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记忆 帝国魅影 2009年5月11号 -- 背叛

woshizd0214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6.html[/size][/URL] 莱因哈德不解的看着张铎,现在他对于死几个人并不关心,他关心是如何进入门里,又一次触发的机关让他的心又一次的提到了嗓子眼!他已经看到了希望,因为还没有人能如此顺利的转动转盘,如果不是自己让警卫转动狮子口中的门环,警卫是不用死的,他一度已经绝望了,但是听到张铎的话,又一次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6.html


莱因哈德不解的看着张铎,现在他对于死几个人并不关心,他关心是如何进入门里,又一次触发的机关让他的心又一次的提到了嗓子眼!他已经看到了希望,因为还没有人能如此顺利的转动转盘,如果不是自己让警卫转动狮子口中的门环,警卫是不用死的,他一度已经绝望了,但是听到张铎的话,又一次燃起了希望,他走到张铎面前,用刚刚恢复镇定的声音说


“对不起,我太着急了,我太急于看到里面的东西,也太急于替你向元首请功了!凭借你的能力,元首是一定会委以重任的,所以我迫不及待的想把你引荐给元首,所以有些急了!”


张铎心里很明白,莱因哈德说的是冠冕堂皇的废话,是仓促中为自己的愚蠢找的一个很勉强的理由,恐怕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之极的理由,但是又没有办法,总的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我想,阁下为自己邀功的成分还是比较多的吧?”张铎决定不给他这个台阶。


“不会的,我们将军的为人是一定会为你谋求个好的位置的!”安娜又送上个梯子!暧昧的话语让张铎感到恶心。


“您刚才说中间的圆盘是开门用的?”莱因哈德转换了话题,他看的出来张铎是不会给他台阶下的,不如自己想办法!


“是啊!你来看”张铎伸手比划了一下,转身走向大门!


“这里的圆盘是六道轮回的图案!在生死之轮,是描述众生轮回的处所之部份。图中的这部份分成六格,每一格中是六道的其中的一道。这里是应该天道,再顺时针方向数下来是阿修罗道、畜牲道、地狱道、饿鬼道及人间道。“张铎用手点指着每一个图画向他们解释着!


“这里既然是用来镇住晶体的,也就是说天道至上,天道应该在最上面,也就是我们所说的12点钟的方向,现在这个天道的图案在左边,还有血迹,看来是开门人转错了,被机关杀死造成的”说完他伸手要去转动转盘,被莱因哈德拉住了,现在张铎已经是他的宝贝了,他是不会让张铎去冒险的!至少开门之前是这样的!


“Sie gehen! In dieses Muster, um die Richtung von 12 Uhr!”莱因哈德指着天道的图案命令警卫去转,自己拉着张铎向后躲着。


警卫害怕机关的伤害,索性蹲下了身体避开门环上狮子的眼睛,用手慢慢的转动着玉盘,很快,天道的图案转到了12点的位置,大门轻微的发出了一点响声,但是任然没开,警卫蹲在地上,四处张望着,看来是随时准备躲避机关的,


“是不是应该转动门环了?”安娜还没忘记门环!


“让我再想一想,既然没有触发机关就是正确的,”张铎想着,这和他的判断的却不一样,他也认为门是一定会开的,可是刚刚转动门环的时候出现的情况使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既然一步一步都走对了这么多,为什么最后的结果却截然不同呢?


莱因哈德显然是不耐烦了,他又一次的安排警卫去转动门环,但是这次没有直接喊,而是先回头看了看张铎,张铎一动不动的站在哪里,不点头也不摇头,因为他还没有想好!可是莱因哈德等不了,看来他很急于向他的元首请功的。


两个守卫慢慢的转动着转盘身体向一边倾斜,极力躲避着狮子的眼睛,如果出问题不至于送命,莱因哈德也再没有制止,因为总死人是对士气有着很大影响的!刚刚被守卫转过的转盘又回到了原点,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卡了一下,就在两个守卫四目相对的时候,从门上方翻转一块块大石条,正对着翻转方向的警卫快速的向旁边翻滚,但是还是被被石条从后面击中的另一个警卫撞到了,两个人一个向墙飞去,一个向侧面飞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被石块直接击中的守卫身上已经变了型,手臂和脚踝的液压连接已经被撞断了,露出了绿色的液压液,面朝下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另一个警卫仰面躺着,头盔的面罩被撞碎了,满脸是血,大口的喘着粗气,可以看的出他很痛苦,身体和另一个警卫接触的部分被撞变了型,胳膊压在身后,可怕的扭曲着,看来是断掉了,张铎看着地上呻吟的警卫,心里发毛,庆幸着不是自己,因为头盔里的视线很好,他没转头,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莱因哈德,莱因哈德的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断断的几分钟,已经报销了四个警卫了,而且都是他下的命令,换了谁都会良心不安的,虽然是个刽子手。


“我还没有说可不可以转门环,为什么你又下令了呢?”张铎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嘲讽莱因哈德,就目前的情况,语言攻击比身体攻击更有效!


“是的,不能再牺牲警卫了,如果还出错,那么送命的就是你了!”张铎的话终于激怒了莱因哈德,这是他没有想到了,看来他的判断错了,莱因哈德并不是非得依靠自己,他不在乎再去找个开门的人,虽然这很花时间。


“我很愿意做这样的尝试,如果我死了,安娜小姐恐怕又要忙开了!”攻击安娜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将军,如果出问题,再找个开门人恐怕是很花时间了,而且他已经找到了线索,再给他些时间是一定能打开的!”很显然,安娜不愿意在去牺牲色相了,她对张铎的保护完全是出于对自己的保护,张铎是深知这一点的!


“看来你们还是很有默契的?”莱因哈德的微笑中带着狡诈!


“既然这么默契,就让他帮帮你好了,如果他不想你和他一起死,就打开门,”莱因哈德指了指另一边的门!


“你去和他一起转门环吧!”莱因哈德饿话让安娜很吃惊,看的出来她的表情是极其痛苦的,这个他心爱的男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不顾任何人的感受,曾经为他牺牲的肉体已经无法满足他的要求,现在需要牺牲是她的生命。安娜呆住了,半天没有动作,张铎在一旁看着,他不意外,他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这一点从莱因哈德看安娜的眼神就能看的出来,那是和安娜看他的眼神截然不同的一种眼神,一种很坚毅的眼神,有这种眼神的人可以牺牲除了自己外所有的一切,一个单恋他的女人根本不是会放在心上的事情!他的世界只有自己!


“Führte sie in der Tür!”莱因哈德向警卫下着命令!警卫也迟疑了一下,毕竟在这里安娜是2号人物。


“Beeil dich!”莱因哈德叫喊着,警卫走到安娜身旁,轻轻的推了她的肩膀,安娜向前走了一步,回头看了一眼莱因哈德,那种眼神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张铎看到安娜攥紧了拳头,咬着嘴唇,此时他已经不是非常讨厌安娜了,倒是多了些怜悯!


张铎回头又看了看门上的对联,又看看门环!“应该没有问题,可是为什么呢?”张铎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努力的在找漏洞,是不是自己遗忘了什么


“生死岂能顺天意,审时度势破玄机”张铎自己捣鼓着,看了看安娜又看了看莱因哈德,又看了看门环,此时的他再也不能把自己置身事外了,因为这关系到自己的生命,当然还有安娜的!


“既然进的来,就应该还要出的去”张铎想着,慢慢走到了安娜的面前,他缓缓的伸出右手,手在安娜的面前停了下来,安娜要说些什么被他阻止了,他伸出一个手指摇了摇,看着安娜的眼睛。


“你说过让我带你来西藏,我带你来了,我还要带你回去,虽然这只是我一相情愿的想法和一个愚蠢的决定,但是你要知道,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的男人,是说话算数的,为了一个承诺,可以牺牲包括自己性命在内的任何东西,相信我吗?”他眼睛里流露出的真诚已经和刚刚的愤怒大不一样了,中国男人的绅士风度在此刻表露无疑!


安娜用闪着泪光的眼睛看着张铎,她不是为莱因哈德的无情而感到伤心,而是为面前这个被他欺骗的男人而落泪,如果她早知道,她会把实情告诉张铎,至少不会去接受这个任务,作为色情间谍很久的她,头一次为自己的目标落泪,因为这也是头一个得知被骗还能去要保护自己的人,头一个不用去拿肉体的关系去维持的人,对于女人,这种真情是最致命的武器。安娜也不例外!她点了点头,同时把身体依偎在张铎的身上,虽然隔着厚重的铠甲,但是她能感受到张铎跳动的心,那颗无畏的真诚的心,此刻她把自己的生命交到这个刚刚认识了几天的男人手里,心里却是那样的安详,无论结果如何,她都没有任何的遗憾了!


张铎伸出左手抱住了安娜,着是他第一次抱着她,他喜欢她,可是一直没有勇气去拥抱她,在这个时候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虽然这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虽然这有可能是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但是人都是这样,能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死都是一种幸福,何况结果未必是失败。


他收回自己的右手,在安娜的眼前停住,攥紧的拳头伸出了大拇指,他在安慰安娜,要让他明白,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这种动作和给死刑犯蒙上眼睛是一样的,只能起到心里安慰的作用,但是安娜需要的恰恰是这个,当她终于找到了自己应该托付的人的时候,她是不会想这么快失去的。


“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我看你还是快点开门吧”莱因哈德的话打断了这感人的画面,把他们又送会了现实,张铎回头看了看莱因哈德,把右手伸向他,莱因哈德以为张铎和自己示意没有问题,就在他的脸上露出阴险的微笑时,张铎的手翻了过来,刚刚竖起的大拇指被中指代替,莱因哈德脸上的表情更难看了,但是碍于自己的身份,并没有发作。


张铎转过头看着安娜,伸手摘下了铠甲的头盔仍在地上,用双手捧起了安娜的脸,虽然泪眼朦胧,但是还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俊俏,“相信我,把眼睛闭上,像魔术一样,当你再次睁开眼睛,奇迹就在面前,来吧,见证奇迹的时刻!”张铎学着著名魔术师刘谦的话,想让安娜缓解下紧张的情绪,安娜顺从的闭上双眼,现在的安娜已经完全听从张铎的指挥,就是让她马上从悬崖上跳下去,她也会义无反顾的。


张铎用右手抱着安娜,左手拍了拍安娜的后背,伸手去够门环上的转盘,根据他的判断,两个门环既然不是同一个时间,那么就是不同的时间,‘审时度势破玄机’就是这个意思,能进的来就能出的去,一个是进入的时间,一个就应该是出去的时间,他摸到了门环,他很害怕,看了机关的威力后,他深知自己判断的重要性,毕竟他现在不是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还有安娜的命运,他的手在铠甲里颤抖,如果没有铠甲的力反馈,他是一定无法正确的摸到门环的,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右手更紧紧的抱紧了安娜,


“既然没有退路,就拼了,我相信自己!”他还想和安娜说什么如果失败就来生再见的话,但是他没说,一是怕安娜害怕,二是他还是很相信自己的判断的,就算是错的也一定坚持着,这是他一贯的作风,虽然有的时候是错的,但是死要面子的他从来都没承认过!


转盘经过千年的时间转动的不是很顺畅,他慢慢的将转盘的时间向后转过了2个格,也就是4个小时的时间,停下了转盘,大门发出了机械转动的声音,伴随着咔哒声,机械转动的声音停止了,在这种气氛之下,这种轻微的撞击声是那样的刺耳,以至于安娜轻轻的哆嗦了一下,身旁的莱因哈德和警卫也不由的向后退了一小步。


张铎的嘴角泛起了笑意,不仅仅是对莱因哈德的嘲笑还有对自己判断的高兴之意,他又轻轻的拍了拍安娜,放开抱着安娜的手臂,用两只手抓住门环将门环的环扣转到向下的位置。巨大的声响从门后发出来,门缓缓的向前移动,一股热气铺面而来,门上的灰尘轰然掉落,几千年来一直没有开启过的门发出可怕的声响,想刚刚苏醒的狮子,张着血盆大口发出骇人吼叫。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