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9.html





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知道,所以他们按照通常的方式挤在一起,上前开门的人一打开门,“轰隆”一声,几个人全都给炸趴下了,给炸了几次之后,他们才象现在这样,只让一个人过去开门,其他人躲得远远的。但是,第一个上前开门的人可是无论如何都得挨那一下子。

这些人也不全是菜鸟,有人不是当过警察,就是在军队呆过,甚至有些人还是正在服役的特种部队成员,就是为了赚大钱才到伊拉克去的,听说沃克他们是最好的,才来学点高招。所以他们全都有经验,就尽量想一些能够不吃炸弹的办法。可是不管是踢门,还是拉门,炸弹总是要在眼前爆炸,虽然这是一扇铁门,为了安全,炸弹的威力也不可能弄得太大,但是,距离这么近,那个冲击波是绝对不好受的。

更可气的是,挨完了炸弹,这些没完成任务的人还要全副武装地去受罚,做1000个蛙跳,在把早饭都差点颠出来,腿累得发酸之后,回来之后还得一刻不停地再接着吃第二个炸弹。

以前大家都是轮流担任第一突击手的,所以每个人都要挨这一下子。但是美国人讲究民主,经常进行投票,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下,一般都是个子最大的休斯去吃炸弹,他实在是给炸得要发疯,

所以,当听说龙泽飞是来当第一突击手的之后,休斯当然是欣喜若狂,由衷地对龙泽飞表示感激,那种激动的场面,龙泽飞印象中只有当年中国去援助穷困的非洲布吉纳法索人民的时候才会遇到。

到了现在龙泽飞才明白事情的原委。龙泽飞看看那边的那个看起来平静得象50万年前的北京人时代的铁门,下面,就要轮到自己去挨炸啦?这个第一突击手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所有的好事都摊不到自己头上呢?现在想起当时路易听说自己要当第一突击手时候那种可疑的笑容,龙泽飞越发觉得里边有鬼。回去时候一定要好好查查到底这个专门的第一突击手有什么说道。

龙泽飞也不是傻子,知道了有炸弹还得上,他心里也发憷。不知道是一回事,知道了里边有炸弹,还必须伸手去抓,又是一回事。休斯就是被这样反复强化刺激,最后给吓出毛病来了。

龙泽飞坐到地下:“伙计们,有会抽烟的都拿出来点上,咱们慢慢聊着。你们都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是吧,谁知道,那里边是个什么结构,咱们到今天为止还没进过那个门,他们能怎么打咱们咱们还一点不知道,咱们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挨打呀?”

他们说着,比划着,有人在地上画图,有人补充,虽然这个门大家还没进去过,但是训练这种情况的房间应当都差不多,就是那么几种情况,要没有固定模式,也不叫战术模型了。龙泽飞引导着大家商量进去之后怎么办,用龙泽飞师傅的爷爷的话来说,这在过去的部队里,这叫做战前诸葛亮会,集思广益,发扬军事民主。中国人天生爱商量,只是只有天生的领导人,才懂得随时调动大家的热情和智慧。

美国人爱吵吵,谁也不服谁,幸好有龙泽飞在里边调停,进行归纳和总结,连蒙带唬,所以几个人才没有打起来,龙泽飞自己心里也有了个数。虽然他也是伊戈尔精心训练过的,但是毕竟当时条件有限,龙泽飞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真正的实物,没有具体实践,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就这么连说带吵,半个小时都过去了,他们还没有进攻房子。龙泽飞忽然一摆手:“来了!”

说着,他一个翻身,一骨碌从墙角滚到那边的房门前。铁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教官从门里边出来,生气地骂道:“你们已经死到外头了?为什么还不进攻?”

他的话还没落地,龙泽飞已经从他脚下一跃而起,一把夹住他的脖子,把他扔到地上。休斯随后扑过来,跟着摁住教官,龙泽飞骂道:“笨蛋,快搜!”

其他几个人也扑上来,七手八脚,在教官身上一通乱搜,把武器全都下下来,这是对付俘虏的办法。

搜过之后,龙泽飞对休斯说:“开门!”

休斯还是对那个门有心理障碍,龙泽飞骂道:“你白痴啊?他都能出来,那门还能炸吗?快上,不要让里边的人反应过来!”

休斯一把拉开门,龙泽飞抓起那个教官推到面前,一边把身体掩在教官身后,用手枪顶住教官的脑袋,一边喊道:“我们进来了,不要开枪,我们手里有人质!”

里边的其他教官心想我们没听错吧?他们有人质?他们有什么人质?

龙泽飞推着教官在前面走,休斯伯特他们在后面紧紧跟着,全都把身子藏到龙泽飞的身后,几个人缩着脖子往里边走,边走边忍不住发笑。

那个教官让人家抓住了,当然不乐意,他拚命想挣扎出去,可是龙泽飞的手象铁钩子一样,死死地抓住他的肩膀,他的半边身子都不过血了。

里边的教官这才看清,原来是出去骂人的那个教官让人家活捉了。那些教官气不打一处来,心想到底谁是恐怖分子啊?你们倒抓上人质了!

可是一时他们也没反应过来,龙泽飞他们已经进来了。休斯是运动员,反应也相当快,龙泽飞一指,休斯冲过去把一个教官摁倒,伯特就下了他们的武器。教官们想要开枪,龙泽飞就把抓住的教官推到前面。一会功夫,几个教官全都给堵到墙角了。

教官气得发疯,这算什么招术啊!没听说过那个特种部队进攻房间的时候还抓人质的!最后,由龙泽飞带头,全体人员去做2000个蛙跳。

虽然又受罚了,可是这次大家的心情绝对不一样,他们一边跳,一边不停地发笑。多少天了,这次终于扬眉吐气了。

跳完了2000个,他们还得回来重新练习。龙泽飞小声说:“走那么快干什么,他们也没说要用多长时间,慢慢走着,回去还不是得收拾咱们?”

那几个人心想是这么个理,咱们都别太老实了。这一伙人慢慢腾腾地往回走,教官们看着他们半天没走出十几米远,气得大骂。

这下教官们看出来了,所有人都围着龙泽飞,这个新来的小个就是导演刚才这一出闹剧的罪魁祸首。回头想想,是这么回事,这几天玩这几个菜鸟玩得舒服死了,今天突然让学员们给玩了,吃了这么大个暴亏,这里边肯定不对劲,事情就出在龙泽飞这个新出现的变化上。

教官们咬牙切齿地瞪着龙泽飞,吼道:“现在重新开始进攻,不许用这种混蛋办法!没有什么人质!”

龙泽飞小声说:“那得看你还出不出来!”

休斯他们哈哈大笑,教官气得直翻白眼。

教官们进去了,龙泽飞一步跳到门旁边,听着里边的声音。他回来之后,伯特问:“怎么样?”

“好象又给挂上了,这是成心要炸咱们。”

“那怎么办,隔着门,根本无法排雷。”

“我师傅说了,不能从门进,就走窗户。我刚才好象看见那边有一个窗户,咱们到那边去看看,要是能从那边进,不是能到他们身后吗?那不是更好吗?”

伯特他们几个人全都直乐,大家悄悄向房子后面跑去。

到了后面一看,龙泽飞没看错,后面果然有窗户,这是模拟真实的房屋攻防战的设计,房子当然要有窗户。不过,可没有龙泽飞想得那么好,虽然是有窗户,可是教官们自然不是傻子,窗户上当然不是一脚就能踢碎,让人顺利冲进去的玻璃,而是钉的木板。

连龙泽飞在内的人都傻了眼,龙泽飞趴在木板缝上朝里边看,里边黑咕隆咚的,大部分东西都看不清楚,只有对面有一点亮光,好象是那边有一扇门,侧耳细听,房间里边并没有声音。大概教官们都集中到了走廊和前面,准备先炸他们,然后再狠狠让他们吃点苦头。

龙泽飞后退出去,和躲在远处的伯特他们商量。商量的结果是,既然教官们都在前面,那这边应当是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死也得死在这边。

于是龙泽飞再回来研究这扇窗户,看看有没有门路能钻。看了半天,龙泽飞发现,原来窗户框是铁的,木板是钉在两边墙上和用铁丝绑在窗户的铁条上的。龙泽飞回去和大家商量,能不能把木板从外面拆掉,或者干脆把整个窗户卸掉,然后就能从窗户钻进去了。

伯特说:“太容易了,我带着瑞士军刀呢!”

瑞士军刀可是个小工具库,上面钳子、螺丝刀,各种工具都有,美国人都爱自己动手改装东西,伯特还是个猎人,在野外自己动手的时候非常多,他当然不能买那种简便型号的,他的瑞士军刀上面需要有的工具都有。这下算是有门了。

于是几个人摸到窗户下面,休斯抓住木板的上面,龙泽飞在下面托着,另外两个人监视远处,伯特把缠在窗户上面的铁丝一根一根地剪下来。

很快一块木板就被卸下来了,休斯和龙泽飞一齐动手,把这块木板小心地竖到窗户旁边放好。龙泽飞一看:“不行啊!这窗户中间有铁条啊,拆掉木板还是进不去,得把整个窗户卸掉。伯特,行吗?”

伯特仔细检查着窗户的接口,摇摇头:“不行啊,窗户是镶在里边的,要卸掉难度很大。弄断几根栅栏还行,我这上面有锯。”

龙泽飞忙说:“行!只要弄断一根,我能钻进去就行。然后咱们一齐用力,把剩下的弄断。”

伯特反对:“里边的人要是听到了声音,跑过来怎么办?你一个人怎么能挡住那么多人?我们都在外面,可一点帮不上忙!”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