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就是一场游戏 正文 ◎小时候,爸爸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

战国游戏马甲 收藏 2 8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size][/URL] ◎小时候,爸爸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 赵无恤有些疑惑,敌人不急着攻城了,城外好像突然安静了许多,对于一个久经战阵的人来说,是不喜欢这种平静的,空气很压抑,令人窒息的压抑,平静的外表下往往隐藏着更大的波澜,谁猜得出智瑶这颗聪明的脑袋里又能冒出来什么样的馊主意。 在平静的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


◎小时候,爸爸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


赵无恤有些疑惑,敌人不急着攻城了,城外好像突然安静了许多,对于一个久经战阵的人来说,是不喜欢这种平静的,空气很压抑,令人窒息的压抑,平静的外表下往往隐藏着更大的波澜,谁猜得出智瑶这颗聪明的脑袋里又能冒出来什么样的馊主意。

在平静的另一边,智瑶的军队正在热火朝天地搞建筑工程设计。智大哥下令了,士兵的主要任务是修筑堤坝,把晋水拦腰截断,至于做什么用就不知道了。相对于“攻城”来说,智瑶的手下更喜欢“工程”,这个活儿虽然累点儿,但是没有生命危险,人活这一辈子图个啥,还是平平安安的好。

等赵无恤反应过来的时候,智瑶的大堤已经竣工验收了,智大哥一声令下:“开闸,放水!”

大水奔腾怒号着,带着死亡的信息直灌晋阳城。这是里程碑式的一件事情,在这之前还没听说过谁用大水灌城,智瑶是这一战术的创始人。N多年后更加拉风的关云长水淹七军是否应该向智大哥支付一些版权费?

晋阳城就这样在水中浸泡了一年多(战国策:三年。两种说法不冲突,古人过了正月就算下一年,比如头一年的下半年,再过一个整年,到下一年就是第三年,其实满打满算也就一年半)。

这一年多时间,由于独特的设计,城墙异常坚固,城中粮草充足,百姓也能勉强度日。

随着水势的增长,晋阳城的人们惊讶地发现自己每一天醒来都更加接近天空,传说中那里就是天堂所在的位置。后来水势高到人们只能在树上居住,做饭需要把锅吊起来。城里的宫室虽然有高台,无恤却不会上去居住,毕竟现在最重要的是和老百姓同甘共苦,否则失掉民心,晋阳城也就不攻自破了。

水越来越多,越升越高,城中的人们越来越靠近蓝天白云。人们都有一个潜意识,“城破是早晚的事。等城破之后,赵老大是肯定当不成老大了,能不能活命还要看智老大的脸色,兴许我们投降了还有活命的机会。”

无恤为了稳定民心不得不编造一些美丽的故事,这个故事就是史记中著名的霍泰山神保佑的故事。作为一个唯物论者,我本人不相信这些神话故事,但是在当时这些故事的确为后来的反攻赢得了一些宝贵时间。

晋阳城在水中泡了一年半,最后城不浸者三版。三版是多高?胡三省的《资治通鉴音注》:高二尺为一版,三版,六尺。


到这个时候城里实在待不下去了,无恤有了投降的打算。

他向张孟谈试探说:“粮食匮,城力尽,士大夫病,吾不能守矣,欲以城下(投降),何如?”

张孟谈却不甘心失败,他深信有办法解救被围困的晋阳。通过分析,张孟谈认为,赵、魏、韩三家向来无仇,而智、韩、魏三家有矛盾,他打算利用三家存在的矛盾,再挑拨一下,做最后的努力。

无恤也知道这些,但现在的问题是,即使想要挑拨人家,你也得出城去吧。无恤担心地说道:“兵围水困,你怎么出城?”

张孟谈自信地回答:“我有办法,大哥磨快了菜刀准备取智瑶的人头吧!”

张孟谈扮作智瑶军士,于夜晚乘坐吊篮出城后直奔韩家大寨,见到韩氏老大韩虎,与之密谈。

不愧是谋臣,张孟谈总有打动别人的理由。张孟谈的理由很简单:“我是为韩氏担忧。”

这一句话引起了韩氏大哥的好奇心:“奇怪了,赵氏马上就要灭亡了,你不为自己担心,为我担心什么?”

张孟谈分析:“眼下赵氏将灭,下一个就是你们韩、魏两家。赵氏和韩、魏两家是嘴唇和牙齿的关系,你想想,嘴唇没了,牙齿还不冷得打战?这就是成语唇亡齿寒的出处。”

韩虎何尝不知道这些,智氏吞并晋国的野心显而易见。

张孟谈接着说道:“不就是要分地吗?我们为什么不联合起来去瓜分智氏的土地,智氏的土地可比我们赵氏的土地大多了。我们三家合并,灭掉智氏,均分其地,这样多好啊!话说回来,智瑶那么蛮横,就算是赵氏灭亡了,智瑶不分给你地,你能怎么着呢?”

张孟谈说的正是韩虎心里想过无数次,却总是拿不定主意的话。赵、韩、魏,三家实力均等,与其分地的可能性较大,智氏太强大了,到时候赵氏灭亡,保不准智瑶这个人翻脸不认账。

鉴于目前的形势,韩虎不敢把话说绝,还是给自己留些后路比较好。韩虎说道:“你说得对,但是我还要跟魏家人商量一下,这样吧,你先回去,三天后我再给你个答复。”

张孟谈哪里肯走,说道:“我来一次不容易,我们的谈话难保不泄露出去,我还是在这儿等三天比较安全。”

韩虎与手下第一谋士段规商量,段规曾受智瑶侮辱过,所以倍加赞成张孟谈的计谋。

(注:智瑶究竟是怎样侮辱段规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东周列国志》作者充分地发挥想象,既然智瑶曾经拿赵无恤的生理缺陷开玩笑,就有可能继续拿段规的生理缺陷开玩笑。所以,智瑶的这个癖好很不好。)

段规来到魏氏大寨,与魏老大商议此事,说:“我们老大不敢擅自做主,还请大哥决断。”

魏驹有点畏惧,如果事情不成的话会适得其反,担心没吃到蜂蜜反而被蜇一脸包。

这样看来,韩氏和魏氏不敢开罪智氏,赵氏灭亡可以开始倒计时了。然而意外发生了,这一次意外彻底改变了赵氏的命运,命运把赵氏一族从坑边拉了回来,反而伸手推了一把站在洞口看热闹的智氏。智瑶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年挖坑的是自己,最终跳下去的还是自己。

事情是这样的,第二天,智瑶在悬瓮山设宴,邀请韩虎、魏驹过来喝喝酒,钓钓鱼。

智大哥的酒风显然不怎么地,一喝酒就要犯错误。这一次,他又酒后失言了。

看着滔滔向北的河水,智大哥喜形于色,叹道:“打了半辈子仗,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水也能使人亡国。”

这句话表面上看没什么,不就是智大哥发明了一种特殊的战法,并且自豪了一把吗?但是,韩、魏两个小弟受不了这样的打击,韩氏的老巢平阳旁边有绛水,魏氏老窝安邑背靠汾水。

韩、魏两个小弟在酒桌上就达成了共识,一定要反!

魏驹用胳膊肘顶了韩虎一下,韩虎在桌子下面用脚踩了魏驹一下,双方不需要更多的语言,MD,反了他的!

《战国策》里有这样一段:

智瑶的首席谋士稀疵对智瑶说:“韩、魏之君必反矣!”

智瑶问:“你怎么知道的?”

稀疵说:“这不是明摆着吗,大哥你灭完了赵氏,下一个就是那两家。今天赵氏危在旦夕,韩、魏两家不喜反忧,这是为什么?”

以智瑶的智慧也能理解得了,但是赵氏马上就要灭亡,他不想破坏三家同盟,所以他的办法是直接点破,希望韩、魏两家不至于马上就反。但是,智商再高的人也有失算的时候。

第二天,智瑶明白地告诉两家老大:“稀疵说你们要造反。”

韩虎、魏驹二人吓一跳,说:“怎么可能呢?我们马上就要分到赵氏之地了,为什么要反呢?肯定是稀疵收了赵氏的好处,要离间我们的同盟。”

无论智大哥信不信他俩的话,反正智大哥认为只要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两家即使有心要造反,也不至于这么快。但是,大哥还是失算了,他没有算到韩虎、魏驹二人早已被他吓破了胆子,回去之后马上就造反了。

稀疵显然不能理解智瑶的这种做法,一气之下请了个差事出使齐国去了。

当夜,魏、韩二家使人偷袭守堤士兵,在西面掘堤放水,大水向西奔腾,反灌入智瑶大营。智氏军中大乱,智瑶从梦中醒来时,大水已经把床铺淹了,衣被尽湿。

智瑶还以为是意外事件,马上派人去救水。回视本营,波涛滚滚,军士都在水中挣扎,突然军鼓声响起,紧闭了三年的晋阳城门大开,无恤带领军队从正面杀出,韩、魏两家乘着竹筏从两翼包抄。

兵败如山倒,智瑶看着大势已去,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