周洁在信中告诉战友,自己目前很安全,除了出山洞走动时需要戴上手铐脚镣并且被人看着以外,其他的没受到任何伤害,她请战友们放心。

她告诉大家,自己已经动员了卧牛山防卫团的一营长赵多多起义,已经谈好了具体步骤和方案,就等着八路军这边在适当的时候给予策应那。


但是周洁也提到,据她了解,国民党六战区长官部将派一个整编营通过大锅山开拔到卧牛山来,表面上看是调给山猪的,似乎是加强防卫团的兵力,实际是剥夺山猪对防卫团的控制权。因为明眼人都看到得出来,人家四百多人的正规军怎么可能来接受你三百多人的土匪武装的指挥那。

周洁说她想利用这个机会,动员更多的防卫团的人脱离土匪和国民党投入到八路军的队伍中来。


苏亚鹃说:“周政委到底是文化高,真厉害。在自己失去人身自由的时候还能利用机会策反土匪,我真是自愧不如,今后真要多向她学习那。”

王兴隆说:“恩,周洁同志提供的情况很重要。国民党是没想到经过了日寇‘铁桶之火’大扫荡后,我们八路军不仅没被打垮,居然还有力量自行收回小锅山。他们派出的这个营的目的就是想联合和利用山猪的力量拿下小锅山的控制权,把八路军彻底从滇西南清楚出去,真是狼子野心可昭天下了。”


两人商量后给周洁写了回信,嘱咐她第一要确保自身的安全,第二策反行动务必小心谨慎的进行,千万不能让山猪和国民党的人发现了。他们告诉周洁,马上部队就要反攻夹击小锅山渡边的鬼子部队了,只要一拿回小锅山,他们马上就会来策应她并营救她归队,再此之前希望周洁不要提前行动,以免失去队伍的配合接应。

他们写好的信交给林长安,让他下次和栓子接头的时候让栓子把信带给周洁。


独立旅的部队现在的情绪很高,都希望张唯三,刘忠能尽快带着部队赶快打回去和二分区会师。


郑志豪的侦察工作也做的很细致,经过三四天的缜密潜伏侦察,已经基本摸清了渡边在拉沽庙和老人坡的防卫情况。

拉沽庙说是驻守着一个大队,但实际上只有两个中队三百来人,另一中队在外围担负着安理到三合运粮道路的防卫工作。老人坡这边也说的一个大队,但实际上也是仅两个中队不到的兵力,仅一百七十多人,另一个加强中队被抽调回了三合,准备参加景德攻坚战去了。

二分区把这里的情况及时通报给了旅部,由于谭莉的坚强不肯招供,因此我们的密码很安全。


张唯三这时候已经和刘忠同时行动,突然发起攻击,封锁线的那个鬼子大队卒不及防,被打的一下就乱了阵脚,尤其是他们对自己背后突然出现的刘忠的劲旅毫无防备,一时间手忙脚乱的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能力,陷入了混乱之中。

更为重要的是廖天亮带着一支奇兵突袭鬼子大队指挥所,当场打死了大队长和参谋长。失去了指挥机构的鬼子们纷纷无序的溃逃,死伤不计其数。剩下的鬼子都跑回了小锅山去了。


张唯三、孙再江回合了刘忠、马进才和廖天亮后一路追击把鬼子一直赶到了五道坎下,重新战局了地势险要的五道坎后,部队才停下来临时安营休整。

这一仗不可谓不痛快,足足消灭了二百多鬼子,缴获了三挺歪把子,一门钢炮,还有二十多枚炮弹,以及大量的步枪和子弹。

滇西南独立旅总算是把“铁桶之火”大扫荡中的一切怨气化做了第一口狠狠的消解。

就在这时候,他们接到了老人坡王兴隆的电报。


“鬼子疯了!”

张唯三看完电报后交给了马进才。

他对马政委说:“老马,渡边竟然在小锅山只留下四百多人的部队,看来他们是太轻视我们八路军了,对铁桶之火大扫荡的成果太高估了。竟然才完成所谓的扫荡任务,还没站稳脚跟那,居然接着要对国民党下手了。这不是疯了是什么那。”

马才进戴上老花镜边看电报边说:“我看是有点疯了,打仗这么不彻底,还没消灭我们那,又想着去占景德城了,这么顾头不顾尾的作战,那还能占到什么便宜那?我听说三岛正夫大学毕业还去东京陆军学校深造过,是日本军队里不多的中将旅团长之一,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那。”


张唯三道:“得意必然忘形,铁桶之火的确让我们吃到了苦头,我们一分区损失过半,二分区老王更是惨重,人员损失达到了四分之三,因此小鬼子就断定我们滇西南独立旅完了,再没有还手之力了。所以才会掉过头来要打景德。”

一边的刘忠插话说:“才活该那!他国民党不是和小鬼子有协定吗,鬼子不是答应不攻击他们吗,这下让国民党好好尝尝自己轻信日本人的恶果去吧。”


马政委不同意刘忠的观点,他说:“老刘啊,国民党勾结日本人固然可恨,但他们毕竟不是投降日本人做汉奸,因此还是应该结成统一战线,共同抗战打击鬼子。千万不能他不仁我就不义啊,要记住我们的共同敌人是眼下的日本人。至于要算帐那也只能等把鬼子赶出了中国之后再慢慢算了。

张唯三表赞成马进才的观点,他说:“有景德在,有贺中国和许轶初他们在,小鬼子就有后顾之忧,就不敢拿出第六旅团的全部主力来对付我们,刘司令员,你要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才行那。”


刘忠挠挠脑袋憨笑了:“对,对,我把这个大道理给忘了,今后你们还真得多提醒点那。再说了,还是有我们人见人爱的许大处长在景德那,鬼子攻城她也会有危险的。”

“我们的许处长?”

张唯三说:“你怎么知道许轶初会是我们的人那。”

刘忠说:“我说她是她就一定是,她要不是共产党能那么帮助我们吗?我是个粗人,政治头脑比不得你们,但我也不傻,分析也分析出来了,并且我还断定她在党里的职衔绝对不会比你张旅长小。”


马进才说:“没凭没据的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人家许轶初帮助我们是不假,那也不一定就非是我党内的人啊。她的确是在帮助八路军,所以我们对外的时候一定要做到谨慎保密,万一传到军统魔头戴笠的耳朵里去,那不等于是害了许姑娘了吗。”

“恩,这道理我明白,但是我还是要说许轶初百分之百的是我们党内的领导。”

对于刘忠的话,马进才未置可否,因为目前根据保密的需要,在滇西南我党的人员中只有他和老胡知道许轶初的真实身份,在这种斗争复杂的情况下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暴露了的。


独立旅的领导班子对王兴隆的电报做了分析研究,决定尽快的进攻小锅山,只要拿下了小锅山就能牵制住三岛旅团对景德的进攻力度,从则面协助景德守军保护住县城不落敌之手。

他们回电了二分区,要他们协同烟白坳的自卫团,弃老人坡之敌于不顾,全力夹击拉沽庙渡边敏藤的两个中队,以高与日军的人数攻击他们,一但拿下了拉沽庙,那老人坡的那些日军自然就成了瓮中之鳖,想跑都没地方跑了。

张唯三决定把攻击时间定为后天佛晓。


渡边敏藤做梦也想不到八路军居然还有足够的力量夺回小锅山,但是封锁葛蓝关的那个大队被突然返回的八路一分区打垮了那个大队的鬼子逃到了拉沽庙的消息预示着他和宫本的前景不妙。

此刻的他和宫本都不在安理和小锅山,而是回到了三合的司令部里和三岛一起商议着一月后攻击景德,争取在一周内拿下的美妙设想那。

他们给这次夺取安理的行动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贺倩之鞋行动”。


可笑的是他们取名的根据却是来自在三合被许多人都知道的钱驼背的“虐鞋事件”。

他们把整个的六战区比做了美女贺倩,而景德则是贺倩脚上的一只鞋,夺取景德就好比是钱驼背虐了贺倩的一只鞋一样,让六战区既感觉恶心,但又不是致命性的伤害。

目前他们一方面在往三合的西北方向集结着兵力,另一方面等待着曹胜元的侦察汇报。

整个作战计划在第二天上报了军部。

军部复电同意了第六旅团的计划,并指示不仅要彻底消灭景德之守军,还必须争取在攻入景德城后生擒许轶初。


但是在第二天下午,旅团司令部就接到了小锅山守军的电文,说是滇西南独立旅已经冲破了葛蓝关的防线,占领了五道坎和青石崖一线。

根据摇栗村王兴隆、苏亚鹃主力突然不知去向分析,八路军显然是想前后夹击收复小锅山,切断鬼子的运粮通道。


“八路军大大的狡猾。”

渡边说他要尽快的赶回小锅山,加强防卫,防止小锅山再落回张唯三、刘忠之手。

三岛摆摆手示意他冷静。

“渡边君可以放弃小锅山,把你的部队调到安理去。安理那边的粮食已经收的差不多了,眼下重要的是保住这些粮食,你去接宫本君的班,让宫本君回到三合来担任‘贺倩之鞋’行动的总指挥。”

三岛接着说:“宫本君和许轶初打交道比较多,了解许轶初的作战特点,本次贺倩之鞋行动他可以做出相应的部署。等皇军占领了景德后,我们的大后方就再无隐患,那时候再把兵力投回小锅山可一举平定了滇西南的局势,再次把安理的粮食运出来。我们不能被敌人的行动调来调去的,而要按我们自己的既定方针完成计划。”


渡边马上给小锅山守军发去了急电,要他们放弃小锅山以及老人坡,两个中队驰援安理,另外三个中队赶回头风休整集结。

这样算下来,日军在安理的守军就达到了一个大队加两个中队,还有伪一师的皇协军的一个营,共计一千二百余人,守住县城和粮食是没问题的。


而安排给宫本进攻景德的“贺倩之鞋”行动的兵力则是两个大队和伪一师的一个团,共计一千八百人,他们要对付的是景德守备团的一千人的国军兵力。

但是论起装备来,景德守军显然处于劣势。

鬼子正在调集九门山炮,二十门迫击炮和四辆装甲车,以及大量的轻重机枪,并且保障了充足的弹药。陈占彪的景德守备团却只有四门炮击炮,两挺重机枪和八挺捷克式轻机枪。


看上去,小锅山即将迎来它的黎明,而聚居起来的阴云正逐步的向着景德飘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