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八十一章:独立旅准备回家

王大三 收藏 0 7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老胡终于风尘仆仆的经过费力辗转赶到了侗之,又经过精心的化装,在西南局特科同志的陪同下终于找到在葛蓝关预备打回小锅山去的独立旅,在旅部里见到了旅长张唯三。

张唯三在葛蓝关也和王兴隆一样,进行了补充兵源的工作,但这里的老百姓对八路军的了解深,因此他只征招到了五十多个新战士,不过这对他来说已经够满意的了。只要能再打回小锅山,那里群众基础较好,再补充上一、二百人不成问题。


见到了上级来的同志,张唯三兴奋异常,马上请求领导同志对小锅山的局势给予指示。

老胡说:“指示谈不上,不过根据延安和西南局的研究,同意独立旅打回小锅山,继续占领那块抗日根据地,打击日本强盗,阻止滇西南的粮食外运。”

“你们面临的艰苦局面就要靠自己自己开辟了,这里在国民党的后方,远离我们的陕北,华北和苏北根据地。不可能得到我们队伍的增援和军需补给,你们真的辛苦了,我代表西南局和延安对你们表示敬意。”


张唯三说:“这不算什么,感谢上级领导的关怀,我们一定不辜负上级党的期望,保证尽快恢复小锅山根据地的局面,但是现在我们和马进才同志、刘忠同志无法取得联系,没办法把党的新指示和旅部的作战计划传达给他们,我已经派出了两批侦察员越过葛蓝关日军封锁线去寻找马政委和刘司令员了。”

老胡说:“唯三同志,你做的很好,我想马政委也一定正设法找你们取得联络那。”

正说着,通讯参谋兴奋的跑了进来。

他喊到:“好消息,旅长,好消息啊!”


“慢慢说,看你高兴的,是不是找到马政委他们了?”

“是的,司令员你真神了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你的表情呗,现在还有什么消息能比这个消息更让人高兴的那,无非就是周政委能脱险,我们能找到马政委吗。

张唯三猜的的确没错。

通讯参谋拉开门,派出去的侦察员带着一分区卫生队指导员郭玉兰进来了。


“哈哈,还真是我们的军中飞鹿飞回来了啊”

张唯三一高兴把郭玉兰的手都握疼了。

“怎么样?我说今天一清早喜鹊就唧唧喳喳的叫的那么欢那,原来真是喜事啊,不但上级领导来慰问了,还找到了马政委和我们的飞鹿同志了。现在就差刘忠同志的下落了。”

郭玉兰腼腆的一笑说:“刘司令员早和我们会合了,现在和马政委都在无名村等待着旅部的指示那。”


张唯三兴奋的一蹦三尺高。

“太令人高兴了,好事都凑在一块了。怎么样,同志们和马政委、刘司令员都还好吧?”

郭玉兰说:“报告首长,大家都很好,就是……,就是伤员同志缺少药品,很多同志伤口有感染症状,我给他们采了些草药敷上,但这只能是救救急,要想控制住伤势还是得用西药。”


“没关系,小郭,你先坐下喝口水,看我一高兴尽让你站着了。”

张唯三把郭玉兰拉坐在了椅子上,递上了大茶缸。

“谭莉同志从三合搞来了一批西药,已经被战士们转送到了烟白坳,等我们打回小锅山就能获得了。但是从上级领导这里我们获知,谭莉同志在保护药品的战斗中不幸被俘了。”

郭玉兰闻言一惊放下了手上的茶缸。

“谭部长被捕了,那怎么办,首长,我们要赶快救出谭部长啊。”

“目前要救谭莉同志有困难,她已经被敌人关进了三合的特种所了。我们会指示三合交通站的同志密切注意那里的动向。对了,这位是上级派来的老胡同志,这两位是西南局的同志,他们想找马政委和我以及熟悉谭莉的同志了解一下谭莉同志在意志方面的情况。”


“哦,你们是不是怕谭部长叛变啊?这绝不可能!”

郭玉兰急上了:“我太了解谭莉的性格了,她是绝不会叛变革命的,那怕是杀头也绝不会。”

老胡说:“玉兰同志,别着急,我们仅仅是了解一下而已,这牵涉到我们地下工作同志安全的问题,请你不要误会了。”

郭玉兰告诉领导同志说她非常了解谭莉,任何严刑拷打也休想从谭莉嘴里得到一句有价值的情报来。


老胡说:“那要是敌人采取的是比死还恶劣的手段对付她那?”

郭玉兰马上明白到了首长指的是什么,她冷静下来想了一想说:“那也绝不会的,我以党性保证谭莉同志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出卖组织和自己的同志的。”

老胡同志说:“那么我再问一句,要是郭玉兰同志你要是遇到和谭莉同志同样的情况,你会如何?”

郭玉兰说:“我也绝不会向敌人透露一个字,这点请首长一万个放心好了!”


老胡也不客气,毕竟这关系到十几个在敌后工作同志的生命和整个独立旅行动的安全。

他说:“玉兰同志,能说说你们为何为这么想吗?”

郭玉兰大大方方的说:“可以。说起来也并不复杂,既然我们献身了革命,献身了抗日斗争,那么从入伍的那一天起就应该具备为党和人民的事业贡献一切的思想准备。作为我们女同志、女军人在斗争中艰苦性就更大了,不幸被敌人捕获可能遭到性侵害的机会都很大,敌人想通过肉体加精神的折磨来达到摧毁我们意志的目的,只要我们咬住牙抗住这样的屈辱,那么敌人将再也无计可施了。每个女人的身体都是洁净的,但是这远比不过精神上的洁净,假如命运使得自己只能保住一种洁净的情况下,我们毫不犹豫的会选择精神,因此我们永远不会叛变!”


“好!说的太好了!”

老胡同志一拍巴掌:“你的意见和唯三同志是一致的,那么我们可以放心三合交通站同志和独立旅电台密码的问题了,看来用不着再对三合我党地下工作同志做出新的调整了。”

连张唯三都非常惊奇,平时很少言语的郭玉兰竟然能说如此一番大道理,并且逻辑清晰,道理分明,真是令人刮目相看了。


其实这些道理都是队伍上女同志们背后议论时总结出来的,她们早做好了牺牲自己一切的准备。主要的理论依据都是政委周洁帮着大家归纳的,所以小锅山的女八路们非常能战斗,即便是遭受了敌人的凌辱,也一般不去选择为了贞洁而寻短见的不理性行为。

老胡同志被小锅山的女同志的精神感动了,他见一切都渐渐的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便告辞了葛蓝关这里返回了侗之,他将要从侗之去武汉,然后转道回延安向社会部李部长汇报云南的工作。


张唯三把和刘忠里应外合冲破封锁线重回小锅山的行动定在了后天,郭玉兰接到命令后于当天晚上在侦察队长廖天亮等的护送下又回到了无名村。

看到郭玉兰不仅找到了旅部,还带回了廖天亮,刘忠甭提多高兴了。

他照着廖天亮的胸口就是一拳:“哈哈,你小子还活着啊,真是想死你们了,怎么样,孙营长和弟兄们都还好吧?”

“恩,好着那,他现在正在张旅长的安排下准备和你里应外合打掉封锁线上的这个大队的鬼子,然后重返小锅山和周政委见面去那。”

廖天亮见到自己的老上级自然也是高兴异常了。他们说的孙营长就是一分区的一营长孙再江。


“好啊,老子正等着这一天吗,这一个多月被狗东西的宫本和渡边折腾的没个安生日子,还牺牲了那么多的好弟兄,下面是该向小鬼子讨还血债的时候了。”

他按捺不住激动,当天就连夜召开了作战会议,安排了后天一早的合击鬼子那个封锁葛蓝关的大队的任务。


而马进才则更多关心的是自己的“得意弟子”谭莉被俘的事情,他并不担心谭莉的斗争意志,而是担心掌握许多机密的谭莉会在鬼子手上吃大苦头。

郭玉兰依照张旅长的指示,没敢把政委周洁被土匪山猪掳走的事情告诉刘忠。因为张唯三太了解刘忠的脾气了,他对周洁的感情非常之深,他要是知道周洁被抓,肯定放下一起不顾,带人先去打卧牛山的,这样一来就变成让鬼子看国共之间的笑话了。

张唯三决定,等部队打回小锅山,收复了根据地后再把这件事告诉刘忠。


而林长安引着王兴隆、苏亚鹃的二分区部队在烟白坳索拉巴亚和拉土苏的协助下已经到达了老人坡郑志豪的营地,由于来不及准备三百人队伍的吃、住,所以弄得大家都有点手忙脚乱。

幸好有宋娜背后的支持,索拉巴亚看在儿媳妇的面上,给足了部队一周的粮食,但是住的地方只能是找些山洞,搭些临时的棚屋和拉帐篷了。

索拉巴亚还把谭莉手下战士送来隐藏的药品交还给了王兴隆和苏亚鹃。

这一次,林翠萍的“女子别动小队”终于迎来了回归部队的机会,她们随着自己的老政委苏亚鹃和二分区的部队回到了久别的小锅山地区。


在烟白坳,苏亚鹃知道自卫团长拉土苏和卧牛山的老大山猪李宁安私交甚笃,想托他去卧牛山说情,让山猪放回周洁来。

拉土苏支支吾吾的列举了许多困难推脱掉了,这是因为当年周洁还在《滇南时报》当首席记者的时候,跟随警察缉毒队采访抓捕毒贩子的时候,曾经被当时的毒贩头目拉土苏抓到过,本来拉土苏想把周洁带到缅甸卖给人贩子卖个大价钱,结果聪明勇敢的周洁利用自己的智慧不仅跑了出来,还差点用手榴弹炸死了拉土苏,让他至今还怀恨在心那。

苏亚鹃见拉土苏不愿意帮忙,也只好先跟着王兴隆把部队拉到老人坡再做计议了。


经过一番紧张而有秩序的忙碌后,部队总算是在老人坡安顿妥当了。


为了统一指挥下面的战斗行动,部队做了临时的调整,二分区的三个连建制不变,郑志豪手上剩下的留守大队的二十七人和林翠萍的女子别动小队合并成了侦察中队,由郑志豪担任侦察队长,林长安任副队长,林翠萍任女子小队队长。

整编完毕后,而分区用电台把这里的情况通报给了旅部,请求下一步行动指令。


张唯三当即回电,要二分区做好老人坡和小锅山日军守敌的侦察工作,摸清他们的布防情况,然后待命出击。


林长安照着苏亚鹃的指示又去了和卧牛山防卫团的那个火头军栓子见面的地点,见到到了栓子。

栓子告诉林长安,现在周洁一切都挺好的,还悄悄的拿出一封周洁的亲笔信交给了林长安。

“周政委人真好。”

栓子说:“她可关心我们这些穷苦出身的兵了,还给我们讲了很多穷人要翻身,自己应该当家作主的道理那。”


林长安不放心的说:“山猪那家伙没对我们周政委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具体我不看守关押周政委的地方,所以不清楚,但看上去一切正常,应该没发生不好的事情,因为黄参谋长不允许老大对周政委胡来,可能是怕你们八路军找他们算帐。再说,我们大家都暗中看着周政委那,要是有事大家都会帮助周政委的。”

栓子说道。


“那谢谢你们了,栓子兄弟,山寨里就靠你们帮着周政委了。实话告诉你,我们的大队人马已经开回了老人坡,并且刘忠司令员和张唯三旅长也要带着人马打回来了,你暗中把这些消息在卧牛山散布出去,这么一来山猪想祸害周政委的话,他会有所忌讳的。”

林长安交代着栓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