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头将尾 第十四章 (1、2)

刘国斌 收藏 0 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2.html[/size][/URL] 1 山地战术场上,呼啸的山风,肆虐的黄沙使山野混沌一片,看上去神秘莫测,扑溯迷离。半山腰,一群黑影集拢又散开,散开重又集拢。从远处看,分不清那是一群羊,或是人,或是其它什么东西。 装甲旅山地战术场,训练间隙,一场原始的室外游戏——撞拐子,正在一连和三连之间进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2.html


1

山地战术场上,呼啸的山风,肆虐的黄沙使山野混沌一片,看上去神秘莫测,扑溯迷离。半山腰,一群黑影集拢又散开,散开重又集拢。从远处看,分不清那是一群羊,或是人,或是其它什么东西。

装甲旅山地战术场,训练间隙,一场原始的室外游戏——撞拐子,正在一连和三连之间进行。

邓玉林左腿单立,右膝呈九十度角,左手牢牢地握住右脚。他的四周,是三连长陈大智和几名身高马大的战士。

邓玉林身穿头冒热汗,全然不把对手放在眼里。

尚武带领伙伴们,为连长唱歌,助威:

“有只山鹰一条腿,人人叫它草上飞……”

一战士从正面向邓玉林逼进,邓玉林左腿略弯,右膝向上猛一支,一个立柱顶千斤——对手仰面朝天倒在草地里。

“不吃米,不下蛋,一条烟袋身上背。”

一战士从右侧冲来,邓玉林做出故伎重演的样子,在双方大腿接触的一瞬间,他的膝盖向下一闪,接着一个“蜻蜓点水”——对手“扑哧”趴在地上,满脸灰渍。

“哈哈哈哈,背呀背……”

陈大智与一战士一前一后夹击邓玉林,邓玉林的脚在原地点了几下,突地跃起,一个“泰山压顶”——膝盖撞上对方的前胸,战士倒下。邓玉林空中猛转一百八十度,来了个“九天揽月”——顺势将身后的陈大智扫倒。

一连的战士一片叫好声。

“碰着耗子踢一脚,见到兔子追呀追。

追呀追……”

尚武在观看撞拐子过程中,眼前似看电影一般穿插叠映几组镜头:俄军“坦克兵舞”,法军“水兵舞”,美军“炮兵舞”等。

三连自然不想丢面子,又有十来个战士向邓玉林发动进攻。

邓玉林且战且退,悄悄跳到堑壕附近。邓玉林向身前的战士虚晃一枪,转身跃过堑壕。三连三战士追到背后,意欲效仿对手,怎奈技艺欠佳,纷纷跌入壕内。

尚武带领战士们唱下去:

“兔子跑的无处藏,见到狐狸就下跪。

狐狸笑着旁边站,见死不救是乌龟。

是乌龟……嘿!”

三连全败而退,邓玉林同战士们一起鼓掌起哄。

尚武找个空隙,对邓玉林道:“连长,别老练撞拐子了,上边安排咱们当笛子连,得找人辅导辅导啦!”

邓玉林指指乐器箱的一捆笛子,道:“当兵是准备打仗的,不是演出队,我不当‘笛子连’的连长!”

尚武仍在努力:“那可是旅里布置的任务呀!”

邓玉林口气软了一点:“那你去找指导员,他执行上级命令坚决……”

2

嘹亮的军号声响彻山野。阳光,从山林中穿过,洒落在大地上,使天地间一片耀眼的晶莹。

一连全副武装,练习长跑。邓玉林与尚武并排而行,说道:“参加选拔赛,咱连的主要对手是三连。夜间射击,打空靶,对抗赛,都没啥问题,就是十公里越野和五百米障碍差一截。”

尚武:“那是体力上不去。”

邓玉林:“不知毛病出在哪儿,体能训练的安排,接近极限了。”

尚武:“难道是科学性问题?”

邓玉林犯疑:“科学性?咱是按《训练大纲》搞的呀!”

尚武:“任何本本有它不科学的地方。哦,或许实践上出了偏差?还是精神上的?”

邓玉林将信将疑地摇摇头:“那好,你留点心找找毛病。我……”

通讯员汗水淋淋地跑来,报告:“连长,旅里通知,咱们连晚上参加林业局共建的‘五一’联谊会,准备准备。”

邓玉林没好气地:“知道了!”

尚武:“连长,什么联谊会?”

邓玉林:“联欢——苛捐杂税!”

邓玉林嘴上反对,到了晚上,他还是带连队按期赴约。

林业局礼堂的联欢晚会尚未开始,宋学发指挥一连合唱《学习雷锋好榜样》。歌声中,林业局的领导陪同装甲旅的郭宝刚等在前排就坐。

苏丹选个位置,支起摄像机。一首歌毕,宋学发带领连队与运输队的青年工人拉歌。

青年司机林森站起来,一摆头,拿出一副乐队指挥的派头。林森小声地:“弟兄们,来个进行曲,《跨过鸭绿江》: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齐步——走!”

三十几个小伙子怪声怪调地唱起来:

“雄纠纠,气昂昂,

挎个大杆枪。

鞋儿破,帽儿破,

一身的确凉……”

场内乱了,口哨声,嘲笑声,笑骂声四起,压过青工的“合唱”,林森灰溜溜地坐下。

宋学发指挥一连:“四部轮唱。我是一个兵,预备——唱!”

“我是一个兵

来自老百姓……

谁敢发动战争,

坚决打倒,坚决打倒,

坚决打倒,坚决打倒……

不——留——情!”

观众席上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林森大声嚷嚷:“这个兵当的可够国际水平啦!要从解放战争算起,早该当将军了。大家看看,他才几个豆?”

有人应和:“六十年一贯制么!”

尚武低头思索,林森的话,像是触动了他的某根神经。

舞台灯光突亮,报幕员走至台口:“第一个节目,舞蹈,《春到长白山》。领舞,市流行舞大奖赛金牌获得者柳云雀!”

音乐起,大幕徐升。两排男青年头戴面具,身着象征松树的装饰,慢慢起舞。十个穿伐木工服装的女青年上场,英姿勃发,朝气四溢。

一阵悠扬的琴声中,舞后“云雀”手提花篮,身戴孔雀扮相登场。她轻装淡抹,飘逸若仙,秀丽无比。女工们围住云雀欢舞。

猛然,乐曲加速,奏起摇摆舞曲,女青年们换上半透明的纱裙登台。云雀在女伴的簇拥下,加速旋转。舞姿,是那般的火暴,那般的粗野,那般的挑逗。

观众席上,局领导惶惑,郭宝刚愕然,林森们狂喜……

突地,舞台灯光尽息。几点光亮,是从云雀和姑娘们的头上、裙摆下发出的。疯狂的节奏,疯狂的舞姿,疯狂的喝彩。

宋学发愤愤然:“白蛇女妖下世了!”

云雀们忘情地“表演”,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邓玉林对身边的通讯员耳语,通讯员转身传达。

舞台灯光转明,场内掌声渐起——吸引观众的不仅是台上出色的表演,还有台下的一个奇景:像是谁给一连下了个“向右看齐”的口令,百十号人齐刷刷地调头侧视。

林森一伙吹响口哨,场内唏嘘四起。

郭宝刚自然也看到这一场面,回头向邓玉林望去,似欲纠正他的做法。

尚武看在眼里,想出对策。他几步走到观众席前,喊道:“一连注意,向前——看!”

一连战士整齐调头。

尚武转身跃上舞台,与报幕员交涉。

场内顿时安静下来。

片刻,报幕员走到台口报幕:“下个节目,双人舞《情深意长》。表演者,云雀,尚……尚武!”

宋学发带头鼓掌。

音乐起,尚武潇洒地亮相。尚武的舞姿刚健,舒展,有力,犹如一团燃烧的火焰。云雀情不自禁地翩翩起舞,眼中露出迷人的光彩。

尚武、云雀的配合,默契,和谐,说不上是艺术的魅力使他们心心相印,还是青春的活力把他们融为一体。

侧幕旁,报幕员满意地微笑着指挥姑娘们上场伴舞。舞台中心,尚武手牵云雀越舞越快。

乐队指挥急忙调整节拍,追随伴奏。云雀毕竟跳了几支舞,体力渐渐不支,舞步开始慌乱。

尚武故作不觉,继续领舞。伴舞的姑娘们全然无察,围绕穿行。

云雀汗水淋淋,动作变形。尚武舞兴大发,昂首挺胸,体态轻盈,在灯光下更加显得熠熠生辉。

云雀悄声:“大兵,你赢了。”

尚武:“还没到高潮。”

云雀惶悚:“你想叫我难堪。”

尚武:“这样下去你更难堪。”

云雀讨饶:“大哥,怎么结束?”

尚武:“你比我懂……”

二人舞至交臂处,云雀做出将头贴在尚武肩上亲昵的动作。

尚武舞姿仍旧。

云雀无奈,只得做出主动向尚武献吻的表现。

邓玉林笑容满面,宋学发等鼓掌助威,林森等瞠目结舌,苏丹气愤地关闭机器,林森的同伴一起怪叫,喝倒彩。观众席上掌声雷动……

邓玉林的好心情没坚持多久,就被担忧代替了。在回营的路上,邓玉林与尚武并排走在队尾,看到尚武脸上仍闪激动、胜利的光亮,邓玉林的兴奋中伴着疑虑。

队伍里,战士们的谈话不时传入邓玉林的耳鼓。宋学发:“咱排长真蝎虎,这下子给连队争足了面子!”

米亮:“院校生吗,文武双全。”

“废话,啥叫打得赢、不变质?敌人面前不怕死,让它趴在你脚底下。人民面前不瘪茄子,让他把你捧在手心上——看谁敢小瞧你!”

“那你咋不上去比划两下子?”

“一边卖呆去。我要行,不也当排长了!”

“你也不赖,云雀在台上跳舞,你老往人家裙子里面瞅。”

“小嘎豆子,找死呀!拿破仑说过,女人的大腿可以征服世界。里面的学问大着哩,你懂个屁,蛋壳还长没硬呢!”

“可我不会夸云雀是女白蛇!”

“你根本没听懂:我那是骂她。你说咱旅前些天演的电影《白蛇传》,本来白蛇是妖怪,法海是除魔降妖正义者。可法海倒成了破坏人家爱情的罪孽者了,真是颠倒黑白……”

“不过,云雀的舞是招人看。”

“咱排长的才叫帅!”

“唉,部队啥时候能允许战士跳舞呢?”

“快了。就看改革怎么个改法……”

邓玉林心烦意乱,捅捅身边的战士:“往前传,静寂行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