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2.html


日本敢于如此张狂,除了针对中国的精心准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日本得到了飓风舰队新掌门人丰塞卡元帅保持中立的承诺,从丰塞卡元帅的口中日本得知李骏鹏在炸弹爆炸中受伤严重,在治疗过程中出现了医疗事故导致了李将军中风,现在生命尚在但是神智不清,同时得知由于没有继承人,李骏鹏的舰队、商业帝国都面临着崩溃的危险,现在内部争夺权力和议论谁将成为继承人是重点。日本当即表示支持丰塞卡元帅父子成为飓风舰队的最高统帅,并愿意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忙。

这个东西一听就觉得悬,但是日本人却深信不疑,倒也不是没有人提出问题的存在,但是这个时候日本人已经进入了失去理智的状态,已经无法用正常人的思维来评价。刘铭传此时已经身患重病,本来是准备让他接替丁汝昌统帅北洋水师的,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也没有办法,又是一条好消息,日本人已经感觉到了胜利的曙光。

此时中国并没有积极备战,太后的生辰庆典当然是一个主要因素,另外就是李鸿章认为北洋6年未添置新舰船,特别是最近两年,日本的实力已经迎头赶上,十年前有个横空出世的李骏鹏,现在骏鹏生命垂危,新任舰队主帅没有明确支持的表态,他的和平希望就只有寄托在英国人和俄国人身上。但是寄托,往往是一种断送。

俄国劝告日本与中国共同撤军被日本拒绝,当李鸿章建议中日俄共同改革朝鲜内政时俄国退出了,俄国在西伯利亚铁路修好之前在远东的军事力量不足以支撑一场战争,而且如果俄国援助中国则英国可能明确站到日本一边造成俄国的外交孤立。同时盟友法国也建议借中日之战削弱这两个国家的实力,无论谁胜谁败都会利于他们在亚洲的扩张。

英国公使建议与俄国舰队联合进行武装示威以阻止中日战争,但是英国首相否决了,他认为不能削弱东亚海洋上能够成为防范俄国屏障的强国的存在。

这些均在长期与欧洲保持交流的日本的意料之中,日本和中国的强大都是英国对抗俄国的战略需要,为了在东亚抗衡俄国,中日之间,可以牺牲掉一个弱的,谁更强谁就有资格继续做英国的盟友,对于日本而言,要消灭的国家中国是第一个而俄国是下一个。

一个月无效的斡旋,日本的兵力源源不断登陆朝鲜,7月14日,日本再次呈交“第二次绝交书”,斡旋失败,此时才仓促增兵,陆海两路14000人增援,牙山部队撤出转使大同江与增援部队会师平壤。其中海上两军运兵雇佣的是英国商船“爱仁”、“高升”、“飞鲸”号,由“济远”、“威远”、“广乙”号护航。

7月20日,日本公使最后通牒朝鲜两天内驱逐清军,23日,日军攻占王宫劫持国王,24日,除“高升”号以外其余五船均抵达,因局势生变,方伯谦遂命令陆军抓紧卸载,威远因为是木船,先行前往大同江一带安全区域等待。亲日政权于7月25日执政并宣布废除同清政府一切条约,同时委托日军驱逐清军。

这一切都是真真切切发生的事实,时间、地点、人物没有丝毫的改变。

骏鹏什么问题都没有,没有炸弹刺杀也没有医疗事故,这几个月的时间他是人为的制造了一种假象,熟悉甲午战争每一个细节的他知道这个事件没有他的参与中国的惨败是必然的,而这次的穿越本来以为能以个人的力量改变这一切,但是不曾想到自己努力这么多年的结果仍然是被中国拒绝,甚至由于自己的“离经叛道”而没能被大多数国民所接受,中国人喜欢拿死人做文章,而人只要还没死就永远会成为非议的对象。

欲动天下,当动天下之心,骏鹏这几年反复考虑的一件事情就是甲午年他的抉择,即使他把所有的财富和军队都送给清廷又能怎样,即使清廷用自己的军事装备把日本打败了又能怎样,关键不仅仅要有老虎的躯壳,还必须要有猛虎的灵魂和心脏,失败给英国如何,失败给英法联军如何,割地赔款又如何,被火烧了圆明园又如何,不要说象日本那样勒紧肚子扩张军备,就是连句一定要报仇这样的话都没有谁曾经说过。外侮未平内乱起,难道天王真的是奉上帝的命令来拯救中国人的,割据南京后还不是坐拥美人去享受哪怕几天的富贵,这样的国家这样的人民,要怎样才能让他们清醒,怎样才能让他们富强?

中国人是弱势文化的族群,他们喜欢求神拜佛,喜欢等待运气象馅饼一样砸在他们头上,那样他们可以不用动脑子的盲从,弱势族群的文化具体表现就是侠客文化、青天文化、救世主显灵文化、因果报应文化、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有莫强求文化,要想使这个民族强大起来,只有一个办法,用一种东西替换掉他们脑袋里的这种文化,至少使年青人的脑袋里的弱势文化被替换掉,什么能够直接替换在他们脑袋里发酵了千年的遗留的遗传的这些东西呢,只有一个东西,仇恨!一切文明的辉煌都要伴随着仇恨的土壤和肥料,如同真主之于末日,天堂之于地狱,上帝之于撒旦。

骏鹏无比的纠结,一方面他在思考如何彻底的从灵魂的深处使中国人强大起来,一方面他又不能允许自己眼睁睁的看着这悲惨的一幕重演,在这个世界上他是孤独的,如何取舍没有人和他商量,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决定。

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很痛苦,北洋舰队寄托着李鸿章这个孤独的老人的倔强,还有几乎整个中国的国民关于强盛的希望,然而在厚重的装甲也无法守护一个民族内心的脆弱和虚幻的向往,甲午的惨败会有很多的同胞血流成河,会有许多的无辜命丧沙场。

那又如何,没有一场惨败和无数生命,如何能有仇恨的土壤,回顾一战和二战的美国,几乎都是在战争中从双方敛聚了大量的财富,而直到最后才以正义的化身出现,才成了后世唯一的超级霸王,想要富强就必定会有牺牲,不是自己心狠,而是只有鲜血才能擦亮人们的眼睛,只有将所有的幻想彻底击碎才能重新塑造信仰。

涅磐后重生,才是凤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