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 第二卷 抗日战争 第七十三章 绝处逢生 柳暗花明

水晶之蓝 收藏 4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676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


51团团长陆少郡重伤失去指挥能力,副团长杨耀骏顶起团长位置,下令警卫营和两个战斗营收拢集结,警卫营随即在团部四周杀出一块日军“真空”区域,部队干掉当面日军一路清理,悲壮地冲过了日军的最后一道围困,终于结束了长达数天的连日苦战,副团长和参谋长带领51团,也终于接触到了外面的世界……

日军见这支八路部队竟然真的从“已经被吞下去”的包围圈里破膛而出钻了出来,并且还给那些参与围歼它的各路日军部队带来了巨大损失,日本人兴师动众劳而无功,战事结束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合拢部队快速撤走,以防这支突出去的八路部队再度回头反咬一口,日军指挥官自己也认为,他们失去了一次全歼这股支那部队的绝佳时机:这次消灭不了它,以后就更难了,日军今后要做好防范这支八路复仇的准备了,真正纠缠的日子还在以后……

其实日本人不知道,他们已经给这支机密档案里神秘的“X号部队”带来了重创,几天的血战,他们打掉了这支部队一年多发展储备出的兵力。

更重要的,日军自己也不知道,他们已经成功地使这支“可恶部队”的最高军事指挥官失去了指挥部队的能力……

但几乎让日本人同时失策的是,他们遇上了一支“砍掉一颗脑袋立即在原来地方长出两个更为凶狠脑袋”的部队,即使他们砍掉这个部队的脑袋对战事也于事无补……

何况,他们还没没能砍下这个部队的脑袋……

……

51团行进中,副团长示意部队原地警戒休息。

担架上的陆少郡被士兵缓缓放在地上,参谋长查看他的伤势后直起身,对副团长感慨地说,

“他真命大,两颗子弹都从肺里穿了过去,幸亏日本人的子弹飞速快穿透力强,要是有一颗子弹击中他的骨头,他整个人就垮了!”

杨耀骏见团长嘴唇干涩,示意士兵拿水来,自己小心地给陆少郡滴进嘴里去……

感觉到一丝水气的陆少郡似乎苏醒终于有了意识喃喃自语起来,但周围人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参谋长祁文良趴下俯耳倾听,陆少郡无力地吐出两个字,

“枪、枪……”

说着一只手无力地摸向腰间的配枪……

参谋长把团长的手放在枪套上,他不明白陆少郡是什么意思,但陆少郡接下来一句虽是微弱但还算清晰的话让周围的指挥官和士兵惊颤不已,

陆少郡继续费力地微微说,

“给我一枪……”

51团官兵愣住了,他们在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的时候,陆少郡依然闭着眼睛痛苦而气息微弱地挤出几句话,

“我不想连累你们……给我一枪……痛快点,快……”

终于听出什么意思的副团长立即说,

“参谋长,下了他的枪!还有他的刀!”

参谋长已经手脚利落地卸掉陆少郡身上的武器,于是陆少郡的一只手空荡荡地垂在外面,他看起来好像很失望自己不能痛快一死而要忍受这份煎熬,祁文良扶起他的手臂放回去,陆少郡无力地拉住参谋长,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拉住了谁,

“给我一枪……决不能把我活着留给日本人……”

祁文良一脸凄然,忍住悲恸,这个团长带领部队打了那么多仗,临危就这么一个要求还是让部下杀了他……

他把陆少郡的手放好,哽咽难言,

“团长,你放心,我们会带你出去的……”

……

但走了不到半天,不能进食的陆少郡开始全身发热高烧起来,参谋长着急地对副团长说,

“团长胸部被穿透,伤口的血虽是止住了,但现在高热,估计是里面感染了,我们得想办法马上联系上军区,把他送到医院!”

但现在问题是51团的突围方向偏离军区位置,到现在也没联系上军区各部队。

他们已经没有时间继续耽搁了,杨耀骏下令说,

“放出所有的侦察兵,仔细侦察周围一带的所有情况,把任何可能有用的情况都快点报告上来!”

部队现在只能被动的等,看着陆少郡越发昏迷不醒,指挥官们也只能心急如焚……

一直等到天黑下来,心急如焚的指挥官们已经开始心灰意冷,就在参谋长让大家散去回到部队时,最后一个侦察兵带回一队人马,51团指挥官们喜出望外,像是盼到了救星……

他们也确实盼到了大救星,而且这个救星已经曾经救过陆少郡的性命……

这是一队医务小组,他们正携带药品奉命前往山东军区,但半路硬硬被51团侦察兵发现后给截了下来,士兵急得不由分说就把他们搬回了部队,见是自己的部队,救人要紧,医务小组也随即跟了过来……

但当看到昏沉过去的竟然是已经五年多没见过面陆少郡时,医务小组组长王雅馨惊呆了!

就在几个助手赶紧处理陆少郡伤口的时候,王雅馨一直呆呆站立就这么的看着他,当大家都已准备好就等她的时候,她还那么的站着,参谋长不明就里,小声提示着她,终于醒过神来的王雅馨忍住泪水给陆少郡查验伤势。

旁边的51团指挥官们看出了蹊跷,或许很多事情他们还不知道……

陆少郡被子弹打穿的肺部已经严重感染,王雅馨立即取出盘尼西林,一个副组长提醒她说,

“王组长,这是要给山东军区首长带过去的紧急物资,我们还没有权力私自动用——”

她说的没错,战争年代日本人严密封锁八路军的根据地,像盘尼西林这种救命的消炎药已经不是用金钱就可以简单衡量的短缺物资,一支盘尼西林不知要靠多少汗水和鲜血才能换回来……

王雅馨打断副组长的提醒,

“出了问题我负责,现在必须要用,再不施救他就活不成了!他的性命不低于其他人……”

于是在她的坚持下,皮试,注射,一切按部就班完成……

为以防万一,王雅馨备留下了几支药剂,医务小组还要继续赶路,参谋长感谢几人的救命之恩,下令派出一支小分队一路护送他们直至进入山东境内,而不放心的王雅馨自己留下来照看还未见愈的陆少郡……

51团指挥员很敬重这个救了他们团长性命的医生,参谋长抽调警卫营一部兵力叮嘱务必保护好她的安全,王雅馨对参谋长说,

“他太虚弱了身体需要补养,你们部队上有什么可以补身子的东西吗?”

一线部队能有什么?!他们除了人最能跟日本人比的就是手里的枪炮了,参谋长略一沉思,

“51营长!”

“到!”营长几步利落地站到前面来。

祁文良布置任务,

“去给我们团长打些野味来!记住,尽量少弄些动静!”

“是!”51营长得令迅速带人带枪离开。

见这支部队令行禁止作风干练,就是指挥官也行动敏捷与士兵无二,王雅馨小心地问参谋长,

“你们都是陆少郡的部下吗?”

祁文良听出来异样一阵惊奇,

“医生,您认识我们团长?!”

自觉言语里露出岔子的王雅馨一下子涨红了脸轻轻点点头。

先前心中迷雾一切顿解,参谋长也就放下心来,

“他就是我们的团长!您是我51团的恩人,我51团欠您一个人情!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我们部队会答谢您的!”

王雅馨更无所适从了,她接受不了这么重的话,自己仅仅是一个医务人员,

“参谋长见外了,你用不着这么客气,我叫王雅馨,你叫我王医生就可以了,我和你们陆团长以前认识,救他这也是应该的……”

……

一连几天,对陆少郡的照料都是由王雅馨自己来做,几乎时时刻刻都要测试体温,生怕他伤势再度恶化,陆少郡还不能进食,她就亲自把51团打来的野味熬成肉汤,一口口喂他下去,部队指挥员见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为难地退了出去……

好在陆少郡的病情一天天好起来……

51团也与军区取得联系,附近部队也向51团靠拢过来,参谋长和副团长把部队现在状况如实上报军区……

军区里,司令员得知51团竟然保住建制杀了出来惊喜万分,对政委直感叹,

“好,好,好!”

还不忘用拳头砸砸桌面。

他紧接着问,

“他们的部队伤亡情况怎么样?”

参谋长扶扶眼镜,

“司令员,这支部队虽然建制没有被打残,但他们官兵损失惨重,根据51团指挥官上报的情况来看,他们突围的方式很惨烈,几乎可以这么说,他们是用釜底抽薪垫石头过河的方法,以局部的巨大牺牲,才换来了整支部队的存留!先前三千多人的大编团,现在就剩两千多人,也就是说,他们近一年半的兵力扩展都在这几天里打光了!不过,能突出来这么多人,已经是我们的意外了……”

司令员点点头,似有感悟,

“是啊,幸亏是他们,如果中国所有的抗战部队都能像他们这样能打,日本人还会这么嚣张吗?!对了,陆团长怎么样?”

政委这才觉得自己刚才露了一个最大的问题,遂赶紧补充,

“陆团长已经身负重伤,部队暂时由副团长指挥代理,现在陆团长已脱离危险,但短时间内好像不能返回战场了。”

司令员一阵沉默,痛心地说,

“没有损失掉我们的这员虎将,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通知51团,让他们脱离和日本人的接触,调防根据地腹地,让他们休整几个月吧!”

参谋长说,

“我们已经下达过换防命令,但他们说部队还能再战,现在正是对日作战的关键时期,他们不愿意坐留后方,请求我们军区再考虑一下命令。司令员,我看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作风一如既往,可以让他们自己视情况而定,我们是不是就别下强制命令了?”

司令员沉吟半晌,摆摆手作罢,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么难能可贵的部队只能是可遇而不可求,我们应该庆幸是共产党掌握了这一支部队,传令下去,近期51团尽量不要有大动作,继续驻防边缘地带吧!”

……

先行突围配属兄弟部队作战的51团骑兵得知主力部队突出来当即归建,稳定下来的51团更是如虎添翼,随后通过各种情报网源源不断的信息,参谋长终于得知了问题的确切根源,

“团长判断的没错,就是有个叛变民族的浑蛋泄漏了我们部队的信息,才让日本人有机可乘给部队造成这么大的损失!”

副团长看着眼前桌子上一堆堆的情报,平静地说,

“参谋长,你看好部队,我去除掉这个家伙!我们不能留着这么一个任其祸害国家的败类!”

参谋长想想,默默地点点头,

“小心点……”

……

县城,屋里,叛变的联络员还在床上风花雪月地尽享风流,听闻屋内一阵好像故意咳嗽制造出来的动静,联络员警觉地从床帐里面伸出头来,见有三个日军军官佩戴军刀威风凛凛地站在床前,一时惊异,联络员忙露出乞讨欢笑的面孔,

“太君,你们这是……”

看着他这般奴才嘴脸,“日军军官”杨耀骏开口,

“太君?!我的联络员,你认错人了吧!”

杨耀骏刚一说话,联络员顿觉出不好,但他知道自己仅仅向日本人说出了一处民兵的情报,况且日本人也没对那支民兵动手,应该说自己的身份没有暴露啊,于是联络员鼓起空虚的胆气,

“那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杨耀骏懒得跟他啰嗦,一挥手,于是身边两个军官上前猛地扯开床上的帐帘,露出的里面那个日本女人赶紧“惊慌”地拿被子盖住自己。

一个军官双手握枪抵着这一对狗男女,于是两人谁也不敢乱动,杨耀骏走上前,平静地说,

“混蛋东西,你知道你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吗?贪图女色,现在你的日子到头了!”

说罢他迅速出掌猛击联络员半侧的脖子,因为用力不太大,咔嚓一声脆响,联络员一部分骨头被击断,接下来他痛苦地欲叫无声在床上光着身子打滚,杨耀骏身后另一个侦察连连长上前拿被子盖在他身上,抽刀就捅了下去,一刃穿心!联络员停止了挣扎,接着杨耀骏用枕头包住了手枪,对着这具留下的尸体砰砰砰补了一梭子子弹……

完工,执枪的侦察排排长恶狠狠地问,

“副团长,这个可恶的日本女人怎么办!杀了她!”

杨耀骏冷冷望着这个在床角里蜷缩着“哆嗦”的日本女人,

“团长不会让我们的手里沾上女人的血,就给这个贱人留条活命吧!我们走!”

于是排长挪开枪口,收枪入套,几人转身就要离开。

但他们还不知道这个日本人已经不再是普通的女人,她是经受过训练经验老道的一个间谍,刚才她的害怕和紧张完全是刻意表现出来的,这个日本女人本想以此掩饰自己让自己看起来是一个平常无辜的女人再因此能够活下来,但她能听得懂中国话,当排长叫副团长的时候,她即刻敏锐的感觉到眼前这几个人就是那支费尽心机找到的支那部队指挥官,心里一个恶毒的计划当即产生……

于是她做了一个几秒后就让她后悔不跌的动作,她身手迅捷地伸手摸出自己枕头下贴身压着一把手枪,但她刚一抬手,就被更为眼疾手快的排长一个飞刀插透手腕并被强劲的能量带飞当地一声死死钉在墙上,手枪顿时脱手落下,疼痛的她刚要大叫,连长的另一把短刀径直飞过来直插她的咽喉,紧接着杨耀骏已经飞步过来一脚压在的她的胸前,稍一运力,只听一阵胸腔骨头被压断的咔嚓碎响,这个阴毒的日本女特工就此瞬间毙命!

她嘴角上的一缕血滴在了杨耀骏穿的日军军靴上,杨耀骏冷冷地看着她收起脚,

“真是个贱女人!已经放你一条生路你不走,非要这么自寻死路!”

连长过来说,

“副团长,我们对一个女人这么下手是不是太狠了?”

杨耀骏不屑一顾,

“她已经不是女人了,她是日本人的战争肉躯!如果我们我们杀日本女人有日军杀中国女人一半的残忍,我们就已经很仁慈了!再说,我们的手上没沾女人的血,也不算违抗团长的命令,不是吗?!”

排长看看时间,

“副团长,我们走吧!我们得连夜赶回去……”

杨耀骏想想,

“天还早,我们多宰掉几个日本人给他们来点教训,想前脚刚离开我们根据地打完仗就认为太平无事,他们把我们想得也太简单了!我要让他们知道,我51团的报复现在就已经开始了!”

……

第二天,县城里的日军炸开了锅,几具离奇死亡的日军官兵尸体带来的心理恐慌悄然在日军里面蔓延开来……

……

床榻前,陆少郡已经恢复的很好了,至少现在他可以睁开眼睛可以开口说话了,当他看到伺随在自己身边的竟是王雅馨时,刚要难以置信地张口,怕他太激动,王雅馨随即止住了他……

……

陆少郡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雅馨,你救了我两次命,每次都是我在最危难的时候遇上你,我怎么做才能感谢你呢?”

其实,他不知道,像王雅馨过了二十岁这么大的女孩子,在边区里几乎都已经嫁人成家了,只有她,让人难以捉摸地恪守着自己的原则孑然一身闭口不谈婚嫁问题,及至现在……

王雅馨淡淡一笑,

“我说过让你回报我了吗?”

说罢就要起身离开,陆少郡情急之下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拉住她,但随即意识到自己的鲁莽,于是赶紧放开。

旁边的副团长和参谋长相视一笑,彼此推托着找着借口走了出去……

王雅馨让陆少郡刚才的举动弄得一阵难为情,陆少郡于是更难为情地拿副团长和参谋长打圆场,

“这两个家伙!跟我一直没上没下,真是的!我不行的时候鬼知道他们俩有多高兴呢?!我的这两个指挥官早就巴望着我的这个团长位置了!”

于是不懂得玩笑的王雅馨认真起来,

“少郡,你不能这么说,你伤重昏迷的时候,你不知道他们俩有多担心你!”

也许终于察觉出这是陆少郡在顾左右而言他化解两人刚才的尴尬,于是王雅馨低头不语,摆弄起自己的衣角来……

陆少郡躺在床上,看着她,

“我想吃在陕北你经常照顾我时候的大红枣了,你还有吗?”

说道这里,王雅馨高兴地从兜里掏出一颗地道的陕北红枣来填到陆少郡的嘴里,同当年很饿一样,陆少郡嘎嘣嚼碎连核一块吞了下去……

看着他还像当年一样率性,王雅馨思绪回到了当时在破庙里解救他时的场景,但心里随即一阵凄落,

“少郡,我不能在你的部队停留了,我自己做主留下来已经延误了好多天赶到山东军区了……”

陆少郡听到这,也是一阵凄零,沉默半晌后,

“我让我的部队护送你过去,这样我能放心点……”

王雅馨脉脉地望着陆少郡,之后让陆少郡措手不及的是王雅馨轻轻抱住了他,这也许是她离别的最后一个愿望……

她走了,临走时,留给了陆少郡一包红枣子,就是这些红枣子,当年在陕北一直养着陆少郡没能让他继续饿瘦下去……

……

在陆少郡终于能下床走动的时候,51团官兵们都很高兴他们团长出来巡视部队,陆少郡对副团长说,

“耀骏,你是不是应该给我抓几个日本人来补补身子呢!”

副团长笑着问,

“团长,你是想抽日本人的筋呢,还是想扒他们的肉呢?”

陆少郡直接说,

“我想嚼碎他们的骨头!这些王八蛋,我饶不了他们,我一千多弟兄,几天里就打没了,我们部队一年的心血啊!我的55营,这个待编的建制难道就这么一直拖下去难以组建吗?”

随后他想到一个更为至关重要的问题,

“那个叛变的混蛋怎么样了?!”

副团长回答,

“团长,你不用管他了,我已经去处死了这个混蛋,因为他一个人连累我们部队上千人!他怎么死都不过分!”

陆少郡若有所思地放慢脚步,

“混迹在共产党队伍里道貌岸然的浑蛋!真希望我们共产党以后能从根基上清除这些误国误民的渣滓败类……”

……

而最终伤愈回到作战室的陆少郡逐步酝酿并实施着针对日军的作战计划,这回轮到日本人吃尽51团的苦头,日军随后的几次摸索出击对51团已不起效果,在日军主动扫荡八路军那段最艰难的岁月之后,双方进入继续相持对峙的阶段,此时,日本人已经不可能一举消灭掉51团这支部队……

虽然日军的力量仍在51团之上,51团也难以一下吃掉这些日军,但从战术层次上讲,日本人已经拿51团的报复作战无可奈何……

这种无可奈何的僵持一直延伸至一九四三年底,随着日本在南洋一带战事的继续扩大和局部失利,日本大本营开始在华北战场上逐步抽调一部兵力南下增援其南方军,当与51团对峙的日军不得已作出兵力压缩时,余下的日军更是惶惶不可终日,他们连例行的巡逻扫荡都一再削减变换,提心吊胆提防着那支八路部队的致命攻击……

但他们不会再直面51团了,出于抗战时期加强山东军区的战略地位和作用,一九四三年,51团奉命离开河北根据地进驻山东,因为山东军区的八路军主力之一部就是由抗战初期的一一五师发展而来,此次进驻山东,51团也算暂时结束了其多年来加强给其它军区配属作战的局面,正式归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