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佐女俘 第十五章 封禅东岳 (1、2、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

1

窗外,天晴日朗,万里无云。

室内,洁白干净,寂静无声。

病塌上,宁振武坐在床边为右肩缠着绷带的兰丽喂药。

兰丽面露红润,精神爽快,微闭双眼。

房门悄悄推开,走进穿戴白衣白帽的娟代荷萍。

娟代荷萍双手捧着一束鲜花,秋菊黄灿,芍药紫红,马蹄莲雪白。

她的背后,是军区罗司令员和身着崭新八路军军装的疤拉眼。

听到动静,兰丽睁开眼。一见众人,她左手扶床,把身子支靠在床头上。

娟代荷萍将花束放在兰丽的环里,躬身行礼,虔诚说道:“宁队长先生,兰丽小姐,我,向您们忏悔来了……”

宁振武望望情真意切的娟代荷萍,说:“夫人,不必向我们个人忏悔……”

娟代荷萍抢过话题,说:“由于我的出现,您失去了儿子,母亲,兄弟,战友,同胞……而兰丽小姐,差点为我……我罪孽深重,给您的民族带来巨大的灾难……”

“带来灾难的并不是你,”宁振武叹口气,道:“夫人,我恨你,是因为你代表着你们的军队,代表你们的国家,代表着发动侵略战争的法西斯!夫人,我也可以原谅你,你也是无辜的。但,我绝不能原谅这场战争,不能原谅你们军队在中国土地上犯下的滔天罪行!”

“我都看到了!”娟代荷萍语气坚定,说:“您说得对,战争……犯罪……我一定尽我的力量,揭露这场战争,拯救我的民族!”

宁振武点点头,说:“我相信你,夫人。”

听到这句话,娟代荷萍顿时感慨万端,双眼噙满泪水,讲不出话。

罗司令对兰丽道:“你好好养伤。”又对宁振武说:“夫人的父亲已经到了济南,在那里等待接她回国。我根据夫人的要求,让你护送她到济南……”

岂料,娟代荷萍听到此,突然说道:“司令官先生,我的要求,已经改变:请您通知我的丈夫泽川信夫,让他到泰山上去接我。泰山,我还没看完……还要封禅……”

2

傍晚,泰山的千峰万岭已收敛争奇斗艳的较量,带着一天的疲惫,悄然歇息了。

只有秋风,还在空谷回荡,吟唱着一首首催眠曲调。

山麓的宽道上,开出清一色的三辆轿车,缓缓向上爬去。

一辆轿车内,后排坐着泽川信夫将军,前座是坂田大佐。

泽川信夫正襟危坐,目不斜视。脸上,严峻中透出亢奋,冷漠里带有喜悦。

忐忑不安的坂田大佐,不敢回头与将军交谈,微闭双眼,心想烦事。

太危险了。自己若是晚撤一步,必将被八路军歼灭在闾阳驿!

十次冷射,发发命中村里的战斗焦点。估计娟代荷萍在劫难逃。而野岛呢?即便没用那粒子弹完成任务,也差不多与皇姑同归于尽了。野岛中佐,很对不起,我没把这一合围歼之的战术告诉你!其实,告诉你,你也会理解,也能从命:一切以圣战大局为重。武士,献身沙场,乃至高无尚的荣誉!

当看到八路军那一排战士向山岭袭来时,坂田已经清楚:该撤退了。

两辆炮车,开着车灯,很快消失在夜幕里。

其实,战斗的结局不会发生奇迹。八路近一个营兵力,对付自己手下的百八十人,富富有余。

况且,自己一走,军无主帅,不战自乱。

自己万万没有料到的是,最担心最怕发生的事情居然出现——皇姑娟代荷萍安全脱险!

这一来,自己的全部盘算失败了。

失败,对于军人来讲,家常便饭。

但这一次,败得太惨了,败得太丢人了!秋季的重点进攻,因皇姑被捉军心涣散而胎死腹中。八路军以胜利者的身份在泰山上送还皇姑,让天下人嘲笑日军的无能。而更为可怕的是,泽川将军竟然决定……

坂田大佐满脑絮乱,理不出一点儿头绪。

3

厅内,一派残败颓落的景象。只有花脸虎常坐的那把太师椅,仍摆放原处,显示出这里曾经有过的辉煌,威严,喧闹。

疤拉眼看着山洞,心内发酸。大哥一去,弟兄们又做鸟兽散了?群龙无首了吗?害怕鬼子来报复?泰山山寨,一个威震四方的侠士王国,当真破灭了?倾覆了?

宁振武看到疤拉眼悲哀,说道:“该上路了。完成任务,你再回来找一找兄弟们……”

疤拉眼醒悟,抬起脸,带众人择路上山。

山路,在浓雾中时稳时现。

此刻,山间栈道上,一单骑狂奔赶路。

骑者,衣衫破碎,蓬首垢面,心急如焚。

那战马,也同主人般,大汗淋漓。

面前的山路已呈斜坡,战马极艰难地窜跃。

乘者一心赶路,以大片刀为马鞭,狠狠地拍打马肚子。

实在勉为其难,战马终于长啸一声,“咕嗵”倒地,嘴吐白沫,将乘者扔出几丈远。

乘者抹去一把脸上的血污,汗渍,从地上找到大刀,撒开双腿,攀上山路。

4

云雾蒙蒙,烟雨魃魃。玉皇顶处,看不到奇石秀岭,翠柏苍松。

黎明将近,世界尚在复苏中。

娟代荷萍衣着整洁,风度儒难,拾阶登顶。

身前身后,是护送的宁振武,兰丽,疤拉眼,几个曾跟随他们出生人死的武工队员,大凉山的土匪。

这些人,皆穿簇新的八路军服,格外威武。

偶尔,山风吹过,露出树点点,石片片。很快,又被云雾吞没。

山的北端,十几个日本兵,护卫着泽川信夫和坂田大佐,业已步入顶峰。

日军行进极静,悄无声响。

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撞击木鱼的声音。那清脆的梆点,不紧不慢,不疾不缓,间距有序,悦耳动听,在山谷里回荡着。

这木鱼声,似乎点拨开漫山的云烟,拉开清晨的序幕。

一刹那,雾幔尽散,华光普露。

旭日,搅动着天边的云海,即将喷薄而出了。

世界,又将按着自己的时轮,进入灿烂的一天。

迎客松前,泽川信夫一眼看到静候在那里的娟代荷萍和宁振武等人。

他顾不得礼节和尊容,抛开身后的众人,飞快地跑了过去。

“荷萍……”泽川信夫张开双臂,单膝跪在娟代荷萍的面前,抱住她的腰肢。

夫妻相逢,各怀五味,格外珍重。

泽川信夫边流眼泪边道:“夫人,我有罪……让您受惊了……罪过呀……”

娟代荷萍慢慢弯下腰,扶起泽川信夫。

泽川信夫的目光不离娟代荷萍,说:“夫人,我真不敢相信,能够见到您……不是做梦吧……”

娟代荷萍细望丈夫,感慨万千,无处开口。

泽川信夫的话,有些语无伦次,问:“夫人,谁救的您?”

娟代荷萍介绍身后的宁振武,道:“他,八路军宁队长先生!”

泽川信夫“叭”地敬个军礼,钦佩地用日语道:“你是真正的军人,大大的英雄!”

兰丽将这几句话翻译给宁振武。

宁振武显得很平静,说:“八路军,一向是守信义,讲人道的!”

此刻,霞光万道,旭日升空。朵朵红云卷着海洋般的巨澜,灿烂多彩,飞舞翻滚。

娟代荷萍重睹世间奇观,禁不住见景生情,感叹道:“三个多月了,整整一百天,我终于又见到你啦……”

泽川信夫以为谈论自己,陪着笑脸,掏出身上的一粒子弹,慨然嘘唏,说:“夫人,差不点儿不能活着见面了……”

娟代荷萍似知晓丈夫的所作所为般,接过那粒子弹,仔细观看。

突地,娟代荷萍问:“枪呢?”

泽川摇摇头。他这级将领,用不着佩带枪支自卫。

娟代荷萍回首望望宁振武,道:“宁队长先生,枪,我用一用。”

宁振武不解地摘下手枪,递过去。

娟代荷萍将子弹压人枪堂。

她看了一眼旭日:跃出云海,灿烂辉煌。

猛地,娟代荷萍举枪过顶,勾动板机。

“叭……”子弹射向晨空,在峰谷间回荡。

娟代荷萍声音铿锵地说:“我以母亲的名义,呼吁:人类,停止战争吧……”

说着,地将手枪丢下万丈深渊。

这个举动,令泽川信夫和宁振武同时意外。

娟代荷萍激动难抑地道:“……一切战争,都是涂炭生灵,摧残人性,滥杀无辜……”

宁振武听了,说:“夫人,你讲的富有哲理。但,你说的并不全面,战争,也要区分性质。对于侵略战争,当然需要制止。而对于为民族生存而战的正义战争,还是应该在道义上支持的。”

泽川信夫听了兰丽的翻译,点点头。转脸对娟代荷萍说:“夫人,我已决定,正式脱离军界,与您一道回国,弃政经商……”

娟代荷萍听了,欣喜异常。

宁振武听了兰丽的翻译,同情地点点头。

娟代荷萍望一眼宁振武的空枪套,说:“宁队长先生,原谅我的唐突,把您的枪扔了……”

她的话音刚落,三人皆放声大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