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时代标杆,但我们不需要他人付出生命代价换来的标杆。在向长江大学舍身救人献出宝贵生命的3名大学生表示崇高敬意和哀悼的同时,在响应号召向这些被追授为“见义勇为优秀大学生”学习的同时,教给包括大学生在内所有的学生更多的生存和自救知识,则显得尤为重要。


或许是长江大学濒临长江的缘故,长江大学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长大学生长江水中见义勇为”的壮举了。2007年1月,当时还是长江大学学生的赵传宇,在长江荆江段救起了不慎滑入江中的76岁的张多平老人。赵传宇的事迹赢得了社会各界人士的普遍赞誉。2007年9月,赵传宇被评为全国道德模范,受到了胡锦涛总书记的亲切接见。如今,长江边的长江大学出现了一个大学生长江水中救人的英雄群体,真是可歌可贺!


这样的个体和群体出现多了,有时候可能是喜剧,有时候则可能是悲剧,更多的时候则可能是悲喜交加。3名大学生舍身救2名落水少年的壮举,除了留下了一段被后人整理出来的一个感人故事和一种被后人加工提炼出来的高尚精神外,他们实际上把最大的悲痛留给了他们的家庭,留给了他们的父母。各种热赞之后,一切都将回归平静。但他们的离去,带给家庭的创伤不是时间就是抚平的,那种悲痛将会伴随他们父母的后半生。在独生子女居多的今天,一名风华正茂大学生的离去,这是任何家庭都无法承受的痛。在大力倡导这3名大学生见义勇为精神之时,其实更应该倡导的是“见智勇为”。


时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的王旭明,面对天津市教委要宣传大学生徐伟寒冬时节从冰冷的湖水中救出三名落水儿童的事迹时,王旭明说他推崇徐伟的原因之一就是在于他“救活了三个孩子,自己也安然无恙”。王旭明在自己的新书《为了公开——我当新闻发言人》中表达了这样的看法:“见义不为、见义勇为和见义智为三者相比,最高境界是后者,用自己的智慧既抢救了别人也保护了自己,这是应该大力提倡的”。王旭明的话今天看来也并过时,宣扬见义勇为的大学生重要,宣扬那些见义智为的大学生则更有意义。


但现在的情况似乎是,见义勇为献出生命大学生多,见义智为两全齐美的大学生则相对较少。在从地方到中央每次隆重表彰那些勇救落水儿童壮举大学生等行为的同时,是否又反过来思索一下,如何增强人的生活、生存和自救能力?如何尽量减少动辄要付出生命代价的救人或者被救的喜(悲)的局面出现?生存权是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懂得了自救才能在最大程度上避免各种危险。


2008年秋季,云南省率先在全国开展了“三生教育”,范围涉及幼儿园、中小学、中职和大学,“三生教育”中的“三生”是指生命、生存、生活。“三生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学生们珍爱生命、学会生存、幸福生活的能力和价值观。“三生教育”被认为是一种教育的本真回归,回到有利于人的自然成长,有利于学生的全面发展。目前尽管还不能说云南的“三省教育”已经取得了显著成效,但长期坚持下去,类似长江中救人的喜(悲)局面也许今后就会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