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略之父”纵论中日美


提醒日本正确看待中国 批评美国失去领导风度

有着“日本战略之父”之称的日本学者大前研一先生似乎总有一些引起中国民众共鸣的言论。比如他在今年出版的新书《美国,再见》中,斥责“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新闻9成都是垃圾,没资格报导亚洲的新闻”,他还认为,美国在这场金融危机之后“已经沦落为毫无领袖风度和资格的国家”。在他看来,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是在回归历史上两国原有的比例,日本没必要再虚张声势地谈论自己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而是要做出明智选择,利用中国取得自身的发展。近日,大前研一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深入地阐述了他在上述问题上的看法。

“并非对中国过分乐观,也并非对日本过于悲观”

环球时报:今年以来,您在演讲和文章中多次提及“25年后,中国经济规模将是日本10倍”,认为日本应该重新适应“日本国力只有中国10%的状况”,并提出要有准确衡量邻国中国的“规模感”。您是否对中国过于乐观,对日本过于悲观?

大前研一:我说的是,25年后日本的GDP可能只有中国的1/10。从过去2000年的大部分历史看,日本国力的规模一直是中国的10%。从明治维新以来的140年,这一比例才逐渐发生变化。现在只不过是正在回归到以前的比例关系,但日本没有必要悲观。10%的经济关系还有美国和加拿大,德国和瑞士,德国和丹麦。加拿大、瑞士和丹麦丝毫没有屈辱感,而是自豪地与邻国交往、利用邻国。日本和中国也将成为那样的关系。日本必须以此为前提,制定今后的国家战略。作为日本企业,应该有如何在巨大市场表现活力的蓝图。从世界整体看,这是日本唯一的生存之道。

所谓要有准确衡量邻国中国的“规模感”,也是从日中比较而言的。例如外汇储备,2008年中国已是日本的两倍。如粗钢产量,2008年中国已是日本的近5倍。再如高速公路,中国一年建造里程接近日本10年的建造里程。我不认为中国的发展对日本是“威胁”,日本应该认真思考充分利用中国巨大市场以实现日本的发展,所谓“中国客户论”也是由此而言的。未来世界的“四大国家”是美国、欧盟、中国和印度,日本全无必要再虚张声势地谈论自己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必要的是,日本要制定利用世界发展自己的战略。并非我对中国过于乐观,我深知中国的发展也不会一帆风顺。也并非我对日本过于悲观,我是基于历史事实奉劝日本人冷静思考做出明智选择。

环球时报:您最近几年写过《力用中国》(2003年)、《中华联邦》(2004年)、《中国,出租中》(2005年)等与中国有关的书。是什么原因促使您研究中国的?您经常来中国吗?感觉中国变化最大的地方是什么?您关于“2005年两岸和平统一”的预言为何没有实现?

大前研一:我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频繁往来于日中之间。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大连。薄熙来当市长时对我说,除了分析问题,还应该给出答案。他向我咨询过大连如何发展,我提出软件服务外包。真没想到大连的软件服务外包发展得这样快。现在我每年定期去中国8次。研究世界不能不研究中国。中国变化最大的地方是人的意识,能更快更多地接受新事物、探讨新思维。有关我的“2005年两岸和平统一”的预言没能实现,是因为陈水扁在位时间过长。

“美国人傲慢的态度难以让人容忍”

环球时报:您在《美国,再见》一书中为什么说“CNN的报道90%是垃圾”?

大前研一:我有充分的事实说明我的观点。我收看CNN的节目持续20年,发现报道内容中有价值部分是关于美国国内问题和中东问题,其余90%是垃圾。在各国版本的CNN报道中,美国人傲慢的态度难以让人容忍。恕我直言,实在是多管闲事。我们拥有其他的渠道收看日本乃至亚洲各国的信息,不需要CNN。此外,像在中国这样地域广阔的国家,CNN就派几名记者,报道内容只能是肤浅的。

环球时报:您经常撰文质疑美国经济政策,作为管理咨询大师,您是否也曾为恢复美国经济开过药方?

大前研一:我在《美国,再见》一书中曾开过一个药方,共有三点:一是向世界道歉。过去8年美国犯下几大错误,攻击阿富汗、占领伊拉克以及引发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二是成为世界一分子。美国总统奥巴马应以G20为中心,重新塑造世界领导集团,作为这个组织的一员来维持世界经济稳定、繁荣与人类和平、安全。三是告别战争。如果美国真心希望世界和平,就应该将自身的破坏能力主动提交共同管理,其他国家也应该随后参与这样的共同管理。

环球时报:最近奥巴马政权支持率的确有所下降,但在奥巴马人气很高时,您就开始批评奥巴马的政策,似乎对美国前途并不看好,这是为什么?

大前研一:我对美国有深入研究。从留学至今研究美国已经超过40年,回到日本后访问美国已超过400次。我首先质疑美国政府7000亿美元的金融危机紧急对策。美国是一个“小政府,大社会”的国家。这次政府承诺支出的金额已经逼近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规模。不用说小政府,即使是大政府也不堪如此重负。美国正在面临史无前例的严重危机。上世纪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崩溃时,美国警告日本:“不许抛售美国国债”、“不许把日本的金融恐慌出口到全世界”等,现如今美国把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已经出口到全世界,已经沦落为毫无领袖风度和资格的国家。

我还质疑奥巴马能否带领美国走出危机。奥巴马以及他的支持者只讨论“财富分配”,几乎不讨论“财富创造”,他们所信奉的凯恩斯的需求创造策略,迄今在世界上几乎没有成功案例。现在美国面临的难题是消费疲软,分配财富不是救药。如此下去,美国投资者可能放弃美国,转投利率更优惠并且稳定的欧元国家。到那时,美国就将遭遇巨额资本流出的困境。

日本其实只有一个“日本党”

环球时报:提到美国,最近对日美关系的议论很多。民主党没有外交经验,您怎样评估近期的鸠山外交?

大前研一:我认为鸠山外交会有好开局。原因是起点低,公众期待值不高,容易取得成果。日本民众对自民党言听计从的日美外交并不满意。对此美国也是心知肚明的。问题在于民主党与美国保持距离的方针过于明显,容易引起美国的反感。但日美外交开场戏这一关能过得去。

日美关系只是貌似课题很多。印度洋供油活动明年1月就会停止,实际对日美关系基本不会有什么影响。供油活动的真正受益者其实不是美国海军,而是巴基斯坦舰船。冲绳美军基地的转移问题,民主党主张减轻冲绳的负担,必须找出冲绳以外的替代基地,但不是短时间能找到的,只能无限期顺延。

鸠山内阁对华和对韩外交都会顺利,不会失分,也不容易得分。最值得期待的是日俄外交,因为日俄外交起点最低,至今尚未缔结和平条约,还有北方领土问题。现在双方实际处于战争状态。如果我要去莫斯科,必须先交费预订酒店,拿到酒店经理的签字,才能去申请签证,非常不便。鸠山首相知道自己祖父在俄罗斯的影响,如今他的儿子在莫斯科研究城市交通。鸠山还知道自己在日俄关系上的特殊性,就看他如何运作了。

环球时报:对自民党大选惨败和鸠山新内阁的未来,您还有什么看法?

大前研一:此次大选自民党惨败的原因是,75%的日本人欠缺信念,容易随风倒。某种气氛形成后,大家都跟着跑。这次是民主党胜利,4年前是自民党胜利。上次大选小泉首相提出“邮政民营化”,此次大选民主党提出“政权更迭”。简而言之,日本没有政党。像美国的民主党与共和党,像英国的保守党和工党政见理念截然不同。日本现在貌似两大政党,但也可以看成是自民党A和自民党B,在政见理念方面大同小异。

换一种说法,日本其实只有一个“日本党”。日本选民也知道,换一个执政党不会有什么大变化。民主党目前的弱点在于没有国家发展的长远计划。民主党的确在竞选公约中写明了今后改革的日程表,最关键是100天之内。如果日本民众看不到变化,就可能失去耐心,就会质疑鸠山内阁,就可能出现气氛转换,就会呼唤自民党回归政权,这就是日本民众的心理特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