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女子雇佣军 第四章 佣兵起航 第七十节 踏破额汗山(3)

马踏倭寇 收藏 0 1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size][/URL] 看着山下的各路人马前后各自离去,刘豹空悬着数日的心终于落回了原地。 刘豹用手抹了抹被汗水浸渍的额头长出一口气,目视着前方背身对着身后的几个马贼头目叹道:“看来是那个乌可达不负所托,终于是肯出手相助了!” 卢彪咧着大嘴露出一口的黄牙,满脸堆起了直掉渣的褶皱,喜上眉梢的附和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


看着山下的各路人马前后各自离去,刘豹空悬着数日的心终于落回了原地。

刘豹用手抹了抹被汗水浸渍的额头长出一口气,目视着前方背身对着身后的几个马贼头目叹道:“看来是那个乌可达不负所托,终于是肯出手相助了!”

卢彪咧着大嘴露出一口的黄牙,满脸堆起了直掉渣的褶皱,喜上眉梢的附和道:“是啊,看来这乌可达汗还真是够意思!这次帮了咱们的大忙,以后有机会一定好好的感谢感谢他才是!”

刘豹闻言眉毛一立,连声冷笑道:“鸟!若不是咱们许给了他天大的好处,他会理会我们的死活?这个老狐狸早早晚晚的有一天,老子要把今天搭进去的连本带利的都通通的收回来才是!”

卢彪尴尬的连声称是,贼眉鼠眼的看着远方正逐渐消失于天地之间的各部落联军,开始放声的咒骂起来。

刘豹的目光一直盯着最后一只离去的队伍,哪怕是跟手下说话时,他的眼睛也是一直的在随着那只队伍的步伐而缓缓移动,只因为那只队伍在不久前曾带给过他刻骨铭心般的羞辱。

而卢彪在刘豹身边跟随了多年,察言观色的本领自然是无出其右者,如今看看刘豹那狼一般的神色和远方正在离去的队伍,卢彪心头一动,在心底把刘豹的心思暗暗的酝酿了一翻后,一抱拳摆出一副坚毅的神情高声道:

“大哥,我们绝对不能任由这帮家伙这么轻易的离去,请大哥拨给我三千人马,我卢彪立刻去追上他们杀他个落花流水,好让他们知道知道老虎的屁股是摸不得的!”

刘豹闻言目光一闪,虽然卢彪的请战让他觉得这纯粹是典型的“事后耍英雄”,但是他的提议却正是符合了自己的心意。

要知道他可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不单单是因为两次折损了数千手下和已经许诺出去的财宝、钱粮,而是这次大败对于他在草原上的英名,却实在是个不小的打击。如果不能趁着这些联军解散,实力大幅受损的情况下捞点资本回来的话,那以后在草原上自己该有何面目继续立足?自己又何年何月才能完成心中那份过高的奢望——重整整个匈奴王庭重新崛起的这个一生的追求呢?

想到这里,刘豹满眼的强烈复仇之欲望喷涌而出,那股强烈的气势让所有的马贼都觉得浑身受到无形般的挤压,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除老弱留下,其余的弟兄们带足干粮和箭矢待那只队伍走得远了便立即出发,抄近路去他们回返中原必经之处进行埋伏。这一次我们要采取游斗的战术,远远的对其进行攻击,不要与他们的铁甲骑兵做近身肉搏,尽量的杀伤其轻兵部队后,再回头对付这些刀枪不入的铁疙瘩们。这回我一定要把他们活活的拖死在返回中原的——路——途——之——上!”刘豹用力的一拍面前的一处石墙,随着四处飞溅的碎石外,还有他掌心流下的沥沥暗红的血迹。

“小姐,难道我们就这样的走了?”已经随着部队行了大半日的牧马满脸的疑惑和不甘再也憋不住了,望着满面平静如水的湘妃出声问道。

“不这么走了,难道你还有什么好的办法吗?”湘妃明亮的眼眸中带着一丝丝微许笑意,反问着牧马。

牧马摇摇头面色肃整的道:“好办法我倒是没有。不过,如果我是那马贼的话,必然会借着我们目前士气低迷、急于返回中原之际,随后袭扰并布下埋伏随时对我们发起攻击。要知道兵法有云:“敌有昏乱,可以乘而取之。”以马贼纵横草原多年的实力和睚眦必报的特性,我想他们不会任由我们就这般轻易的离去吧!”

湘妃笑着点头赞许的又问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你认为我们该如何处之呢?”

“小姐,莫不如我们来他个以逸待劳并反客为主之计,择一险地先布下一个埋伏静静等待马贼追来,待他们气喘吁吁的上来,然后再一鼓作气的攻杀出去,当可竞得全功。”

“恩,牧马你的想法确实不错!不过草原如此之大,你有能寻何等险地布下埋伏啊?要知道马贼占据着天时、地利,以他们对草原地貌的熟悉程度来看,我们能想到的埋伏之所,他们也一样可以想到。说不定现在他们就已经于某处埋伏起来,安心的在等待着我们前去自投罗网呢。”

“看来,我刚才的想法是有些太过轻视马贼对于草原的熟悉程度了。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去做些什么,以免局面会被动?”牧马的反应表现还是让湘妃十分的满意。毕竟他还只是个不足十七八的孩子,能有这样的见识和逢变不乱的心志,已经是远远的超越了他这个年龄所应具有的稚嫩表现了。

其实湘妃也不过今年刚刚十九岁,但是她经过了其他孩子所没有承受过的太多苦难,她的那颗本就该是稚嫩的心灵却过早的体会到人世间的那些酸甜和苦辣、悲欢与离合!所以她总觉得自己的年龄绝对不止于目前的这个真实年纪,而是觉得自己应该是很老很老。而牧马和夏雪在她的眼睛里就像一个孩子,一个需要自己去劳心照顾的孩子。每当湘妃想起这一刻的时候,竟然会有一种曾经熟悉的温馨自心底散发出来。

看着牧马那若有所思却与年龄并不相符合的有些老成面孔,湘妃觉得自己是不是让牧马这个孩子承受得太多了呢?

“这一路上你没感觉的少了什么人不在身边吗?”湘妃为了不让牧马再继续的苦思,所以还是先把话头挑了开来。

“少了什么人吗?没感觉啊?”夏雪一直跟着莺卫营在一起,铁骑营也在自己的身边,牧马疑惑着抬头四处打量着。

当他的目光扫视过湘妃的卫队时,猛然的发现原来还真的少了一些人不在。

“刘振大叔他们怎么不在?”看着湘妃含着笑意的面容,牧马觉得小姐似乎有什么事情没有让自己知道。

“他们如今正在监视着马贼的营地呢,估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过来了。”

“原来小姐你早就估算到马贼有可能趁着这个机会偷袭我们啊!派遣刘大叔他们盯着马贼,只要他们一出来马上就能传递过来消息,那样我们就可以掌握马贼的实际情况和所在的位置以避免被马贼偷袭的情况发生!好啊!原来小姐您早有计较,怎么不早说啊,害的我刚才还胡乱的瞎寻思。”牧马挠着头皮,有些不满的嘟囔着。

“我这样安排却并不是只想着如何避免马贼的报复,反而我到是很期待他们这些马贼能有这个想法来打我们埋伏的主意呢!”

看着小姐那有些莫测高深的笑容,牧马刚欲开口接着询问,就见一只洁白的鸽子,拍打着绒白细密的羽翅,“扑棱扑棱”的飞到湘妃手上,一双小小的眼睛四处的打量着并发出一种类似于撒娇的咕咕声,用它的一只小爪不断的上下抓着小姐那白嫩晶莹的手指。

牧马知道这是山庄用来通报信息的信鸽。这些鸽子可是安猛大叔自西域的商人手中花重金买过来的,平时可金贵着呢。

湘妃至信鸽抬起的小爪上解下一个小小的布片,看到上面的字迹后,脸上的笑意更加的灿烂起来。

“刘振传来了消息,马贼终于出来了。这次大概有三千多人,估计应该是马贼最后的一点实力了。”

看着有些湘妃兴奋的神色,牧马联想到之前湘妃说的很期待马贼来袭的话,一下子醒悟过来惊喜的低声道:

“难道小姐你是想借着马贼来袭击我们,营内必然空虚之际,前去偷袭他们的老巢不成?”

“不错!既然他们这些马贼能使得趁火打劫之计,我们为何不能来他个暗度陈仓之策呢?”湘妃把手中鸽子有些呛乱的羽毛轻轻的抚顺,让那个小家伙异常的享受,竟然一矮身蹲在了湘妃的手上,发出满足的“咕咕”低鸣声。

牧马想了想这条惊人的计策后,兴奋的挥了挥拳头连声大呼使得,一个劲的询问湘妃现在该如何行事,完全恢复了一副小孩子的摸样。

湘妃笑着将自己的所想对着牧马仔细的说了一遍,牧马一边仔细的听一边不住的点着头,露出满脸的欣喜之色。

一阵北风吹过,带起草原上的浮雪漫天飞舞着刮过这只仍在一直前行的队伍。只不过飞舞的雪雾落后,这只队伍似乎感觉人员少了一些,不过那轰隆的马蹄踢踏声却仍然是那么有力、那么的整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