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六

sipingtai 收藏 5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URL] 六 劳斯现在的感觉只有两个字“尴尬”,现在除了有人提供吃喝以外,剩下的就是傻傻的呆着了。就算想出基地的大门都是不允许的,面对这些他感到无奈。在万般无聊之中他想到了殷梓郴,所以劳斯忙联系殷梓郴,看看他对这里的局面怎么个看法。电话里劳斯将这里的情况说了。 殷梓郴沉默了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劳斯现在的感觉只有两个字“尴尬”,现在除了有人提供吃喝以外,剩下的就是傻傻的呆着了。就算想出基地的大门都是不允许的,面对这些他感到无奈。在万般无聊之中他想到了殷梓郴,所以劳斯忙联系殷梓郴,看看他对这里的局面怎么个看法。电话里劳斯将这里的情况说了。


殷梓郴沉默了一会说:“如果是这样,你们最好回来吧,在那里的实际意义已经不大了。”


劳斯问:“为什么?”


殷梓郴说:“如果你们一到YD国,就直奔目的地,或许还有可能将那几个侥幸逃脱的家伙救下来,现在那些家伙估计已经被生擒活捉了。而且对手完成了既定计划,现在早就溜之大吉了。你想这会,他们留在那里,还有意义吗?”


劳斯有些不相信的说:“不会吧?好歹也是一个中队的特种兵,另外增援的两个营的士兵,此时也应该到了。那么点的小地方,这么密集的守卫,生擒活捉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殷梓郴说:“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那些特种兵在降落的一瞬间,就做了对手的俘虏。而与官方联系的则是对手自己,或者是在枪口逼迫下的YD国特种兵。那些陆路行进的军队,此时应该被困住了,具体被什么困住的我就说不清楚了。你可以不相信,但是你不妨将这个消息告知YD方面。然后估计两三个小时之后就有消息了。好了,就这样吧!”殷梓郴说完将电话挂了。


劳斯则是举着电话在那里发愣,想到殷梓郴刚才说的,他又不得不打起精神想办法联络YD国方面。不过谈何容易,那些YD国官员铁了心的不想搭理他们。所以电话找人都说人不在,直接去找根本行不通。无奈之下只能再一次找到了约翰.斯米尔克,约翰.斯米尔克耐心的听完了劳斯的叙述,也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所以马上联系YD国方面。而劳斯则是舒了一口气,起码自己将该说的都说了,也算是尽到自身的责任了。至于事态再怎么发展,就与自己不相干了。


YD国方面的主管官员,像听故事一样的听完了BY方面的叙说。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些是真的。表面上表示感谢,背地里则是讥笑BY这些家伙都是神经病。虽说不相信,不过为了证实此事,YD国军方还是派了一架飞机,顺着自己军队行进的路线查看。两个半小时之后,接到了自己飞行员的报告,自己的军队因山体滑坡,而被困在了山涧公路上,前进不得后退不得。YD国官方听到这个消息先是不相信,但是这是事实由不得自己不信。这时他们才想起BY方面的警告,慌忙下令派遣两个特种兵分队,快速前往分裂组织分部查看。得到的结果,基本上与BY的警告相同。现在那些分裂实力头目都被虏走了,现在下落不明,而自己一方的人马则是死伤惨重,还好,那些做了俘虏的官兵,袭击者并没有予以加害。只是这些人都赤条条的光着身子,被关押在那个分部的地牢中,对外面发生了什么一概不知道。派去的六架直升机,找到了四架残骸。其他的则作为对手的交通工具了,直到这时他们才想起被自己冷处理的那伙BY人马,当他们急急的来到对方驻地时,这些人已经准备登机返回了。此时的YD国官员知道事情要麻烦,既然BY派这些人来,就是有把握对付那些袭击者,现在要是将他们放走了,那么自己的那些人估计会被袭击者,耍的团团转,那样自己在国民面前更说不清楚了。还没有见到袭击者就已经飞机被毁被抢,自己的士兵死伤惨重。要是真的对垒起来,那还不得大量的伤亡。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些人留下,才能将目前的事情蒙混过去。想到这里YD国官员马上厚着脸皮,前去与劳斯握手交谈。而劳斯现在对这些YD国官员已经厌烦透了,所以表情冷淡的只是象征性的与之握了一下手,但是一句话都没有。而那个喋喋不休的YD国官员,则是毫不在意这些令人尴尬的情况,只是一个劲的挽留劳斯。但是劳斯并不为之所动,劳斯心想,现在事情到了你们YD国军队无力挽回的地步了,想让我们为你们顶罪,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妈的!就算你现在给我大把的钞票,都不要想让我再回来。他妈的,幸亏你们这些混蛋不是我的手下,要是我的手下,我非扒你们这些混蛋的皮。这时通讯兵前来报告说,上面要求与长官您通话!劳斯知道这是约翰.斯米尔克,看来自己再一次被焊到这里了。他无奈的到飞机上接听电话,那个YD国官员想跟进去,结果被守卫的卫兵客气的拦下了,他只得抻着脖子焦急的等待劳斯的出现。过了漫长的十分钟之后,劳斯的出现使得这个YD国官员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看到了那些已经登机的士兵,开始下飞机了。


劳斯接到命令,暂时先不回撤。而是协助YD国军队,去寻找被虏走了的那些家伙。那可是花了大价钱豢养了多年的走狗,现在就其身份而言,使用价值还是相当大的,所以要尽最大的努力找到这些家伙。劳斯则是推托,现在最佳时机已经过去。很难再找到那些家伙了,要是一到YD国马上行动还有可能,现在那些袭击者估计早就远走高飞了。另外这里距离到Z国的边境线,不足一百公里,对手只要是稍微挪挪脚就到了。而现在自己的人马还不足以,到Z国国内去打拼。自己此时前去无意于自取其辱,实在是心有不甘。约翰.斯米尔则说事情大体上上面都明白,就算最后找不到,责任也不在你们。你们只需要尽力就是了,其它的于你们无关。话都说道这份上了,劳斯还能说什么,只得下令全体下飞机。


徐英杰计划成功之后,马上命人将那些被生擒的家伙送回国内。这其一是为了转移对手视线从而迷惑对手,其二也是将这些搞分裂的混蛋,送回国内让国民去审判他们,另外也是将那些受伤的士兵,脱离这种行踪不定境地。而自己则可以甩掉累赘带领人马,轻车简从的进行下一步计划了,马上向预定的会合地点进发。但是他知道那些对手,现在并不会死心,这里必然会有一番血雨腥风产生。此时避其锋芒,最为妥帖。所以徐英杰决定马上和司马烁会合,然后进行下一步行动。


却说劳斯在YD国军队的配合下,此时正在满世界的搜寻那些家伙,但是一无所获。这时劳斯得到了情报,情报说被对手劫走的两架直升机,已经于两天前就飞跃了国境线。这是因为劳斯要求YD国空管部门协查,才得到的消息。这也就是说对手此时带着人,早就跑了。现在就算是那些人的毛也不会找到了,劳斯开始大骂YD国官员不是东西。事情被他们搞的乱七八糟的,骂YD国官员是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家伙,是一群猪狗不如的混蛋王八蛋。劳斯无奈之下命令收队,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自己。


殷梓郴此时并不是这样想,他经过一番仔细分析之后,感觉到,对手不可能就此返回。应该还有着更进一步的行动,而前面的行动都是针对自己这些人的。再者自己已经被摆到了前台,虽然知道自己的人不多,但是对手肯定不会不知道自己这些人的存在。这是为什么遭遇一连串袭击的主要原因。这也是对手面对自己最好的防范措施,他们的目的就是将自己一行人彻底做掉。而自己却不能完全左右目前的局面,就算自己的手下也不能完全左右。现在整个行动都是由BY说了算,实际上就是他们的头子MLJ国说了算。自己现在不过是个傀儡而已,这是自己的悲哀,也是自己的软肋所在。现在就已经叫对手牵着鼻子,到处游荡,要是一个不注意就有可能遭到毁灭性打击。那样的结局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也是自己不能看到的。根据目前对手行动后的种种迹象表明,对手很有可能还有更大的行动。甚至有可能,将现行劳斯以及其带领的人马打掉的可能性。不过还好,现在留给自己的都是自己多年培训出来的骨干。这些人总归是自己最后的一点本钱,要是连这些都拼干净了,那么自己因失去被利用价值,而被BY的那些政客们无情的抛弃。而自己东山再起的梦想,也就付之东流了。殷梓郴此时面部表情随着他的思考,表现的阴晴不定。本来就阴森可怖的的脸上,显得更加阴冷。这让他边上的手下感到心惊肉跳,就算是那两个留下来的教官,也是感觉阴冷异常。


其中的一个教官对另一个教官说:“辛迪!你说那个殷梓郴,怎么每每都是这种表情,难道他就不会笑吗?这个样子给人的感觉是浑身冰冷,我每次看到总要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实在是难以忍受。”

辛迪点点头极有同感的说:“梅森,你说的没错,我也有这种感觉。就算见到他的手下,都有这种感觉。这可能就是东方人有能力的一种表现吧,咱们训练他们的时候你注意到没有,那些人很少说话,就算他们自己之间也是这样,不到必须说话的时候,很少能够见到他们说话,你说怪不怪。”


梅森想了想后,使劲的点点头说:“恩,是这样的,你要是不说我还是真的没有注意到。你这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我负责训练的那组人,从我与他们接触到现在,只说过有数的几句话。对了你发现没有,这些人都不怕热。KSS沙漠的那个基地多热呀,他们这些人居然连汗都不出,好像那里炽热的阳光是专门给咱们准备的一样。”


辛迪说:“还真是这样,那天我在劳斯边上,喝着冰镇啤酒,躲在阳伞下面,还热的我浑身大汗呢。好吗!那个殷梓郴却站在暴热的阳光下,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和没事人一样,一点汗都没有。邪门!太邪门了!你说他们该不是超人吧?”


梅森摇摇头说:“超人肯定不是,我感觉倒是像传说中,我感觉倒是像传说中,黑暗势力中的那些吸血鬼。你看一个个惨白的面孔,要是再有两颗管状的獠牙,就更像了。”


辛迪点点头说:“是的,你这个比喻恰当。不过这些家伙的格斗技巧都是绝对一流的,咱们这些人里面还真没有是对手的。上次我跟他们中的人比划,一个照面就被放倒了,要是实战中恐怕我早就残废了,但是到现在我都没有想明白,他是怎么出手的。太快了,根本看不到出手的过程。我估计,要是维克多.伦德尔准将还在世的话,与他们还有得一搏,其他人根本没有这种可能。”


梅森说:“这可能就是东方称之为功夫的搏击术,那可是博大精深的东西。也不是咱们这些人能够学会的,维克多.伦德尔准将正是精通这种搏击术,才使得他在徒手搏击的时候,没有人能够与他对垒。我看到过这些家伙练功,掌切那些水泥方砖,就像在切豆腐。而他们的身体,就如同铁打钢注的一样。”……


徐英杰与司马烁两股人马会合了,他们此时要进行计划的第二部分了。根据目前的情况,现在要在OLB地区进行一番洗劫。让这里彻底乱起来,从而将在YD国的劳斯吸引过来。然后寻机打掉。这样既可以使之实力大损,也可以使得殷梓郴支援时投鼠忌器,从而影响其判断力。


俩人进行了分工,一部分人马上向BY设在BLSR的总部潜行,另一部分人则是向ARBS山区潜去。紧接着就发生了BY总部再次遭到袭击的事情,并且这次袭击造成了重大的伤亡。接着军用机场也遭到了袭击,又有军火库遭到袭击。一时间BY各国精神高度紧张了起来。


约翰.斯米尔慌忙将劳斯从YD国召回,以应对目前的局面。劳斯忙带人快速返回OLB地区,以应对那里的袭击。几经转辗结果都被对手逃掉了,此时劳斯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因为自己总是不能抓住对手的尾巴,总是比对手晚一步,加上那些政客们的责难,这是他感到沮丧的地方。经过一番思考之后,他决定孤注一掷。看看到底是对手跑的快,还是自己追的快。现在他决定在一定范围之内分兵,因为他知道,那些袭击者与自己的距离虽说不远,但是总是在自己到达之前,有时间溜掉或者是有时间隐藏。而只要是发现并将袭击者粘住,一切就好办了。因为根据目前得到的情报来看,袭击者人数并不是很多。就自己手中的力量,完全有能力予以打击。他马上命令分兵,并且交代说发现目标,只需要将其粘住。不使其淡出视线就行了,而后等待大队人马的到来。


这招还真管用,两天后就发现了目标,并且将目标粘住了。这使劳斯相当兴奋,他马上命令分散在各地的安全部队,马上由四周开始行动,对袭击者进行围追堵截。而那些被粘住的袭击者,现在拼命想摆脱身后坠着的尾巴。快速朝ARBS山区逃逸,几经周折袭击者进入ARBS山区,并且借助山区崎岖的地形茂密的山林快速逃窜,而劳斯则是带领手下紧追不放。而此时劳斯的大队人马迅速到位,开始了追击行动。而BY安全部队此时也调动完毕,将这一带山区团团围住。并且分几路内压迫式搜索进击。正当劳斯兴奋的觉得就要得手的时候,他接到了殷梓郴的来电。来电说要他赶紧停止追击,并说这很可能是个圈套。刚开始劳斯不以为然的想,现在已经粘住了这些袭击者,要是停止追击,前面所做的一切,必然全部作废了。再说就算遭到了伏击,自己正好可以在此将对手焊住,而四周的安全部队最远的,也就是两个小时的路程,最近的四十分钟就可以到达,实在不行还可以呼叫空中支援,安全应该不是问题。劳斯想到这里马上传令,要求加快前进速度,缩短与对手的距离。不过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四周的地形,他发现自己现在正在一个谷地中央。地形狭窄,但是盆地中央非常平整,四周高山耸立,这里是一个极好的伏击地点。看到这一切劳斯大惊,忙命令前队变后队,交替掩护撤出谷地。但是为时以晚,此时四周枪声大作,顿时倒下了五十多人,而身边的剩下手下,还在不断的倒下。劳斯到底是老到的家伙,此时他并没有慌乱,马上指挥就地抵抗,并马上命令呼叫增援。但是已经晚了,他发现身边已经没有可以一战的人了。而他自己此时也感到胸口被重击,失去了知觉。八十多人五分钟时间就被全歼了。原来这是徐英杰和司马烁定下来的计策,由徐英杰带人在到处发动袭击,以引诱劳斯前来追赶。而司马烁则是带人在这里布置了一个伏击圈,只等待徐英杰吸引劳斯上当前来追击,从而将其打掉。而殷梓郴虽说判断出有圈套存在,但是还是晚了一步,劳斯一干人马就此被打掉了。此时约翰.斯米尔也得到了消息,马上责令附近的安全部队快速前去解救。但是他们看到的是八十多具光溜溜的尸体,这其中也有劳斯的。原来伏击成功后,徐英杰司马烁迅速打扫了战场,将那些家伙搜了一遍,看看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不过还真是搜到了不少好东西,这也包括劳斯身上的各类文件。做完这些后才不慌不忙的撤走。


看到这些的约翰.斯米尔克大怒,命令安全部队将这片区域围困,就是一只苍蝇都不得放出。但是根本没有用,因为对手不可能在此等着挨打。此时徐英杰他们,利用安全部队大举调动的空隙溜出包围圈,并迅速利用袭击机场时偷盗的,并且藏匿起来的直升机,已经溜到了海上,并且向AFLJ北部潜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