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海军战记 第三章 甲午魂 战争的借口

巴顿战刀 收藏 1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2.html[/size][/URL] 战争总有借口,师出有名不仅仅是提升自己军队和国民的士气,一个国家想要对另一个国家开战,在判断自己能够战胜对手的前提下,更重要的因素就是要考虑自己的行为是否能够通过国际法,以避免造成口实使另一个或几个与大国进行干涉,从而导致自己的目的无法达到。上战伐谋、其次伐交,这个伐谋和伐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2.html


战争总有借口,师出有名不仅仅是提升自己军队和国民的士气,一个国家想要对另一个国家开战,在判断自己能够战胜对手的前提下,更重要的因素就是要考虑自己的行为是否能够通过国际法,以避免造成口实使另一个或几个与大国进行干涉,从而导致自己的目的无法达到。上战伐谋、其次伐交,这个伐谋和伐交就是指一个完备的借口,使得自己的计划能够顺利推进。

甲午战争中日本给中国编织了一个巨大的圈套,这个局布了整整10年。

事情要从中法战争讲起,1883年12月中法战争爆发,至1884年8月,法国海军攻击福建马尾船港,福建水师全军覆没,10月23日开始对台湾实施海上封锁,清廷急令北洋舰队南下作战,但是北洋舰队已经建成的主力舰“定远”、“镇远”、“济远”号却被扣在德国无法回国参战,而就在这个时候,日本出手了。

1884年12月4日,朝鲜亲日派贵族青年发动政变,杀死守旧派官吏,宣布建立新政府,断绝与宗主国清政府的关系。事件发生日本就派出铁甲舰“扶桑号”和巡洋舰“比睿”号去往仁川,尽管清兵仅仅用两天时间就粉碎了政变,闵妃集团重新掌权。但是中日军队均对峙于朝鲜,南北两个方向危急,必须尽快决断。

随着3月的镇南关大捷和台湾海战重创法国舰队,法国政府内阁下台,中法局势逆转,而中国急于尽快结束战争状态于是先于1885年4月18日签订了《中日天津条约》,继而于1885年6月9日与法国签订了《中法会订越南条约》。

这些战争我们不用去多作评论和分析,仅仅从《天津条约》看,日本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条款,今后朝鲜若有重大变乱事件,中日两国彼此出兵前先行文知照,事完后即撤回不许留防,这个天津条约的第三款,就是十年后的战端。

整个亚洲的变局是从一个叫崔济愚的人而起的,虽然这个人已经在1864年被处死,这就是精神领袖的作用,虽然从1894年这个打着东学道旗号的组织所引发的事件来看,东学道是被利用甚至被操纵了,骏鹏所在的后世,中国史学家反复论证这次的事变是日本处心积虑的骗局,而穿越之后的后来日本有史学家反复论证说东学道是李骏鹏伙同中国给日本挖的一个巨大的陷阱,即便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历史是用血来改写的。

东学道是个民间宗教,它排斥西学(***),以确立朝鲜之学为目标,朝鲜政府视其为邪教,在1893年第二世教主崔时亨继任后,东学道实力大盛,他们进入汉城,聚会咒法,贴出驱逐倭洋、尽灭权贵的标语,使得驻朝使节一片恐慌,纷纷电告国内,欲调军舰以防不测。最终驻朝清廷公使袁世凯电请李鸿章调派靖远、来远二舰驶入仁川,大乱方平。大概想下是不是有点熟悉这些口号、目标、纲领和手段,呵呵,朝鲜义和团。

1894年,是太后六十大寿的日子,五十整寿被法国人搅和了,这次一定要稳定,不允许有任何外来因素干扰,太后认为,这个盛大的庆典也算是以和平方式展示国家综合实力的一种表现,因此庆典是这一年的头等大事。

但是东学道非常不识趣,1月10日,以反抗全罗道古阜郡郡守赵秉甲贪酷,东学党揭竿而起,各地纷纷响应,不久起义军攻克全州,要知道全州是朝鲜李氏王朝的老家,龙脉所在,朝鲜随即起兵镇压,不过这只起义军的战斗力惊人,军队大败,到5月中旬,南部的全州、忠清、庆尚三个道均被攻占,汉城危在旦夕。

朝鲜已经多次催促清政府出兵协助弹压,但是由于1893年中国出兵时日本就援引了《天津条约》,朝鲜问题清政府出兵则日本可以同时出兵,日本出兵朝鲜绝非好事,那样极有可能引发军事冲突,太后的大庆之年啊,一切行动和战略考虑都要以此为出发点。

李骏鹏生死未卜,飓风舰队主力均在北美,日本已经询问过泛太平洋联盟和夏威夷的口风,得到的回答是,日本在确保不损害硫球利益的情况下,联盟将会保持中立。

5月19日,天皇就批准了《战时大本营条例》,同时批准了《海军军令部条例》,对着十多年来精心绘制的东三省、朝鲜、渤海湾等地比中国人自己还要清楚和详细的地图,日本参谋部迅速制定出了《讨伐清国之策略》。

第一期:陆军占领全部朝鲜,击败中国在朝鲜陆军,诱使中国海军出援;然后日本海军寻找北洋舰队主力决战并一举歼灭之,掌握黄海、渤海的制海权;从经费考虑,日本海军注重速度和射速,在装甲和吨位上吃亏,所以不能打有炮台依托的阵地战,只有诱敌海上打运动战;

第二期:陆军入侵中国,迅速占领中国渤海湾两岸的辽东、山东半岛。

第三期:在渤海湾组织大规模登陆作战,直插清国首都,迫使中国投降。

虽然狂妄,但是日本也充分考虑了战争失利后的退路:

第一:如果日军顺利占领朝鲜并控制了制海权,即乘势果断出兵中国。

第二:如果与北洋舰队作战不利,不能完全掌握制海权,在本土不受进攻威胁的情况下力求暂保对朝鲜的占领,以徐图中国。

第三:如果海战本国舰队被击败,而本土又受到军事进攻的威胁,则调回驻朝日军,确保本土不被攻陷。

朝鲜王室请求清政府派遣军队帮助清剿,此时的驻日本外交官是袁世凯,他在慎重揣度中日共同出兵的利弊,这个时候,一个关键人物出现了。此人叫郑永邦,日本驻朝鲜公使馆翻译,忧心忡忡地关注为何大清不出兵,并透露“日本伊藤内阁和反对派斗争激烈,顾不上出兵”,“即使以天津条约为理由,顶多也就是派来保护公使馆的少量兵力”,继而日本驻朝代理公使杉村浚亲自拜会认为中国应先行出兵戡乱以定汉城之危,照会日本即可。终于,袁世凯将此情况和他认为日本不会出兵的判断上报李鸿章,“济远”、“扬威”准备开赴牙山和仁川,聂士成率淮军1500人准备开赴朝鲜,在出征整备的同时清政府驻日公使照会日本政府,这一天是1894年6月3日。

导致袁世凯判断错误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把郑永邦当作中国人来看待的,血浓于水啊,那么郑永邦必然不会做出损害祖先的祖国的事情,但是袁世凯并不知道,有很多身上流淌着中国人血液的人,其实更想做一个比谁都爱日本国或者什么国的日本人后者什么国人。郑永邦会晤袁世凯就是利用这种误判欺骗和愚弄袁世凯。

6月5日,日本军部成立战时大本营,天皇亲任统帅直接进行指挥,同日派出一个混成旅团,6月8日,日本在清军到达牙山同时在仁川登陆,10日先遣部队分水陆两路直奔汉城。次日就是6月11日,东学道起义军与政府签定休战和约全部退出义州,6月12日清军1200人在牙山登陆完成,日本已经进入汉城。慌乱的朝鲜6月13日请求中国率先撤兵以便根据条约日本同时撤兵,此时日本严命:不能让中国军队撤出朝鲜!

6月16日,日本联合舰队8艘军舰控制可釜山到仁川的海域并开始布设水雷,同日7000人的日本混成旅团在仁川登陆并迅速抢占仁川到汉城一线全部战略高地。17日日本外相陆奥宗光向中国提出两国“会剿”帮助朝鲜改革内政,被清政府于21日拒绝,日本遂于22日向中国政府发出“第一次绝交书”,同时开始向朝鲜派出第二批部队,并决定撇开中国单独胁迫朝鲜政府“改革内政”,自此,日本完成在朝鲜军事布局,10年的精心谋划,终于在一个诡异的“起义”事件和一个间谍的怂恿下完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