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一卷 回到未来 第一卷尾声 午夜前的黄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公元4891年12月10日下午,我作为海军军方代表之一,在圣卡内基造船厂参加了理想国的航母“人权号”的下水仪式。

之所以要选在这一天下水,其原因只有一个:12月10日是伟大的BUB公司总裁、理想国的哲学王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十八世的生日。在这一天让“人权号”下水,无疑能够进一步体现伟大的哲学王与人权的紧密联系。

不过,这艘满载排水量勉强超过万吨的航母的工期显然延误得很严重:虽然距铺下龙骨已经足足过了五年,整个船体其实只是一个半完工的大铁壳而已,最上层的甲板甚至都没有完全铺好,飞行甲板中间有老大一块的空缺,看起来就像是一副怪异的马赛克作品。舰载装备也完全没有安装,舰岛倒是已经造了一层。不过根据船壳两边伸出的十几个带有炮塔座圈的小平台来看,这玩意的先进性极端值得怀疑。

但是最让人郁闷的还不是这个。“人权”号的船壳似乎在之前并没有涂装,颜色就是钢材的颜色(老天保佑,我怎么觉得它的颜色更像是铝合金的暗灰色?)但是在被拖到下水滑道上时,熟悉“国情”的船坞工作人员居然在上面用大大的奶油黄色圆体字母涂抹了一行大字:“恭祝总裁大爷万寿无疆”,而且这油漆里八成加了不少金粉,否则不会在阳光下弄出这种金光闪闪的效果……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没钱给舰体涂装一下呢?

不过伟大的哲学王是不管这个的,何况他也压根不懂。在进行了一次听起来头头是道想一想狗屁不通的充斥着诸如“有时候,战争会像商战一样残酷”,“战场如商场,要以残酷的商战法则应对战争”的胡话的演讲后,这家伙相当自豪地把一瓶香槟砸在船头,结果酒瓶没破,船头倒掉下来不少铁锈。旁边的公司卫队士兵连忙赶上来,帮助他砸碎了酒瓶。然后我们的哲学王大人就在光明部组织的无数照相机的闪光灯下摆出一个自以为无比英武的POSE,旁边的一帮光明部雇来的“追随者”连忙唱了起来:

“总裁,

总裁,

你是光明的缔造者,

你是正义的代言人。

世界都靠你保卫,

文明依赖你存续。

你是道德的象征,

你是真理的标准

你的存在诠释了伟大,

你的形象透出了神圣!

……”

我们伟大的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十八世大人在这海浪般的赞歌中露出了相当“精英”的笑容,仿佛他已经成为了世界的主人。


我见四周的人没有谁在注意我,就偷偷拉着戴维斯从座位上离开,同时用医用棉球堵住了耳朵——这嚎丧似的歌声震得我俩耳膜发疼。我们在衣冠华丽的人群中挤来挤去,寻找着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在撞上几十个穿着名牌服装的身体,踩到几十只套着高级皮鞋的脚,并且让戴维斯为此说了几十次“对不起”之后,总算看到了奥菲莉亚纤细的身影。她远远站在附近船台下的一个角落里,冷眼看着这个怪异无比的大船壳从滑轨上滑进水里,溅出不小的混着彩色纸屑和各色垃圾的水花,露出了相当嫌恶的表情。

“奥菲莉亚,奥菲莉亚,”我们绕了过去,“原来你在这儿啊。”

“嗯哼。”奥菲莉亚点点头,“怎么,不想看了?我想你们很失望吧?”

“在没有见到舰载机之前,还谈不上完全失望,不过估计见到之后就难说了。”我意外地发现代表航空工业部门的苏紫云也过来了,故意朝着她挤出一个笑脸来。

苏紫云来到我面前,拍拍我的肩膀:“我在这几天利用捡来的残骸大致分析了你们那个时代的航空工业水平,不得不说,这次穿越对于你们简直是个大悲剧。不过……”

“没有什么不过的,”戴维斯插话道,“除了上面的那个东西,这个时代对于任何在美洲的人来讲都算是悲剧了。”说完他无比鄙夷地朝远处主席台上接受万众欢呼的哲学王努了努嘴,一副“吾与子不共戴天”的神态:“在这个神奇的国家,就算母猪会爬树,我都不会感到意外。”

奥菲莉亚没有在意他的讥讽语气,只是自顾自地说道:“午夜也许不会那么快到来,你们可以利用黄昏历练历练。只不过我对你们的安危感到担忧啊。”

“没关系,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难道我们能够死在那东西前面吗?”我笑着答道。反正下面的仪式没我们什么事了,我们一行人不再管那帮喧哗的人群,迅速地离开了这个临时清扫干净、见不到一个工人的造船厂。西方的太阳正在落下,东方的海面上已经出现了一片片阴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