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二十六集 封口 第26集 封口 五、绝情山谷

秋林先生 收藏 5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URL] 大家一听小曼又和拓哉打了起来,急忙都往前掠去,这时就看出各自的武功造诣了,还不能在洞里乱冲乱撞,速度还得快。冲在前面的自然是占东东,大飞、得龙和刘翔也紧跟其后,大家都在想,这早晨刚较量完怎么又打起来了,看来还是没分出高低呀。 在大家围过来的手电照耀下,拓哉和小曼好整以暇地并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大家一听小曼又和拓哉打了起来,急忙都往前掠去,这时就看出各自的武功造诣了,还不能在洞里乱冲乱撞,速度还得快。冲在前面的自然是占东东,大飞、得龙和刘翔也紧跟其后,大家都在想,这早晨刚较量完怎么又打起来了,看来还是没分出高低呀。

在大家围过来的手电照耀下,拓哉和小曼好整以暇地并排站着,拓哉手一摊:“没事,小曼小姐被老鼠吓了一下。”小曼则红着脸没有作声向前走去,拓哉忙跟上嘴里提醒着“小心,曼”。

丽丽跑过来奇怪地自语:“明明是打起来的动静啊。”占东东却心里暗道:小曼的不作声而去看来有点事儿,这时樱子冲过来撞在占东东身上才收住步,用英语小声说道:“看他们躲闪的眼神一定是好上了。”占东东回头看着樱子,樱子迎着占东东眼神目不转睛放着热辣辣的光芒:“东东哥……嘻,我可不躲闪。”

小曼和拓哉果然出了状况,但让占东东没想到的是,过一会他和樱子也出了状况,而且远比小曼他们“严重”。

*************************************************************************


“肃反”运动中最先出事的是高连长。他凭着自己的断臂和从军证明躲过了土改和镇反,而且凭着成义开来的残废证明成为二等甲级革命残废军人,被安排到县里农林种子站当了副站长。正直倔犟的高连长曾对站里以次种充好种欺骗农民的做法提出过批评。肃反一开始,被高连长批评过的人联名把高连长举报出去:高连长曾说过当新四军连长比当国军连长好当的话,你怎么知道比国军连长好当?难道你当过?!当时别说当过国军连长,就是集体入过三青团都一样立案批斗,根本不管你后来的表现如何革命,也不管你现在的职务多么重要。高连长本来没有刻意隐瞒当过国军连长的历史,只是没有人问过,这回痛快地说出来后在县里成为一大新闻,挖出来个暗藏的反革命国民党上尉。当时“肃反”定的指标不管是大范围还是小单位都是百分之五,令人人自危。二十多人的种子站按百分之五的比例揪出高连长一人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全不顾高家人的安危。

高连长的爱人本来就是抗战时被日军关押过的政治犯,那时凡是被抓进过敌人监狱的就像志愿军战俘一样说不清道不明,这些年她一直隐埋着这个不光彩的历史,不出头不露面提心吊胆地做着良家妇女。高连长最后舍弃自己,也有着保全老婆孩子的意思。我死给你们看,你们满意了吧。

事情发生在连续批斗高连长的第七天。这次的肃反运动有个特点,就是批斗会特别多,批斗会是群众运动的最好方式,基层群众发动起来的标志就是通过各种规模的批斗会来体现。各单位上报“肃反”成绩,先汇报开了多少场批斗会,然后是收到多少封坦白和检举信,最后才是挖出多少名反革命和坏分子。

高连长从坦白后就被天天批斗,上午被挂着大牌子批斗,下午戴着高帽游街,从第一天他一个人被斗,到天天增多到二十多人一齐被斗。批斗站不好游街跟不上就挨一顿痛打,还专往他的断臂上打,高连长的眼睛里不时地冒出瞬间即熄的火苗来。

第六天革命群众把妻子和儿子拉到现场要划清界限,八岁的儿子说什么也不打爸爸。尖嘴猴腮的肃反工作队长一怒当场给了高连长两个耳光,儿子一把推开队长搂住爸爸的脖子。高连长忙在孩子耳边说:“爸爸不和他们玩了,那颗大子弹你还记得吧,在碗架柜最下面的抽屉里,你拿着它去南充双河镇找占彪叔叔……记住,长大后要做个好人。”

第七天是要到全县二十几个乡轮流批斗,第一站就是高连长的老家。那个尖嘴肃反工作队长诚心要羞辱高连长,让他在老家的光辉形象彻底颠覆。高连长岂能不知道他的恶毒用心。这天他神情特别轻松,看着什么都带着笑意,还主动申请穿上了在他家搜出的国军上尉军装,过去批斗时让他穿他说什么也不穿,说是怕批斗时弄脏了。尖嘴工作队长嘿嘿笑着,哼,国民党上尉军官,一会就有你好看的了。这可是最形象的反面典型,一会不得被老乡们批斗个半死。

押送反革命分子的马车队刚出县城,被反绑着的高连长趁民兵不备跳下马车,几步跑向通往前面路边如刀削的山壁的山坡。这里虽然不是山谷,但只看山壁这面和当年的山谷却是非常相似。尖嘴肃反工作队长急了,领着民兵在后面追上来。没想到高连长被斗这么多天,也从没让他吃饱过,可一下子就挣开了绳索,在山路上奔跑如飞,工作队长领着十几个民兵个个累得气喘吁吁也没追上。

高连长一气攀到了30多米高的山壁顶端,只见他仰天大呼:“老子当国军也是抗日,错在哪儿了?老天你开开眼吧!”然后高连长回头看着围上来的肃反工作队员和民兵,看着那个骂声不绝的尖嘴工作队长,高连长嘿嘿冷笑一声用尽力气提高嗓音对他说:“当初我们在国军的时候我那么照顾你,现在你却往死里整我,我到那边也不会放过你!”说罢,高连长全力长吼一嗓子“重机枪连——”就跳了下来,摔死在马车边。

批斗大会不会因有畏罪自杀的人取消,只是那个肃反工作队长取代了高连长的位置!大家才明白,为什么工作队长整人这么狠,原来他是高连长的同伙啊,是想整死高连长免得把他揭发出去。

高连长的妻子收尸被拒,穿着国军军装的反革命分子自绝于人民,要教育人民要让人民擦亮眼睛都来参观。高连长的妻子痛哭一日后也从高连长的位置跳下,与高连长死在一起。高连长的儿子第三天便找到了双河镇。

第四天早上,五名气宇不凡的解放军驱车来到这个县城,把五个军官证摔在县肃反工作队领导小组的几个头头桌上,其中一个个子不高的军官低声但威严地说了一句:“啥都别说了——我们要厚葬高连长!”这个矮个子军官正是三德,是师级首长,他是舰队调回上海抽空来双河镇探家赶上这档事儿。另外四位团级首长是占彪、小峰、强子和二柱子。

这时成义和正文由高连长的儿子领着在县城外高连长夫妇遗体前旁若无人地开始收殓,两个在现场宣传的民兵忙调兵前来驱赶,结果调来了县长和县公安局长毕恭毕敬地领着五个首长前来……占彪几人悲怆之中突然惊异地发现这里酷似当年日军轰炸他们的山谷,只是那时死的人是日本人炸死的,这时死的人是中国人逼死的。成义思索着长叹一声:“我们的老连长刚强无比,临死还抓个垫背的。”大家心中都明镜地知道那个肃反工作队长是被高连长设计除掉的,真是恶有恶报!

厚葬完高连长夫妇,七师兄弟领着高连长儿子回到双河农场。刚一进农场大院,一路不语的占彪就喊着成义:“快他妈地过来,给我起草不许自杀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