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就是一场游戏 正文 ◎多情剑客无情剑

战国游戏马甲 收藏 2 1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size][/URL] ◎多情剑客无情剑 赵无恤可以长长地舒口气了,在晋阳城里面憋了三年,终于又重见天日了。 智瑶没能走得脱,最不幸的是智瑶被赵无恤活捉了。 成者王侯败者寇,这个世界没有谁对谁错,谁的拳头硬谁就有权说话,谁的手段狠谁就能继续生存下去。无恤在数落了智瑶一番后,智瑶这个人从此在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


◎多情剑客无情剑


赵无恤可以长长地舒口气了,在晋阳城里面憋了三年,终于又重见天日了。

智瑶没能走得脱,最不幸的是智瑶被赵无恤活捉了。

成者王侯败者寇,这个世界没有谁对谁错,谁的拳头硬谁就有权说话,谁的手段狠谁就能继续生存下去。无恤在数落了智瑶一番后,智瑶这个人从此在世界上消失,留下的只有一具无名的尸体,用古龙的话说:死人就是死人,没有名字。无恤为了报以前被智瑶羞辱的仇恨,最后用智瑶的头做了一把夜壶。

智瑶死了,智氏一族灭了,赵无恤笑了。

端详着眼前这个特殊的夜壶,赵无恤心中无限感慨,这曾经是一颗充满智慧、权利以及欲望的头颅,伐卫,伐郑,担任晋国上卿二十余年,开口一句话,韩、魏二家不得不奉上百里封地,为何落得个如此结局?这颗头颅的主人可以换个地方冷静地思考一下了。最后叫你一声:“智大哥,别着急,慢慢想,有得是时间。”

死去的人也许是幸运的,尽早地离开这个充满了悲哀的世界,冷眼旁观这些悲哀的人们为了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斗个你死我活。继续有勇气活着的人是不幸的,不幸的人还要继续争斗下去,直到你死我活,所以豫让还活着。


作为智氏的家臣,豫让连一条漏网之鱼都算不上,很可能在无恤消灭智氏一门的名单上,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的名字,这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姓名:豫让

性别:男

年龄:不详

工作履历:早期在范氏和中行氏公司做个小职员,一直不被公司领导赏识。

公元前491年,晋国发生第一次金融危机,范氏、中行氏公司倒闭,豫让转投智氏旗下,受到智氏总裁智瑶的青睐。

公元前453年,晋国发生第二次金融危机,智氏公司被兼并,豫让上街做了乞丐。

现在推断一下豫让的年龄,按照曾经做过范氏和中行氏家臣的线索,公元前491年范氏、中行氏灭亡,豫让改投智瑶旗下,至智瑶覆灭的公元前453年,过去了近四十年,即使豫让当时只有十五岁,如今也是年近花甲。

“谁,刚才谁说我老了?”豫让有些不服老,让你看看老人有时候也会发威的,豫让将发飙的对象选定了赵无恤。

正是这个叫赵无恤的男人,剥夺了智瑶继续生存下去的权利,惹得豫让先生很不高兴。豫让决定要做掉这个人,为自己的主人报仇。

豫让,这个名字太恐怖了,以至于在很多年后,赵无恤都不敢一个人上厕所。

中国有句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无恤要说,宁愿被贼惦记,也不愿意被豫让惦记着。

世界上有一种人是惹不起的,不是智瑶,而是豫让。智瑶放不下的东西太多,权利、地位,以及那个看不见的虚名。所以,智瑶杀人时也会顾虑重重,会做出一切和平手段都已经用尽,自己已经是仁至义尽的面孔来。

豫让就不同了,除了感情,他什么都不在乎,如果有人伤害了他的感情,这个人就危险了。

为了顺利完成复仇任务,豫让先生精心导演了一出大戏。

以下是剧本:

时间:夏日的午后

地点:赵家大院的公共厕所

人物:豫让,赵无恤

开始:豫让身穿囚服,正在粉刷厕所墙壁,嘴里哼着小调:

随着豫让的歌唱,赵无恤双手抓着裤腰带一路小跑着向茅房冲去。

突然,无恤心中一动,大吼一声:“谁?给我出来!”

无恤的手下着急了,老大从来没这么大声说过话,肯定是遇到什么情况了。厕所里除了一个囚徒就没别人了,那还用说,肯定就是他了。

灯光亮起,无恤的左右从厕所里押出豫让,带到老大面前,按照惯例带到老大面前的人一定要经过搜身的。

左右从豫让身上搜出弹簧刀、汽油桶、啤酒瓶、辣椒水等物品。

赵无恤吓了一跳,疑惑道:“你这个人怎么搞的,带这么多危险物品到我家厕所里来,有何企图?”

豫让这时候有点晕,他没看出来赵无恤的意思,毕竟做贼心虚,一开口就是大实话——“我是智氏之臣,今天来找你报仇的。”

无恤后来回忆起这一段经历的时候,常常感慨道:“真是个实诚人啊!”

左右建议此人叛逆宜诛。

无恤没有这样做,无恤给出的理由是:杀义士不祥。

这个理由很勉强,难道杀智瑶一家子就吉祥了?杀人就是杀人,不论杀谁。

赵无恤用这个牵强的理由放走了豫让,却为赵氏家族赚够了舆论,大家都知道你赵老大爱惜人才甚至超过自己的生命安全。实际上呢,豫让在第一次行刺失败之后,就注定了他不可能再成功了。赵无恤那么精明的人没有理由不派一个小分队对你进行二十四小时跟踪监控,别说你后来变成乞丐,就是变成女人,赵老大照样一眼就能认出来你。


豫让回到家中,每天只做两件事,磨刀和思考。脑海中时常出现一副这样的场景,眼前的这把刀在无恤的身体中不断地进进出出,那种鲜艳的液体跳跃着弥漫开来,整个世界都变了颜色。

回到现实中,事情有点麻烦,自从上一次行刺不成功,豫让义士的美名已经家喻户晓,无恤爱才的形象更是妇孺皆知。

“可恶的赵老大,这下可好了,满世界的人都认识我了,听说晋阳的粉丝们还成立了一个义士协会,协会的人对外自称“玉米”(豫迷)。再去晋阳肯定要引起群众围观,说不定还要阻塞交通,又是签名,又是合影的,这可怎么杀人啊?仇是一定要报的,智大哥下葬连个全尸都没有。不就是杀个人吗,专诸、要离可以不要命,哥们儿我豁出去连脸都不要了。”

豫让一咬牙把胡子眉毛剃得干干净净,再转念一想,干脆连身体也不要了,用漆涂遍全身,使皮肤肿烂,毛发脱落,做了个彻底大变身。

如果你还不能想象得到豫让为此承受了多少痛苦的话,我教你个办法,试着把一只手指涂满502胶水,你就会明白了。

做完这一切,豫让还是不放心,先在街市上做乞丐。看到妻子出门,跟上去行乞。妻子闻声惊呼:“这不是我家老头子的声音么?”仔细看,这人又不是他,于是走开。

一句无心之语又让豫让受尽折磨。

豫让为了改变声音,又吞碳变哑。

从前我疑惑,小时候,妈妈告诉我吃了耳屎就会变哑的,吃了碳也会变哑吗?

现在想明白了,如果是烧红的碳,变死都是有可能的。

这回妻子认不出来了,豫让稍稍松了口气,看来这个变身计划还挺成功,再也不用担心名人效应了。突然听到背后有人轻呼自己的名字,估计豫让听到别人叫自己的时候,连死的心都有了。


豫让的友人把豫让请到自己家中吃饭,朋友给他出主意,你何必做得这么辛苦呢?以你的才干,先去投奔赵无恤,等他信任你了,何愁没有报仇的机会。

豫让说:“你的意思是说为了老朋友去对付新朋友,为了旧君主而去杀新君主,这是极端败坏君臣大义的做法。今天我之所以要这样做,就是为了阐明君臣大义,并不在于是否顺利报仇。况且已经委身做了人家的臣子,却又在暗中阴谋计划刺杀人家,这就等于对君主怀有二心。我今天之所以明知其不可为却坚持这样做,也就是为了羞愧天下那些怀有二心的人臣。”

这是《战国策》中的一段对话,翻译起来很麻烦,但是我们不难提取到重要的信息,就是豫让认为,报仇是次要的,明知道报仇成功的希望不大,但是依然坚持的原因就是为了羞愧那些怀有二心的人臣。

那么,这些怀有二心的人臣是谁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