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大学生口述:五年来一直处于半饥饿状态

刃雪寒冰 收藏 16 364
导读: 最近的心情一直不是很好,或许是因为春节决定不回家的缘故,这是我自出生以来第一次不在家里过年。有时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真的很想奔回去,可是那个不回家的理由又在左右着我的想法。我是个有点固执的人,自己有点主张就想方设法的去实现。这次不回家的原因,还是那个钱字;说到这个字,使我不禁想写一写自己的大学生活。      前两天读了一个刚毕业大学生网友的帖子,感触良深。作为同样是农民家庭走出来的大学生(我正在读硕士学位),五年来的大学生活使我回忆起来常常有些心酸,可能那个直接原因就是那个农村走出来的孩子通常都羞于

最近的心情一直不是很好,或许是因为春节决定不回家的缘故,这是我自出生以来第一次不在家里过年。有时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真的很想奔回去,可是那个不回家的理由又在左右着我的想法。我是个有点固执的人,自己有点主张就想方设法的去实现。这次不回家的原因,还是那个钱字;说到这个字,使我不禁想写一写自己的大学生活。


前两天读了一个刚毕业大学生网友的帖子,感触良深。作为同样是农民家庭走出来的大学生(我正在读硕士学位),五年来的大学生活使我回忆起来常常有些心酸,可能那个直接原因就是那个农村走出来的孩子通常都羞于启齿的字眼——钱。


刚入大学的时候,家里已经把全部的积蓄大约一万块钱都拿出来了,按照录取通知书上说的要寄给学校七千七百多块,剩下的我带在身边作为一年的花销,记得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为了省钱父母没有送我而是把我托付给同县的一个与我一起入学的同学的父母,也因为这样我生平第一次坐了回卧铺(那同学的父母是忍受不了硬座之苦的),这也是上大学以来唯一的一次。


之后的第二年的学费4800元家里就再也拿不出来了,家里只能拿两千块,剩下的是母亲向亲戚借的。我清楚的记得那次母亲送我上车时的情景:母亲一言不发。我知道她心里的感受,因为我是她的儿子,那是一种内疚和无奈,一种凝结得化不开的心痛。她把泪流在心里,不让他的儿子看到。那时我不知道说些什么,我怕我一说安慰她的话,她就会禁不住流泪。我最怕看到母亲落泪。就这样我对母亲说,“妈,回去吧,我上车了,到那儿我给家里写信。”回到学校,我真的对即将到来的四年生活感到茫然,我想休学打一年工再读,差一点就决定了;正在这时恰好老师说可以从银行拿助学贷款,每年可以贷生活费和学费,我的心才放下来。但我只贷了学费,生活费我打算自己赚,于是拼命地找活干。现在想想,做过几次家教,发过传单,当过门卫,做过药物试验,很低级的工作。很多记不清了,但这也毕竟是暂时的维持,因为我是学医的,学业很重,都是在大二到大四期间做的,大五时因为实习、考研,没再做。算一算估计一共赚了8000块吧。幸运的是大二时,有位好心的香港老板愿意出资帮助我,当然不止我一人。北京大约有很多院校吧,每年可以拿五千块,这是不用还的,但到了大五的时候,又说企业不景气拿不出钱了,所以我一共拿到手1万5千块。从大二以后我就再没有伸手向家里要一分钱,反而在每次寒假回家的时候拿500~1000块补贴家里,算算我五年里所有开支,1.5万(家里的)+0.5万(家里的)+0.48万(贷款)+1.5万(资助)+0.8万(赚来的)约等于6.0万块。我真的不知道6万块对于一个在北京高校(我的本科学校在全国算是数一数二的)读五年书的大学生来说是多是少;但个中滋味,只有我自己知道。


一,从大二开始暑假就不回去了,因为这样可以省下来回的火车票钱同时做些家教之类的工作赚些钱,本来我打算寒假也不回去,但母亲不允许,所以每年都要回家过年。


二,五年里很少和同学一起出去,太花钱了,每次至少要几十块吧。在生存和与同学增进感情和了解之间,我只有选择生存,但又不能每次都拒绝,所以就从平时的饭钱里省。


三,五年来一直处于半饥饿状态(大一时好些),通常情况下每次中餐或晚餐只吃二两饭一个菜,早餐有一半的时候没吃,另外一半的时间一般只吃一个直径8cm的烧饼,或一袋243ml的牛奶,或一杯豆浆(那种1元钱的),这根本不是我在家时的饭量。或许饭太少了,或许我吃得太快,正餐一般五分钟就完事了,早餐一般几十秒搞掂,有时和我一起吃饭的同学说我吃得太少了、太快了,我就笑着给他们讲只吃80%的小老鼠寿命更长的试验,而吃得快的人才具有竞争力。其实那时内心的感觉很难形容。晚上有时我会饿醒,就爬下床来喝睡前早已准备好的凉开水,喝过舒服多了。几年里我的胃终于在委屈中慢慢的变小,以致这几年寒假回家,本来打算可以痛痛快快地大吃特吃母亲给我做的好吃的东西,可是回到家里才发现我根本吃不了那么多,惹的母亲老是担心是不是她做的我不爱吃。现在读研,每天吃的量和大学时一样,却不觉得饿了,我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感到悲哀。


四,五年里没有谈过恋爱,不是不想,是根本不敢。在这件事情上我想了很多,最后决定大学时不谈恋爱。我不能让我的女朋友跟着我受苦,更不知我的她看着我每天挨饿(这事骗得了别人,但骗不了与你朝夕相处的人)会有什么想法。所以遇到几个女孩都有意的错过了。也有女孩追我,一直没有答应她,我想还是只做普通朋友吧,我没有什么可以养她。看着她迷惑的眼神我只是无奈的想“我拿什么来爱你,我的爱人”。


五,五年来从来都是手洗衣服、被罩、褥单什么的,虽然宿舍的水房里就有IC卡洗衣机,但我从来不用,为了省每次的3.5元钱,我真的用过唯一的一次,是和同学合用。当时他的衣服太少了,用一次太可惜,恰好我要洗衣服,但这次用的是他的卡。


五年里钱给我的感触一次又一次的加深。记得刚入学的时候,有个南方来的同学对我们说:“我老爸给了我十万块,全部家蓄都拿出来了,让我自己过这五年,你们说我TMD可怎么活呀?”说完做出一副可怜相,至今我仍可以清晰的记得他的表情;但是我依然搞不清楚,他是在吹嘘还是在真的表示担心。那时的我有些茫然,我想知道给他一万让他过五年的话,他会怎么说?入学不久,同宿舍的同学就张罗着合买电视机和电脑,(00年的时候在学生中间电脑还不是很常见,相比现在的配置低而且很贵,但也算奢侈品了,一般要四五千块吧,现在攒到同样的一台可能不到两千块)他们要我入伙,我说我用不着那些东西,当时大家不欢而散,最后他们几个买了,后来虽然大家相处得还算融洽,但我还是很少碰那两件东西,为了防止有看他们电视的嫌疑,我尽量不在宿舍呆。


记得大三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班里的一个女孩,或许是因为喜欢上了她的美丽的眼神吧,我们相处的时候很愉快,这使我考虑让她知道我的想法,后来就在我要表白的时候,收到她的短信,她说有些事情是不可能的,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喜欢上一个人,也是我第一次在情感上受到刺激,我体验到了传说中的心痛,那是一种类似于想象中泪流淌于心脏的感觉。等我冷静下来,我分析可能有两种原因,一是因为我长得过于平常吧,但这不是主要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家庭背景是她挥之不去的心理障碍。我可以理解她的看法,因为换作我,可能也会这么做。现在的人无法不现实一点儿,从此我再也不相信梦幻般的爱情。


在肉体上的痛,莫过于做药物实验了(实际上就是变相卖血),医学院校里很多学生(多是男生)在做这种实验;但在医学院校里大多数学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作为学生来说做药物实验是赚钱最快的一种方式,吃了药物后定时抽你的血作样品,每次抽都要挨一针在手臂上,左右轮流来,在时隔半年的时间里,我做了两次,一共被扎了80多针,一针40元钱,每针约4cc的血。在学校里做实验相对外面要安全得多,但我是学医的,我知道这里面的危险性有多大,安全只是相对的。做药物实验的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最要好的与我朝夕相处的同学,那些日子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要定时的出去被取血,有时不得不编造一些合理的谎言,因为怕感染,不能洗澡,一直要坚持一两周的时间。那一次,我终于拿到了我的卖血钱,但我并不兴奋。我一边洗澡,一边在想我的经历,想到自己居然走到这一步,我已无法分辨在脸上流过的是水还是我的委屈。那一刻,我下定决心自己要努力学习,那是我唯一的出路。


可以说现在的我,情况稍好些,但并不乐观。读研究生,学费、住宿费都免了,每月国家还可以补助,但这补助少得可怜,每个月只有300余元,但在这都市的中心生活,花费仍然捉襟见肘;而且,也开始面对另一个挑战,偿还贷款,每季1500多,所以,不能不说困难重重。多年来,我早已不习惯向家里要钱了,不敢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我觉得那简直是我的耻辱。想想父母为了把我们抚养成人已经付出那么多,一辈子含辛茹苦,现在已是半百之年,不能为他们分担已使我很内疚了,要我再伸手拿父母的钱,除非杀了我!每个月都要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这是母亲规定的。每次我只能拣好听的说,为了不让母亲担心,我在外面经历这点东西算什么呢。现在的我已经充分的认识到自己即将面临的困难了。为了尽早缓解贷款对我经济上的冲击,我不得不在课余找一份兼职来做,每个月区区的200块,有时为了完成任务,晚上要做到凌晨三四点钟,回宿舍时都看见小吃铺的老板已经张罗早点了。要保证不耽误学习,有时我真的不想再做下去了,太辛苦,后来又忍下去了,毕竟这200元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价值。没有200元的额外收入,我真不知如何去还贷款。令我痛心的是我不能专心于我的学业。我幻想着自己可以抽时间来做这件事,不来打扰学习。我想我可以做到,努力做吧!


写这篇文章绝没有哗众取宠的意思,我只是在叙述一个真实的故事,没有编造的成分,我想该个案应该可以反映一部分从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的生活状态,只是其他人很少有机会说出来或选择了沉默。仁者见仁,我想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感觉。

1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